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經濟衰退和大閱兵後中共的動向 ]
藏人主张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农奴研究
·谁农奴化了西藏?
流亡藏人总理(司政)大选步入政党竞争
·流亡藏人的民主选举
·司政参选人李科先重申西藏独立立场
·近距离观察2016年流亡西藏民主大选
·西藏国民大会党支持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
·与藏族选民书
·自由与复国
·达赖喇嘛将会在何处转世?
·年轻藏人向往西藏独立
·司政候选人阿措·路克坚向流亡美国藏人发表演说
·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
东赛记语
·怀念名誉校长
·祝贺雨星女士的藏网问世!
·紧急声明
·藏人作家声援东土耳其斯坦示威抗议事件的声明
·祝福读者新年快乐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經濟衰退和大閱兵後中共的動向 

伍凡評論第462期 經濟衰退和大閱兵後 中共的動向 
   
   09-04-2015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62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經濟衰退和大閱兵後,中共的動向」。

   
   國際輿論對中國觀察的焦點
   
   最近國際輿論對中國的觀察集中在兩個焦點。其一,由於中國進出口貿易的遽降、股災、人民幣貶值、天津大爆炸,和GDP持續下降等等所顯示出來的中國經濟正出現衰退;其二,93大閱兵的目的和中共軍事力量急遽擴張的動向。這兩個焦點,是相互緊密連繫的。
   
   中共政權統治中國的合法性是建立在以下兩個支柱上面
   
   自從1989年6月4號,天安門大屠殺之後,中共政權統治中國的合法性是建立在以下兩個大的支柱上面:第一個支柱是持續而強有力的經濟增長;第二個支柱是民族主義,或者如習近平所講的《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兩個大支柱,缺一不可。
   
   中共政權統治中國的合法性,不是建立在民主政治基礎上的自由選舉產生的合法政府,一旦中國經濟增速減緩,中共當局就緊張。現在中國經濟正進入衰退狀態,中共政權的統治合法性,就受到了中國民眾的挑戰,這正是中共當局所面臨的危險局面。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前主編,比爾‧艾默特(Bill Emmott)的一篇文章就叫做:「中國政治風險遠超過經濟風險」。他在文章中提出了三個風險:第一、經濟轉型不成功將引發政治和社會危機;第二、將近有一億散戶股民因為股災而引發的憤怒;第三、在經濟壓力之下,可能產生中共對東亞和東南亞鄰國採取軍事行動。
   
   從2008年起,溫家寶一再警告,中國經濟是四不狀態:不穩定、不協調、不平衡、不可持續。中國經濟長期的以接近GDP50%的巨額資金投資,而投資的回報率只有5%。如此低下又不合理的投資回報率,使得中國的經濟增長,就無法繼續下去。
   
   為此,溫家寶多次提出要進行政治改革,進而推行真正的經濟改革。但是在中共高層中,沒有一個人回應。幾年下來,中國經濟是每況愈下,正如「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
   
   中國正滑入經濟衰退
   
   美國花旗銀行宏觀經濟學家和全球首席經濟學家威廉‧布依特爾(Willem Buiter)在8月27號表示,中國正滑入經濟衰退,如果中國領導人採取刺激消費的大型財政措施,有可能扭轉局面,但是受到中國政治、經濟制度的限制,他們不會做出快速反應,因此中國的經濟衰退將是不可避免。
   
   因為中國的財富不在民間社會,因此中國長期以來無法建立內需市場,至今中國民間社會的消費只占GDP中的37%,而美國民間社會的消費占了70%以上。這就造成了中國的實體經濟不能依靠中國15億人口民眾消費來支撐,而是要依靠國際市場來養活中國實體經濟的局面。長期巨額投資,沒有合理的投資回報率,那就必定會造成巨額的債務。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它的數據顯示,到去年年中,中國經濟債務的總額從2007年的7萬億美元,增加了3倍,達到了28萬億美元。去年中國債務總額和GDP的比例高達了282%,而這個比例還在不斷的上升,已經超過了德國和美國。
   
   2008年,在全球金融體系處於崩潰邊緣的時候,中國再一次讓人民幣匯率盯住美元,並出台了大規模的國內刺激措施,以4萬億人民幣直接投資和15萬億貸款投入經濟,這些措施極大的推進了世界經濟的發展。
   
   中國成為世界加工廠,需要進口龐大數量的各種資源,從巴西和澳洲的鐵礦石,到中東和委內瑞拉的石油,這些價格是連年上漲,昂貴的名貴高級品潮水般的湧向了中國市場,但是所有這些刺激措施所造成的後果是中國債務增加,中國鬼城、死城增加。
   
   為了增加GDP而瘋狂的造屋建城,最後是沒人住,這不是瘋狂嗎?是的,不但是瘋狂而且是荒唐已極,中共權貴達人們和高級代辦們都腰纏萬貫,把資金轉移到外國去了。
   
   中共18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半調子的經濟改革,沒有政治改革
   
   中國經濟每況愈下,中共當局如何作為來阻止經濟滑向衰退呢?從表面上來看,習近平上台以來試圖推動改革,表面有所作為。2013年11月12號,中共18屆三中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
   
   從這個60條的決定當中,可以看到中共在推行經濟改革,沒有政治改革,更重要的是要堅持黨的領導,貫徹黨的基本路線,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堅定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始終確保改革正確方向,就是強化極權,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控制網絡和輿論、鎮壓人權律師、打壓基督教和法輪功。
   
   而經濟改革也是沒有政治改革的基礎上的半調子的經濟改革,兩年來的持續經濟下滑而進入了衰退狀況,就可見經濟改革是失敗的。
   
   我們來看看,中共是如何處理經濟改革的?習近平在18屆三中全會上,做了關於《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的說明:
   
   「第一、關於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這是這次全會決定提出的一個重大理論觀點。這是因為經濟體制改革仍然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經濟體制改革的核心問題仍然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關係。
   
   進一步處理好政府和市場關係,實際上就是要處理好在資源配置中市場起決定性作用,還是政府起決定性作用這個問題」。
   
   上面習近平就關於這兩個作用的一個說明,儘管口頭上講要處理好市場和政府的關係,但是在實際經濟運作當中仍然是政府主導一切。
   
   中共政策制定者發現自己在市場和政府控制之間進退兩難
   
   8月28號在英國《金融時報》刊登了亞洲版主編David Pilling的文章,他的題目叫:「中國在市場和干預之間進退兩難」。文章寫到政策制定者發現自己在市場和政府控制之間進退兩難。
   
   2013年中共18屆三中全會制定的經濟路線圖,提出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和政府的主導作用,在實踐中政策制定者們令人心驚膽戰的在這兩者之間迂迴。他們推高了股市,結果只能讓股市跌下來;他們抑制了信貸,結果只能再次打開閘門擴大信貸;他們宣布要實施大刀闊斧的國企改革,結果卻是無所作為。
   
   如果從習近平身上去找線索的話,他表現出全面的控制欲,控制黨、控制媒體,無疑的也會控制經濟。到緊要關頭的時候,中國領導人眼中的技術官僚們,魯莽的長時利用市場力量的動作的話,那可能就要讓位給政府干預。
   
   使用人民幣貶值是因為在經濟危機中沒有別的工具可使用了
   
   為什麼中共當局敢於使用人民幣貶值這個工具呢?這在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的時候都沒有使用,仍然把人民幣死跟著美元走,而這一次卻要離開美元呢?答案就在於中國已經處於靜悄悄的經濟危機當中,而沒有足夠的工具來應對這場危機,只能使用這個危險而沒有實際效用的工具,就是人民幣貶值,試圖由市場來決定人民幣價格。
   
   在我看來,中共當局既要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又要政府的主導作用,這兩個充分表現出來的就是進退兩難。左的方面是長期的國企投資,沒有回報率,走不下去了;右的方面,企圖利用股票來集資,集結融資投向企業,目前看來這條路也走不通。
   
   人民幣匯率也是這樣,開放由市場來決定人民幣價格三天,馬上就跌了4。6%。那中共央行就慌了,馬上就拿出幾百億美金來收購人民幣,來抬高人民幣價格,這又變成了由政府主導來控制人民幣價格的局面。
   
   三中全會決定有市場決定性力量和政府主導力量,正在打架還會打下去
   
   這種既要有市場的決定性力量,又要政府主導力量的做法,已經在打架了,今後還會打下去。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和政府的指導作用不斷的打架,導致金融和資本市場的混亂,這樣的做法,會把共產黨拖垮,甚至把共產黨拖死。
   
   中共經濟已經步入了衰退,並且沒有多少工具可以應對,現在中共當局已經不可能像在上個世紀90年代末和2008年那樣,展現出他們的魄力,大力舉債投資提高GDP。相反的,中共當局似乎也意識到,他們必須冒在國外掀起一場貨幣戰爭的風險。
   
   中共官員們的「不作為」,就像火山一樣的在國營企業和地方政府中蔓延,是對反腐運動的消極抵抗
   
   同時中共官員們的「不作為」,就像火山一樣的在國營企業和地方政府中蔓延。而且,中央不少部委也出現了同樣怠政的傾向。這是中共官員對反腐運動的消極抵抗啊!這扇門打開,形成風氣,就成為了眾多的中下層官員,他們倚著人多勢眾就吃定了中共當局,這個也可以說是中國社會對中共當局的另類反抗吧!
   
   事情發展到今天,中國經濟又持續下滑,而進入到衰退狀態,就必定會引發政治危機,這遲早必定會發生的。中國目前的經濟和社會狀態非常類似於40年前的日本和30年前的南韓。
   
   上個世紀,70年代,日本在民主政體主導下經濟轉型成功;上一個世紀80年代,南韓經過光州事件之後,政治改革順利,經濟轉型成功啦!那麼中國在89年六四大屠殺之後,政治改革中斷,經濟走上了共產黨官僚壟斷的模式,國進民退,至今經濟已失去了上升的動力,中國失去了經濟轉型的一次機會。
   
   經濟衰退使中共正面臨著來自兩個方面的政治危機
   
   中共正面臨著來自兩個方面的政治危機。其一,社會不穩定,並且日益增加。這個來自各個階層。富裕階層正帶著資金大量移民外國,對中國經濟傷害極大。中產階級當中一億散戶股民是怒氣滿腹啊,正等待發洩的時機。底層工人失業增加,生活日益困難。大學生找不到工作,怨氣沖天。這兩類人正是中共當局最害怕的顏色革命的基本群眾或骨幹。受迫害或受欺壓的民眾,是日益高漲的抗暴運動的重要的主角。環境破壞體和污染,是近年來群體抗暴運動的重要內容。
   
   另外,新疆局勢猶如一顆隨時將引爆的炸彈。中共拒絕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和在西藏執行真正的民主自治區政策,西藏地區也不穩定。這個與日俱增的社會危機的根源,來自於經濟危機,也有來自於政治壓迫和民族政策。
   
   要逐步的又根本的解決社會危機只有推行政治改革,包括政體和國際的改革,進而推動經濟改革。而中共面對中國民眾對中共政權的合法性進行挑戰,下令「七不准」。大肆抓捕人權律師,對基督教和法輪功也不放鬆打壓,武力鎮壓上訪維權運動,武力鎮壓新疆和西藏民眾。長期以往,讓經濟持續衰退,而民眾維權抗暴與日俱增。其結果,是中共政權一定步蘇聯的後塵而滅亡。
   
   政治危機的第二方面,是來自於中共高層權力鬥爭。九三大閱兵當中,江澤民、胡錦濤、李鵬、朱鎔基、溫家寶、曾慶紅、賈慶林等人集體亮相。這表明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形勢有了重大變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