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匣子说话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黑匣子主义认为,首先,“爱国”或许还是需要的,但不需要“主义”。其二,古今中外的独裁专制主义者无不是假“国家”之名,行“专制”之实,所以爱国还必须先看清对象,看它是否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朕即国家”或“党即国家”,那是山寨子、土围子、家天下、党天下,是专制主义堡垒,不仅不能爱,而且要反对它,要颠覆它。其三,国界的森严壁垒乃独裁专制主义存在的一种标志,是独裁专制主义家天下或党天下的需要,在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或曰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即自由国家与自由国家之间是不大需要或根本不需要的,因为它是有违人类尊严,对人的自由发展不利。待到独裁专制主义者在全世界绝种以后,国界对于人的自由发展的限制作用必将趋于消失,“柏林墙”、“三八线”、“台湾海峡”以及深圳边界那样的“铁丝网”之类的人为屏障自然更没有存在的理由。即如现在欧盟诸国那样,国界的限制作用正在逐步消亡中。反正,诚如卢梭所言:“爱国主义是流氓无赖最后的避难所。”即如毛共匪帮这样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者流,这种一向的卖国贼、窃国贼甚或灭国贼,最后为了苟延残喘和垂死挣扎也不得不打出了“爱国主义”的旗号,摇身一变竟然变成了“爱国贼”。乔治·肖伯纳所言亦极是:“除非你把爱国主义从人类中驱逐出去,否则你将永远不会拥有一个宁静的世界。爱国主义是一种有害的、精神错乱的白痴形式。爱国主义就是让你确信这个国家比所有其他的国家都要出色,只因为你出生在这里。”其实,道理也很简单,无论如何,总不能因为你出生在监狱,就必须有“爱监狱主义”吧!也不能因为你出生在猪圈,就应该有“爱猪圈主义”嘛!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爱国”是如何成为“贼”的 

   
    这几年,有个名称流行起来,叫做“爱国贼”。以前只听说有“卖国贼”,如明朝的洪承畴、吴三桂,清朝的李鸿章,“抗战”时期的汪精卫等等。“爱国贼”显然是从“卖国贼”反用过来的。一说起“爱国”,人们就会想到屈原、岳飞、文天祥等崇高形象,以及高举“德先生和赛先生”大旗的“五四运动”等等。“爱国”这样“高大上”的事怎么会与下三滥的“贼”联系在一起呢?
      
    国家是由国土、人民(民族)、文化和政府四个要素组成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甜不甜,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月是故乡明”。人们爱自己的家乡、亲人和文化,具有故土难舍的家国情怀是人之常情,当然是不会成为“贼”的。
      
    问题就出在“政府”即国家权力(主权)上。政府代表国家主权,爱国是很难把政府与国土、人民、文化断然分开的,于是就发生了爱国会不会成为“贼”的问题:如果政府的权力产生于人民的授权,具有合法性,政府及其首脑、官员能够履行自己守土保民的职责,爱国也爱政府就顺理成章,当然不会是“贼”;如果政府权力的产生是非法的,政府不能保卫疆土,也不能保护人民自由幸福的生活,甚至压榨迫害人民,爱一个由“非法政府”代表的国家,就有可能成为“贼”。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王充)。人民是国家的主体,是国家主权的所有者。人民生活得是否自由幸福,是衡量评价政府和政治得失的根本标准。“贼”即是害人者,“爱国贼”的含义是,所爱之国是一个由害人民、害国家的“非法政府”代表的国家,在“爱国”的幌子下干的是害人民、害国家的勾当。
      
    今年我国将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说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如果当年没有美苏等国际力量的援助,中国很可能如同蒙古人灭宋,满清人灭明,再一次被日本人灭亡。日本人可能在中国建立“大日本帝国”,大和民族将成为中国57个民族中排在第一位的民族。中国人很可能像接受蒙古人和满清人一样接受日本人的统治,日本统治者一定会开动媒体,大力宣传日本如何在“日俄战争”中击败俄国拯救中国,以及袭击“珍珠港”,抵制西方“敌对势力”的辉煌历史,禁止研究讨论“南京大屠杀”的真相。天皇会派他的秘书担任“帝国社科院”的院长,成立“天皇光辉思想研究会”,学者、教授们也会纷纷领取经费,写出煌煌专著、灿灿文章,探讨“共存共荣”的“东亚模式”,煞有介事地论证天皇对中华民族复兴的“十大功绩”和不可动摇的“历史地位”。各地都会开展“唱皇共荣”活动。“帝国”的各级政府都会传达贯彻天皇的“最高指示”不过夜,组织部门也会依据能否坚持“共存共荣”的“理想信念”和学习贯彻“天皇光辉思想”的政治标准和政治纪律,选拔任用干部。一批中国人的“精英”会参加“考试”,进入“帝国”政府听差,他们喊着“天皇万岁”、“帝国万岁”,大谈“理想信念”,对上司点头鞠躬,谄媚逢迎,没准也能混个科级、处级什么的,在华人中得意又风光。
      
    “帝国”每年都会举行“国庆”活动,还会开展各种形式的“爱国主义”宣传教育。如果我也和很多中国人一样刻苦钻研、“活学活用”“天皇光辉思想”,接受了这种洗脑教育,成为一名“自信”而又虔诚的“爱国者”,你们一定会骂我是“爱国贼”吧。
      
    我当然是该骂的,因为日本人是侵略者、征服者,他们用暴力建立的政权不具有合法性。还记得慈禧的那句名言吗?就是“宁赠友邦,勿与家奴”。日本人征服了中国,中国的土地和财富都成了日本统治者的家产,人民也都成了统治者的“家奴”。阿Q要姓赵,赵太爷说,你也配姓赵?我只是主子的“家奴”,不敢反抗征服者的暴政,不敢争取做人的权利,苟且偷生地贪恋着“家奴”的“美好生活”,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竟然舔着脸要“爱”主子的“国家”,我配去“爱”吗?我他妈能不是“爱国贼”吗?
      
    可是,难道蒙古人、满清人不是侵略者、征服者吗?还记得“扬州十日”和“嘉定三屠”的惨案吗?满清人的残暴丝毫不比日本人逊色。而元朝和清朝却都赫然列入了中华民族的正史。“最高指示”把征服者成吉思汗与“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并列,称之为“英雄”和“一代天骄”,谁敢说他是“认贼为祖”。效忠于满清统治者的林则徐、邓世昌都被我们当做“爱国者”来纪念,而同样效忠于满清人的吴三桂却成了“卖国贼”,区别只是吴三桂原为明朝官员,但是,对于老百姓来说,国家是主子的,清朝取代明朝只是主子换了,老百姓的“家奴”地位并没有改变,“爱国”还是“卖国”对老百姓有何区别。就连盲目排外,滥杀无辜的“义和团”,只因打出“扶清灭洋”的旗号,也荣列“爱国者”的座次了。爱日本侵略者的是“爱国贼”,爱蒙古和满清侵略者就成了光荣的“爱国者”,这是什么逻辑?
      
    再说,秦灭六国,对于六国的人民来说,秦始皇是不是侵略者、征服者?秦将白起就曾一次坑杀赵国降卒40多万。同样道理,刘邦、李世民、赵匡胤、朱元璋是不是侵略者、征服者?“都说朱元璋(明太祖)是民族的革命者,其实是并不然的,他做了皇帝皇帝以后,称蒙古朝为“大元”,杀汉人比蒙古人还厉害”(鲁迅)。我们不应当爱“日本帝国”,难道就应当爱同样都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秦、汉、唐、宋、明“帝国”吗?给外国人当奴隶不行,给本国人当奴隶就应该吗?从人民主权的立场来看,效忠于宋朝统治者的岳飞、文天祥到底是“爱国者”,还是“爱国贼”?政府(统治或管理阶层)是国家主权的代表者,我们要“爱国”,是不可能把政府排除在外的。可是,那个体现人民主权的“国”究竟在哪儿?
      
    国家权力是一国之公器,应当“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数人所得而私也”(孙中山)。掌握国家权力的人(国家首脑及官员)应当“不以一己之利为利,而使天下人受其利,不以一己之害为害,而使天下人释其害”(黄宗羲)。但是,在中国历史上,一股一股的豪强势力打出各种时新旗号,逐鹿中原,相互砍杀,其实只是为了“争夺一把旧椅子”(鲁迅),即统治人民的专制权力。一代一代的王朝“打江山、坐江山”,通过暴力和世袭(传位于子孙或同党),把公权收入囊中,据为私有。以一家一党之私,冒充顶替“天下之公”(朕即国家,朕在国上;党即国家,党在国上),“视天下为莫大之产业,传之子孙,受享无穷”(黄宗羲)。
      
    1945年9月,毛泽东在回答英国路透社记者的提问时说:“‘自由民主的中国’将是这样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然而,“大救星”一坐上那把“旧椅子”,就全然忘记了自己的承诺,不仅大权独揽,一意孤行,大搞“政治运动”,陷国家于混乱倒退之中。而且不顾人民死活,竟然在饿殍遍野之时,动用巨款为自己修建行宫,口中念念有词“为人民服务”,却享尽人民为他的服务。
      
    庄子说:“窃国者为诸侯”。在庄子看来,把权力据为私有的统治者就是窃国之“贼”,你要爱一个以“盗贼”为元首的国家,你能不是“爱国贼”吗?孟子说:“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孟老夫子认为,那些轻视人民、残害人民的统治者就是不仁不义、伤天害理的独夫民贼,人民可以把他们当做仇敌看待,并推翻他们。你要爱一个在“独夫民贼”把持下的国家,你能不是“爱国贼”吗?
      
    钓鱼岛和库页岛都是中国固有的领土。钓鱼岛是一个无人居住,面积只有4.3平方公里的荒岛。库页岛面积7.6万平方公里,是钓鱼岛的1万7千多倍,超过台湾岛的两倍,岛上有居民60多万,还有森林、石油等丰富的资源。中国某些“爱国者”捡芝麻丢西瓜,不敢争库页岛的主权,却叫着嚷着要保卫钓鱼岛。他们“耗子扛枪——窝里横”,把“爱国”口号喊得震天响,却对俄罗斯长期霸占库页岛等中国广大的领土,装聋作哑,战战兢兢,不敢有半句埋怨。他们还践踏法律,对自己的同胞又打又骂,砸坏很多同胞的汽车,完全是一副流氓无赖的德性。他们不是“爱国贼”又是什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