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观察
·生活与生命(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 /韩尚笑
·吃的學問 / 韩尚笑
·人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梁晓声:我不能忍受宣称 “不如回到那个时代”的人
·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中国访民万里迢迢,跑到他国去上访,去拦截自己国家的领导人,这是有怎样的冤屈,这是在吾国怎样地陈情渠道不畅,才需要如此去曲线喊冤?

   

   习近平访美,最触动中国普通民众内心的新闻,不是习奥会有多大的排场,不是中美达成什么协议,不是双方增进了哪些共识,更不是两国第一夫人在动物园里灿烂的笑容,而是——在浩浩荡荡的习近平车队行进过程中,来自中国国内多个省市的访民,拦住了习和习夫人的车,钻到了习的车底下。

   

   在我看到中国访民们在美国街头呐喊、示威、拦截车队视频的那一刻,我的心情真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悲欣交集。悲的是,吾国如此多小民,竟然需要万里迢迢,跑到他国去上访,去拦截自己国家的领导人,这是有怎样的冤屈,这是在吾国怎样地陈情渠道不畅,才需要如此去曲线喊冤?欣的是,这事儿终于曝露在社交媒体的聚光灯下,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了,访民们冤情解决有望了,而更多的访民可能受此啓发,找到了新的上访渠道,他们绝望的生活里又产生了一线希望。

   据说,钻到习近平车底下的北京访民李焕君,家被强拆,四处喊冤,大阅兵时曾想接近习未成,这次成功“拦轿喊冤”之后,习的随行人员已接受了她的相关材料,而且很快就已经有领导找到其在北京的家人谈话,事情解决有了希望——速度何其之快。

   我不知道习近平和他的中国随行官员们见到这些访民时,是何等感受。美国之音的报道说,李焕君和上海访民葛丽芳钻到加长版凯迪拉克的车底,将车拦截下来时,习近平正坐在那辆车里,葛丽芳和李焕君看到了习近平,习近平与访民对视了几秒钟。我们好奇的是,在那一刻,习近平想到了什么?在那之后,习近平又会怎么做?也许这件事对他根本没有丝毫触动,因爲他原本就是这样的铁石心肠;也许在他看到她们激烈举动的一刹那间,也有那么一丝的震惊,从而开始反思和警醒自己——假如他还是一个有一点正常良心的人的话。

   访民们在现场一直高喊着一个口号:“习近平,见访民”。这些访民之所以不远万里,耗费巨资,克服重重困难,来到异地他乡拦截习近平的车队,无非因爲他们在中国正常的上访途径走不通,不要说见习近平,连一个能面对面解决问题的小官员都见不着,很可能上访着上访着,还被送到了久敬庄或安元鼎的黑监狱里,或者被扭送到了精神病院。他们能跑到美国来,已算是他们的幸运。有这样的经济基础能够去美国的访民,本就不多;而能想到这个渠道的,已是相当有智慧的访民。

   通过视频,我们看到了美国警察是如何对待这些上访的群众:他们不打,不骂,拦阻也没有中国警察那么野蛮;虽然也把人从车底下拖出来,但带到警戒线外就释放;虽然也把人戴上手铐带走,但一个多小时后就让人离开。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像中国警察和特务那样,在“贵宾”到来之前,就先把人在家中给控制起来,不让你离开家,带你去“旅游”,打得你半死。在中国,即便你混到了现场,也会被层层隔离开,根本不可能近距离接触到目标人物。如果“有幸”钻到了领导人的车底下,则一定会有寻衅滋事罪和煽动颠覆国家罪的罪名等着你,让你去坐牢。

   在美国,“上访”的还一个好处是,法律途径也是走得通的。这次参与的长春访民马永田,就在美国起诉了习近平,并且被法院受理。

   这次访民对习近平的拦截势必产生示范效应。接下来,每有中国领导人外访,全国各地的维稳官员们的好差事就会来了:他们今后将要到美国、德国、英国等西方“敌对势力”国家,去拦阻本省市出去告洋状的访民。维稳的经费又要增加了。各地出国出境的海关、机场里拦截访民的故事,又要多起来了。

   把中国国内的事情解决好,真的那么难吗?贵党不行,就让别人上嘛!

   

   

   —— 原载: 东网

(2015/09/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