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自由与复国]
藏人主张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与复国

   自由与复国
   ——再次关注流亡藏人社區民主选举
   
   
   袁红冰


   
   据说一千多年前,西藏“佛教后弘期”分别在“安多”和“阿里”起步。二零一六年的流亡西藏总理(司政)大选开始步入良性的政党政治竞争,可以被视为流亡西藏“民主后弘期”的到来。
   
   这个关键性的推手是今西藏政论作家兼著名政治活动人士李科先,他来自“安多”,以“西藏复国”为竞选主轴而参选,是前政治犯;其他的四位竞选人都主张“中间道路”,其中一位来自“阿里”,其余三位的父母来自康区或者安多。简而言之,这是一场“复国派”和“中道派”角逐总理大位的竞争,将具有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影响。
   
   自由与复国

   2016年流亡西藏总理(司政)参选人(图片摘自脸书)
   
   我二十五年前就开始关注西藏的“心灵苦难”,至今已写出以西藏为题材的四本著作,在台湾以及其它国际场合的许多演讲中,我都曾经提到过西藏心灵的苦痛和现实的劫难。我和李科先数度在印度及台湾同台演讲,有过较深刻的思想交流。我很欣赏他心口合一的风格和对中共政权反人类本质的深刻认识。应该说李科先是具有代表性的十世班禅大师在西藏推动的“西藏文化复兴”和“藏傳佛教复兴”运动的产物。班禅大师曾于一九六四年高呼“西藏是个独立的国家,达赖喇嘛是国王”,并于一九八八年在东京机场向达赖喇嘛代表叮嘱“‘斯德拉斯堡建议’该为‘西藏问题’的底线”,班禅大师对于自由西藏的命运的关切现在看来有了继承人。
   其实,我也很支持“斯德拉斯堡建议”为基础的达赖喇嘛“中间道路”政策。但是,从二零零八年以来,有些政客打着“中间道路”的旗号所作的事情,已经深刻地伤害了自由西藏运动。
   首先,桑东仁波切为藏人的反抗运动设立了一个荒谬的限制,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寻求真正自治”。 超越半个世纪,数十万藏人翻越云际之上的喜马拉雅,走上流亡之路;百万藏人为反抗暴政的文化性种族灭绝政策而作生命的血祭;从二零零九年至今,花一样的藏人少男少女为主体的一百四十多位僧俗男女为自由而点燃自己反抗暴政,根本原因就在于以宪法为法律之王的中共专制恶法之内,只有奴役,没有自由。
   
   桑东仁波切的第二项消极政治遗产表现为,在他离职前的安排下,西藏流亡政府改称“行政中央”。 称谓的改变意味着重大的政治退化——西藏流亡政府由此从领导全体藏人追求民族自由的政治组织,退化为只管理流亡藏人行政事务的机构,最多只能算一个人权团体。
   
   然而,天佑藏人。流亡藏人的政治博弈中“复国派”的崛起,有望把藏人同中共强权的抗争从颓势中拉回来,可以与各“反共”团体一起推动“现实中国”的改变,从而达到合作共赢的效果。李科先宣示,如他当选,将要作的第一件事情是向议会提交“恢复西藏流亡政府的名称”的提案,這十分重要。只要流亡藏人愿意扛起祖先留下来的重托,西藏复国并非一场遥远的梦。如果继续推行承认中共专制恶法的政策,恐怕连达赖喇嘛的轉世灵童的决定权都保不住,因为,没有人民对暴政的抗争,就没有自由;自由从来不会来自于暴政的恩赐。
   当然,现实中国发生改变后,藏人选择不离开中国,也非常欢迎。但是,只要中共暴政存在,东亚大陆上各个民族都要繼續遭受极权专制的蹂躏和践踏。对于东亚大陆上的每一个民族而言,彻底地摧毁中共暴政都是事关民族根本利益的当务之急。只有彻底地摧毁中共暴政,才能使东亚大陆上的各个民族摆脱被奴役的命运,以自由人的身份都进入一个新的历史纪元。
(2015/09/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