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忆游青龙尖]
槟郎文集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忆游青龙尖

   忆游青龙尖
     槟郎
     .
     故乡的山山水水,
     在记忆中模糊,


     乡愁却越来越浓,
     何时能重游儿时的足迹?
     只怕旅游业繁荣后的高票价,
     层层的围墙,将空空行囊
     归来的游子阻挡。
     .
     海拔403米的青龙尖,
     巢湖北部的最高点,
     也是半汤与夏阁的分界线。
     我终于登上它了,
     一次小学生的春游,
     儿时离天最近的瞬间。
     .
     谁人与我同游?
     都来了,力寺小学的师生,
     一百多人的团队。
     谁与我共进午餐?
     我的跟屁虫邻家小妹,
     牧牛和上学的伙伴,
     将干粮铺在山岩上共享。
     .
     四坡陡峭的青龙尖,
     山巅有庙的废墟,
     抗战烽火的洗礼,
     十年前红卫兵的浩劫。
     跨国来的新罗王子金乔觉,
     灵通广大的真武神,
     仪态万千的巢湖圣姥,
     生不逢时,与我在此相遇。
     .
     断墙根下,仍有香案
     陈列,残香未尽,
     鞭炮碎衣堆积,
     显然有朝山客暗来不绝。
     现在想来非常可笑,
     那时,崇拜马克思的校长,
     现场说教,破除迷信;
     叫我们搬来柴草,
     堆在神座上熊熊燃烧。
     .
     最高处极目远眺。
     大峰山顶平整的操兵堂,
     曹操在此训练过兵马。
     它与青龙山间的大峰口,
     春秋时期的吴与楚争战过;
     竹柯村的冯玉祥将军,
     由此山口到半汤来洗温泉澡。
     .
     再西南的重山外
     便是巢湖与巢湖城。
     试刀山峰如刀峙,下有峡山,
     与岠嶂山、大尖山围出
     著名的大力寺水库。
     东南方的汤山西南坡便是
     九福之地温泉小镇半汤;
     南方的远处隐约亚父山与鼓山,
     遮挡了浩浩的扬子江。
     .
     极目故乡的山山水水,
     在巢湖北部最高处的青龙尖,
     我少年时的幸福。
     而今听说青龙庙又重修了,
     巢湖圣姥,邻家小妹,
     还有同游的师生,
     全都激发我的思乡病。
     2015-9-10
(2015/09/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