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 5. 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可能掀起狂风巨浪(組圖)]
陈泱潮文集
·西欧: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成功范例
●事情正在起变化
·民心已变,做党心虚——兼谈江僵后对胡锦涛先生看法的相应调整
·《民心已变,做党心虚》一文非求胡也——兼与友人言志书
·中共16大已经形成邓规江随军委主席终身制
·江泽民未死而报丧,是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表现
·ZT温家宝:未来中国的走向
·中共体制人亡政息是必然
·隐性帝制绝对权威难以长期为继
·江泽民坐失开创宪政民主千秋伟业的大好良机
·中共垮台后中国必分裂大乱的原因及救治方略
·江泽民的罪孽
·胡锦涛要吸取江泽民的教训: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观念和事情正在起变化
·看韩寒文章有感:年轻一代渴望变革
·民主春风二度解冻专制中国——骆家辉效应(2图)
·习近平关注网络,重视重量级异见领袖文章
·中国若有宪政民主制度,试看天下谁能敌?
·温家宝发难挑战中共一党专制/石涛
·温家宝:国之命,在人心(一图)
·ZT姜维平: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图)
·ZT各界急切寻求政治出路
·这些令人震惊的数字不能不令人得出这样的结论
·TPP向中共敲响了警钟
·ZT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高调谈改革
·ZT温家宝势力十八大前异军突起(图)
·ZT中国需要一场大变革
·关于薄熙来问题复某直线思维网友
·ZT匿名人士: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一图)
·新春寄语∕郭永丰
·反叛者起義者的心聲
·ZT评习近平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
·如此之多震惊世界的中国倒数第一说明了什么?
·中國已經國將不國的兆頭
·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陈破空
·40年前的《特权论》与40年后中国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
·夹缝中的良知和智慧/白岩松
·寻求体制内外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共识
·ZT梁京:中国通胀,一场规模空前的财富大抢劫
·值得一读:中国多发钱就涨价美国滥发货币为何不通胀
●值得关注的文章转贴
·没有道德品质优势的民运比共产党好不到哪去
·《南方人物周刊》访戈尔巴乔夫
·ZT中美的10句话对比——剖析的真是精辟啊
·ZT什么是社会主义?中共国完全是欺世盗名
·ZT对胡锦涛《新年贺词》的几点意见
·谢选骏:中共尊孔意味共产主义末日来临
·社科院蓝皮书 中国面临周边四大威胁
·忘记历史经验教训重复犯错的民族是劣等民族
·突尼斯强权骤然垮台会带来新一波民主化浪潮
·薛涌:房价劫持了中国的未来
·ZT中国模式的非洲实验田——突尼斯怎么会一夜变天?(外一篇)
·ZT胡锦涛主张学习朝鲜和古巴 常委会决议不再讲普世价值
·牟传珩: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中南海来信:欠债太多,积重难返,政改难!/斯伟江(外一篇)
·末日将临?全球禽鸟鱼牛等动物离奇集体死亡
·ZT今日中共国到处都是人贩子
·ZT林和立:»“二刘”助习近平稳江山
·ZT没有任何政权可以在10亿人的不满中维持长久
·ZT警惕“红色血腥”卷土重来!
·梁京: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何时发生?
·中共内部唐太宗路线与隋炀帝路线的斗争
·ZT梁京:中国危机在加速恶化
·关注艾未未及中共拘捕艾未未引发的问题
·ZT中国 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
·ZT:2011.9/中国网友观点摘录
·ZT温家宝讲话透出重大信息:老江病危胡总失控
·ZT美国对中共发出战争警告
·ZT郎咸平如此看中國這個民族和奧巴馬
·ZT事实胜于雄辩 苏联解体後的发展(图)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zt“廖亦武的讲话足以让当局打颤”(组图)
·丹麦为什么不腐败?/ 许春华
·披阅毛泽东时代中国人离奇的死罪(图)
·北大教授順天應民演讲:辛亥革命与宪政(视频)
·大陆狂传的最新政治段子集 精辟!
·遭阉《南方周末》原版新年献词
·當代青年:像子弹飞的大陆90后
·王军涛:十八大政变后权争新变局
·俞可平: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
·鲍彤:新领导的选择
·zt网友称“罗援就是国贼”!
·ZT頑固抗拒中國實行憲政民主的官僚特權階級陣容
·ZT簡單說一下中共國的現狀
·由明清吏治看今日官場前所未有的贪污腐敗,宁不危呼?
·“文革中的左与右”/孙丰是也
·骆家辉:法治和言论自由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图)
·一位北大博士发人深省的新年献词
·索罗斯:中国的事情已经相当不妙/梁京
·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资中筠
·中国大陆人从小就一直生活在被谎言欺骗之中
·文字狱的危害
·中共国病入膏肓
·网友看特朗普亮点
·ZT盗听图说2017年03月25日
●阿拉伯世界茉莉花革命与中国的未来
·中南海进入了不眠之夜
·浪淘沙:因涉茉莉花革命博讯网遭黑有感
·浪淘沙:因涉茉莉花革命博讯网遭黑有感
·警惕伪革命分子对茉莉花民主革命的破坏和搅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5. 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可能掀起狂风巨浪(組圖)

中共9.3大閱兵暴露出來的嚴重問題和傾向之5


   陈泱潮(陳爾晉)
   
   2015-9-5

5. 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可能掀起狂风巨浪

   
    455.即将到来的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可能掀起狂风巨浪。这是9.3大阅兵传递给人們的一個重大信息。經濟下滑危機當前內外交困,張狂過後,物極必反。即使江澤民習近平相互妥協,也只能是暫時相安無事。時間在習近平一邊,江澤民曾慶紅不可能不考慮其身後事。與其兩敗俱傷,不如都做蔣經國,以免身後遭清算。肉食者鄙,既得利益矇蔽了心竅,真是想改也難。
   
   附:

霸王卸甲,习近平面临赫鲁晓夫式结局,访美期间或发生政变


   【反对派集结在曾庆红麾下,上演十面埋伏,五中全会决战习近平】
   ——太子党党魁大战,“习、王”对决“江、曾”,美国插手中共党内斗争(续11)
   
   官场观察工作室 昭明
   
    北春编者按语:阴谋是专制政治的孪生物,毛是专制阴谋的集大成者,毛去世后中共建立集体领导制与干部退休制后,政治阴谋相对少了许多,今日习为了个人独裁扫清道路,搞党内政治清洗阴谋更为盛行。昭明论古道今,又翻开国际共产历史,为今日中共阴谋政治作鉴。
   
    《霸王卸甲》、《十面埋伏》都是中国古琵琶武曲,同样都是取材于楚汉相争的垓下之战。不同的是,《十面埋伏》的主角是刘邦、韩信,而《霸王卸甲》的主角是项羽、虞姬。项羽虽力拔山兮气盖世,自称西楚霸王,以力服人,但勇有余谋不足。从这几点上看,习近平性格特征中的咄咄逼人、一意孤行等特点,与项羽有极为相似的一面。刘邦、韩信则讲究大丈夫首先在于斗智,其次斗勇,讲究用人与谋略的艺术。曾庆红为人虽也十分强势,但相比于习近平则更老练更沉得住气,往往先让对手表演,再抓住破绽寻求时机后发制人。
   
    在经历了三年多的党内乱象如“政治暗杀令计划儿子”、“阴谋捆绑江派与团派”、“新四人帮”、“指桑骂槐‘庆亲王’”、“人走就应茶凉”、“肃清周令徐郭余党(肃清江派、团派党羽)”、“大阅兵习近平方寸全乱”、“元老方阵强势登场”的大背景环境下,从中央到地方,从前任常委元老到现任常委、政治局委员、中委,从中央军委、总参、总政、总后到政法委、国安、公安,习近平的党内反对派们正在迅速集结在江泽民、曾庆红麾下。江泽民是前台旗帜性人物,曾庆红是后台总指挥,布下“十面埋伏”,为习近平操刀上演“霸王卸甲”的大戏。
   
    从十八大前,到十八大后,“习、王”对“江、曾”上演了一出谎言、隐瞒、欺骗、背叛、翻脸、反目、摊牌、火拼的大戏。习近平上台之初自诩“太祖”,号称“霸气外泄”,而曾庆红则让习近平有充分时间暴露,并暗中在元老中组织反习统一战线,上演了一出“阴柔”克“刚强”的传统剧目,力求五中全会卸掉习近平身上“军委主席”的铠甲。时至今日,“习、王”与“江、曾”都已经没有退路,双方又都讲究“脸面”、“情面”,与“场面”,也都在力求使对方怎样死得更惨更难看。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都退位了,交权了,还不放过人家,把一个前常委、两个前军委副主席都打成通奸犯,这就是不给“江、曾”情面。指桑骂槐比喻曾庆红是无能的“铁帽子王”、“庆亲王”,通过人民日报告知江泽民“人走就应茶凉”,这就是公然打脸,“习、王”在打“江、曾”的老脸。然而大阅兵江泽民、曾庆红逆势率领元老方阵集体登场亮相,命令中央警卫局空枪执勤,突袭打得习近平失魂落魄,一脸的丧考妣相,军礼竟然举起左手,惹得全军官兵的鄙视,这就是场面的威慑力。
   
    https://lh6.googleusercontent.com/_keQ9pL_oKpyZoGM_AyJzMewR_-CX58uNOyEEjx1fAcRg4lVM86ceDAdb6bZfglsrjf5_veEmy2drLcU3MdotBKZ4XsE9iJDRFwLvdMB_HCgFskLN9vnGqxJ2gXihrl1v-tvaap0BHVbrUg
   
    图:1989年4月24日-29日,当学潮汹涌澎湃之时,当党内自由派与左派较量僵持不下时,赵紫阳竟然不顾同僚们的阻拦,按计划前往朝鲜访问。赵前脚刚走,李鹏、姚依林、陈希同等人后脚就开会,并请示了邓小平,《人民日报》刊发了“四•二六社论”,定性学生运动是“动乱”,酿成了整个过程的拐点,由此覆水难收,形势直转急下,最后不可收拾,导致北京六四大屠杀,赵紫阳黯然下台。
   
    在“习、王”与“江、曾”博弈摊牌火拼的大背景下,习近平竟然计划在关键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前夕访问美国,这就好比赵紫阳在关键的学运汹涌的1989年4月底一意孤行访问朝鲜,赫鲁晓夫在政变风声鹤唳中的1964年10月执意按计划前往黑海海滨渡假。赵紫阳如何失势,89年的情况如何变得不可收拾,大多数读者都是亲历者,仍然记忆犹新,这里不多表。本文主要讲述赫鲁晓夫在1964年是如何被他的亲密战友们颠覆的。
   
    https://lh5.googleusercontent.com/Ab88_akusBEi8lR8BiUYuloJ0IWkOZ6sKHRHdcqNNZDQjFb8n8C82yr7yww1kbskZWOqeJeTggedcZlE_rLNB98UjQrHSV8HehQcCm7Cbvxvv_9tdkTU8KUjI-upuIJg1qwJsA7h1pv-a2c
   
    图:左起国防部长马利诺夫斯基元帅、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早在1963年,莫斯科红场,三人还在检阅游行队伍时,表面上大家和气一团,有说有笑,貌似团结,然而深得赫鲁晓夫提拔与信任的勃列日涅夫就已经暗中说服马利诺夫斯基推翻赫鲁晓夫。1964年10月,赫鲁晓夫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已经闻听政变风声时,仍然按计划前往黑海海滨渡假。渡假时的别墅已经遭到监视控制,与外界联系的电话也遭到切断。西方把马利诺夫斯基与勃列日涅夫式的微笑称之为“Smiling Assassin”(微笑的杀手),中文则称之为“笑面虎”。 对比中共天安门大阅兵,习近平虽然也与江泽民有交流互动,这难道能简单地称之为是“破除权斗传闻”吗?
   
    先是担任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的勃列日涅夫拉拢了中央委员会书记波德戈尔内,然后二人分头找其他领导人谈话摸底寻求对赫鲁晓夫的共同不满。如此这般,二人在苏共中央里集结了大批不满者。单纯从理论上讲,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具有罢免总书记的权力。然而勃列日涅夫和波德戈内尔明白,启动这种正常程序困难重重,政变计划的实现还必须依靠强大的政治、军事武装、中央警卫力量作后盾。早在摊牌前,他们就已经拉拢了几个重要的党政军领导人,其中包括中央委员会书记、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亚历山大·谢列平、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主席弗拉基米尔·谢米恰斯内和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武装力量总参谋长谢尔盖·比留佐夫等。
   
    尽管集结了大批反对力量,勃列日涅夫仍忧心忡忡,担心政变计划流产,为此特别找到克格勃头子谢米恰斯内商谈毒死、枪杀、爆炸、暗杀赫鲁晓夫的选择。由于实施这些方法太复杂,又有赫鲁晓夫厉害的警卫,谢米恰斯内也担心事后会被当作替罪羊抛弃顶罪而没有同意。
   
    尽管政变准备工作在秘密进行,赫鲁晓夫还是通过警卫系统的报告与电话窃听听到了政变的风声,并于1964年10月1日,在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的一次会议上,赫鲁晓夫提出警告说:“朋友们,你们好像准备反对我。小心点,发生这种事我会把你们像狗一样流放。”
   
    或许是赫鲁晓夫自认为自己对“朋友们”不薄,朋友们最多就是有些牢骚,不会合起伙来真地要推翻他,所以警告完后就动身去黑海海滨渡假去了。正在为苏联取得太空成就而兴致勃勃的赫鲁晓夫竟然没有发现此时渡假的别墅电话已经不通了,所有与外部的联系也都被切断。勃列日涅夫电话告知赫鲁晓夫去莫斯科开会,赫鲁晓夫虽然暴跳如雷,但竟然让派飞机接他回莫斯科。当然在机场等待赫鲁晓夫的是克格勃头子谢米恰斯内,并由此强行接管了赫鲁晓夫身边的所有警卫,强行把赫鲁晓夫带往克里姆林宫。失去了中央警卫安全,这时大梦初醒的赫鲁晓夫已经措手不及,自己的亲信盟友都已经被派到莫斯科外或出差或出国,自己已经回天乏力,只能任人摆布。大会的结果可想而知,与会的中委们对赫鲁晓夫群起而攻之,赫鲁晓夫不辞职,大会就不结束,直到赫鲁晓夫表示辞职合作为止。10月16日,《真理报》在头版登载了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的照片,公布了苏共中央十月全会公报:
   
     “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今年10月14日举行了全体会议。
   
     苏共中央全会满足了尼.谢.赫鲁晓夫同志鉴于年迈和健康状况恶化解除他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的职务的请求。
   
     苏共中央全会选举列.伊.勃列日涅夫同志为苏共中央第一书记。”
   
    https://lh6.googleusercontent.com/mHIUQJD5l7JZOZiDXEm3_kVOUobJ-dpjevR9UMFraqPnT62EkT-Fnd5wRI4te8KVQ-RohY19t59i5PW8EC90OT5W79oh-l-baFYCE1IRgY48f0SCNXUskAwfKaG7fRVDgSfSywxw5KlXn-w
   
    图:下台后已经“去势”的赫鲁晓夫,失去了往昔活灵活现的神采,虽心有不甘,但也只能无可奈何,这与习近平大阅兵上的神情表现十分神似。
   
    比之苏联赫鲁晓夫下台的历史,再看今天中共权力斗争“习、王”与“江、曾”胶着、摊牌、火拼的状态,赫鲁晓夫对待苏共的同僚,远比习近平对待党内同僚要仁慈得多,勃列日涅夫等人尚且要暗杀政变推翻赫氏。而习近平的党内最大对手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在党内所获得的支持又远超当年的勃列日涅夫等人。当年的赫鲁晓夫也就是个对同僚的工作态度问题,最多也就是工作中的“简单”、“粗暴”问题。而今天的习近平对党内同僚则是“置之死地”你死我活的态度,要借“肃清周令徐郭余党”的名义清洗江派与团派的所有成员。当年并无性命之忧的苏共成员尚且要政变推翻赫鲁晓夫,何况今天江派与团派的每个人都冒着被“习、王”打成通奸犯、大老虎的风险,哪有不准备政变推翻习近平的道理!

沙盘模拟推演:

   
    当习近平访美期间,江派与团派大员是否做好了政变前的联合准备,并对所有意外情况的可能性做出应对的预案?王岐山的警卫是否会被突然撤换?
   
    美国会否把习近平在美的所有行踪都秘密报告江泽民、曾庆红?
   
    习近平访美的行程中是否也会遭遇勃列日涅夫曾策划过的暗杀、爆炸、枪击?
   
    当习近平访美归来,谁会去机场迎接他?会是由喜贵吗?会是其他警卫力量接管习近平的警卫安排吗?
   
    当习近平要求下飞机后先回家准备一下,现场新的警卫力量会否拒绝他的要求,强行把习近平带往已经提前准备好召开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会场?
   
    在五中全会会场,是否绝大部分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常委会对习近平、王岐山群起而攻之?批判“习、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