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毛贼东的特供生活]
雷声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校友揭秘陈小鲁发文革道歉信原因
·未被论功行赏,南方塑转反马?
·毛泽东被捕降敌出卖同党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毛贼洞语录蠢蠢欲动准备出洞
·文革中邓小平的一封信
·王老太诉财政部援朝案将开庭
·半年饿死百万的信阳事件
·毛贼洞时代三大人祸
·六名法官引发的宪政僵局
·胡锦涛被藏人告上西班牙法庭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文革期间“联动”的一份通告
·吴法宪死前大爆政局内幕
·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
·高文谦邀李捷辩毛贼洞罪恶是非
·红军长征时万人大屠杀真相
·散发恶臭的奴隶社会象征还魂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央视批星巴克被骂比窦娥还冤?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斯大林的?
·大跃进亲历者忆饿死人人吃人惨状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毛贼洞自己称自己“万岁”
·带路党人小史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預言清朝滅亡:曾國藩和幕僚秘談錄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歌
·斯大林屠杀30万远东中国人
·“常委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常委安全岛”与政治诚信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我们从小孩时就被教怎么说谎
·参加诺曼底登陆的国军52军
·越南政府听从民意不办亚运
·郑义: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奥巴马和李源潮对曼德拉的不同悼念/胡少江
·曾节明: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蒋公文集(1)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3)
·蒋公文集(4)
·蒋公文集(5)
·中纪委权力扩张已成党中之党
·毛泽东与米高扬密谈内容解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贼东的特供生活


   毛泽东的特供生活
   
   
    

    本报讯(记者:陈事美)隆重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本报不能落后。如何纪念?本记也有心无力,因为我请不来什么李讷、李敏,更约不来现代书法家毛新宇将军。本报也没有那么多人举着毛主席的画像上街,更没有巨大的财力物力搞纪念大会。想来想去,还是为毛主席发一篇文章,为他老人家正名,并以此作为纪念。本记以为,相信躺下人的力量,何况他老人家还是伟人。
   
   毛身边的工作人员们总是说,毛十分节俭,只喜欢吃回锅肉和辣椒,困难时期连肉都戒了,喝茶抽烟都是自己掏钱,睡衣打了几十个补丁,等等。总之,他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在生活方面也是全国人民的典范,不愧为伟大领袖。但是只要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这些说法与实际情况有很大出入,有的甚至完全相反。
   
   例如卫士李银桥说,主席的月工资只有200元多点,江青大约是100多元。而管家吴连登说,主席的月工资是404.8元,江青是243元。李银桥说,从 1953年底到1962年底,主席没做过一件新衣服。实际上,毛最满意的衣服是1956年8月新做的,做衣服的师傅叫田阿桐,是京城名剪王子清和中办人员亲赴上海挑选的。吴连登说主席吃东西不讲究,厨师做什么就吃什么,从不提出自己想吃什么。但厨师程汝明说,主席有个习惯,有些他没吃过的菜肴,不管多么有讲究,是名系名菜,你就是烹制得再好,他也不吃,一筷子都不动。程汝明还说,主席想吃什么了,也会比较早地告诉厨师,但有一次“他突然要吃‘酪炸’,弄得我们措手不及。”厨师于存说,有一次主席提出要吃天津狗不理包子,但我不会做,就赶紧到天津去学习。
   
   毛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是中办精心挑选的,政治上高度可靠,他们不会将毛生活方面的真实情况毫无保留的说出来,只是在不经意间透露出一些。另外,毛经常将钱物赠予身边工作人员,可谓皇恩浩荡。有一次就给了李银桥1000元,这几乎相当于李银桥两年的工资。在这种情况下,工作人员们更加守口如瓶,只说好听的。
   
   在当时的中国,几乎每个家庭的生活来源都只有工资收入,毛的工资无疑是全国最高的,至少也只最高者之一。在领导人的夫人中,江青的工资也至少是最高者之一。按毛月工资404.8元、江清月工资243元计算,这个家庭的年收入为7773.6元。但这远远不能满足实际需要。1996年出版的《毛泽东遗物事典》一书中说,除工资收入外,毛每年还要从稿费中开支近万元,用于补贴生活。可见,这个家庭用于生活的开支,每年不低于15000元。当李银桥等人嘴里说毛泽东很节俭时,也许他们心里在嘟囔,我们才是真正的节俭呢。那时李银桥的年收入约600元,吴连登则更少。
   
   也许有看官说,毛用稿费补贴生活,那是花自己的钱,有什么好说的?问题是,毛经常对人说:“这是党的稿费,人民的稿费。”笔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推测毛这样说,也许基于三点:一、他的文章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别人写的;二、他的书有相当一部分是各单位用公款买来发给职工的;三、稿费源源不断滚滚而来,全国只有他一人,太刺眼,有特权之嫌。事实上,他在世时,稿费就是私房钱,由他随意支配,党和人民从未分享过,哪怕是一分钱。在五十年代,他的稿费就高达100万元,这在当时是个天文数字。
   
   如果毛仅仅是用稿费作为生活补贴,带头过上全国最好的生活,老百姓可以谢天谢地了。遗憾的是,每年一万多元的生活费,仅仅是个表面上的数字,毛在生活上享受的特权,是老百姓所看不见的,不是用多少钱就能量化出来的,古今中外的皇帝们知道后也会羡慕不已。
   
   毛喜欢吃的食品,从全国各地运到他的厨房。他喜欢吃长沙东方红渔场的活鱼,于是安排专机每周定期往返“北京—长沙”,专为毛空运活鱼。想吃武昌鱼的时候,就从武汉空运活武昌鱼。在苏联访问期间,主人提供的只有冰冻鱼,毛生气地对卫士说:“告诉我们的厨师,只能给我做活鱼吃,如果他们送来死鱼就给他们扔回去!”
   
   在大饥荒期间,毛曾宣布他要“跟全国人民同甘共苦”,不吃肉了。的确,在一个短时间内他没吃肉了,但他吃鱼。毛喜欢喝麦片粥,就专门从香港购买澳大利亚麦片。为避免过海关时被打开检查,就用情报部门的船从海上运进来。
   
   玉泉山农场专为毛生产大米,据说那里的水特别好,以前是宫廷饮用水,现在浇灌毛的水稻。毛喜欢的蔬菜、肉类、牛奶,由另一个叫“巨山”的特殊农场供给。还有一些食品,如腊肉、冬苋、空心菜、辣椒等,则从湖南专门运来。在冬天,有些蔬菜从广东运来。
   
   毛有个厨师班子,规模曾经达到4人,至少有14人在先后在这里工作过,他们个个都是顶级名家。在大饥荒最为严峻时,营养专家与厨师为毛泽东精心制订了西菜,西菜汤菜谱。这份菜谱包括七大西菜系列,即鱼虾类,鸡类,鸭类,猪肉,羊肉类,牛肉类,汤类。
   
   鱼虾类:蒸鱼卜丁,铁扒桂鱼,煎(炸)桂鱼,软炸桂鱼,烤鱼青,莫斯科红烤鱼,吉士百烤鱼,烤青菜鱼,菠兰煮鱼,铁扒大虾,烤虾圭,虾面盒,炸大虾,咖喱大虾,罐焖大虾,软炸大虾,生菜大虾等。
   
   鸡类:黄油鸡卷(鸡排),软煎鸡徘,鸡肉饼,鸡肉元,大王鸡肉饼,鸡肉丝,罐焖鸡,红焖鸡,葱头焖鸡,青菜焖鸡,纸包鸡,鸡丁敏士,椰子鸡,奶油鸡等。
   
   肉类:烤猪排,烤猪腿,炸猪里几,炸猪排,馏猪排,法国猪排,意式奶猪等。
   
   牛羊肉类:因为毛泽东不是很喜欢,因而只是偶尔掺杂一些品种进去。
   
   牛羊肉有:羊肉串,烤羊腿,烤马骏,白烩羊肉,煎羊排,煎羊肝,牛扒,煎牛肉,咖喱牛肉,伏太牛肉,酸牛肉,烩牛尾等。
   
   汤类:奶油汤,牛尾汤,红菜汤,鸡杂汤,腰子汤,葱头汤,红花鸡汤,饺子汤,红鱼汤,卜菜泥汤,巴粒米汤,什锦汤,鸡蓉鲍鱼汤,鸡汤蓉汤,意国面条汤,龙须菜汤等。
   
   毛喝的龙井茶,产在一座特别的小山顶上,在每年最适宜的季节,采下来送进北京。
   
   毛抽特供烟,有“中华”、“熊猫”,“云烟”等牌子,以及四川什邡卷烟厂特供烟生产小组制造的雪茄。1971年这个小组被举迁北京,在门牌号为81号的中南海对门的北京南长街80号设立特制烟小组,专门为毛精制“132”雪茄。
   
   毛的住所在中南海丰泽园菊香书屋。丰泽园是一个建筑群,菊香书屋是其中一个四方形的四合院,四面各有五间房,内有办公室、会客室、卧室、餐厅、门厅,以及书房、藏书室等。毛的家人则住菊香书屋旁边的另一个四合院。毛还拥有一个室内私人游泳池,游泳池旁边也有书房、会客室和卧室。私人游泳池是专门为他而建的,池水是靠锅炉房把水蒸气用管子输入保持合适的温度,随时等候他驾临。在修建这个私人游泳池之前,中南海已经有一个室外公用游泳池,头些年大家在毛没去的时候还去游泳,到后来大家都不去了,因此也归毛了。
   
    毛喜欢别墅,起码有五十多所别墅在全国各地为他建起,北京一地就有五所。这些别墅往往地处优美的风景区,一旦中选,整座山或整片湖岸、海岸便被封闭起来,专供毛享用。这些地方通常有过去留下的精美住宅,但不符合毛的要求。例如北戴河有六百多座有钱人的别墅,也没一所合他的意。按照他的标准,都不安全。他的新建别墅在一个山凹里,面向大海,背后是郁郁葱葱的山,里面被工兵掏空,修建成万无一失的防空洞和隧道。只有极少数领导和他们的家属、随从才可以靠近。
   
   韶山“滴水洞”别墅,是在大饥荒饿死很多人的时候花数亿元修建的,毛只在这里住过一次,而有的别墅从未去过。
   
   毛出巡的交通工具主要是专列。专列从德国进口,自带发电机,有空调,有全套办公设施和医务室,在当时是最先进、最舒适的,可以说就是移动宫殿。他出巡时,办公、吃住通常是在专列上,除了开会,很少住地方的宾馆。专列共12节车厢,能容纳大批随从。他的一位厨师曾展示过他与随从们合影的照片,竟达60人之多。
   
   毛书房里有近十万册书,其中一部分是在各地图书馆“借”的,例如杭州、上海、广州、武汉、成都等地图书馆都有中办张耀祠为毛借书的记录。还有一部分是红卫兵抄家得来的,毛开出长长的单子,将数千册古书据为己有,用紫外线照射消毒后,这些书便堂而皇之地摆上伟大领袖会客室的一排排书架。好书就是这样来的。毛买过一些书,但他当政的那些年,实在没有好书可买。
   
   毛患白内障后视力不好,影响看书,于是成立了一个“大字本”小组,负责将毛要看的书,特别注释后,排成大号字编辑出版。这个组成立于1972年秋,承担这一任务的主要是复旦大学和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教授与专家。这种注释出版的大字本,每次只印15本,后来改成只印5本,成为只为毛个人阅读的专有读物。随着毛的白内障病的加重,“大字本”采用三十六磅特大号字体印刷。当时没有这种字体,在上海澳门路的中华印刷厂特地为毛翻制了字模。
   
   与“大字本”相关,又产生并成立了古诗词“吟唱小组”,并录制磁带。组织和录音工作由文化部部长于会泳主持,在北京西苑旅社专门做了间录音房录制,有时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音室录制。参加“吟唱小组”的工作人员前后有过很多。吟唱者许多都是文艺界名流,如岳美缇、蔡瑶先、姚炳淑等。乐曲演奏家更是名流荟萃,琵琶演员刘德海、二胡演员闵惠芬、笛子演员张晓辉等。为了便于演唱者更准确地把握诗词的含意和意境,又从北京大学调来4名古典文学教授为演员们讲解。在录制的磁带中,最有名是1975年毛做白内障手术时播放的《满江红》。现韶山陈列馆保存的古诗词磁带就有59盒之多。
   
   毛还有一个“内片”摄制组,专门为他一个人拍“内片”,供他娱乐消遣。1976年5月初,上海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根据中央的指示,成立“内片”摄制组,导演叶永烈被任命为“内片”摄制组导演。这种“内片”是娱乐性影片,代号为“文集内片”,叶永烈拍了很多。另一个“内片”摄制组负责拍摄京剧的旧戏,也就是才子佳人戏。
   
   毛所到之地,一般都会组织演出。1974年,毛在长沙休养期间,湘剧院、花鼓戏剧院的一些演员都接到了演出旧剧如《生死牌》、《讨学钱》等旧戏的演出任务。演员们都不知为何要演出这些被文革批臭了的旧戏,一开始都不敢登台。后来有华国锋传话,才放心演出。毛不去现场观看,由电视转播车为他播放。湖南没有这个设备,中央特地从北京调来。转播信号被江西等邻近省份的一些有收看设备的老干部收到,纷纷向湖南省委举报,认为湖南在搞复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