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75)]
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75)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15/9/18

   超然及其他

   一部基本法,並不難讀。它是憲法文件,與專業的法律文件不同,是供一般人看,而且是讓人看得明的,因此如果有人刻意加以曲解或妄自闡釋,很容易被人識破。

   最近,環繞基本法的一些爭論,就是因爲有人,第一個是張曉明,第二個是饒戈平,無端在基本法上作文章,隨意加進他們的解釋,召來了反擊,也累得他們的“親者”忙著替他們解畫和粉飾。

   第一個是特首的位置“超然”。這是一個非常不科學的提法,也並非法律用詞。首先,基本法沒有“超然”二字。涉及特首的,只是說特首是香港的行政首長,代表香港。沒有說他“超然”什麽。民主派有人最初解釋,“超然”即是“淩駕”,淩駕在法律之上,即不受香港的法律管,因此是香港的“皇帝”。對於這點,政府立即有人出來糾正,除了否認之外,還說提這點的人是無限上綱。但是張曉明的話是這樣說的:“行政長官的權力具有超然於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關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在中央政府之下,三權之上。”准此,有人說特首是“皇帝”,也不是沒有根據的。

   “淩駕”否認了,卻仍然堅持“超然”。有人說,特首行也行先,排名也先於所有其他人,所以是“超然”。最近,梁振英也解了畫,他說:“中央任命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因此行政長官在香港的地位的確是超然於三權之上。”像許多人一樣,我不明白梁振英的邏輯,中央任命便是“超然”?梁振英自然是中央任命的,但中央沒有任命他“超然於三權之上”。特首不需要遵守香港法律嗎?自然是不是的。

   其實,“超然”不是法律用語。說“超然”的人要解釋實在的意思是什麽。超然是一種狀態,意即在某事物的較高層次,但互不干涉,也互不相涉。例如我超然於政治之上,便是説我置身政治之上,政治與我互不相涉,也互不干涉。(自然,實際上做到不做到,是另一問題法。)又例如,我對你們的紛爭採取超然的態度。便是說,我對你們的紛爭沒有立場。我不幫你,也不幫他,也不作評論,我置身事外。

   從這個語意看,說特首“超然”於三權之上,簡直不倫不類。大家看看基本法,便可見到特首有行政權,但沒有立法權和司法權,但特首並非超然於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之上,而是透過他的下屬部門,與立法部門和司法部門有數不清的相涉的平衡關係。超然云乎哉?

   至於饒戈平的謬論,我下篇再談。

(2015/09/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