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视频,图)庆安子弹飞,宜黄石头飞]
江中学子
·老王(12)
·老王(13)
·老王(14)
·老王(14A)
·老王(14B)
·老王(14C)
·老王(14D)
·老王(14E)
·老王(14F)
·老王(14G)
·老王(14H)
·老王(14I)
·老王(14J)
·老王(14K)
·老王(14L)
·老王(14M)
·老王(14N)
·老王(14O)
·中共线人徐老师夫妇(A)
·徐氏(B)
·徐氏(C)
·徐氏(D)
·徐氏(E)
·徐氏(F)
·徐氏(G)
·徐氏(H)
·徐氏(I)
·徐氏(J)
·徐氏(K)
·徐氏(L)
·徐氏(M)
·徐氏(N)
·徐氏(O)
·徐氏(p)
·徐氏(Q)
·徐氏(R)
·徐氏(S)
·徐氏(T)
·徐氏(u)
·徐氏(15)
·徐氏(16)
·徐氏(17)
·徐氏(18)
·徐氏(19)
·徐氏(20)
·徐氏(21)
·徐氏(22)
·徐氏(23)
·徐氏(24)
·徐氏(25)
·徐氏(26)
·徐氏(27)
·徐氏(27A)
·徐氏(27B)
·徐氏(27C)
·徐氏(27D)
·小老头(图)(28)
·小老头(29)
·小老头(30)
·小老头(31)
·小老头(32)
·小老头(33)
·小老头(34)
·小老头(35)
·小老头(36)
·小老头(37)
·小老头(38)
·胖老头(40)
·胖老头(41)
·胖老头(42)
·胖老头(43)
·胖老头(44)
·胖老头(45)
·胖老头(46)
·胖老头(47)
中共青壮年线人A、B、C、D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线人A(一)(图)
·线人A(二)
·线人A(三)
·线人A(四)
·线人A(五)
·线人A(六)
·线人A(7)
·线人“瘦子”(8)
·线人“瘦子”(9)
·线人“瘦子”(10)
·线人“瘦子”(11)
·线人“瘦子”(12)
·线人“钓鱼者”(14)(图)
·线人B(15)(图)
·线人B(16)
·线人B(17)
·线人B(18)
·线人B(19)
·线人B(20)
·线人B(21)
·线人B(22)
·线人B(23)
·线人B(24)
·线人B(25)
·线人B(2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视频,图)庆安子弹飞,宜黄石头飞

作者:邹引娇

下图:邹引娇戴安全帽去河堤下种菜

   
(视频,图)庆安子弹飞,宜黄石头飞

   
(视频,图)庆安子弹飞,宜黄石头飞

   
(视频,图)庆安子弹飞,宜黄石头飞

   
(视频,图)庆安子弹飞,宜黄石头飞

   
(视频,图)庆安子弹飞,宜黄石头飞

    2014年7月22日黄昏,当时天色比较暗,几米外看不清人脸。我在河堤下浅滩处洗杂物。突然,一块石头从河堤上扔下来,“扑通”一声砸在我身边河水里,溅起一片水花。我向河堤上喊:“谁向下扔石,当心砸伤人!”河堤上隐约有人影晃动但无人应答。我收拾东西并将落在水里的石头捡起来,沿台阶快步走上河堤,但河堤上已空无一人。我回家后用秤称了一下,这块石头重一斤二两(见图)。一块一斤二两的石头从七八米高的河堤上抛出,在重力作用下以抛物线方式做加速运动,其产生的冲击力足以将人的头盖骨击碎。此次袭击突如其来令人防不胜防,显然是想夺我性命。经历这次袭击后,我到河堤下种菜、洗东西有时戴安全帽。2015年3月24日下午,我戴安全帽在河堤下种菜。一块鸡蛋大的石头从河堤上扔下来,“噗”的一声砸在我身边地上。我向河堤上喊:“谁向下扔石,当心砸伤人!”河堤上无人应答。我沿台阶快步走上河堤,但河堤上已空无一人。9月1日下午,我在河堤下种菜,这次没戴安全帽。一块石头从河堤上扔下来,“扑通”一声砸在我身后的河水里。我向河堤上喊:“谁向下扔石,当心砸伤人!”河堤上无人应答。片刻后,又一块石头从河堤上扔下来,砸在我身后的河水里。我踩木梯越过流水坑沿台阶快步走上河堤,但河堤上已空无一人。从河里砸起的响声和溅起的水花来判断,这二块石头都比较重,若砸中人非死即伤。

    宜黄县官员待人和办事全无法理,只认关系和金钱,有关系、送钱的另眼看待,无关系、没送钱的则冷眼相待,正所谓:“爱则加诸膝,恶则坠诸渊”、“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因没托人找关系送钱,多次赴京上访和经常在网上撰文揭露宜黄官场黑暗官员腐败,宜黄县委县政府恼羞成怒,视我母子俩如眼中钉肉中刺,挖空心思设圈套,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当局将我全家列为重点监控和打击报复的对象,派监控人员花高价租下我家隔壁杂货店开赌场,长期非法监控我全家,多次派人警告我母子俩:“百姓抗不过政府,跟政府作对死路一条!”宜黄县官员视访民如草芥如敌寇,不择手段监控和迫害访民,欲将访民赶尽杀绝。为“解决”我母子俩,当局先后多次采用设局谋害、借刀杀人、制造车祸等极端方式企图杀人灭口。这几次扔石袭击显然是有计划、有组织的暗杀事件。钱云会、徐纯合等访民的遭遇及我母子俩经历的这一系列谋害事件,充分说明当局已将访民列为重点维稳和清除对象,中国“和谐信访”的尽头除了官员无休止地欺骗拖延和监控迫害,还有或明或暗的杀戮!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5年09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