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天下讨习,万言檄文]
独往独来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下讨习,万言檄文

天下讨习,万言檄文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

   
   
   
   生活在欧亚大陆东南部的所有居民,无论是否认同自己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民,甚至是否认同中国人的身份,都天然地享有平等追求自由生活的权利,在慈爱、和平、公正的社会、政治环境下,有天赋的人权选择自己的个人命运、参与决定他们作为一部分的社区、国家和人类共同体未来发展方向和相应的手段。在个人自由意志的前提下,各个民族、文化、宗教或政治共同体(例如汉族相对于藏族、维吾尔族等,香港、台湾相对于大陆等,佛教徒、基督教徒、伊斯兰教徒相对于无神论者等等),都有自由珍惜保留传统,追求平等合作、融合共荣,并选择与其他伟大的东方文明一道最终建立民主的亚洲共同体、在实现亚洲文明复兴和进步的基础上,为世界和平和人类文明演进做贡献。
   
   大约十四亿人口的庞大人群,在21世纪有机会实现个人自由、族群自治和亚洲复兴的三重跳跃。在二十一世纪,这个三重跳跃可能是人类可以想见的最伟大的社会进步。但这个历史机遇和潜能却被中国共产党的邪恶统治所阻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后的六十多年里,当亚欧大陆逐渐被民主国家花环映衬生辉时,在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带,中共的六十多年统治建立了一个居中夜叉国,不仅拒绝自由民主在共产党奴役的地区生根、开花、结果,阻挠那里人类五分之一的人口呼吸自由的空气,而且,在一个崛起的专制大国的喧嚣下,从日本、韩国、台湾到东盟国家和印度,亚洲的民主都受到腐蚀和威胁。
   
   在过去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体现人类文明、和平、进步的自由民主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遭受过三次全方位的挑战。希特勒的纳粹法西斯和他的国家社会主义与意大利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日本东条英机的军国主义等建立了轴心国联盟,对以“国联”为中心的国际体系发起进攻。在20世纪人类最为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以美、英、法为领导的反法西斯同盟摧毁了德、意、日法西斯体系,挽救了人类文明。
   
   紧接着,冷战爆发。一个发迹早于法西斯而又在反法西斯战争中暴发起来的苏联共产主义体系纠合它的卫星国(包括毛泽东刚建立的共产主义中国),与西方民主国家为首的反共国际体系展开了生死较量。尽管这场总体较量被称为“冷战”,但真枪实弹的热战并未停止,而且核战争的威胁从未消失。幸运的是,在共产主义政权自身内耗和爱自由的人民和国家的双重努力下,欧洲的共产主义体系在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分崩离析,人类再次避免了步入黑暗。但在东西方冷战中,因为它与苏联的冲突,中国在美苏中世界大三角格局中不仅避免了受到西方的集中攻击,而且还得到发展空间,并借世界上的各种危机(例如,苏联崩溃、反恐战争、金融风暴等)迅速崛起。
   
   中国在过去三十年的高速发展创造出了“中国奇迹”,这主要是因为人民的创造力得到解放、全体人民辛勤工作的结果。同时,和平的、有利的国际环境,西方国家的资本、市场、人才和技术的帮助,海外华人资本的参与,甚至在中国发展早期国际组织的援助,都是中国经济腾飞不可否认的因素。中国共产党的最大贡献在于,在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等务实领导人的推动下,它放弃了毛泽东疯狂激进的祸国殃民政策、弱化了共产党全知全能的救世主傲慢心态,回归常识,实事求是,不再全面打击人民创造力、敌视民间智慧。这一中共执政史上的短暂“小阳春”本有可能赋予中国全面融入、参与创造世界文明的历史机会,但中共对权力的贪恋以及对权力带来的贪腐特权的沉溺让他们逆历史潮流而动,并以野蛮的暴力镇压方式,从天安门到雪域高原,从天山山麓到东海之滨,动用国防军、国内维稳武警、政府司法暴力机器、准司法协警治安力量和黑社会组织,对中国人民开始了常态化的内战。中共维稳经费曾几度超过国防费用,就向世人宣示,中共政权的最大敌人就是中国人民。中国偏离了人类的主流文明。
   
   中共的维稳体系、其实的内战状态把中国人追求自由、民主、尊严、人权和幸福的可能冰冻了起来。民主自由人士被全面镇压,民间领袖人物遭拘禁或流放,公共舆论被消音,而且由党的喉舌鼓噪污染、充斥和垄断公共空间,非政府组织遭到全面阉割、封杀、禁止,国际公民社会的关注和监督也被党国权力驱赶和污名,所有这一切,为中共打造和控制的“党-国-军邪恶三位一体”自赋和扩充特权,滥施法外权力甚至淫威暴力,提供了空前绝后的机会。
   
   在一个所谓的坚持“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理念的“人民共和国”,由世界历史上第一大专制政党、仰赖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和攫取世界第一大居民体,建立了人类历史上最庞大的寡头体系,一个“党有、党治和党享”的政权,一个“官有、官治和官享”的政府。中共政权和它的代理人无恶不作其极,贪污腐化盖世,骄奢淫逸无度,但他们在坏事做绝的同时还要把好话说尽,自欺欺人,欺世盗名,政权和官员的虚伪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里,中共的“红二代”加“官二代”成功地扼杀了中国民主转型的机会,却以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速度完成了寡头转型。在国民总收入所占的比例,官需和官员消费已从一成上升到三成以上。与此相对照,民需和民众消费却从六成滑倒了三成以下,财富分配上“官进民退”的大趋势并无停止的迹象。中国普通的百姓以美国人均收入十分之一的收入却要支付高于美国的米价、肉价、车价、甚至房价。与官员特权阶层形成鲜明对照,中国大众不仅面临急剧加速的相对贫困化,而且还正经历绝对贫困化的威胁。中国经济下行带来的所谓新常态,更会继续加剧城乡居民和工人、民工的困境,同时还在侵蚀城市中产阶级的生活质量。正如全国各地的大雾霾和天津的大爆炸暴露出来的,中产阶级的生命财产随时都有灰飞烟灭的危险。
   
   面对日益显露的经济危机,中共政权不是采取放权让利来兴民富民、通过建立法治体系来保障服务经济、加快健全市场经济体系来重振信心,而是在习近平一意孤行的权力意志指导下,走上了一条疯狂冒险的邪路。习近平在接班三年不到的时间里,其言行举止、所思所想已经全面暴露出他错误的治国执政的总体路径,现在已有足够的证据来做出判断,习近平以此道路走下去,不仅会给生活在中国的十四亿人(包括执政集团自身)带来灭顶之灾,而且还会对以自由民主体制、法治市场体系为基石的世界政治经济体系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因为德国、苏联前两次对世界政治经济体系的挑战和冲击还发生在相互依存的全球化时代之前,无论是热战还是冷战,自由民主世界都可以清晰地界定和消灭它的敌人。今天,崛起的中共专制帝国利用全球化的便利和西方的接触政策,已经在西方内部控制了许多战略资源和平台,可以以西方经济和人民为人质进行要挟,所以危险更隐蔽、复杂和可怕。
   
   我们在此有足够的理由说,习近平正在带领他的共产党、绑架上中国人民向以西方文明价值观为主体的国家政治经济秩序发起挑战和进攻。我们有以下一系列证据来说明,习近平的危害,如不被制止,将是可以与希特勒的纳粹德国、东条英机的日本军国主义和苏联的极权主义相提并论的。
   
   首先,习近平成长和发迹的历史预示着庸人制造极度邪恶的历史可能。
   
   尽管习近平有清华大学的文凭,甚至还“获得”了硕士和博士学位,但知情的人都清楚,工农兵学员的大学教育和在任职期间请秘书下属代为操刀拿到的博士学位,都不能掩盖习近平真实的初中教育水平。作为那个疯狂而又封闭一代的代表人物,习近平的全面教育就是从红小兵到红卫兵的洗脑过程,以及在他的父亲遭到毛泽东清洗后他在社会的江湖底层学会的生存法则。自卑与自狂的双重性格,恐惧猜疑和算计狡诈的处事方法,阿谀奉承的虚伪掩饰和小人得志的飞扬跋扈,都在习近平的言行中暴露无遗。他一方面得利于中共专制体系下人事选拔制度中的逆向淘汰机制,所以以“老实厚道”、平庸无害而成为接班人;但另一方面,成功的接班使得他的自我无限膨胀,乐于独断专行、发号施令,无法广开言路,倾听专家能人意见,所以,有权就任性成为习近平的执政风格。例如,他的阅兵行动就是在未征求任何意见的情况下独断的。
   
   如果我们注意到,当中共最高领导人进入权力傲慢和任性时,就是中国人民灾难之日。中共历史上的“左倾冒进主义”和毛泽东的“大跃进”、“文革”就是典型例证。当中共领导能够尊重事实、尊重常识,对自己的能力有点怀疑精神,对自己的永不犯错、“伟光正”不再迷信,中国人民就能生活在一个比较正常的社会。“改革、开放”的三十年进步就是例证。今天,习近平认为自己就是“万民之父习大大”,中国人的衣食父母,千年盛世的明君,一个崛起大国的领袖。正如汉娜·阿伦特在观察思考法西斯德国作恶时所说的,毫无魅力的平庸的人却经常可以造就极恶。习近平就是这样的候选人。
   
   第二,习近平的权力意志以法西斯专制哲学家为指引。
   
   习近平最喜欢用的一个名词是“政治定力”。他自以为他和他领导的中共找到和掌握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逻辑”和“理论逻辑”,拥有了宇宙真理,所以,他有强烈的权力意志,要去贯彻实施一项宏大的人类社会改造工程,完成他的“两个百年计划”,以具有征服全球的帝国心态实现他的所谓“大国复兴”、“大国崛起”和“中国梦”。
   
   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的“复兴计划”,可以发现他和他的御用文人从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千年帝国”和法西斯头号法学家卡尔·施密特回收了许多历史垃圾陈货。他们都以执掌权力为终极目的,把社会人群分割为“朋友”和“敌人”两大对立阵营,树立所谓“领袖”、“元首”人物的绝对“主权地位”、“定夺权”和“紧急状态权力”,用法外权力超越、甚至取代宪法权力,抵毁和反对自由宪政和议会民主,在具有强烈民族优越感的独特主义指引下,企图征服世界,建立乌托邦的理想王国。在习近平那里,具体就是通过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最终实现“共产主义”。
   
   正如共产主义理论的祖先马克思所观察到的,人类历史经常出现类似的愚蠢事件,只不过第一次通常以悲剧而结束,而第二次却是以滑稽闹剧而散场。习近平就是在上演“国家社会主义”的第二场。例如,他经常说,他们有三个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和道路自信”。但如果我们看看他展示他和他的党国自信的“9·3大阅兵”,就可以看到他和他的党国的怯懦:在一个可以容纳百万人的世界第一大广场天安门广场,仅仅有两万的观礼“群众”,而这些所谓的群众其实大多是各机关干部官员和他们的家属子女。而可以容纳更多观众的整个东、西长安街也在几个街区以外就实行隔离和清场。参加阅兵的两万不到的军人结果还要由80万的街道“义务治安员”来保护。总之,与希特勒的阅兵相比,习近平展示的是没有广泛群众动员的法西斯运动;与毛泽东的天安门检阅相比,习近平树立的是没有狂热信徒的个人崇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