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筆的見證∕從《深河》看遠藤周作的耶穌形像]
奇麗想像
·情绪070不堪回首
·大勝!台灣「匿名者」全軍出擊 成功斬首菲國政府網站
· 逻辑071人生百态
·流通072闭眼师太
·婚礼073现在进行式
·放心074丰盛生命
·如果075一次一次
·好想076永伴君侧
·春水77柳暗花明
· 百年78永永远远
·许多079月亮公主
·疼惜080无限风情
·在乎081鱼与熊掌
·依靠082纷纷扰扰
·看见083美丽佳人
·反转084成功失败
·詐騙085誰對誰錯
·紀念六四陸生戴口罩出席晚會
·六四事件 陸高層包袱與心頭結
·和解087万事如意
·休息088轻松自在
·情花088端午佳节
·沒错我爱的就是盲人两周年纪念
·解答089之前之后
·陪伴090独一无二
·如意091小小请求
·不安092快乐生活
·现在093相遇相爱
·迷糊094半梦半醒
·固定095人算天算
·距离096万籁俱寂
·真实097美梦成真
·陳光誠還要回中偕台灣為人權奮鬥
·陳光誠台灣證明民主可行
·转移098天真无邪
·牵手099长长久久
·期许100百年好合
· 突破101屹立不摇
·玫瑰102孔雀開屏
·艳阳103倾尽所有
·替代104生生世世
· 割舍105相敬如冰
·爭民主43萬港人冒雨上街
·放下106朝思暮想
·让你107永世夫妻
·管治香港十六年天怒人怨北京真不簡單
·欢喜108恋恋红尘
·掏空109回到原点
·同行110过去未来
·保护112心心相印
·荒岛111情花朵朵
·真实113重蹈覆辙
·理由114梦幻仙境
·摸摸115趁心如意
·特点116完美无缺
·拥抱117台风来了
·中國夢的陰霾
·计划118琴瑟合鸣
·不弃119生死相依
· 约定120你是全部
·奉献121放下所有
·習近平道歉下台,前蘇餘孽共產黨還政於民。
·有與無
·起初122三个情人
·起初122三个情人
· 卖瓜翁
·莫忘123合好如初
·關心民主尋求自由。
·死人劉宗正真是噁心的大爛文。
·倡財產公示許志永北京被捕
·点点124天天天蓝
·尘缘125金色年华
·遇见126完全满足
·代价127对等关系
·看摸128亲亲女孩
·北京人肉炸彈截肢下落不明
·正常129特定对象
·肯定131幸福保证
·等待130光明再现
·选择132人生如梦
·央视没说
·继续133前世今生
· 离去134在或不在
·習近平道歉下台。共產黨還政於民。
·新生135乱梅残影
·伴侣136春江水暖
·伴侣136春江水暖
·承诺137金球公主
·炎夏138车水马龙
·胡錦濤智囊中共菁英沒自信裸官太多
·交往139具体而为
·交往139具体而为
·25萬白衫軍聚凱道 憤怒為仲丘要真相
·全盲001欢迎光临
·体会002丰富多姿
·真白目的旌忠狀
·1985組織者我們就是公民的社會縮影
·白衫軍送仲丘陸網友震撼淚奔
·亲密003男欢女爱
·永远004生生世世
·祈祷005清晨日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筆的見證∕從《深河》看遠藤周作的耶穌形像

   筆的見證∕從《深河》看遠藤周作的耶穌形像
   
   ◆彭龍英
   
   遠藤周作(1923-1996)是日本著名的文學家,一生著作等身,小說創作超過一百五十種。其創作中與基督宗教信仰相關並廣為人知的有:《白色人種》、《黃色人種》、《海與毒藥》、《影子》、《母親》、《輓歌》、《沉默》、《耶穌的生涯》、《武士》、《醜聞》、《深河》等。《沉默》與《深河》是遠藤周作文學的兩座高峰;同時也是伴他長眠之作,足見遠藤對它們的鍾愛。


   他的小說當中,有幾個主題時常交錯出現:一是天主教信仰,二是肺病瀕死的經歷,三是母性的意識,四是他在中國大連度過的童年。此外,動物諸如鳥、狗也是他生命中相當重要的情感寄託和慰藉。遠藤的作品博得了眾多日本非基督徒對基督宗教的共鳴;將基督宗教的內涵轉化為更易於普羅大眾理解、接受,是遠藤一貫的訴求,然而卻也引致很多國內、外基督徒的對他傳達的內容表示反對。
   《深河》為遠藤生前最後一部小說創作,上述提到的主題在此作品裡完全呈現。此作品結構由多條線索構成:喪偶的磯邊先生、虛無主義者美津子女士、二戰倖存老兵木口先生、只喜歡和動物交流的兒童作家沼田先生、從法國流落到印度的大津神父,以及新婚攝影師三條、學習印度哲學卻只能靠做導遊謀生的江波等,各線索獨立發展,各有各的人生故事,一趟印度之行,讓他們有了交集。在此,筆者只能距焦在大津這個角色上。
   
   大津的故事:
   祂的確背負我們的痛苦悲傷
   大津不是去印度旅行的成員,他和美津子是大學時代的同學。出身於天主教家庭,向來是人們眼中的土包子和怪物。美津子引誘當修士的他,並要他為了自己放棄耶穌。當大津愛上了美津子之後,被她狠狠地甩掉。過了多年,他到法國修道院學習。然而他在修道院並不好過,這裡的神父難以忍受他的信仰,他是師長們眼中的異端分子。因為他相信:「神擁有各種臉。我認為神不只在歐洲的教會、小禮拜堂,神也在猶太教徒、佛教信徒、印度教信徒之中。」而且他還聲稱:「神不是在人以外讓人瞻仰的東西,而是在人之中,而且包容人、包容樹、也包容草的大的生命。」如此觀點,使他難以在一神信仰的歐洲教會容身。
   「洋蔥」一詞,是大津和美津子之間的暗語,因為美津子在大學時代起就對外國神父所說的神感到疏離和反感,因此大津在她面前就稱耶穌基督為「洋蔥」。為什麼要以洋蔥來代替耶穌?翻譯遠藤諸多作品的林水福認為,「洋蔥是庶民的食物,也是外來的,既便宜又營養,同時也是日本國民既熟悉又能接受的東西。」或許,遠藤透過大津的觀點要表達的,不是一個「耶穌」這抽象的名字,而是愛的作用。對大津而言,「洋蔥」就是愛的作用,是人能捕捉到的感覺,一種生命的溫暖。並且「洋蔥」猶如魔術師,什麼都能運用,就連人的軟弱和罪過都能。
   大津從法國來到印度瓦拉納西城,實踐他對基督信仰的體悟。在這裡,他依然受到教會和修道院的排斥。當美津子來此向一位老神父打聽大津的消息時,老神父表示,大津的一切與他們無關;這跟「逐出宗門」相差無幾。但大津依舊是一名神職人員,他每天照例獨自祈禱、舉行彌撒。他成為印度教徒的朋友,沙陀們對他倒是極為歡迎。大津脫掉神父的黑袍,腰上圍著白布,天天奔波於恆河邊和城中的陋巷,找尋瀕臨死亡的印度教徒,背負他們到恆河沐浴,或把他們的屍體搬進火葬場,再把骨灰撒入河中。為此,和大津相遇的美津子提出疑問,他憑什麼為他們做這些事?
   
   「我想要是洋蔥來到這個城市,祂一定會把倒下的人背到火葬場。就像生前,祂背負十字架一樣。」
   「不過,你的行為在洋蔥的教會遭到不好的批評吧!」
   「我,無論走到哪裡,別人對我的評論都是不好的。因為洋蔥不只活在歐洲的天主教,也活在印度教裡,活在佛教之中。我不只是這麼認為,也選擇那樣的生活方式。我不後悔!」
   「印度教徒不知道你是神父?」
   「你是指倒下來的人嗎?他們不知道。不過,力量用盡的他們在河畔被火焰包圍時,我向洋蔥祈禱:請擁抱我交給你的這個人!」
   「那麼你以你神父的身分不就相信佛教或印度教所說的轉世了?」
   「洋蔥被殺的時候,洋蔥的愛和它的意義,活下來的弟子總算明白了。因為所有弟子都拋棄洋蔥而逃生。洋蔥即使被背叛,依然愛他的弟子。因此他們每一個狼狽的心中都烙下洋蔥的影子,忘不了洋蔥的存在。弟子們出走到遙遠的國度只為了傳播洋蔥的話語。之後,洋蔥繼續活在他們心中。洋蔥死了,但又轉世到弟子之中。」(244-245頁)
   
   大津具體而微展現洋蔥(耶穌)的生命,展現神無等差的愛。人類之間,往往互相懷著敵意和偏見,因而有著隔膜,那種敵意與偏見不是來自一起生活過的經驗、不是來自相互理解之後滋生的;乃是來自於一種預先就設定好的理論、信仰以及意識形態。
   對遠藤而言,耶穌的復活,意謂耶穌死後,轉世在其弟子身上,使弟子們活出了耶穌的愛。日本學者佐藤正泰曾形容遠藤在小說中掌握到的「有實質感的耶穌」以及為讓日本人可以理解的基督信仰的復活意義,說了一段話:
   
   對日本基督徒而言,雖然可以理解「復活」,但那只是教義或理念上的理解,沒有實質的體會或感受。因此,以「愛的同伴者」來說明「耶穌的復活」,應該是以我們日本人的立場還原真正「耶穌復活」吧!
   
   其實,大津不時在夢中夢見在里昂修會經常責備他的學長: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留在我們的世界?既然這麼討厭歐洲的話,趕快滾出教會好了!我們維護的是天主教世界的天主教教會。」
   「我不能離開,」大津語帶哭泣說。「我是被耶穌遴選的。」
   「神在我們的世界,在你討厭的歐洲成長。」
   「我不同意,祂在耶路撒冷受刑之後,就四處流浪。即使現在也還在各國,例如印度、越南、中國、韓國、台灣等地方流浪。」(253頁)
   
   唯有在夢中,大津才能對學長做有力的辯解和反駁。真實生活中,他只能哭喪著臉,沉默著。在大津的心目中,基督也是一個流浪者,祂為了愛流浪四方,祂的愛不會因不同宗教信仰背景的人而有所阻隔。約翰福音十章16節:「我另外有羊,不是這圈裡的。」因此,羊群在哪裡,基督也會在哪裡,祂是流浪的神。
   每天凌晨四時,大津起床後自己在房間做彌撒,彌撒結束後他依然跪在那裡,大津覺得只有和祂說話,才能獲得無比的安寧。天色泛白時,動身外出尋找像破布一樣蹲在路旁角落喘氣、等待死亡來臨的人。這些人空有人形,一輩子卻沒有片刻過得像人,他們把葬身恆河當成這一生最後的希望。大津知道這些人會倒在城市中哪個角落;那是大家不會注意到的小路、光線從牆壁的縫隙瀉入的地方。原來,人到斷氣為止,把尋求那一條光線當成最後的目標。
   印度教的葬禮是不許攝影的,小說中的三條先生之前已被導遊警告過幾次,而利慾薰心的他也不聽大津的阻勸,此舉惹怒喪家,大津為幫助他逃困,阻擋喪家的去路,因而被對方打成重傷,美津子目睹這一切,叫了救護車:
   
   大津被抬上擔架時,發出像羊叫的痛苦聲。…… 
   「再見!」擔架上的大津在心裡對自己說。「夠了,我的人生這樣子夠了。」
   「你真是愚蠢啊!真的太蠢了。」美津子目送被抬走的擔架叫喊著。
   「你為了洋蔥虛度一生,雖說你模倣洋蔥,然而只有憎恨和自私的世界,不是什麼都沒改變嗎?你到處被驅逐,最後連脖子也斷了,被用抬死人的擔架抬走。你終究是無力的,不是嗎?」(280-281頁)
   
   美津子的吶喊,道出無數人的心聲。洋蔥(耶穌)的愛無減於世界的紛爭仇恨,洋蔥的愛對世界似乎沒有什麼改變和影響。這樣的洋蔥的愛,還被教會驅逐拒絕。「大津被抬上擔架時,發出像羊叫的痛苦聲。」遠藤將《聖經》中羊羔的圖像和大津聯繫在一起。他代替三條先生挽救他倖免於難,就像「上主僕人之歌」所形容的,像羊一樣被人宰殺。
   以上就是大津的故事,就在他死後,他所相信的「洋蔥」開始在美津子的心底作用、「轉世」在她生命當中。
   在《深河》這部作品中,遠藤巧妙地將大津的角色和耶穌疊合在一起。他已然創造一個嶄新的耶穌,這位耶穌不只是活在兩千年前巴勒斯坦地區的人物,也活在印度教徒當中,活在印度賤民之間。
   
   結語
   遠藤周作情有獨鍾將耶穌基督的形像重疊在平凡的主角身上,這是他在創作和宗教有關的作品時,一貫表現的手法。寫主角,其實就是描繪現代版的耶穌。像如此平凡、懦弱、甚至是膽怯、寒傖等負面形象的醜男子,就是遠藤筆下的耶穌基督。通過筆下毫不起眼的小人物,傳達了神的恩寵和愛,越是卑微、軟弱的人,反倒越能與耶穌基督認同。對他而言,耶穌基督並不是一個超越的神,在遠藤的信仰體會裡,耶穌基督是一位能與軟弱、痛苦者同行的永遠伙伴,「同伴者耶穌」就是遠藤的耶穌觀,在《深河》中,它又一次的被刻畫出來。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2015/09/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