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自由与复国]
藏人主张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袁紅冰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中國爆料革命全球協調中心」公告第0001號
·全民爆料、全民覺醒、全民控訴、全民反抗!—— 以民主革命大聯合的名義向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中共对藏新政策内容外泄
·从今年藏人自焚引发回顾整体
·历史的真相与和解
·美国学者谈西藏现状
·西班牙最高法院受理流亡藏人对胡锦涛的控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人血的盛宴
·从“红藏人”求“红汉人”看中共本质
·有关西藏的若干问题
·阿 沛 ˙晉美 答《 西 藏 時 報 》 記 者
·英国最早藏传佛寺创建人在中国遇害
·中共又被捕一名西藏新学派作家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西藏之页前主编谈14年西藏人权
·焚身存活藏人的处境极其悲惨
·藏人为什么纪念3月10日
·独立是西藏人民的梦想
·中共疯狂建坝威胁西藏生态
·西方藏学家公开批评“中道”
·西藏的母婴健康面临危机
·藏族和维族人在中国申请护照难
·美国呼吁中国调查藏人高僧狱中去世原因
·中共民族政策分歧
·《西藏秘密》中的扭曲西藏的证据
·三问王力雄
·《西藏主义》单行版问世(图)
·议会开了收回“中道”支持的先例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叶小文现象批评—评叶小文:“活佛转世”也要打假
·藏人学者评朱维群对央视记者的谈话
·北京学者炮轰西藏决策高官朱维群、叶小文
·复国主义者李科先对流亡选务署提出异议
·藏人权益团体发布2016年度西藏人权报告
·“李科先文章”及“中共官媒宣传”解析
·三月,血!血!血!
·如何了解西藏複雜多元的歷史?
·破两亿点击大作:色达的房子和海南的藏语
·【中共很清楚達賴與班禪相互認證的關鍵作用作用 】
·失踪22年的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
·第四届西藏复国大会将于八月在法国举行
·西藏尖扎县年轻僧侣嘉央洛色自焚身亡
·流亡藏人纪念《十七条协议》签署日强调西藏独立地位
·遭判刑藏人作家周洛被指在狱中强制接受劳改
东赛独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与复国

   自由与复国
   ——再次关注流亡藏人社區民主选举
   
   
   袁红冰


   
   据说一千多年前,西藏“佛教后弘期”分别在“安多”和“阿里”起步。二零一六年的流亡西藏总理(司政)大选开始步入良性的政党政治竞争,可以被视为流亡西藏“民主后弘期”的到来。
   
   这个关键性的推手是今西藏政论作家兼著名政治活动人士李科先,他来自“安多”,以“西藏复国”为竞选主轴而参选,是前政治犯;其他的四位竞选人都主张“中间道路”,其中一位来自“阿里”,其余三位的父母来自康区或者安多。简而言之,这是一场“复国派”和“中道派”角逐总理大位的竞争,将具有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影响。
   
   自由与复国

   2016年流亡西藏总理(司政)参选人(图片摘自脸书)
   
   我二十五年前就开始关注西藏的“心灵苦难”,至今已写出以西藏为题材的四本著作,在台湾以及其它国际场合的许多演讲中,我都曾经提到过西藏心灵的苦痛和现实的劫难。我和李科先数度在印度及台湾同台演讲,有过较深刻的思想交流。我很欣赏他心口合一的风格和对中共政权反人类本质的深刻认识。应该说李科先是具有代表性的十世班禅大师在西藏推动的“西藏文化复兴”和“藏傳佛教复兴”运动的产物。班禅大师曾于一九六四年高呼“西藏是个独立的国家,达赖喇嘛是国王”,并于一九八八年在东京机场向达赖喇嘛代表叮嘱“‘斯德拉斯堡建议’该为‘西藏问题’的底线”,班禅大师对于自由西藏的命运的关切现在看来有了继承人。
   其实,我也很支持“斯德拉斯堡建议”为基础的达赖喇嘛“中间道路”政策。但是,从二零零八年以来,有些政客打着“中间道路”的旗号所作的事情,已经深刻地伤害了自由西藏运动。
   首先,桑东仁波切为藏人的反抗运动设立了一个荒谬的限制,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寻求真正自治”。 超越半个世纪,数十万藏人翻越云际之上的喜马拉雅,走上流亡之路;百万藏人为反抗暴政的文化性种族灭绝政策而作生命的血祭;从二零零九年至今,花一样的藏人少男少女为主体的一百四十多位僧俗男女为自由而点燃自己反抗暴政,根本原因就在于以宪法为法律之王的中共专制恶法之内,只有奴役,没有自由。
   
   桑东仁波切的第二项消极政治遗产表现为,在他离职前的安排下,西藏流亡政府改称“行政中央”。 称谓的改变意味着重大的政治退化——西藏流亡政府由此从领导全体藏人追求民族自由的政治组织,退化为只管理流亡藏人行政事务的机构,最多只能算一个人权团体。
   
   然而,天佑藏人。流亡藏人的政治博弈中“复国派”的崛起,有望把藏人同中共强权的抗争从颓势中拉回来,可以与各“反共”团体一起推动“现实中国”的改变,从而达到合作共赢的效果。李科先宣示,如他当选,将要作的第一件事情是向议会提交“恢复西藏流亡政府的名称”的提案,這十分重要。只要流亡藏人愿意扛起祖先留下来的重托,西藏复国并非一场遥远的梦。如果继续推行承认中共专制恶法的政策,恐怕连达赖喇嘛的轉世灵童的决定权都保不住,因为,没有人民对暴政的抗争,就没有自由;自由从来不会来自于暴政的恩赐。
   当然,现实中国发生改变后,藏人选择不离开中国,也非常欢迎。但是,只要中共暴政存在,东亚大陆上各个民族都要繼續遭受极权专制的蹂躏和践踏。对于东亚大陆上的每一个民族而言,彻底地摧毁中共暴政都是事关民族根本利益的当务之急。只有彻底地摧毁中共暴政,才能使东亚大陆上的各个民族摆脱被奴役的命运,以自由人的身份都进入一个新的历史纪元。
(2015/09/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