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江中学子
·线人D(49)
·线人A、D(50)
·线人A(51)(图)
·线人A(52)(图)
·线人A(53)(图)
·中共线人A(54)(图)
·中共线人A、B、D(55)(图)
·(图)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1
·(图)暴打维权代表2
·贫困县2公里河道架6桥(图)
·(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一
·(图)混淆/二
·(图)混淆/三
·(图)官员霸占我谋生店铺
·江西宜黄县官员拟出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图)涨水!中共线人混在人群中
·(图)洪灾!中共线人仍监控邹引娇母子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
·江西宜黄强拆致3人自焚副县长和警察叉腰阻救人(图)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图)
·燃烧的真相:今天不拆,明天怎么死都不知道
·《宜黄钟声》四万本书被销毁(图)
★线人罗汉张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协警)的弟、弟媳租住在邹引娇母子房屋右侧邻居艾氏的家里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1(图)
·张氏兄弟2
·张氏兄弟3
·张氏兄弟4
·张氏兄弟5
·张氏兄弟6
·张氏兄弟7
·张氏兄弟8
·张氏兄弟9
·张氏兄弟10
·张氏兄弟11
·张氏兄弟12
·张氏兄弟13
·张氏兄弟14
·张氏兄弟15
·张氏兄弟16
·张氏兄弟17
·张氏兄弟18
·张氏兄弟19
·张氏兄弟20
·张氏兄弟21
·张氏兄弟22
·张氏兄弟23
·张氏兄弟24
·张氏兄弟25
·张氏兄弟26
·张氏兄弟27
·张氏兄弟28
·张氏兄弟29
·张氏兄弟30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1(图)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2(图)
·张氏兄弟33
·张氏兄弟34
·张氏兄弟35
·张氏兄弟36
·张氏兄弟37
·张氏兄弟38
·张氏兄弟39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0(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1(图)
·慎入!雪天,线人张氏兄弟42(图)
监控车辆(“缺牙齿”(绰号)的监控工资600元/月)
·监控车1
·监控车2
·监控车3
·监控车4
·监控车5
·监控车6
·监控车7
·监控车8
·监控车9
·监控车10
·监控车11
·监控车12
·监控车13
·监控车14
·监控车15
·监控车16
·监控车17
·监控车18
·监控车19
·监控车20
·监控车21
·监控车22
·监控车23
·监控车24
·监控车25
·监控车26
·监控车27
·监控车28
·监控车29
·监控车30
·监控车31
·监控车32
·监控车3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背信弃义,邹怀刚侵占邹引娇房产

知法犯法,江西宜黄官员将错就错

   ……

    七、2013年9月5日上午叶县长在接谈中说“叫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 去拿证(弟李永强被扣留的毕业证)”,见我俩没回答,叶县长提高音量又重复说了一次。叶县长说这话时神态一本正经决非开玩笑。弟李永强因宜黄县官员和校方跨市联手截访导致未完成毕业前临床实习毕业证被井冈山大学医学院扣留一事,宜黄县委县政府、井冈山大学均存在过错。尽管我家是低保户,当局仍百般刁难欲敲诈我俩几万元,宜黄县官员多次叫我俩去“找人”(托人找关系送钱)。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多次推脱说他“权力有限”,李惠兰权力还不及罗局长,叶县长为何向我俩推荐李惠兰?宜黄官场不正之风盛行,官员贪赃枉法胡作非为百姓早已司空见惯。有些狡猾的官员在索贿受贿时为降低风险,不直接和当事人接触,通过亲信(网上称“行受贿中间人”、“行受贿代理人”、“权力掮客”等)接触当事人达成某种交易索取钱财,转手后入自己腰包。李惠兰混迹官场多年徇私舞弊很在行,在某些官员看来,李惠兰无疑是向我俩索贿的最佳“权力掮客”人选。

    八、县里以山脚下房屋属“危房”为由,给出的拆迁补偿标准很低。住户因补偿太低不愿自行拆迁随时面临政府强拆,后来因发生强拆导致钟家3人自焚震惊海内外引起中央高层关注, 宜黄县强拆才暂缓。大弟邹怀光之前多次对我说:“山脚下的房屋县里都派人拍了照,多次派人上门叫我们自己拆,幸亏钟家3人自焚了,我和他(邹怀钢)山脚下的房屋才保住了……”2013年11月李惠兰、邹怀钢夫妻和大弟邹怀光的如意算盘是:千方百计把我弄到山脚下去住,将来山脚下房屋拆迁,李惠兰、邹怀钢兄弟又可以发动亲戚催促我去充当“维权先锋”,危难时他们躲在背后操控督访,让我上访冲锋陷阵打头阵,政府打击报复迫害我一家,好处则全被他们捞走;李惠兰虽没有房产在山脚下,拆迁时,凭借在政府和拆迁户之间“又做巫婆又做鬼,两头出面装好人”,既能捞到钱又能体现“办事能力强”,名利双收。为了以后不再上访,不被他们利用充当上访马前卒,邹怀钢的“违章建筑”即使再往上加盖几层我也不会和他换。

    九、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邹怀钢夫妻利欲薰心只认钱不认人,挖空心思不择手段搞钱。尽管我一再重申不会拿目前住的房屋换邹怀钢位于通济桥头山脚下的违章建筑,但李惠兰、邹怀钢夫妻仍贼心不死,截至目前为止,已先后十余次指使我家多名亲戚上门游说我拿目前住的8间房屋换邹怀钢的2间违章建筑。李惠兰、邹怀钢夫妻不但想以劣换优以少换多攫取我县城房产,而且还想“洗我膀子”(洗膀子,方言,指将某人钱财搜刮尽)。李惠兰、邹怀钢夫妻先后多次指使我家几名亲戚上门游说:“不送钱,问题很难解决,李惠兰权大,收钱才办事……”宜黄县多位官员曾说安排我长子李志强去县中医院上班,因我没找关系(即送钱给李惠兰等相关官员),安排进医院上班始终未兑现。次子李永强通过了毕业考试,参加了毕业合影,因宜黄官员在08奥运前与李永强就读的井冈山大学医学院跨市联手截访邹引娇及长子,导致次子李永强未完成毕业前临床实习,09年毕业证被井冈山大学医学院扣留一事,因我没找关系(即送钱给李惠兰等相关官员),也一直悬而未决。如果这几笔幕后权钱交易达成,宜黄官场掮客李惠兰也能从中分一杯羹,既搞到了钱又体现办事能力强,可谓名利双收。

   十、2015年2月1日,亲戚邹某某告诉我:“他(邹怀刚)说1981年做屋的几千元钱是向岳父李标齐借的……”邹怀刚之前谎称1981年做屋的几千元钱是他自己做油漆和照相赚的。邹怀刚翻墙浏览海外博讯网发现谎言被我戳穿后,便又四处撒谎说是向岳父李标齐借的,邹怀刚出尔反尔谎话连篇由此可见一斑。事实上,按李标齐当时的家境来说,不要说几千元,就是几百元李标齐也拿不出。李标齐有二男三女五个子女,老婆宁某某,无业,家庭妇女。当时,李标齐在县搬运队干扛麻袋等活,工资微薄,家里穷得当当响,时常借钱过日子,全家住在祖上留下的几间又旧又破的老房子里。李标齐长子李某某当时已结婚,婚后共生育二女一男,因经济拮据无钱建房,一家五口只能蜗居一间逼仄的老屋内,一住就是二十多年,直到2002年左右攒了一笔钱,又向亲戚借了一些钱,才在县城郊区建了一栋房屋。李标齐中风去世数年后,小儿子李建华结婚,婚后又在破旧的祖屋内住了十多年,直到2009年和二姐李龙珠、三姐李惠兰(现任宜黄县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凤冈镇党委书记彭武说李惠兰在县城河东开发区买了商品房)及二名亲戚集资将祖屋翻建为一栋五层楼房。综上所述,李标齐1981年根本不可能借给邹怀刚几千元。邹怀刚信口开河混淆是非的能力非同一般,堪称“故事大王”,编此故事的目的是企图独占父母县城房产。2014年7月1日上午,县物资局黄局长上门和我谈相关事宜。关于邹怀刚夫妻非法侵占我房产一事,黄局长说:“你父母去世时都没留下遗嘱,从法律上来说,父母遗产(邹怀刚位于县城小南关19号的房产)子女都有份。”我说:“按民间传统来说,父母遗产一般传子不传女。邹怀刚不但未赡养父母,反而纵容老婆李金珠虐待甚至殴打我老母亲。像这种无情无义之人,父母遗产确实不该由他一人独占。我父母有三个儿子,长子邹怀川、次子邹怀光和小子邹怀刚。兄邹怀川早年病逝,留下长子邹自由和次子邹自新。母亲中风瘫痪在床那几年,全靠侄子邹自新悉心照料。所以说,父母遗产大弟邹怀光和侄子邹自新都有份。如果按民间‘补长’的习俗,侄子邹自由也有份。邹怀刚独占父母遗产既不合理也不合法。”黄局长听了频频点头,说我讲的话很有道理。俗话说“是非自有曲直,公道自在人心”,邹怀刚这种掩耳盗铃的做法只能自欺而不能欺人。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5年09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