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9月3日,全球媒体聚焦习近平北京大阅兵,出乎很多人的预料之外,江泽民等原中共领导人悉数到场助阵,从媒体披露的一些照片看出,中共第16和17届政治局常委,曾分管文宣系统的李长春显得有点另类,他不仅西装革履,心宽体胖的样子,而且还拿起一架长镜头的照相机,不时地拍照,由于体积较大,有点像“高射炮”,这与其他常委比较,好不休闲,在加上紧挨他的“政法王”之一的罗干的酷吏形象反衬,越显滋润,但笔者认为,如果读者和观众被这一细节迷惑,就彻底地上当了,谁认为他很休闲,难免被他的假象遮眼迷失,就中了他的高射炮弹,其实,他这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举止,恰恰尽显处境的不妙和诡异,更难逃老习及其他政敌的锐眼。


   
   因为李长春是大连人,以前他担任过辽宁省委书记,又因其大秘张某为笔者青年时代文友,故对其比较熟悉,公平地讲,老李为官一方,在沈阳时还干了不少好事,实事,普通老百姓对他既有一些正面的肯定和表扬,也有不少非议和批评,但由于笔者接触他身边的人较多,知其详情不能说是入木三分,也非皮毛,总的看来,依他的品质能力,当个市长还可以,再高了确实累了他,而中共官场的“拍马屁”上升规则,成就了他,真的没想到,他竟能分管文化宣传工作,称其是“意识形态王”,并不为过;更出人意料的是,与笔者在大连城乡曾有过多年时间密集交往的“文学青年”张某曾任其大秘,从广东直到北京,非旧事所能比拟,因此,细看这一张李长春手持“高射炮”登上天安门的照片,不禁哑然失笑。狡猾的老李,你糊弄别人行,玩我这个老乡就错了,你的“高射炮”,是拿给习近平和王歧山看的,也是给“傻子观众”看的,它不过是一件骗人的道具而已,如同2007年12月之后,他三次赴重庆与薄熙来暗渡陈仓一样,老李的雕虫小技又失算了。
   
   李长春做出如此夸张的动作,故意摆弄他的“高射炮”,其目的是告诉他人,虽然,我是江泽民派系的大将,薄熙来的盟友,但我退休之后,从来不干政,我只玩摄影,就像李岚清搞篆刻一样,不要把我划入“人走茶不凉”那种人,我不是《人民日报》影射的人之一,尤其是六亲不认“打老虎”的王歧山别把利剑对准我,但是,这种欲盖弥彰的手法,欺骗不了知情者和明察秋毫的政治观察家。毫无疑问,他的这一举动恰好佐证了海外媒体对其的猜测和议论,一是他政治上不可靠,政治操守有问题,当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徇私枉法之时,经历过沈阳“文革动乱”的李长春,没有阻止和奉劝“薄骗子”,而是多次前往山城捧臭脚,可能他们私下也有肮脏的交易,只不过被“王立军事件”所搁浅,也就是说,李长春带着江泽民的使命,曾去重庆告知“薄骗子”,他惊天动地大胆地干,就可能改变初步形成的由习接班的政治格局,换句话说,如果薄上去了,老李一定是晚年幸福安康,子女富贵荣华,他全然不在乎“二次文革”给重庆经济和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
   
   为了一己之私之利,就可能抛弃人民福祉,这一点适合于李长春,谁都知道他的家人贪腐严重,他的兄长在大连与某地产商的老板富某关系密切,其利用大连建委领导的人脉和权势,低价拿地,高价出手,赚成亿万富豪,老百姓却成了“房奴”,他的家人也都肥得流油。他主管意识形态时,对文宣的掌控也相当保守和严厉。回忆与其“大秘”张某的交往,也看出李的用人标准和德性,我与张某曾是共同爱好文学的青春时代的知青密友,相识于1974年,笔者与其到新金县皮口镇游览,一同走过码头栈桥,吟诗作赋,远望海心小岛“牛眼坨子”,曾立志奋斗互助,我们当场口占四句七言诗,他的前两句我忘了,但我的后两句至今铭记在怀:迎风指点牛眼岛,三山五水化尘埃。可见笔者时值20岁,已有壮志情怀,总之,从70年代他随从行医的父亲下乡,到担任大连市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我们都没有中断交往,他当大连市委书记曹伯纯的助手时,我任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办高级记者,也曾全力帮助他,按道理说,像我们这样的好朋友,2006年笔者狱中获释后,曾向其求助,应得到善意回应,但其竭力回避,生怕得罪薄熙来,影响自己的政治前程,他时任中共辽宁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视我形同路人,远不如时任《辽宁日报》记者的刘尊利。可见,李长春能选用他这样无情无义的人足证,他自己也是一个类似的官员。的确,人们常说,有了官性,党性,就没了人性,人情,不知道今天登上天安门,举起“高射炮”的李长春,是否能从自己的镜头里看到灵魂之恶,连一个自己知青旧友都不愿帮助的官员,能否为人民服务,就可想而知了。
   
   如今,感谢苍天有眼,笔者在有生之年亲眼看到徇私枉法的“薄骗子”垮台,也目击了中共官场的众生相,更认清了自己的渺小和幼稚,在我的想象中,像李长春这样亲身感受过文革“10年动乱”的人,应当在2011年到重庆,严厉批评他“唱红打黑”,搞“二次文革”的恶行,因为“红”是人民的血,“黑”是“薄骗子”的心,那时可能他不愿听,但却是真的帮助薄,李长春反倒去吹捧他,结果把他害惨了。他的大秘张某也是如此,他原本追随薄熙来的政敌“曹小个子”,但他深知薄的手段险恶,故意回避旧友,不愿拔一毛而利朋友进而利天下,由于他曾在广东和辽宁官场任新闻文化官多年,动动“小指头”,就能把笔者留在国内文化新闻界工作,使刚出狱的旧友,免于贫困与孤独,但张某选择了一种前程,就像诗句中的“三山五水化尘埃”一样。
   
   尽管习王把他安排到天安门阅兵,也没减轻李长春心灵的恐惧,因为只有他和大秘知道他们以往的仕途上,深藏了多少罪恶的脚印,单就河南爱滋村来说,受害的老百姓到死都不能释怀,而且,他离开河南时,古董字画和金银财宝拉走了5个火车皮,见证者至今尚在,可能他领略了王歧山的用意,叫他站在前纪委书记吴官正的左边,而国人历来“右”为尊,大概是提醒他“利剑高悬”,你别以为退休之后就完事了,你帮薄熙来吹喇叭抬轿子,余音还绕梁呢,你还贪腐严重,抱着金砖银砖呢,大秘也不是好鸟,也许都是下一个“大老虎”,“小虾米”,因此,李长春精心策划了这个小伎俩,为了是迷糊习王,从媒体发表的照片看出,李长春认真地举起“高射炮”,对准了受检流汗的官兵,这与以前他出入社交场合,记者们“扫射”他正好相反,这有点乐趣,也有点嘲讽,但他千万别忘了,不论你装得多么悠闲,多么惟妙惟肖,但只要贪污受贿了,就永远在“老王”的射程之内。
   
   2015年9月4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2015年9月4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9月5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9/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