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郑恩宠
·山东苍山三村民遭强拆
·今下午我家被搜查(涉诽谤、谣言)
·黄琪被成都警方带走
·中纪委每天收举报760多件
·25名律师抗议夏俊峰死刑案的声明
·联合国人权委对我等律师关注
·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升温
·专访浦志强律师
·关注香港占领中环运动的新进展
·台湾人士支持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陈光福被断网,18 天恢复?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中国进入网络严打时代?/牟传珩
·前浙江教授苏元真被传唤
·香港占领中环/美国之音
·孙文广教授不怕打压
·律师见当事人要花500元“买号”
·广东公安局副局长何靖被判无期
·14名基督徒律师为公义而战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2013年9月27日声明
·顾义民“煽动颠覆政权案”在常熟法院开庭
·法广﹕评中国近年的司法冤案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20万亿面临社会危机
·郭飞雄的现状,访隋牧青律师
·浦志强律师赴沈阳看望夏俊峰家人
·14名律师控告法官违法
·我加入了1125人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关注又一法律人曹顺利被刑拘
·各地访民祝“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成立
·评中共的「清网」「灭谣」/陈理
·中共建政64年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国人要放弃仇恨,反思夏俊峰案
·容不下不同意见是绝望制度/鲍彤
·中国明星、富商40%信教
·美国100多教授声援北大夏业良教授
·喜闻成都访民出「简报」
·祝陈光诚加入美国三家研究机构
·湖南郴州村民自焚抗强拆!
·顾义民无罪!律师的辩护词
·北大研究生在抗暴拆中觉醒,中国有希望
·广州12名保安工人被逮捕
·四川七旬夫妇政府门前服农药自尽
·邓小平接到安徽饿死350万人后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刘士辉律师办案的遭遇
·祝秦永敏女儿李竹阳获加拿大政治庇护
·云南、贵州民众与当地政府再度冲突
·倪玉兰律师出狱
·有生之年可看到宪政民主的中国/贺卫方
·倪玉兰获释 继续维权捍卫法律
·贺卫方论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微博、微信是中国人的粮食和衣服
·王扣玛、魏勤的判决书与上海访民的相互“揭发”
·王扣玛无罪与上海访民的教训?
·铁流实名举报李长春
·首都变首污让谁服气?
·朱久虎律师为基督徒上诉辩护词
·刘卫国律师申请法官是否中共党员?
·四川6人中就饿死一人,邓小平有何罪?
·香港占领中环社福界进行第二轮商讨
·刘萍案将开庭 上海张雪忠律师辩护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北大法律硕士曹顺利(女)被失踪
·刘亚洲的新思维/许行
·袁裕来律师将“百姓梦”挂在全国人大会堂
·中国退出常任理事国?/鲍彤
·中国维权律师工作组19月11日声明
·中国人权还有长路要走/胡佳
·中国人权毫无进展
·千岛湖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长沙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235人维权走向正路比到联合国跳楼表演好
·陈良宇案真了结了吗?
·四川饿死1000万人邓小平至死隐瞒事实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我参加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的联署
·香港七高校商占领中环
·刘虎被捕后首会律师周泽
·刘家财被逮捕律师首次会见
·一批大陆学生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郭飞雄已在9月11日被逮捕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中国每年400万起征地拆迁纠纷
·裸官越多亡党越快
·上海已养不起党报无奈合并记者将失业?
·上海自贸区与政府破产危机
·香港《动向》首次刊我新作
·上海等地访民声援冀中星远离跳楼秀
·余姚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
·唐吉田律师被扣押
·中国五千万失地农民要发声
·BBC报道陈建芳、曹顺利
·上海陈启勇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英人权报告批评中国
·习近平难圆父亲梦/鲍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高雄捷运美丽岛站及人权学堂
   [日期:2015-09-29]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余杰
   
   

   
   
   
    美丽岛大审的关系人物(从左至右):张俊宏、黄信介、陈菊、姚嘉文、施明德、吕秀莲、林弘宣(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转型正义固然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但缺乏转型正义确实是造成今天台湾社会乱像丛生的关键原因。
   
   
   
    二零一五年三月,台湾法务部有意推荐曾在美丽岛事件担任起诉检察官的司法官学院院长林辉煌,由总统提名担任大法官,引起舆论反弹。民进党立法委员尤美女、管碧玲在司法委员会中,针对此事加以质询。尤美女表示,即使林当时只是少尉军官,对于上级指示无能为力,但有网友指出林曾在课堂上洋洋得意地说自己是美丽岛事件检察官,让人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对这件事情做反思?管碧玲指出,这件事情关系到整个国家的价值面,林辉煌当时配合威权政权,沦为打压民主化过程的共犯,但是现在却又给他大法官的地位,这符合转型正义的价值观吗?而法务部部长罗莹雪在立法院接受质询时,证实推荐了林辉煌。她表示,美丽岛事件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林辉煌是优秀的人选之一。
   
   
   
   
    罗莹雪的言论显示,这位法务部长对历史、正义、法治、人权这些基本价值的理解几乎为零——难道美丽岛审判比纳粹大屠杀还要古老吗?至今,以色列仍在全球范围锲而不舍地追捕并审判纳粹分子,而台湾的美丽岛事件居然成了“很久以前的往事”。如果加害者不以加害为耻,“深度民主”和“人权共识”又怎能在台湾深入人心呢?
   
   
   
   
    我在大学时代就对台湾民主运动史很感兴趣,常常到北大图书馆那间收藏有台湾版书籍的阅览室查考有关资料。几次访问台湾,相继见到过若干美丽岛事件的当事人。不过,沧海桑田、物换星移,有人仍然走在当年选择的光荣荆棘路上,有人却掉头奔往截然相反的方向。
   
   
   
   
    我见过林义雄,谦卑与刚毅居然像火与冰一样同时存在于他身上,他说他愿意原谅那些杀害他母亲与女儿的凶手,他却为了反核怒发冲冠、拍案而起;我也见过姚嘉文,我喜欢他作为作家温文尔雅的那一面,拜读他撰写的规模宏大的大河小说,更是津津有味。而我在二零一五年台北自由广场纪念“六四”的晚会上,见到了与我一样受邀前来发言的吕秀莲和施明德,两人已经形同陌路。作为前副总统的吕秀莲,出入有一大队安保人员,登台演讲时也不减年轻时的强悍与尖锐,可称之为“铁娘子”。而施明德在登台前,站在灯火阑珊处,身边许多青年人来来去去,没有一个人向他致意,仿佛他是隐形的一般;当他登台发言时,下面的年轻人报之以强烈的嘘声,以至于还没有讲完话,他就被轰下台了。迟暮的英雄比迟暮的美人还要不堪,更何况一心一意要变成狗熊的英雄?
   
   
   
   
    这一群人因《美丽岛》杂志和美丽岛事件而成为历史的一部分。我在景美人权园区参观过审判他们的那个军事法庭。将平民送上军事法庭审判,是军政权常常干的拙劣勾当,两蒋统治的台湾自诩为“自由中国”,此案却证明其本质是威权专制。
   
   
   
   
    在穹顶之上,有光射入
   
   
   
   
    我需要寻找身临其境的感受,到高雄居时,特意在美丽岛捷运站旁边订了旅店。一个疑问立即冒出来:既然有了美丽岛捷运站,为什么不把《美丽岛》杂志编辑部作为纪念馆呢?
   
   
   
   
    我就这个问题请教高雄市新闻局局长丁允恭,他大概是我在台湾见到的惟一一位在任的政府官员。我个性散漫,一向不愿跟官员打交道。结识丁先生,不是因为他是新闻局长,而是因为他跟我一样是评论人。
   
   
   
   
    丁允恭告诉我,《美丽岛》杂志社所在地的中山一路五十三号,是一栋建于一九六二年的一般传统街屋。近年来,有不少社会人士倡议向各界募集“美丽岛基金”购买该栋建筑,创办纪念馆。但业主不愿出售或出租,致使这一设想未能实现,实在是一大遗憾。
   
   
   
   
    我不禁叹息说,这位业主缺乏高瞻远瞩的眼光,他若玉成此事,不也为台湾民主的深化尽了一分力吗?可惜,有时候,人与人之间心思意念的不同,确实是“夏虫不足以语冰”。
   
   
   
   
    虽然没有一座美丽岛事件纪念馆,美丽岛捷运站也算迟到的纪念。以美丽岛命名「捷运之心」这一站,当初有过不小的争议。高雄市议会议长庄启旺认为,美丽岛站政治味太浓,建议将站名改回原来的大港埔站。高雄市政府捷运工程局局长李正彬则表示,美丽岛车站命名经过公开、透明的作业,非捷运局草率决定。吊诡的是,“政治”一词居然被一个政治人物刻意污名化和妖魔化,这位议长大人所从事的难道不是政治活动吗?若是由我来回答庄议长,只需一句话:这不是政治,这是人权;政治可回避,但人权不可欺辱。
   
   
   
   
    善与美,很多时候合二为一。美丽岛捷运站是一张高雄市民引以为自豪的城市名片。二零一二年,美国旅游网站「BootsnAll」评选全世界最美丽的十五座地铁站,美丽岛站位居亚军。
   
   
   
   
    美丽岛站的站体为世界上最大的圆形车站,由日本建筑大师高松伸设计。建筑师利用当地的历史与环境条件,设计仿如以双手合掌的「祈祷」,在白天与夜里展现不同风情。本站开阔的地面广场,位处高雄最繁荣的市中心,为避免带给市民都市丛林的冷漠意象,冷却水塔、通风井及残障电梯等采取船舶造形及波浪律动之表现手法,既让行人感受高雄特有之港都风情,又可展现凝聚又发散的捷运特性。此种人性化的设计与“人权广场”之命名,表里合一。
   
   
   
   
    进入捷运站内部,色彩绚烂、光影交错,抬头即可看到意大利国宝级玻璃艺术家水仙大师,耗费四年时间完成的全球最大一体成型单件玻璃公共艺术作品「光之穹顶」(The Dome of Light)。大师使用的材料包括高温热融琉璃、传统镶嵌玻璃、手工吹制古典琉璃和威尼斯水晶圆盘,创造出直径三十米、面积六百六十平方米的、宛如罗马万神殿穹顶的「窗子」,让局促昏暗的地下空间,变得有如教堂般神圣与庄严。
   
   
   
   
    「光之穹顶」的创作主题,分为四大区块,依顺时针方向依次为:水——生命的孕育、土——繁荣与成长、光——创造精神、火——毁灭与重生,艺术家以这四种元素讲述人类起源与繁衍的故事。在斑斓交错的色彩中,蓝色代表海洋和生命,呼应高雄是海洋首都的概念;绿色代表土地和地球,显示人类在此繁衍生育;黑色代表战争与死亡,邪恶的势力总是企图压迫和辖制人类;红色则代表浴火重生的美丽凤凰,在火焰中展翅飞翔。艺术大师使用玻璃、色彩与光线为言语,谱写了一曲宛如贝多芬的《命运》一般恢宏的交响曲。
   
   
   
   
    当我抬头仰望穹顶之上,发现有光射入时,心中充满温暖和平安。此前,我参观景美人权园区内那间美丽岛大审时肃杀的法庭,一连好几天都做恶梦。如今,在这透光的穹顶之下,我可以畅快而自由地呼吸,仿佛在倾听一首悠扬的交响乐。是啊,乌鸦的翅膀岂能永远遮住太阳的光芒?
   
   
   
   
    这里有一间人权学堂,请留步
   
   
   
   
    二零零九年,高雄市政府为落实「人权城市」之理念,委托高雄市立空中大学于高雄捷运美丽岛站设立「人权学堂」,充实人权史迹新知,并将人权理念融入民众生活当中。
   
   
   
   
    美丽岛捷运站,不仅只是被冠以一个纪念美丽岛事件的名字;有了「人权学堂」,美丽岛捷运站就成了如高雄市长陈菊所说的「人权知识与价值的转运站」。
   
   
   
   
    任何城市繁华地带捷运站内的店铺,因巨大的人流量和商机,都是寸土寸金、价值不菲。就在这个年空气里都弥漫着金钱味道的地方,居然有一间宽敞明亮的“人权学堂”。高雄市政府放弃日进斗金的经济效益,利用此一空间,向民众普及和推广人权观念。这一举措,让我为之竖起大拇指——高雄真的无愧于全世界第十六座人权城市之美誉!
   
   
   
   
    人权学堂的设置,类似台北捷运站内常有的游客中心,但这里提供的不是旅游资讯,而是人权方面的资讯。人权学堂内陈设有相关杂志、资料,免费供市民索取,也有电脑供市民浏览其网页,查询与人权有关的新闻和史料。
   
   
   
   
    墙上则挂着世界各国人权斗士的肖像及名言。比如,有郑南榕的名言:「新闻无畏,消息无偏。」有达赖喇嘛的名言:「和平只有在人权得到尊重、人民得到温饱、个人并国家得到自由的地方,方能持续。」有翁山苏姬的名言:「真理、正义与怜悯,是对抗残暴强权的唯一堡垒。」让我的眼睛为之一亮的,是最后一位人物——中国人权活动家和思想家刘晓波,以及他的名言:「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看到朝夕相处十多年、亦师亦友的刘晓波的肖像出现在人潮如织的美丽岛捷运站,我不禁眼眶湿润、心如潮水。真希望每一位路过的市民和游客,都能在此留步几分钟,安静地阅读与思考、缅怀与注目,也让生命更有深度和广度。
   
   
   
   
    我相信,美丽岛审判中面临死刑威胁的民主先驱,与如今仍在狱中的中国人权斗士一样,心中都有不可抑止的热爱自由、呵护人权的激情。在此意义上,人权学堂的愿望也是每一个人权斗士及现代公民的愿望:“我们有一个愿望,所有人都能在维护人的尊严并且相互包容的和谐社会中,维护人权,实践人权;我们有一个愿望,所有人都能在永续开放的社会中学习人权,创新人权;我们有一个愿望,所有人都能在相互理解、彼此关怀的人权都市中,奉献人权,享受人权。”
   
   
   
   
    美丽岛的传奇,谁来接棒?
   
   
   
   
    回到现实之中,指鹿为马的林辉煌事件充分显示出此种事实:三十多年前那场美丽岛大审判,并没有乖乖遁入历史隧道。没有疗伤之药,伤口如何愈合?没有加害者的忏悔与道歉,受害者如何能假装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难道还要继续沉默吗?一份名为《反对法务部推荐司法官学院院长林辉煌出任大法官》的声明,由台湾民间真相与和解促进会发起,人权公约施行监督联盟、台湾人权促进会、台湾守护民主平台、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冤狱平反协会、废除死刑推动联盟、澄社等团体联署。这篇声明为缺乏转型正义的台湾敲响一记警钟:如果没有转型正义,威权回潮必然出现——由前秘密警察(KGB)普亭掌权的俄罗斯,民主化已然停滞甚至倒退,台湾难道要步其后尘?
   
   
   
   
    这份声明指出,台湾过去的转型正义工作多仅以「受害者为中心」,关于美丽岛事件的记忆,社会流传的是反对运动精英不屈的身影,但端坐法庭上的军法官、军事检察官角色则鲜被讨论。由于台湾缺乏以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审判、除垢法等司法或行政机制,促使社会对加害体系进行系统性的反省与责任清理。公众没有机会看到这些军法官说明当年他们在加害体制中扮演的角色,是积极主动承担?是接受分派任务没有拒绝,或者无法拒绝?仅是体制螺丝钉,唯命是从;或者面对民主浪潮,也曾动摇原来的党国信念?长年作为司法官培育推手的林院长,是否曾反思早年作为,未来又要如何解释宪法,不致产生人格矛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