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姜维平文集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9月3日,习近平北京大阅兵,招来赞叹也引来骂声,好不热闹,与其比较,总理李克强寂寞得要命,仿佛在纪念抗战70周年的阅兵式上,他仅仅是一个主持人,一个司仪,一个报幕员,一件摆当,不过,既便如此,还是把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嫉妒得要死,他一脸憔悴和愁容,被央视的镜头蜻蜓点水般地掠过,还不如一身骚的曾庆红,于是,前不久弥漫于网上的谎言文字,立即成了笑料,曾几何时,有人发文力挺韩正,声称他将接替股市引导不利的李克强,出任新总理,并列举了不少理由,但至少目前看,他还是干瞪眼。那么,上海滩怎么了,韩正还能正多久?


   
   按理说,习近平大阅兵,能把老江和老胡捏在一起,一左一右地做自己的陪衬,说明习在眼下,已维持了中南海内部各大派系的平衡,由于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和令计划都被踢出局,各派的裂变有点动摇了统治基础,因此,如此规模的阅兵活动出笼前,中央政治局一定是有共识的,做为政治局委员的韩正,是应当全力配合的,但狡猾的他,一手玩“踩踏事故”后的“厚黑学”,一手玩股市做空后的“阴阳术”,把习李玩得有苦难言,韩正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皮笑肉不笑地眯眯着细眼,闪动着狡诈的神情,流露着心底的波澜,他想像着下一步要走的棋子,假如挤走了李克强,他就是新总理了,而“共青团派”恰恰因“小令子”的倒台而势力挫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于是,精彩的一幕出现了:9月3日上午10时许,上海老访民郭龙英和胡建国母子,在北京建国门南红绿灯路口,等待了很久,当看见阅兵的前导摩托车队及警车驶来时,胡肩负四个大包猛然斜穿马路,冲到中间,一边高喊“打倒韩正,沙海林”,一边使劲地抛撒包中的“冤情”传单,未及翻过铁制隔离带,即被6名急奔过来的警察按倒在马路中间,接着6名武警和二名年长警察将胡建国围在中间,并将其抬离到高架桥下制服。郭龙英则在路边,拿出印有三位亲人的蒙冤照片及标语向路人展示。公安、武警4部摄像机对着郭龙英,胡建国母子拍摄,并且询问上访原因及诉求,随后被警车送到北京站派出所关押,晚上又被转送至北京南站,据悉,北京接济中心当天关押上海访民约200人。可见,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的功劳有多大。
   
   也许韩正根本不知道郭龙英和胡建国母子,与此事件没有直接联系,但查看以往有关上海访民的报道,不能不是五花八门,连篇累牍,也就是说,韩与此事一定有间接的联系。在上海,每月底的周五,访民集体上访国务院、中纪委信访办,投诉、反映、控告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政府不作为、乱作为,不依法化解老百姓的信访问题,成了北京街头一景,归纳他们的诉求主题不外乎是“维权”和“反腐”,由于韩正领导的政府官员,借经济开发建设而谋取私利,大搞动迁,不依法补偿,也不认真做思想工作,任凭各大利益集团公开掠夺老百姓的利益,有的流离失所,有的家破人亡,致使许多人倾家荡产常年上访,这足以证明老百姓不反国家和政府,只是对韩正及地方政府不满,尽管如此,韩领导的下的公检法司还是徇私枉法,抓捕访民,给他们强加各种罪名,造成上海官民,警民矛盾势同水火,而上述冲击阅兵车队就是例证,可能它是9月3日具有代表性的一个。
   
   虽然,传说在2014年末,上海市政府曾向中央夸下海口,半年内一定解决“大集访”问题,打不散大集访,韩正主动辞职。但近一年时间过去了,一切如故,海外媒体报道说,2015年7月31日,又一个星期五,和往常一样,访民上午去中纪委,下午转去国办集访,由于中纪委、国办、人大在同一个胡同,称为“三办”胡同。上午上海访民陆续来到“三办”胡同前,警察如临大敌,警车、抓捕访民的大巴士排成长队,等候访民“自投罗网”。一共抓了大约有400余人,直至晚上18时才释放。这次行动由上海市政府联手北京市公安合作进行,说明韩正已经摆平了上级,就像“踩踏事故”死人,股市做空抢钱一样,要追究领导责任,轮不到狡猾的韩正,因为他既是江派中坚,又是团派骨干,还曾是老习的同僚,如果说别人是脚踏两条船,他是脚踩“三只船”,而三足鼎立永不倒,其中的秘诀,人们从北京阅兵的电视镜头里可以略寻一二,原来,虽然老江的右脚有点瘸,但毕竟老习还要对其回眸,老胡还要对其强言苦笑,曾庆红还要拉动视线画面握手求情,要知道,大上海的城市开发项目多,外商投资大,发财机会广,江泽民的儿子圈地也不少,韩正可是送足了人情,而且,他的亲友也捞,他的下级也抢,几乎圈子里人人有份,也就是说,访民的“大蛋糕”不是被一个人或几个人抢走的,而是一群人,他们的家产成了官商勾结的“甜点”,大家都是和韩正一伙的,因此,访民告谁啊,找谁诉说?
   
   从7月28日,于上海虹桥火车站云集的400名访民,到30日的,李惠芳,陈启勇等人在北京出租屋被抓捕;从31日,陆福忠在国办前被警察带走,到徐秋琴在通州召里久敬庄被警察拘押;从冯正虎接到第36份刑事传唤通知书,到郑恩宠被传唤54小时;从淡凤娣递交起诉上海闵行分局的行政上诉状,到维权律师钟锦化彻底失望,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从8月31日,张德江在美国遭到上海访民围追堵截,到9月1日,他下榻的华尔道夫酒店门口被上海访民围困一小时,人们不禁要问:韩正还要脸吗?总之,从市内到市外,从国内到海外,对韩正不满的声音充盈全世界,丢尽了“国脸”,上海访民成了“老大难”,纵观世界,哪个国家是这样呢?哪个国家的访民这么苦难,哪个国家的法律这么可怜?韩正要逼访民成杨佳吗?
   
   但是,这一尴尬的局面似乎一点撼动不了老韩的地位,他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望着现代化的兵车隆隆走过,腰板挺直的,一脸的迷思和冷漠,访民对他干瞪眼,他对李克强干瞪眼,前者说明只要国家机器被其利用,访民的造反只能招来杀身之祸;后者说明,他有可能在新一轮的权斗中或因得势而升迁,或因失势而落难。他高升,国民更苦;他垮台,也许对上海人民是大利。但善良的访民们九死而不悔,还是依稀相信7月18日,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的话,其在天津市主持召开的信访工作座谈会上表示,各级各部门领导干部要带头依法行政、依法办事、依法规范工作行为,用法律制约公权力,防止因有法不依、滥用权力、作风简单粗暴等引发信访问题和矛盾纠纷。各级信访部门要坚持以人民利益为重,以人民期盼为念,善于运用法治思维谋划、推动信访工作,善于运用法治方式研究、解决信访问题,引导群众自觉把法律作为指导和规范自身行动的基本行为准则,以理性合理的方式主张权利、表达诉求、维护权益,让群众在自身权益的有效保障中切身感受到法律的尊严和公平。
   
   然而,韩正这样做了吗?在我看来,假如他把镇压访民的心思,金钱,改做用来解决和安抚他们,会非常轻松地化解矛盾,但那样,韩正当官的宗旨就变了,他是为“人民币”服务,不是为人民服务,而访民误以为上级的大官要清廉于下级的小官,不错,是有人比较廉洁,但这样的官员太少,小官抢钱贿赂大官,访民去找大官有用吗?拿韩正来说,他不作为怎么办?谁能监督他呢?上海访民第29次大集访时,仍有上千访民赴京喊冤。7月31日,在国家信访局门前,还有警察沿用文革式的,周永康式的“高压维稳”方法处置和应对,而北京阅兵时,又有上海访民喊冤,这足以说明舒晓琴是欺骗,韩正更邪。那么,上海访民的路在何方?难怪阅兵式成了一场大戏,李克强成了报幕员。
   
   不过,中国的政坛就是如此诡异而使人兴趣盎然:虽然,李克强太弱,太笨,但在衬托习近平主导的强势舞台上,他恰逢其时,韩正想上位的阻力遭遇少有的羁绊,与老韩不一样,李的太太是翻译,学者,根本不经商,李也目前尚无贪腐的传闻,而对官员来说,不爱财就如同穿上一件武士的铠甲,老韩心里谋划的利剑找不到李克强的软肋,一筹莫展,大概这就是他不开心的原因吧,总之,李总理经济上的无能和政治上卑微,管它是自保,还是本性,都是一个道理:韩正“干瞪眼”没辙儿,成了死鱼。
   
   2015年9月6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2015年9月7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9月5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9/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