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國企改革和別讓李嘉誠跑了]
藏人主张
·《刀鋒上的台灣》預言的現在進行式
·中共元老102歲的李銳證實了袁紅冰對習近平文化程度的評價
·「棋手說」、「棋子說」、「籌碼說」,美、中大國交易「牌局」中,台灣的隱
·「台灣宿命地成為當代國際政治最敏感之點!」
·台海大動盪 ── 組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的必要性
·北京對台再發警告,中國「進一步採取行動」=對台動武?
·四月26日袁紅冰教授日本
·習近平:「達賴現在窮得只剩下轉世焱@個『寶貝』了
·2018“中国爆料革命”政治意志宣示
·台灣自己不能讓國際社會忘卻台灣的獨立國格,不能讓世界忽視自由台灣事實上
·你們撤得了旗幟,撤不了我身為台灣人的決心
·中國在蔡英文總統520就職二周年前夕獻出賀禮
·柯文哲現象對蔡總統、民進黨及台灣的警示
·習近平對「中華民國」的命運早已蓋棺定論
·習近平五四馬克思,台灣新五四挺管爺
·「不打狗,只打主人
·袁紅冰教授回答對有關「中國爆料革命全球協調中心」的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台灣正常化將是大江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中國國台辦:「無稽之談、憑空捏造、匪夷所思」
·當年馬英九政府的全面投降 ── 愚蠢,還是叛賣?
·國家安全的威脅與國家安全的保障;台灣應站在哪一邊?
·中共所謂的「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
·蔡英文執政兩週年總體檢
·慎防裡應外合的「兩岸關係的國內化」、「兩岸關係非國際化
·習近平:不解決台灣問題,國內的政治安全就沒有保障,國際發展戰略就沒有跨
·分析中共高唱馬克思主義的背景和目的
·向歷史提交的報告
·中共逼出台湾正名,让国际社会跌破眼镜
·「中華民國」已經喪失維護台灣主權的政治能量之際,欣見小英總統明確彰顯她
·美議員提「2018年台灣國際參與法案」
·台灣該衡量「中華民國」憲法角色 ── 美國國際評估暨戰略中心「未來亞洲計
·《紐約時報》:李登輝呼籲舉行全民公投,通過明確宣布該島為台灣而非其正式
·創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宣言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解析、闡述與釋疑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解禁引发争议
·电子邮件发明人汤姆林森去世
·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再次畅销
·从《手机》看崔永元的爆料背后
·中共僅僅靠統戰滲透的方式就想兵不血刃而征服自由台灣,這樣的政治陰謀恐怕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2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3
·直面最尖銳的
·捍衛台灣從國際宣傳做起
·台湾亚太出版社如何看待曹,袁两位大师的新论战
·金正恩能不能在朝鲜复制“新加坡模式”
·人家臺灣什么都有你們何德何能,你們怎麼去保衛台灣?
· 川金會后川普立即啓動中美貿易戰
·亞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如何回應曹先生的逐字稿之一
·智商测试:人类真的越来越笨了吗?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二
·曹長青:袁紅冰憑什麼成立國際法庭?從不募捐,那你錢都哪來的?還有「保衛
·西藏生态最大威胁绝非世居牧民而是北京发展举措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之四
·暴政退出歷史之前,人民反抗必定呈現為“動蕩不息的大海”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之完结篇
·亚太出版社整理第三方对曹,袁论战的看法
·訪談袁紅冰教授关于退伍老兵維權抗暴
·中国监控网络扩及海外 可滤外文及少数民族文字
·教育转化中心”的酷刑和性虐待
·细数中国“经济侵略”招数
·川普:不会就关税对华妥协
·达赖喇嘛再谈转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國企改革和別讓李嘉誠跑了

伍凡評論第464期 國企改革和別讓李嘉誠跑了
   
   
   
   2015-09-18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64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國企改革和別讓李嘉誠跑了」。
   
   
   
   2015年9月13號新華社公布,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共30條,這是中共當局對中國國有企業第二次大改革的指導文件。新華社屬下的「瞭望智庫」於9月12號發表題為〈別讓李嘉誠跑了〉的文章,批評李嘉誠在中國經濟正處於敏感時刻,做出此舉是過橋抽板,而且不能就此一走了之。文章而且形容李嘉誠是靠特權致富的一介小商人。
   
   
   
   《別讓李嘉誠跑了》是為《指導意見》鳴鑼開道
   
   
   
   為什麼此時此刻出現這兩篇文件和文章呢?我想是和中國目前持續下滑的經濟現狀和數額龐大的資金外流有關。在我看來,《別讓李嘉誠跑了》的文章是為《中共中央國務院,為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鳴鑼開道的,這兩者有內在的密切關係。
   
   
   
   第一次國有企業改革是1990年代中期,朱鎔基任總理,當時大大小小國營企業生產經營效率低下,虧損面大,難以生存,國家資金無法繼續供養這些大小國企。於是採取了一刀切的辦法,實行「抓大放小」的政策,採取了改組、聯合、兼併、股份合作制、租赁、承包經營和出售等多種形式,將數十萬個中小型國營企業私營化,同時數千萬職工被解雇而失業。這是一次中共甩包袱推行私有化的大動作,這是一次試圖改變國營企業的現狀。
   
   
   
   中共以「國進民退」和「做大做強國營企業」宏觀調控改變國企央企
   
   
   
   但是,到了2000年後,中國國企和央企的效率仍然沒有提高,於是在中共黨內和社會輿論上,出現了「國進民退」和「做大做強國營企業」的口號,以更多的國家資本直接投資國企央企,以達到拉抬經濟GDP的目的。
   
   
   
   2008年國際金融風暴吹向全球,溫家寶下令4萬億直接投資,和15萬億貸款刺激市場,執行宏觀調控,全部投放到鐵公基項目和國有大型企業,沒有一分錢救助民營中小型企業,投放19萬億資金,國企被巨額的資金洪水淹沒。
   
   
   
   「國進民退」宏觀調控下很多中小型企業倒閉、破產、自殺、被抓
   
   
   
   為了壓低房價,抑制通貨膨脹,連續7次提高銀行準備金,抽乾池塘回收貸款,只收不放,首當其衝的是民營企業。沒有資金注入池塘,缺水,魚都乾死了。溫州地區出現民企老闆跑路、跳樓、出國,全國很多中小型企業倒閉、破產、自殺、被抓,都是這種宏觀經濟調控背景的作用。
   
   
   
   溫州最大的眼鏡廠浙江新泰集團,遭到供應商圍堵門口,討債要貸款,而該公司的董事長胡福林早已消失不見了,據說胡福林因為欠高利貸12億、銀行貸款8億無法清償,已經逃亡美國,這就是「國進民退」的直接結果。
   
   
   
   在這同時,全面打壓民營企業,中國的民營企業得不到國家財政的扶持,也得不到銀行貸款的支持。由於沒有政府財政的支持,又沒有銀行的支持,民營企業唯一的出路只有向民間高利貸融資,越是規模性企業和資金依賴型企業,這種民間融資的依賴性越大,風險也就高。
   
   
   
   吳英和曾成傑從事民營企業高利貸行業,都成了國進民退祭壇上的羔羊。國進民退和中國經濟自從2008年以來,持續下滑不止有密切的關係。這種情況,至今沒有改變。
   
   
   
   《指導意見》中心思想是需要民營和私人資本支持和供養國營企業
   
   
   
   下面,我分析《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長達30條。它要達到的主要目標如下:其一,堅持公有制主體地位,發揮國有經濟主導作用,積極促進國有資本、集體資本、非公有資本的交叉持股,發展鞏固所有之經濟。這就需要民營和私人資本投入到國營企業中,支持和供養國營企業。
   
   
   
   其二,原則上都要實行公司制、股份制改革,積極引入其它國有資本或各類非國有資本,實行股權多元化,國有資本可以絕對控股、相對控股,也可以參股,並且著力推進整體上市。
   
   
   
   國營企業整體上市就要求再一次做大股市、擴大股市,吸引更多更大的散戶股民投入股市。以股市融資養活國營企業,以達到通過市場化改革,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的目的。
   
   
   
   多數大型國營企業已經在過去10年在香港和在滬深股市上市,但只有流通股,比例通常小於20%。另外80%的股票,仍然操控在中共官員手中,大多是股價低廉的原始股。只要國企上市,原始股的股東必賺無疑,這又肥了中共官員。
   
   
   
   其三,國有企業改革要遵循市場經濟規律和企業發展規律,堅持政企分開、政資分開,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但同時特別強調堅持黨的國有企業的領導。這是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必須堅守的政治方向、政治原則。很明顯,堅持政企分開、政資分開和堅持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是矛盾的、是衝突的。可見,黨的領導是絕對的,而政企分開僅僅是表面文章、是糊弄人的。
   
   
   
   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和中共對經濟的「主導作用」是衝突的
   
   
   
   過去幾次提出國企改革,從思路到措施,都是自相矛盾的。譬如,2013年中共18屆三中全會通報,確定要在資源培植方面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同時又保留中共對經濟的「主導作用」。這兩個作用是相互打架的,最終是中共的主導作用是絕對的。這次公布主導意見,仍然如此,絲毫沒有改變。
   
   
   
   那麼為什麼有上述矛盾的思路出來呢?因為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既得利益,又要防止國營企業被私有化。中共當局這樣私營資本,引入國營企業,但又害怕私營資本坐大,所以規定黨要絕對領導國營企業。
   
   
   
   現在出臺《指導意見》是因為經濟下滑不止
   
   
   
   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出台《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呢?那麼我們首先看看,中國的經濟現狀。中國經濟持續下滑,在經濟體系中曾經創造GDP50%以上的中國民營中小型企業狀況越來越壞,既得不到政府銀行貸款,又不能從股市中融資,因此許多企業倒閉、工廠關門、工人失業增加。中國進出口貿易量持續下滑,這正是中共高層非常擔心的事情正在發生。
   
   
   
   中共目前有超過15.5萬個國營企業,他們僱用數千萬的職工,涉足於各行各業,從銀行、酒店到航空公司。儘管大部分國營企業有地方政府管理,但是有100多家具有國家及戰略地位的集團是由中央政府控制的。它們包括全球資產規模最大的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和全球用戶最多的移動通訊營業商──中國移動。
   
   
   
   國營企業的現狀非常糟糕
   
   
   
   但是國營企業的現狀非常糟糕。比如東北三省,遼寧、吉林和黑龍江三省,經濟以國營企業為主,黑龍江省去年就下降了4.2%,遼寧和吉林也就是勉勉強強將經濟增速維持在0的水平以上。
   
   
   
   以東北老工業基地為代表的經濟落後地區,往往面臨人員思想觀念陳舊、基礎設備落後,以及生態環境嚴重惡化等問題。緊接著是資源枯竭,失去了從事經濟活動的資源以後,吉林、山西和遼寧三省由於財政收入的下滑、房地產的低迷,已經處於財務危險狀態,到了瀕臨破產的邊緣。
   
   
   
   四川攀鋼集團成都鋼釩有限公司在經營了57年之後,被當地人稱之為攀成鋼的這家企業,大約有1.6萬名職工面臨下崗分流,這些人以鋼廠為中心的生活也一夕之間完全改變了。
   
   
   
   據國家發改委今年4月份的一份報告顯示,如果經濟持續惡化下去,超過企業的承受能力,會有大批企業倒閉和工人失業,造成失業率大幅上升。石油和工業金屬等大宗商品的全球價格急遽下降,也推動了進口總值的下降,譬如煤、鐵礦石、銅、鋁和鋼材等關鍵供應原料的進口規模,今年在大幅的下降。這種下降是中國國內需求低迷的一個明顯標誌。
   
   
   
   未來5年-10年中國經濟發展将是嚴峻狀態
   
   
   
   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主要原因是中國製造業和新房建造業急遽的減少。根據日本共同社9月7號的報導,中共財政部長樓繼偉9月4號,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召開的二十國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看到中國經濟發展的前景,表示未來5年嚴峻狀態將持續,說不定是10年。
   
   
   
   中國國營企業是背負沉重的債務在運轉,而運轉的目的是為了使企業勉強生存下去。2014年國營企業的利潤比上年增長僅僅是3.4個百分點,而負債超過了66萬億人民幣,眼下中國的私人企業和政府債務的總額高達28萬億美元,這比美國全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還要高出50%,而相當於中國全年的GDP282%。
   
   
   
   根據彭博社統計數據,截至到6月底,中國企業和家庭的未償還貸款佔GDP的比例為207%,遠遠超過2008年的125%。低迷的中國經濟拖累了企業償還債務的能力。那麼中國各個大銀行爭先恐後的從它們的帳本上,要清除掉急遽上升的壞帳,預計今年是它們上市十幾二十年以來,利潤收入最低最差的一年。
   
   
   
   最近幾年大量資金從中國流出是中共當局面臨的最嚴峻的問題之一
   
   
   
   最近幾年大量資金從中國流出,包括中國資金和外國資金。資本外逃是中國許多年來一直存在的現象,外逃資金來自於各色人等,包括中共官員,新上市的國企高管,以及新發富起來的企業家。2013年10月歐美四大銀行幾乎已經從中國全面撤退,流出資金超過二十萬億人民幣。在股市動盪、滙率貶值預期加大之後,資金外流急劇增加。中國在過去五個季度共發生資本外流5,200億美元。
   
   
   
   摩根大通的分析師說,這一個資本外流的規模,將中國從2011年吸收的外來資本全部抵銷掉了。資本外流是中共當局面臨的最嚴峻的問題之一。今年8月中國資本外流將近上萬億人民幣,央行和金融機構口徑並外滙的占款率連續三個月雙雙下滑,創造了歷史最大的單月降幅紀錄。
   
   
   
   資金外逃,香港首富李嘉誠是個典型的例子
   
   
   
   李嘉誠以香港為基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向大陸投資,結交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等中共高層,投資一帆風順。現在感覺到中國大陸的政治和經濟狀況發生了變化,對他投資不利和不安全,所以從2013年開始,他就將他的資本外流,流向了歐洲。
   
   
   
   2013年7月他出售了香港百佳公司,要價高達四十億美元。其後又抛售了中國和香港的三百間超市和上海的辦公樓宇,轉向投資歐洲的能源通訊事業。8月,李嘉誠又出售上海陸家嘴的東方滙經OFC以及廣州西城都薈廣場超過百億元的商業物業。
   
   
   
   據不完整統計,儘管在2013年期間李嘉誠抛售的資產已經累計資金達到800億以上,2014年李嘉誠出售南京國際金融中心大廈IFC。在李嘉誠巨大的影響和作用下,李嘉誠的資金外逃無疑會讓其他的富豪們產生了跟風的效應,從而降低了對香港和大陸市場的投資信心。
   
   
   
   2015年之初,李嘉誠公布他的資產重組計畫。兩家在開曼群島新成立的離岸公司,將分管地產業務,和分散出來的機械、能源和零售等業務。這是從全面撤離大陸之後,李嘉誠正要撤離香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