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嘉崎博客:毛泽东指示医生毒杀王明真相]
独往独来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嘉崎博客:毛泽东指示医生毒杀王明真相

毛泽东指示医生毒杀王明真相
   
   信源:嘉崎博客|编辑:2015-09-22|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尘封66年的14件文献,揭开“王明中毒事件”之谜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 击 图 片 看 原 图
   
   王明早年留影
   
   王明以“到苏联治病”为由,于1956年2月抵达莫斯科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国。自1969年开始,他陆续在国外发表一系列文章攻击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以及毛泽东思想。
   
   1974 年3月,王明将1971年写的《中共五十年》和《“整风运动”是“文化大革命”的演习》、《“文化大革命”和毛同帝国主义合作的方针》以及1974年写的 《“孤僧”的命运和毛泽东的十大》四篇文章汇集成书,取名《中国共产党五十年和毛泽东的叛徒行径》,1975年由苏联国家政治书籍出版社用俄文出版。 1979年至1980年,《蒙古消息报》中文版全文连载了此书。
   
   1980年12月,由中国现代史料编刊社将王明的《中国共产党五十年和毛泽 东的叛徒行径》一书翻译成中文,改名《中共五十年》,于1981年2月内部出版,仅“供中央领导同志及有关部门的负责同志参考”,并在中译本的出版说明中 强调:“在这本书中,王明坚持反动立场,颠倒是非,造谣诬蔑,对我党历史上的一些重大事件加以歪曲和篡改,对我党一些领导人恶毒地进行攻击,千方百计地为 他过去所犯的‘左’、右倾机会主义路线进行狡辩,充分暴露出他的丑恶嘴脸。”
   
   《中共五十年》可以说是王明反动立场的一次自我曝光。他在该书 第二编第五节《蓄意毒害王明并摧残他的健康》中大肆造谣诬蔑,对延安整风时期的所谓“王明中毒事件”进行恶意歪曲,攻击毛泽东强迫他住院治病,“然后通过 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李富春,指示主治医生金茂岳用含汞的药物逐渐毒害”他。该书出版30多年来,在国际上造成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其不实之词严重丑化和贬 损了中共和毛泽东的形象。
   几十年来,史学界一直没有找到驳斥王明诬陷毛泽东的确凿原始史料。令人惊喜的是,笔者最近从民间收藏者赵景忠手中发现的当年中共中央调查“王明中毒事件”的原始材料,成为可以澄清这一史实的最确凿、最有力的证据。这批原始文献主要有:
   
   一、 1943年6月14日的《关于王明患病经过及诊断治疗的讨论》,大32开,9页。铅笔记录稿。参加者主要有:傅连暲(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卫生部副部长兼中 共中央卫生处处长,时任中央医院院长)、鲁之俊(时任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院长兼外科主任)、马海德(时为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外籍专家)、王斌(时任中国医 科大学校长)、李润诗(时任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小儿科主任)。
   
   二、1943年6月30日的《为王明同志会诊记录》,16开,连封面共15 页。圆珠笔记录稿。此文件封面注明“李部长存查”,为李富春存查的原始材料。王明在《中共五十年》中也曾提到这份会诊记录。他说:“会诊结论写了两份,一 份由我保存,另一份当时经李富春转中共中央。”文件由李志忠记录,7月7日整理好。文件后面并附贴有用铅笔在64开左右的纸上抄写的“毕道文的意见”,共 3面,2页。
   
   三、1943年8月6日的《委员会记录》,5页,大32开。钢笔记录稿。清楚标明到会人员有:刘(刘少奇)、任(任弼时)、康 (康生)、邓(邓发)、李(李富春)、克农(李克农)、连暲(傅连暲)、王斌、鹤峰(王鹤峰,当时在中央党校参加整风学习)、鲁言(廖鲁言,时任中共中央 统战部科长)、一新(陈一新,原名陈绍燧,王明的远房弟弟,时任王明秘书)、金医生(金茂岳,毕业于齐鲁大学医学院的医学博士,时任中央医院妇科主任、王 明的主治医生)。
   
   四、1943年8月的《有关王明患病经过的报告》,16开,5页。毛笔手书。应为王明的妻子孟庆树所汇报。
   
   五、1943年8月14日,主治医生金茂岳写给康生转中央各首长的亲笔信,即检讨书,16开,2页。毛笔手书稿在该信首页右上角写有“弼时少奇及委员会同志阅”字样,应为康生手书。
   
   六、1943年8月的《王明同志现病临时诊断和今后治疗初步意见》。12页,16.7cm×29.2cm。圆珠笔手书。
   
   七、1943年11月11日的《关于王明同志住院的经过情形的报告》,16开,5页。钢笔手书。文末有傅连暲和石昌杰(时任中央医院党支部书记兼副院长)的签名。
   
   八、1944年7月5日王明在中央医院化验室报告单1张。
   
   九、1944年7月5日明明(王明的儿子)在中央医院化验室报告单1张。
   
   十、1944年7月5日孟庆树在中央医院化验室报告单1张,检验号为00672。
   
   十一、1944年11月10日孟庆树在中央医院化验室报告单1张,检验号为1617。
   
   十二、1944年11月10日明明在中央医院化验室报告单1张,检验号为1619。
   
   十 三、1944年8月31日的《会诊记录》,2页。钢笔记录稿。背后附有王明、明明和孟庆树的化验报告数据抄件。会议由傅连暲主持,阿洛夫(时为中央医院苏 联专家)、李润诗、李科长、王校长(王斌)、鲁部长(鲁之俊)、陈教员(陈应谦,时任中国医科大学教员)、何主任(何穆,时任中央医院内科主任,是毕业于 法国耶鲁士大学的医学博士)参加,记录陈仲武(当时在中央医院、中央门诊部从事医疗和教学工作,并协助傅连暲参加中央领导的医疗保健工作)。
   
   十 四、1945年7月29日的《王明同志检查结果》。2页。钢笔手书。此件有2份。由周泽昭(时任中国医科大学外科教员)和陈仲武抄存。其中一份有用毛笔书 写的参加会议人员名单:王校长(王斌)、史副校长(史书翰,时任中国医科大学副校长)、鲁院长(鲁之俊)、陈教员(陈应谦)、黄主任(黄树则,时任白求恩 国际和平医院医务主任)、李主任(李润诗,当时请了病假)、马顾问(马海德)、苏部长(苏井观,时任陕甘宁边区留守兵团卫生部长)、曲主任(曲正,时任中 国医科大学教育长)。下有他们的签名。
   
   中共中央专门成立调查委员会,认定属医疗技术事故
   
   在1943年8月的《王明同志现病临 时诊断和今后治疗初步意见》中,我们可以看到如下诊断:根据王明同志全部病历研究,原只有心脏病、慢性扁桃腺炎、痔疮,在治疗过程中,因为药物而引起中 毒,其中以慢性汞中毒为主,以致全身衰弱并存在下列各种病变,即:慢性胆囊炎、心肌衰弱症、慢性轻度肾炎、自主神经失调、多发性神经炎等。
   
   受当时延安医疗条件和药品的限制,在王明患病治疗过程中,因为甘汞的副作用导致王明尿液中含有汞。王明和孟庆树为此致信中央,告发金茂岳是国民党特务,要毒害王明。
   当时整风运动刚刚开始。对此,中共中央立即组成了调查委员会,审查金茂岳。1943年8月6日,刘少奇、任弼时、康生、邓发、李克农等亲自参加调查。从他 们的身份上就可以看出这个调查委员会的规格之高,可见中央对王明的身体健康是极其重视的,尤其在出现轻微汞中毒后更是提高了警惕,对此专门成立了调查委员 会作彻底的调查。从调查记录上可以看出,刘少奇、任弼时、康生、邓发等都亲自对金茂岳进行了仔细的审查问讯。
   
   从1943年6月30日的《为王明同志 会诊记录》和1943年8月6日的《委员会记录》中刘少奇、任弼时、康生、邓发等人审查问讯金茂岳的现场记录,都可以看出王明中毒的原因,是因为金茂岳在 治疗当中疏忽造成了医疗技术事故,完全是药物的副作用所致。另外,从傅连暲和石昌杰1943年11月11日的《关于王明同志住院的经过情形的报告》中,可 以清楚地看到王明患病和会诊经过的所有记录,同样表明王明中毒是药物的副作用,属于医疗技术事故。
   
   1943年8月6日,刘少奇、任弼时、康 生、邓发等人对金茂岳进行了审查问讯。金茂岳由主治医生变成了“被告”。之后,金茂岳专门致信康生和中央各首长,对此问题进行了深刻检讨。他说:“我再诚 恳地向党坦白地讲,我没有一点意思来用药毒害我亲爱的王明同志,也没有受任何人的指示(使)、利诱、威胁等等,及利用红十字会而来害王明同志及破坏党、破 坏边区的情形及行动,这完全是因药发生的副作用,肝炎而又用其他药来治发生中毒现象,当时认为病的发展错下去的……”
   
   在第四次会诊时,王明表示仍要主治医生金茂岳主治
   
   在傅连暲和石昌杰1943年11月11日的《关于王明同志住院的经过情形的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到,王明在延安整风时期患神经性心脏病确是事实,从1941年10月下旬至1942年8月13日在中央医院住院治疗。
   
   对 于王明患病,中共中央高度重视,组织了傅连暲、李鼎铭(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王斌、何穆、鲁之俊、史书翰、李润诗、侯建存(时任中央医院儿科主任)、 魏一斋(时任中央医院医务主任)、曲正、金茂岳、黄树则以及外籍专家毕道文(毕业于德国柏林大学医学院的印尼华人,时为中央医院专家)、马海德和苏联派来 的医生阿洛夫等,参与护理人员包括朱仲丽(王稼祥夫人)、郁彬、刘正绘、王心、潘莉、乐丰、纪敏、宁克、奕朴、李坚、张万露、周易等十多人,几乎动用了延 安最好的医疗专家和护士。
   
   住院之前,医疗专家们曾在杨家岭为王明会诊过2次,住院后会诊过7次。王明当时因为心脏和扁桃腺发炎住院后,又出 现了便秘和卡塔尔黄疸。根据当时医疗条件和技术水平,主治医生金茂岳在静脉注射葡萄糖的同时,使用了清泻药物甘汞。治疗几天后病情有所好转,但因为医生、 护士之间没有认真检查,导致服用甘汞时间多了几天,病情又有反复和加重的趋势。
   傅连暲说,在出现轻微中毒后,会诊专家决定由李鼎铭用中药医治。当“征求王明同志的意见是否改变主治医生”时,“王明同志表示仍要金主任主治(大约是在肝发炎的时候)”。而且“王明同志与小孟刚入院时,对金的关系是非常好的”。
   
   而 王明在《中共五十年》中不仅诬蔑毛泽东指使金茂岳陷害他,还编造了金茂岳在确诊中毒的“阴谋败露”后跪在孟庆树的面前痛哭流涕的情节。上世纪80年代,金 茂岳在接受中央档案馆同志采访时,曾详细地回忆了王明在延安整风期间患病和治疗的经过。《中央档案馆丛刊》1986年第3期以《关于王明治病和出国的材 料》为题发表过这次访问的内容。
   
   当金茂岳听来访者读完王明在《中共五十年》中编造其跪在孟庆树面前痛哭流涕的情节时,时年80岁因患脑血栓 瘫痪在床的他,费力地欠起身子说:“王明放屁!混蛋!没的事!”“那时候王明是教条主义者,我根本不知道!”“‘双十二(西安事变)’连蒋介石都放了,说 毛主席害王明,小孩子也不相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