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姜维平文集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姜维平
   
   非常明显的,当习近平面向天安门广场,即将开始阅兵时,他的前任,曾为其全面上位而裸退的胡锦涛西装革履,神情僵硬地出现在城楼上,但左手却在痉挛般地抖动,与江泽民站立不稳的右脚有些类似,被直播的央视播出后引起关注,有评论说胡患上了严重的疾病“帕金森”,我看问题可能不这么简单,对照2014年国庆招待会的视频看,胡老了很多,由于他的思想性格原本就喜怒不形于色,故可推断,他发抖确有疾病的原因,但更重要的麻烦来自精神,我写过一篇题为《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的文章,那时胡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刚打倒了“薄三”正春风得意呢,但如今形势的变化非他所料,如同他左右手的“小令子”,“嘠吧”一声被习王抓起来了。大概胡左手之抖来自于此。
   


   虽然,老习登上天安门,来一个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给足了所有前任领导的面子,也打破了海外一些與论的猜测,但如同绿叶衬托红花一样,习还是夺尽了世人的眼球,不管你站在哪一帮哪一派,都不得不承认:阅兵式的顺利成功已充分显示,习牢牢地控制了徐和郭倒台后的军队,进而掌控了中国,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判了薄熙来,又法办了“政法王”周永康,打断江泽民在军中的助手:“东北虎”和“西北狼”,又“咔嚓”一声,把胡的助手,大内总官令计划也抓了。无疑地,他们每一个人在中央,都有一个深广的人脉圈子,而地方呢,有数十只“大老虎”和盘踞在各个省市自治区的“地头蛇”倒台了,而且,反腐运动正方兴未艾呢,在这种左右得罪,四面树敌的紧张形势下,习近平的大阅兵竟然如愿以偿,一辈子谨小慎微,如履薄冰的胡锦涛,怎能不发抖啊?
   
   的确,和江泽民差不多,胡也看走眼了习近平。江泽民连头发也不染,可能是临时通知来不及,表明处境不妙,他可能已失去了一部分自由;胡锦涛前两次的同僚追悼会都获准出席,习对他比较宽容,故他头发焗了油,表明他基本上还是自由的,有点类似温家宝,正由于他知道的多,对习了解比较深,也就更恐惧:习是吃了“豹子胆”啊,对反腐来说,他是六亲不认,左右开弓,而认准了理,一条道走到黑,而且,得罪了这么多人,已是西面楚歌,官官自危啊,连部队的将军都照抓,竟敢于如此冒险地举办北京大阅兵,胡锦涛真的吓傻了。习在从容不迫地整肃贪腐高官的同时,把如此之多不同党内派别的人集合到一起开会,像用鞭子驱赶着一群颤颤惊惊的羔羊,还要他们强作欢笑,你说怎么不吓人?当然,他策划选择了一个能够最大限度地凝聚国人热情的主题: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故而成功,但这对胡来说,形成巨大的心理落差:他真的没看透他。
   
   没看准他的人太多了,从党内到党外,从国内到海外,既使是曾经力推他上位的江和曾,也是如此,坦率地说,如果现在时光可以倒流,重新选举接班人,原先有限范围内一些人再投票,老习肯定落选,因为在党内高官几乎人人贪腐的圈子里,谁愿意选一个“打虎英雄”呢?都希望做个样子,忽悠老百姓,或者打倒对立派换上自己更贪的哥们,但习给了他们一种错觉,憨厚而纯朴,低调而温和,他讲面子,重情义,不会下手狠,而且对推举他的大佬有感恩之心,于是,如果他上来,高官的家人贪得无厌,胡作非为也没事,但现在,江湖皆泛滥,派别鸟兽散,徐才厚和郭伯雄都倒了,那不等于习用“军棍”打了江的脸吗,不信从电视上看,江的脸巴巴癞癞的,黑癍如屎,惨啊;再看胡,有人说胡赞成抓令,令是薄周一伙的,屁,哪个领导人能认同别人抓自己的“大秘”,策划和操办抓薄的令计划与周永康是一伙的,谁信?其实,胡的“共青团派”因薄的垮台而如日中天,令又不知收敛,在胡多病的几年里狐假虎威,岂能不成习的心头之患?面对于此,胡的手早就抖个不止,从令出事那天开始,神医华佗也无奈啊。
   
   不过,我们不必过于用“派别阴谋论”的观点看待政治人物,笔者过去多次讲过,不论习的动机手段怎样,从中国历史发展的角度看,他把徐才厚,郭伯雄这样的军队里的蛀虫除掉,使军队有了一些战斗力,客观上是有很大的进步意义的,他挽救了军队,也挽救了国家,他举办北京大阅兵的目的就是昭示世人,中国军队已走出腐败的泥沼,敢于打仗。至于将来能否打胜,还得等战时看,现在我不敢妄加评论。因此,我推测,可能习上位前也没想到官场腐败如此严重,军队不但不是“圣土”,而且更加严重。可能他也不想得罪江胡,也不想叫人骂他忘恩负义,更不想令“裸退”的胡发抖,但人的观念因时机而变,因地位而变:过去,他是基层的干部,父亲又挨整,大部份时光是受气,如今时过境迁,往事就如烟了,而且,随着一个个“大老虎”嗷嗷叫,老百姓反腐的期待值越来越高,于是,在江湖泛滥和人民预期之间,他必须翻脸不认人,不管什么派,谁腐败就抓谁,既使本身没贪,但用人失察也丢脸,这正是胡发抖的深层次原因。
   
   毫无疑问,北京大阅兵对习是一个考验,只要他越过了深具像征意义的这一关,反腐的力度会更大,更强,更猛,换句话说,别看前朝元老几乎一个不少地拥挤在一起助威,貌似团结一心,但大都忧心忡忡,同床异梦,江泽民想东山再起,但可惜右脚不给力,一头冰雪胜似“政法王”;李鹏用沾满“六四”鲜血的手,拼命抓住天安门城楼的扶手,已是夕阳残淡,要保住子孙的权利和財富,恐怕也是惘然;曾庆红用灿烂而讨好的笑容,四处寻找朋友,确是一片漠然;等等,只有王歧山双肩不停地摇晃,不知又要晃出多大的老虎啊,也许再过几天,他们中的某一个人就要被关进秦城去与薄熙来为伍,也许是曾也是江,也许是刘或是胡,谁知道呢。这一点如同大江深湖而难测,过去是呼风唤雨,富贵荣华,现在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不知道小令子都在局子里讲了些什么?其弟令完成给美国人将提供些什么?试想,怎不令胡锦涛浑身发抖?
   
   2015年9月3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9月3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9月3日首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9/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