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姜维平文集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姜维平
   
   福建省是习近平从政升迁的首要基地,“依法治国”是习近平安抚民心的重要理念,但是,既使是在他发迹的福州市,也有“地头蛇”般的村官,“村霸”,操控当地公检法,杀人抢钱和欺压百姓,敢于公开挑战习近平,铁的证据显示,福州开发区东南建筑机械有限公司所在地的村支书任义增,就是一个在背后支持儿子杀人,在儿子伏法后,不思改悔,继续变本加厉地对受害人家属巧取豪夺,残酷迫害的“村霸”,而这一人间悲剧的展示和上演更加昭示一个哲理:“依法治国”必须首先司法独立,时代给习近平提出了更迫切,更高远的要求,中国已站在历史的交叉点上。

   
   叔侄反目为仇,都是为了钱
   
   原本按照中国传统伦理,叔叔和侄子是拥有血缘关系的,非常密切的亲友,福建省福州市的马尾区的任义烔和任冰,也曾是来往频繁的亲友,小时候,叔叔还抱过小侄,摸过他可爱的脸蛋,但是,谁能料到成年后,侄子竟残忍地杀死了叔叔,而且,至今两家反目为仇,势不两立,继续上演着无休止的争斗,由于任冰的爸爸是村官,手里有权,心里有恨,居于强势,故对任义烔的妻小百般欺辱,在叔侄两败俱死多年后,依然继续编写充满血腥的故事,不知何年何月是尽头,这一切都得从马尾开发区经济发展说起。
   
   马尾历史上出名,著称于1884年的中法海战,这些旧闻书籍上都有记载,不必赘述,近年来,它引起人们关注的主要原因,在于经济发展大潮空前的涌动,由于拥有港口与临近台湾吸引外商而成了经济增长点,于是,原先的农民一夜间成了工人或老板,任义烔创办了东南建筑机械有限公司,并把工厂生意租给了侄子任冰,假如他们不忘亲情,一直其乐融融地合作下去,随着源源不断的财富,一定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双丰收,既保持叔侄血缘亲情,又互助互惠共同致富,但金钱不能给人带来幸福,有时竟带来灾难。侄子心里无休止的私欲,像恶魔慢慢地夺走了良心和理性。
   
   我仔细阅读了一大堆文本,证据显示,2010年9月7日,东南建筑机械有限公司门前发生一起闻名遐迩的血案,法人代表任义烔被人凶残地刺杀了13刀,不治身亡,留下妻小和一个事业蒸蒸日上的企业,由于马尾成为对外招商引资的热点,公司成为生意越来越好的“大肥肉”,最初满足于拿一些小钱的侄子,后来雄心勃勃,他看到马尾区与福州开发区“两区合一”,建立“国家显示器件产业区”,“福州出口加工区”,“国家生态工业园区”,“国家科技兴贸出口创新基地”,等等,建筑机械的生意越来越火,他认为叔叔的工厂应当全是他的,而一纸租赁合同阻挡了他发家致富的脚步,他以为最便捷的方式是肉体上消灭叔叔,至于法律对他来说向来是“儿戏”,完全可以不必理会,因为他的爸爸叫任义增,也就是叔叔任义烔的大哥,他当村支书多年,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他爹就是法律。习近平不如他老爸。
   
   于是,他决定花钱买凶杀人抢钱,而身边跟随他的一些红男绿女都比较年轻,也没劝阻他做恶,反倒积极地帮助他物色杀手,福建省,福州市两级法院的判决书认定,2010年4月,任冰产生雇凶杀害任义烔的念头,为此多次要求杨万梅帮忙,杨找到了何川,并商定酬金人民币30万元,约定先付20万,余下10万杀人后再结算,接着,何川以酬金20万找到赖林晖,赖又找到王虞水,胡永凯,向其承诺任义烔死后每人给5万元,并带领两人购买了做案刀具等。可见,他们把杀人当成了层层转包的生意,像建筑工程一样,每个经手的人都雁过拔毛,他们紧盯着的都是钱,唯独忘了法律的明确规定:杀人是死罪,杀人要偿命。但对“一切向钱看”的年轻人来说,惯于忽略法律走捷径,奋不顾身地直奔金钱而去。
   
   任义烔死得好惨
   
   2010年9月7日的下午,任义烔还在一门心思地想着问题,近年叔侄俩为了租赁合同有一些分歧,过去没生意也没纠纷,现在财源滚滚而闹矛盾,他真的感到头痛,没想到侄子已深思熟虑了一个阴谋要杀死他。这一天是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下午4时许,何川带王虞水,胡永凯到马尾区君竹村龙珠新村对面汽车修理厂门口附近,预伏守候任义烔,伺机行凶,同时,任冰打电话要求公司财务人员把20万现金交给公司职员林朝安,而后再拿5万现金到厂门口诱骗交给任义烔,后林朝安按任冰要求将20万给杨万梅,杨再派人把钱送到马尾区君悦酒店425房间,由何川通知赖林晖到房间验收酬金数额,随后开始罪恶的行动。可见,侄子任冰预谋暗杀叔叔任义烔绞尽脑汁,机关算尽,他层层找人转弯,以留后路,企图嫁祸于人,但所有的故事,所有的人都围绕一个主题:“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果然,任义烔以为5万元是侄子孝敬自己的“承包金”的一部份,何川等人以为杀人拿钱是等价交换的公平生意,于是,当晚7时许,当任义烔在汽修厂门前收取张芝松送来的5万现金时,经何川指认,王虞水,胡永凯从两侧猛然冲向任义烔,持刀分别向他胸部,腹部,背部,臂部等处连捅13刀,致其倒地昏迷,何川等3人立即坐上事先备好的接应汽车绝尘而去,他们一边逃离现场,一边打电话给赖林晖,收取了20万现金,后赖付给王和胡各5万元,在他们分赃之时,任义烔被人急送马江医院抢救,因单刃锐器刺中胸部并贯穿心脏造成破裂而死亡。一笔杀人的生意交易完了。不久后,因不义之财而聚的这些乌合之众全部落网。
   
   任冰判死,村霸继续抢钱
   
   由数十页刑事判决书等文字材料看出,对于任冰的预谋杀人案,福州市和福建省两级法院,以至全国最高人民法院都是依法判案的,尽管任冰的父亲做为村官,与各级法院的一些人称兄道弟,关系密切,曾力阻办案,但最终法院还是坚持了原则,2012年3月23日,它以(2011)榕刑初字第11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认定任冰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任冰不服,提起上诉,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开庭审理,于2012年12月20日以(2012)闽刑终字第271号刑事裁定,剥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该院(2013)刑事裁定书称,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此案进行了复核,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律师的意见,后复合终结,2013年底,任冰被执行死刑。我查阅了法律文书,审判长是张杰,代理审判员是王启全和陈新军。这一切都说明,按照中国的法律,任冰案走完所有的法定程序,被害者家属似乎迎来了司法的公正。
   
   但是,此案远没有结束,按照一般善良人的理解,像任冰这样无情无意,手段残忍的杀人犯,被枪毙是咎由自取,他的爸爸,作为中国最基层的领导人,应当扪心自问:教子无方,理应自责,并接受这一金钱至上,亲友玉石俱焚的惨痛教训,并尽可能多地做一些什么,抚慰任义烔遗孀及小孩的心灵,但事实上并非如此。让我们仔细阅读任义烔太太的一封信:
   
   我老公任义烔在福州马尾自己的工厂门口,被人连续13刀捅死,经公安破案才知道,是我老公的侄儿任冰花30万雇来的社会混混干的。在案件审理期间,我和家人不断受到任冰父亲任义增,也就是我老公的亲大哥威胁,骚扰,我老公生前经营的公司也被他掌控,他甚至拿我儿子的命来威胁。在案件审理最后阶段,我为了儿子的安全,加上亲戚的劝说,以为给予谅解,就可以让他满意,让我们一家平平静静地把日子过下去,我们唯一的谅解条件就是把我老公的公司还给我,让我和儿子有个活路。最后,任义增在自己儿子和利益面前,他放弃了自己的儿子。2013年11月8日,任冰终审被判故意杀人,执行了死刑。案子结束了,我们一家想应该都结束了吧。出事这3年,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老公不在了,儿子还在念书,公司在别人手上,任冰一方的赔偿金没付来,没了收入,一直在我妹妹和亲戚的资助下生活。
   
   到了2013年,我老公的公司还在任义增手里,他对外宣称公司是他的,擅自把公司经营权转租给别人,每年收走100万的承包金,听说还拿公司扩大的名义吸收集资款,骗了很多人的钱。后来,我在朋友的帮助下,陆续通过合法手续,把被任义增控制了3年的公司股权做了继承,对任义增手上的公章登报作废,营业执照和法人、章程都做了变更,重新刻了公章做了备案,希望能争取要回公司,我和儿子也有个生活来源。
   
   但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期间,我们发现我老公被杀,公司被抢,没有我们认为的只是任冰私怨这么简单。2014年3月到8月,我陆续收到法院寄来的20万、150万和350万的欠款诉讼通知,合并利息,总值近1000万。当时我一下子懵了,这怎么可能?后来,通过律师才知道这些借据都是我老公出事后4天,任义增以公司的名义陆续开出的,离我们收到传票时间已经过了4年。其中150万和350万的借款人是个叫陈增良的人,这个人我们都知道是任义增的好友,长期和任义增在村里合作工程,150万根本没进公司的户头,对方提供的收据也只是写“还借款”,谁还谁的都说不清楚,这笔官司在中院我们输了,我不服,上诉到高院,现在还在等出结果。20万是水泥供货商诉的欠款,但这些物资都没有体现在公司财务账册上,也没有这批水泥的使用去向,但马尾法院还是判我败诉。接着我们向马尾法院起诉原来与判死刑的任冰签的租赁合同终止,任义增擅自转租的合同无效,要求归还任冰租赁期间欠我老公的承包款,但马尾法院又是判我败诉。任冰这个合同承租人都死了,为什么不能终止?当时的租赁合同明明写着双方约定不能转租,为什么还败诉?明明是欠我们合同款的,为什么我们要不回来?不是我们借的,我们还要承担。我真的想不通啊。整整一年半,我天天在马尾区法院、福州市中院、福建省高院之间跑,天天应付这些没完没了的官司。就在我叫天无门,喊地不应的时候,有了解任义增的好心人,可能也是看我们太惨了,偷偷告诉我,其实任义增和任冰父子,早就看上我老公的公司了,我老公还在世时,他就对外吹说公司是他的,我老公只是给他打工。从他为了公司宁可任冰被判死刑,到后来的各种想害我倾家荡产,不得翻身的手段看,目的都是要霸占这个公司,霸占我老公的财产。包括我老公出事期间,他们家罕见的集体出去旅游,这个在以前从来没有过,就像是商量好的。还有那几张欠款借据,明明是任义增伪造出来,报复我们的。我去了马尾公安报案,公安不予受理,在马尾法庭上陈述,书记员不给采纳。亲戚朋友劝我,不要再坚持了,我们赢不了,任义增后台很硬的,谁得罪他都没有好下场。我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亲哥哥和亲侄儿啊,怎么能下得去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