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穷大律师与亿万富翁 ]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纳粹极权兴亡简史
·进化论与基督教信仰
·西班牙宗教法庭
·中国基督教发展简史
·基督教与现代语言
·基督教与理性
·基督教的慈善爱与大学文化教育
·罗马帝国为何迫害基督教?
·基督教与诗歌文学音乐绘画建筑艺术文化美学
·基督教与科学和利玛窦
·基督教与法学
·基督教与哲学
·基督教与自然科学和人文教育体制
·基督教的人人平等和反奴隶制
***(30)《近现当代真实的中国历史》郭国汀译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穷大律师与亿万富翁

   其实最适合我的职业可能正是当律师!要不然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努力调离皆无果呢?(三次请求调大学教书未果;三次请调法院当法官仍未果!)

   

   当律师心苦命苦,然而亦有心甜命好之时。或许当律师最大的好处正是自由!一个自由的狂热鼓吹者,竟然不喜欢天下最自由的职业,究竟是何道理?

   

   何时法官的地位高至大律师大教授大学者都趋之若骛之时;当律师们再也不用为了打赢官司而违心地低三下四地请法官吃喝玩乐之时;当报禁开放新闻自由得已真正实现之时,律师获得真正的自由之时,那才是吾梦寐以求的律师生涯。

   

   一位网友问我:汝说自已是穷大律师,到底穷到何种程度?

   

   吾以为这本属商业秘密似不应究根寻底;吾只能说相对而言吾乃穷大律师,执业18载迄今仍未买下一套属于自已的房子(当然这房子价值偏高,迄今上班寄自行车,迄今无力实现吾之创办希望小学/中学/大学之梦;迄今无力支持仍生活在贫困线下的家乡贫民父老兄弟(长汀县作为革命老区迄今仍是国家级的贫困县!)

   

   吾之“穷”源于吾太缺商业头脑,不会说假话不会欺诈。 然则吾虽然在物质上仍属“穷”之列,但在精神上已是千万富翁矣。故何穷之有?

   

   有位网友认为吾之文论过于凝重,他还认为我念念不忘过去,因当忘记过去宽宏大量云云。其实吾之心胸有如海洋般宽广,吾从不为个人的不幸遭遇而怨天忧人;如果说自1984年4月至1987年1月我是为恢复名誉而战的话,此后吾便以复兴中华民族精神为已任,并为之奋斗不已!请允许我自吹吧!日后吾会拿出充分的依据来证实吾决非吹牛!( 2003-2-22 19:12:41)原载中国律师网

   

   汪海峰 郭国汀为何海内海外都混不下去? 2009-09-10 :“郭大律师作为法律人,逻辑思维实在成问题。律师说话要凭证据,有一份证据说一份话,没有证据不可凭猜测枉下结论,这是起码的职业要求,但是他连这点都做不到。比如他认定刘路是共特,依据的就不证据,而是他的主观臆断。依据他在大纪元上发表的那篇雄文:刘路攻击过他,刘路说过共产党的好话,刘路污蔑法轮功,刘路残害严正学、诱捕曾节明、污蔑唐柏桥、刘路使用马甲等等,且不说这些指控能否成立,即便都百分之百成立,就能得出刘路是特务的结论来么?如果特务都是这么抓的,海外华人恐怕都要被郭大律师抓光了。其实抓特务并不是郭大律师的发明,20年前海外民运圈里就流行抓特务,结果把民联抓成了碎片化,5000多人的队伍风流云散,只剩下十来个人,七八条枪。郭国汀热衷于搞大批判,搞抓特务,弄得海外民运圈里人见人怕,这个做过独立笔会前法律顾问的人,居然不被独立笔会批准为会员,让郭大律师认为是“奇耻大辱”,其实郭大律师不必烦恼,您老人家才一半以上理事拒绝你入会,你的好友,革命家袁红冰大法官可是全票否决,跟他相比,你还不算太惨。不过一鄙人看,郭大律师不是袁红冰那样的坏人,他只是个病人而已”。

   

   南郭点评: ‘汪海峰’何许人也?是否刘无敌同党?吾将抽空披露海内外一批家伙伙同中共暴政彻底封杀郭大律师的真相。这个混战“汪海峰”有种的话请上天易论坛批判老郭,汝此等小人只敢阴沟里撤野!刘路之严重共特嫌疑根本未能解除,此人对朋友采用下三滥手段反复诽谤诋毁姑且不论,吾认定刘路是共特绝非空口说白话。只是其近期表现有所改观,我不进一步追究而已。但刘路民运组织对此人绝对不可信任,更不可重用。有位著名的教授对我说:“他们对你实在是有眼不识泰山”!吾以为然!

   

   “我被迫流亡海外以来,一直是义务为中国人权民主事业奋斗。如今早已一文不名,负债已高达三万三千美元,实在无法继续坚持下去,若能获该奖,至少能使我继续奋斗不至于半途而废。说实话,我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几乎牺牲了一切,金钱就不用说了,直接损失至少五百万,间接损失更大,而且家破人流亡,这一切我均认了,但我确实急需经济资助。若同意提名,请动员尽可能多的朋友附署,该奖从未授予中国人,因此今年我应当是最有希望的一个。从事人权律师以来,我的业绩非常突出,但却受到独立中文笔会的恶意排挤,受到刘晓波把持的所有民运刊物的封杀,受到几乎所有的媒体和出版社的冷遇与排挤,也得不到民主基金会的任何象样的资助。但我却咬牙坚持奋斗迄今。近年来我撰写和翻译了九部反共专译著,但迄今没有任何出版社,也没有任何基金会愿意资助出版。无论如何,我坚信的反共付出应当最终会得到应有的回报。”——2011年3月30日致某某的函——

   

   我将作最后一次努力争取。上个月开始找工作,申请十几家单位,迄今无任何希望。当年中国最佳海事律师,如今连律师助理也无法做,真是天大的讽刺。最令我失望的还不是西方人的狗眼看人低,毕竟我有语言障碍,独立中文笔会的所作所为,及几乎所有的民运刊物及媒体也克意封杀,才令我失望,为独立笔会成员和某某抗辩而丢掉律师执业资格太不值了,前者纯属忘恩负义,后者有眼不识泰山!因为我是为法轮功和政治犯辩护而丢掉律师资格的第一位中国律师。可是两度被封杀,出版社婉拒出版我的反共专著!——2011年3月日致友人函——

   

   我自六年前被迫流亡海外以来,除了在大学学习两年之外,几乎全部时间和精力皆用于反共人权民主事业,参加和组织了一系列人权民主活动,主要是在互联网上发表了大量人权民主的评论文章及大量演说。尽管六年来我著译了十六部反共系列专译著,在自由圣火,希望之声及博讯等网发表472篇人权民主评论文章,然而迄今仅获稿费六千美元,而除了稿费外,我没有任何其他收入。尽管反共成果颇丰,然而由于中共的全力封杀,及海外撑控资源的民运刊物(刘晓波帮派)的克意排挤,以致我早已成为全球最著名的穷大律师,如今负债已高达三万三千美元。之所以能取得一定研究成果,主要得益于您和慈萍小姐的努力使我曾获二万美元奖学金;此外袁红冰亦曾预借给我一万二千美元稿费,使我能够专心学习研究,对此我永铭在心并希望日后有机会回报你们当年的真诚帮助。——2011年3月日致魏京生函——

   

   被迫流亡海外六年来,除了在大学学习之外,全部精力皆投入到反共人权事业上,近日小结后发现六年来著译了十六部专著,涉及法律,政治,历史,人权,民主,宗教,虽有些成果,但由于中共全力封杀,不可能在大陆出版,海外受刘晓波和吴宏达控制的民运刊部,全部克意排挤封杀我的一切文章,因为我曾公开批评刘和吴的部分错误论点和做法。经济收入2009年5000美元翻译费,2010年全年收入就是您给的一千美元。实际上,我早已从当年的中国最佳海事律师,变成了今日之“全球最贫穷的大律师”。当然,主因是我全力反共造成的。——2011年4月18日致友人函——

   

   结果该年度人权奖再度拒绝给郭律师,因此,2011年9月我被迫重新入学,一切从零开始,艰苦奋斗!个中艰难困苦唯吾自知;任何人想嘲笑郭律师无能敬请尽管为之!因为吾之历史史命乃彻底终结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为之付出个人的一切,即便生命南郭也义无反顾!

   

   出书事,请相信我的实力,我不是靠吹嘘吹出来的,而是靠长期默默无闻实干出来的;2003年以前我在大陆由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和法律出版社出版了九部专译著,这些出版社都是专业一流的;为何我被迫流亡海外后,著译十六部,居然迄今连一部也出不了?决非书的水平问题,而是中共极力封杀,海外则许多人“有眼不识泰山”(吴教授语)。《博讯新闻网》汇聚了全球华人作家近四千名,《郭国汀律师专栏》文章是该网连续六年点击率第一名,每天平均五千人次,有时每日高达数万人次。2008年我被南方周末评为“世界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这些均是靠真才实学才有可能。——2011年4月日致出版社主编函——

   

   有关大纪元两度封杀我的文章事,是客观事实,当然不是总编干的,极可能是其中混入的共党特务干的,问题在于我连续四封信追问原因,没有任何人回答,而我是非常清高孤傲的学者,故从那以后我拒绝向大纪元投稿。此事大纪元两年后解释说:“因为不想民运内斗”,而事实上被封杀的七篇文章,唯有一篇是批评刘晓波“质疑刘晓波盛赞俞可平伪民主论”。而且纯属理论观点之争,完全不涉及人身攻击。此事已经过去,不必介意。事实上,刘晓波帮派撑控的所有民运刊物全部克意排挤我,这是造成我多年来,几乎所有重要文章没有分文收入的根源,而我除了稿费,没有任何其他收入。这也是导致我从中国最佳海事律师,最后变成“全球最著名也最贫穷的大律师”的根源,当然根本原因还在于我的清高孤傲。

   我的文章历来极受读者欢迎,2002年始我在北京大学法律信息网,中国律师网,2004年始博讯及大纪元,看中国等网的专栏,历来是最受欢迎的作者。事实上,刘晓晓在博讯的文集,自2005年直至他获诺贝尔奖,一直远远低于我的读者群,而他还是独立中文笔会会长。根源在于我的文章充满浩然正气,直言不讳。——2011年4月日致主编函——

   

   “我不是笔会会员,但曾于2004初提出申请,当时被建议担任笔会狱委法律顾问,故未作进一步申请;今年,盛雪推荐我出任狱委协调人,考虑到该工作能兼顾大陆人权事业,也符合我的爱好与专长,故我同意,不料笔会理事会故意设置障碍重重,先是要我先成为狱委法律顾问,接着又要我先加入笔会,待我再次申请后,他们拖了五个月后告诉我,超过半数的理事投了反对票!据称张裕说我”好斗,恩怨多“! 因为我曾公开批评过刘晓波,余杰,王怡,刘路,刘荻,但均是就事论事。而且我曾为众多笔会成员强力抗辩,甚至为公然宣称”决不与郭国汀为伍!“的刘晓波义务强力抗辩。现在我已没有任何兴趣加盟笔会”。——2009年9月郭国汀有关笔会的说明——原本不想理会笔会事,但汪氏逼迫我说出真相,为维护郭大律师视之比生命还重要的名誉,我不得不指出:刘晓波及其同伙把持的独立笔会早已变质!

   

   河清兄,

   我认为笔会居然封杀我的言论未免太没底气了吧?姑且不论我是2004年至2005年3月期间笔会狱委会的法律顾问,而且笔会近期主动再次欲聘请我出任狱委法律顾问,我之所以未成为会员,决非我不够格,而是笔会理事会有人搞阴谋患通超过半数理事故意投反对票所致。我于2008年被《南方周末》民间评选为”世界华人百名公共知识分子“足以证明我的够格。且自2005年2月被中共流氓当局强行非法停业以来,我主动义务为笔会所有受难会员强力抗辩,包括张建红,严正学,荆楚,陈道军,谭作人,刘晓波,及引前的黄金秋,师涛,杨天水。。。独立笔会这些投反对票的理事们有勇气公布真名实姓及拒绝狱委法律顾问郭律师成为会员的正当理由吗?!这决非我郭国汀的耻辱,而是该所有投反对票的理事们之耻辱!张小刚邀请我任狱委法律顾问我已接受,那么转载笔会法律顾问的函大概不损害笔会的利益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