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为何洋妞比中国女人更爱嫁中国郎? ]
念此的博客
·乌克兰摄影师的创作灵感
·“流氓嘴里的顾家都一样”
·“情何以堪”
·“我外公是将军,我舅舅是中央的”
·恐怖鞭刑行刑现场女人也不放过
·为什么坐月子是陋习?
·“你说可怜吗?”
·香港住房真面目
·女大学生涉世不深的作品
·“千万别让孩子坐副驾!”
·“拾破烂的矿泉水瓶也没以前捡得多了”
·终于明白中国女人为何抢着嫁老外
·女孩请不要进 因为真的很诱惑[7P]
·“我身份特殊,有本事起诉我”
·“这是法官?流氓笑了!”
·“日本最大黑帮批评首相安倍”
·“没把临时工算进去?”
·“卖了许多地,睡了一群女人”
·申维辰睡了一群什么样的女人?
·“是谁顶了宋林一年?”
·“这些钱都是我的!”
·法官:“可不判死刑”
·中国迟早会甩了这个无赖!
·“该出手时就出手=干得漂亮!”
·“把人逼成这样了”
·“将军该吃药了”
·“惨了,军事界的贝利发话了”
·“这个气球终于破了”
·小护士出身的她五年时间职位连升4级
·“打屁股有助于智商提升”
·“理论上必须打赢美军”
·“遛鸟前先扶你爷爷去上班”
·“我是高级领导,打人又咋了!”
·“我是高级领导,打人又咋了!”
·中国孕妇赴美塞班岛产子形成产业链
·“是新郎等不及了吧?”
·“金家谢幕之际”
·“立马冲出地球走向宇宙”
·“他是不是差点招供了?”
·瑞士告别保护银行客户隐私的做法
·“最倒霉的会是谁呢?”
·金正恩只是影子集团摆出来的傀儡
·擦去衰老痕迹的12种方法
·为何女贪官比男贪官更下流无底线?
·“大爷看的乐不思蜀了!”
·图解:中国七大军区现任司令员
·充电常犯3个错,你中招了吗(1张图)
·中法之间的差距之大超乎想象
·“这回我真的无语了”
·一个留守女童的性侵悲剧[节选3P]
·中国女孩为何见到老外就疯狂?
·为何贪官越大情妇越丑 官越小情妇越娇
·ZT 省行政区划改革:54省级单位(7都44省3特区)
·“快播一路走好”
·其实你是在浪费青春
·李师师的归宿
·我在胡志明市
·“日本太多值得我们学习”
·“宽带中国”提速 你的网速达标了吗?
·“我爹是支队长,打我的人都要死!”
·“当初建三峡的意义在哪?”
·中国唯一三千年没改过名字的城市
·每一个相遇的人都是你的启示
·女性易失身的时刻
·“要作秀也要有底线”
·美9岁华裔学霸获总统学者奖
·“太他妈不人道了”
·“不想和疲惫的年轻人抢座位”
·身份证“先天缺陷”应尽快完善
·北京的成人奶妈交易:“纯”与“不纯”
·“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
·中国的周边还有朋友吗?
·汉字里的人生哲学
·揭秘中国官场的“情妇文化”
·三大理由 中国很害怕当世界第一
·哪些北京人年薪超过一万美元?
·倪萍又成了央视一姐 这尴尬了谁
·鲜亮色+有趣装饰-点染夏季生活
·晚明小说情与色
·7种令体重下降的减肥食品
·女性最容易长斑的四个时期
·女人有漂亮的思想,才有漂亮人生
·老公有外遇,怎么办?一个女人告诉你!
·中国人步行不够 睡眠不足
·中国人8种奇葩心态 你都戒了吗
·中国女子越来越开放,外国男人怎么看
·“以色谋权”与“以权谋色”
·“惊喜成惊吓?”
·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
·高官情妇为何不乏“丑女”
·人民网:今天的中国,农民在加速返贫
·“你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中国各省区的20大文化符号-看看你的家乡符号!
·“敢对佩佩来一口吗?”
·日本疯狂教授制造超级病毒-人类将毫无抵抗力
·毛林翻脸的真正原因
·中国式病态婚姻:有车有房没娘成受欢迎模式
·国内首创竖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
·日本又想打仗了!
·新书《虚拟非现实》揭露网络骗局的传播
·花8万变成“冬瓜脸”(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洋妞比中国女人更爱嫁中国郎?

为何洋妞比中国女人更爱嫁中国郎?
   
     导语:在中国的街头,一个外国男人身边依偎着一个中国女人,可能不会再像以往那样汇聚太多的目光;而一个中国男人挽着一个外国女人,还是会被路人多瞄几眼。
   
   为何洋妞比中国女人更爱嫁中国郎?

     2015年8月,一位“洋媳妇”身穿凤冠霞帔嫁给中国小伙
   
     “这个中国男人真厉害!”
   
     类似的赞叹,听起来让人兴奋,但其背后,却折射出某种现实的尴尬——只有很少的中国男人能找到外国伴侣,非白种男性在跨国婚恋中仍处于弱势地位。
   
     “我喜欢高个子男人,但中国男人一般都不是很高。”
   
     “他们都不太会说英语,很难交流。”
   
     “通常他们不够自信。”
   
     这些抱怨,常常成为外国女性拒绝中国男人的理由。
   
     但也有一些外国女人愿意嫁给中国男性,并且发现她们的丈夫温和,有责任感,爱做家务,更尊重女性,甚至连他们身上洋溢出的文化气息也令人痴迷。
   
     不可否认,当下的中外跨国婚姻,仍以中国女人嫁给外国男人居多,在长期以来的文化构建中,人们潜意识里的白种男人优势地位仍难改变。但中国男人娶到洋媳妇的情形,也在逐年递增。
   
     现在,随着中国的开放程度越来越大,中国男人不再“封闭”“木讷”;随着中国经济越来越快地发展,洋媳妇嫁给中国男人不会再有“下嫁”的感觉。
   
     不少人看到,自己的中国丈夫真诚、开朗、包容;也有人觉得,嫁给中国郎,就等于抓住了一个改变生活、改变命运的机遇。
   
     “中国文化深不可测,我总能够在他那里有新的发现,他也因此更加有魅力。”法国媳妇蒂娜被她中国先生身上的文化底蕴深深吸引。
   
     “我想,看着这么老实的一个男人竟然这么勇敢地向我表白,一定是下了很大决心。”俄罗斯媳妇安娜被中国老公的真诚和朴实打动。
   
     “丈夫很爱我,每天干完农活回到家,他还会帮忙做很多家务,照顾孩子。”越南媳妇阮氏年觉得现在的生活甘之如饴……
   
     洋媳妇嫁给中国郎,有的是被其身上的“异域风情”所吸引,有的是看中其诚实的品质,有的是志趣相投,也有的最初不是“因为爱情”,却日久生情。
   
      俄罗斯媳妇表白:“最吸引我的是他们的责任感”
   
     “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树叶也不再沙沙响,夜色多么好,令人心神往……”每当这首耳熟能详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响起,俄罗斯女孩安娜都深有感触,“这首歌不仅是中国人最熟悉的俄罗斯民歌,也是见证我爱情的歌曲。”
   
     那是在2003年,黑龙江小伙儿李志离开老家,远赴位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阿穆尔州,在一个小镇的农场里打工。第一次离开家的李志此前没有恋爱经历,朴实的他心里只想着多挣点钱,然后回国创业。当时,安娜在小镇上一家中国人开的工厂里工作,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
   
     “第一次遇见安娜是在小镇上。那天我们在地里做完工后返回住处,在路上,我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她,我还记得她那天穿着花格裙子,特美!”李志说,那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后来,在周围同事的鼓励下,李志向安娜表达了爱意,这让安娜感觉“有点意外”。安娜说,是李志的真诚和朴实打动了她。
   
     没有鲜花,没有甜言蜜语,甚至没有一次像样的约会,这段小镇爱情故事就这样静静上演着。在李志看来,真正的爱情不在于形式,而是更多地取决于两个人的相互信任和理解。虽然安娜常常“抱怨”男友不够浪漫,但李志认为,经受得住时间考验的爱情才是真爱。
   
     这段爱情最终经受住了长久的磨合,也让安娜下定决心和李志到中国生活。2007年7月的一个上午,李志和安娜相互许下了美好的誓言,他们约定,无论富贵或是贫穷,都要彼此相扶走到人生的终点。婚礼上,那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响起,安娜情不自禁地跟着节奏跳了起来。这是李志听过的第一首俄罗斯歌曲,也是他脑海中俄罗斯的美丽风景。
   
     婚后,两人的生活虽不富裕,却过得有滋有味。李志到工厂当上了技术工人,安娜则在家中照顾一家人的生活。
   
     然而,就在2014年春天,李志的妈妈突患脑梗塞,失去了自理能力。洗脸、刷牙、喂饭、洗澡……婆婆卧病在床的日子,安娜承担起了照顾老人的重任,这让李志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李志和安娜的故事只是中俄爱情的一个缩影。随着两国民间交流的日益密切,跨越文化和地域的异国恋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但对此,也有一些人怀疑,这些美好的爱情或许仍是建立在“物质”之上的——中国男人娶俄罗斯美女是为了更容易获得俄罗斯国籍,俄罗斯女孩选择中国男人则是为了金钱。
   
     李志和安娜不认同这种观点。
   
     李志说:“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用世俗的眼光看待爱情。在我看来,两个人相爱是自然而然的事。我想,安娜所做的可能许多中国女孩都做不到,她的善良是最宝贵的品质。”
   
     安娜说:“中国男人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他们的责任感,在李志身上我也看到了这一点。比如对整个家庭的责任感,平时家里的脏活重活他都主动承担,即使我在做饭时,他也会在一旁默默摘菜,这让我感觉很幸福。还有就是对我们的爱情的责任感,他比较能够容忍我的脾气,生活中的小争吵都是他主动退让。”
   
     哈尔滨的俄罗斯油画收藏家王同镇曾长期在俄生活,对俄罗斯文化深深痴迷的他对中俄跨国婚恋同样有着自己的见解。他认为,中国男人的稳重和家庭责任感是吸引俄罗斯女性的最主要原因,“我接触到的中俄夫妻,他们的生活往往是在相互理解中不断磨合,然后才能收获幸福。爱情既是一瞬间的事儿,又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男人成熟内敛,俄罗斯女人欢快开朗,这种互补是家庭生活的黏合剂。”
   
   为何洋妞比中国女人更爱嫁中国郎?

    著名演员刘烨和法国太太安娜的婚姻为人称道
   
       法国媳妇分享:欣赏先生对祖国的赤子之心
   
     7年前,法国女孩蒂娜与她现在的先生相识于法国,对方是一名中国男性。同是学生的两人因在同一家公司实习逐渐走到了一起。男方毕业后回国发展,蒂娜则追随恋人飞到北京。后来,两人在中国登记结婚。如今,他们已在北京安家,共同经营着一家互联网公司。
   
     尽管法国社会常常对中国男人存有“书呆子”“木讷”“封闭”等刻板印象,但蒂娜认为,自己的老公性格开朗,家人和朋友也都很喜欢他。
   
     蒂娜告诉记者,当初最吸引她的,是对方身上谜一样的中国文化。她还十分欣赏先生对祖国的赤子之心,“这样的爱国热情正是当代欧洲年轻人普遍缺乏的。”
   
     不过,中国人对家庭及传统的重视程度之高,却是蒂娜嫁到中国后才体会到的,这也着实让她花了些时间来适应。
   
     蒂娜的先生法语流利,与妻子及其亲友交流没有障碍。来到中国的4年间,蒂娜也在积极学习中文,如今已能用中文流利说笑了。
   
     与这两人相比,另一对中法恋人对彼此的语言不甚了解,即便他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平静和睦地生活。
   
     杰奎琳现已年近60,但当年金发美女的风韵仍依稀可见。她生于知识分子家庭,曾获得博士学位,退休前从事咨询业。杰奎琳的中国伴侣,比她小12岁,高中学历。
   
     两人早年在中国相识,现定居巴黎,其实,他们并未结婚,而是像很多法国人那样,以爱情的名义生活在一起。
   
     他们的家庭生活分工是“女主外,男主内”。杰奎琳是个开朗、和善的人,对方则性格温和,杰奎琳只会讲几句简单的中文,对方的法语也说不成句,但两人就这样“混搭”了几十年。
   
      日本媳妇感慨:中国丈夫比日本男人更尊重、体贴女人
   
     在上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蒸蒸日上的时候,多数日本女性希望嫁给学历高、工资高、身材高的“三高男性”,然后过上轻松自在的主妇生活。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日本女性步入职场,她们的择偶观也在发生变化。
   
     来自中国的王先生大学毕业后留在东京工作,后与高久美小姐结为伉俪。妻子认为,较之大男子主义颇为严重的日本男性,中国男性更尊重、体贴女人。
   
     比如,王先生并不像很多日本男人那样,下班后呼朋唤友去居酒屋喝酒,而是回家为妻子做几个拿手好菜。平时,王先生也会分担些家务,让同在职场的妻子轻松不少。当然,由于文化差异,两人也会时常出现摩擦,但王先生一直以尊重和谦让的姿态,让这段跨国婚姻过得有滋有味。
   
     中国男性的体贴、谦让固然能让日本女性感到幸福,但“缺乏时尚感”往往会成为他们的减分点。28岁的田中小姐说,她觉得中国男性的打扮千篇一律,欠缺个性,不像日本男人那样,有着较强的审美意识和时尚感。
   
       越南媳妇揭秘:远嫁中国,大多因为贫穷
   
     黑龙江男孩小岩长得挺精神,可是由于“内向”和“不会来事儿”,先后两次相亲遭遇失败。后来,经受不住父母的一再催促,小岩在一个亲戚的鼓励下决定远走越南寻妻。那个亲戚的媳妇就是通过中介从越南找来的。
   
     “双方都会挑。”小岩说,“中介带着我和我老乡到越南女孩们的家里。有的是人家看上我,而我没看上人家;有的是我看上人家,可人家没看上我。”
   
     最后和小岩互相看上眼的女孩叫察娘,比他小一岁。小岩对察娘非常中意,“就是一种感觉,两个人在一起很舒服。”
   
     小岩和察娘交往了一个多月就准备结婚了。察娘只会一些简单的中文词句,但她和小岩交流起来并不难。察娘连比划带说,小岩告诉记者,“别人都不懂,只有我能理解。”
   
     小岩把察娘带走时,给她的父母留下了1800元人民币,却给了中介5万5,这5万5包括机票、住宿、吃饭等花销。
   
     近些年,像察娘这样嫁到中国的越南媳妇越来越多,因为近水楼台,广西的越南媳妇尤其多,阮氏年就是其中之一。
   
     阮氏年现在居住在靠近中越边境的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那梭镇平木村,2006年年底,她通过媒人介绍来到了中国。
   
     “来中国的路上我一直很害怕,一路都在哭。”阮氏年笑着回忆,“当时不会说中文,什么都不知道,担心碰到人贩子。”
   
     她来自越南北部太平省钱海县的一个小山村,有13个兄弟姐妹,家里十分贫困。因此,尽管对未来的丈夫并不了解,尽管对未来的生活一无所知,阮氏年依然愿意嫁入中国。
   
     她自己没想到,婚后的生活很安心,丈夫一家人对她都不错,村里的男女老少对这个外来者也很热情,虽然刚来时语言不通,但村里的姑娘、媳妇都会主动和她攀谈,帮她干一些农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