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咏巢湖岠嶂山]
槟郎文集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咏巢湖岠嶂山

   咏巢湖岠嶂山
    槟郎
   .
   寄情山水的诗人,
   山对他有特别诗情。


   我一生与许多山结缘,
   深交的并不多,
   而故乡的岠嶂山,
   无疑是我亲昵的第一座。
   .
   南北向的岠嶂山,
   如一个笔直的1字,
   长约六公里。
   海拔高度254米,
   山顶平缓,起伏不大,
   似一条卧龙长直的脊背。
   .
   山南抵达巢湖城的东北端,
   临近市第一人民医院,
   周围是繁华的闹市。
   山北尾部有大力寺水库,
   与试刀山等隔水相望,
   重山在清幽处交集。
   .
   儿时的我常常爬上山顶,
   看山村外的广大世界。
   山西与凤凰山大尖山
   间谷地有安徽维尼纶厂,
   大峰山青龙尖北斜,
   省会合肥在西北的层山外。
   .
   山西南市区濒巢湖,
   洗耳池畔隐居过许由巢父,
   中庙姥山是八百里第一胜境,
   千年银屏牡丹天下闻名。
   南面旗山与鼓山相对,
   更远处奔腾着扬子江水。
   .
   山东方与汤山照面,
   温泉小镇半汤在它脚边,
   那里有中学和大学,
   度过我求学关键的八年。
   更远处是江南又江东,
   外省南京落拓我的后半生。
   .
   地方志上称为岠嶂山,
   也是山南端的人的叫法;
   山东侧北段的家乡人,
   只叫它西山。我接受五年
   启蒙教育的力寺村小学,
   便又叫西麓小学。
   .
   岠嶂山,我生命中的第一山!
   养育我的80多户的东李村
   在它的偏北的东坡上。
   出村便见山,看我长大,
   放牛,打柴草,耘收农地,
   山里的孩子呼吸山气。
   .
   家乡人生生死死,
   火葬场就在岠嶂山南。
   两年里相继绝别父母,
   从此将山中的坟茔挂念。
   待我死后,也望将部分骨灰
   长相伴在双亲的身边!
   .
   一生与许多山结缘,
   而故乡的巢湖岠嶂山,
   无疑是我亲昵的第一座,
   也永远是一生最重要的一座。
   忽然想到建个茅亭在山巅,
   守望退休归乡的残年。
   2015-9-12
(2015/09/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