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观察
·韩尚笑:对何频点评中国的点评
·殷海光: 我为什么反共?
·韩尚笑:习马会是死马V瞎马?
·歪脖子树: 评《苏联逃亡记》
·韩尚笑:习马会,披着羊皮的狼和羊
·谢志浩:杨小凯与刘道玉
·喝啤酒好还是喝红酒好?
·韩尚笑:中共改革,癌症的转移
·人老了还有这些想不到的好处
·网路疯传∶巴黎枪击案 你该听听这个女人怎麽说
·韩尚笑:如果,国共不交叉感染
·严家祺: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韩尚笑:心痛的纪念 — 读于浩成“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自述”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一个危险的方法论——与张博树先生商榷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海外民主团体纪念胡耀邦赞其人性超党性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高瑜泄密:看一个老人如何打败一个国家/羽谈飞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七)/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读曹劲柏的“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民主化”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王德邦:中国反腐势必成强弩之末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汤桂仁:星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美军侦察机部署南海 新加坡中国针锋相对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浦志强: 在日本东京大学的演讲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贺卫方:浦志强被定罪,法律界的良知和勇气在哪里?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曹长青:毛泽东为什么会变成魔鬼?
·生活与生命 (六十八)/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萧天权:希特勒和毛泽东比较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学英语的误区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张炜:2016年中国的三大难题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陈破空: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余英时:评价毛泽东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特辑带练习)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跳楼的小女孩V卖火柴的小女孩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金融大鳄唱衰中国,悲观预期弥漫达沃斯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每个人都有孩童时代,这是个必然的过程。源于无知,出于无奈。

   还记得和泥玩那种游戏吗?就是在附近弄点儿土,然后在土上倒点儿水。水不能太多,多了太稀就淌了。但也不能太少,少了就会太干而和不上个来。成功与否并不重要,重在于参与。

   接下来,就是瞎搅和,捏各种形状。其实,自己也不知想要啥儿形状,啥儿都无所谓,只要成形,只要手上有事儿不闲着就行。就这样,捏了毁,毁了又揑。没有完没了,忙的不亦乐乎。

   不知过了多久,竟没半点儿倦意和腻的感觉。英文谚语说,Patience is a virtue. (耐心是种美德)现代人的耐心,早已无处可寻。它却让人欣慰地,无处不在儿时的和泥里。在不知不觉之中,自己的脸和手,弄得跟鬼似的。

   好像故事的结局总是一样的。最终被妈妈找到,拎起来,拍下屁股。一顿责怪。“瞧瞧,你这死孩子,刚刚收拾干净,又造成这模样了!” 妈妈连拖带拽,进了屋。一顿洗,摸到小脏手时,心里不免会一阵爱怜,我在猜想。当时自己却浑然不知,更不懂后来才知道的大词儿叫内疚。

   我的爱国,始于无知,却止于好奇。对我来说,无知是幸福的,但并不甜宻。因为,我的孩童时期,不是无忧无虑那么单纯。而是一切皆无那么简单:吃,居然是句首该大写的字母!不是吃货的吃,而是没东西吃又特别想吃的那种饥肠咕噜。

   岁月的流逝,使我渐渐懂得了思考。思考,当然不像无知那样随意,尤其是周边仍充满着稚气的笑嘻嘻。不知怎的,我的智力测验竟然有一次的结果为一般。尽管只测试过一次,可这一般的智力结果,却吓我一跳,使我一直难以释怀,也耿耿于怀。

   我一直怀疑这种测试的准确程度。因为玩和泥的男孩,青春生理一般会先行,春天来的要早一些。这点好像我特别符合。

   我还记得,当时典型的症状就是躁动。一种说不清的向往,憧憬。一种某名的、渴望春天的冲动,即使人在冬天。反正就是那种春天已经来临的感觉。

   把这种不安,说成是不祥,明眼人一看便知,有自鸣清高的倾向。可我确实有与众不同的感觉,Believe or not. 现在回想起来,仍有丝丝原罪的凉意。

   人越小,用词越大,生怕大家都知道。

   爱国,这是不是一个很大的词儿?我常这样问自己。当我们中的毎一个个体,都在国家概念的框架里,没了个体存在的时候,爱国,像不像和泥时的无知加好奇的专注呢?

   爱国,为什么?只因我曾偶然地降临在一个叫国家的一个地方?如果这个国家披着专制的外衣呢?我又如何剥去外衣去爱内容呢?内容是啥儿?是不是恰恰应该相反,国家本该要为它的公民提供一切可能的帮助?

   中国公民的生命和价值,什么时候得到过代表国家的中共的尊重?中国的公民,有最起码的人的尊严吗?难道人多,人的尊严和权力就应该稀释吗?当一个叫做国家的地方,生活在这里的人,灰头土脸,没有了表达的自由,他们为什么非要为了一个空洞概念而吊死在此吗?

   到底是爱给我一片天的地方,还是爱只给我徒墙四壁上四角形污染的天空?是爱我的现在和将来,还是爱我的曾经,一个完完全全偶然的曾经?

   英语的过去时,是英语16种时态中最简单的一种:它就是过去,过去发生的事,回忆不是必须!

   我现在还要和泥玩吗?还那么无知?无知到了爱国的程度?究竟什么地方可爱?

(2015/09/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