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体制内谁是敌友?1989年和今天的异同]
曾节明文集
·我感谢的人(二)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体制内谁是敌友?1989年和今天的异同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体制内谁是敌友?1989年和今天的异同
   
    二十六年前大陆的“八九”民运,有一个由顺境进入逆境的转折点,那就是由柴玲于五月十三日鼓动起来的天安门绝食抗议。正是柴玲发起的这场绝食抗议,令本来正在胜利收兵的“八九”学运,转变成为“布朗运动”、“不可控热核反应”,最后导致满盘皆输。
   
    赵紫阳结束访朝返回北京后,于“五四”青年节上做了著名的“五四”讲话,对学运承诺“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号召学生退场复课、相信他政治改革的诚意、、.这个讲话,等于是间接地否定了“四二六”社论的定性;赵紫阳的讲话,换得了学生积极的响应,学生纷纷退场复课,北京的形势正趋于平静和稳定。


    此种变化,令一手炮制“四二六”社论、竭力主张打压学生的李鹏极为狼狈,因为赵紫阳的“五四”讲话效应,等于把李鹏激化矛盾的责任展示了出来,摆在了凸出位置,照此形势发展,本来在“经改”上就不见悦于邓小平的李鹏,今后必然担责下课,而赵紫阳因在党内的威望则大涨,地位必然更加巩固。
    由于赵紫阳以开明方式化解“动乱”的成功,后邓时代中国的政局,必为政改派主导。如是一来,主动退场的“八九”民运就大获全胜了,而且至少赢得未来五十年。我敢说:如果“八九”民运响应赵紫阳“五四”讲话及时收场的话,那么中国早在十多年前,必已经变身宪政民主国家,现在台湾都统一了!
    万分可惜的是,当年赵紫阳“五四”讲话后,在学生大多退场、政改派形势一片大好、民运胜利在望的情况下,柴玲逆势而上发起的这场绝食抗议,强烈地激起学生的燥热和盲动,从把无意当中把学运急速地扭上了以李鹏、陈云为代表的中共顽固派最希望的轨道,最终酿成“八九”喋血惨败收场、体制内政改派被一网打尽的历史大悲剧。
   
    在战略性的关键时刻,看似微小的一两步,会导致截然不同两种国运。甲申之变,中国被蛮族“薙发易服”征服奴役两百六十多年的厄运,就铸生于吴三桂在山海关的一念之差;长期以来,个人对历史的影响,在中国被大大的低估了。
   
    那么,当年柴玲为什么会在“高自联”投票反对天安门绝食抗议行动的情况下,仍不顾一切地以“个人名义”(见柴玲回忆录《一心一意向自由》)鼓动学生去绝食呢?根据柴玲回忆录《一心一意向自由》,至少有如下原因:
    其一,柴玲自己已经在学运成为事实领袖之一,作为“出头鸭子”,柴玲害怕当局对自己秋后算账,因此竭力鼓动学生扩大学运,以求当局取消“四二六”社论;
    其二,受甘地崇拜者张伯笠的错误影响,以为甘地对付英国当局的抗争方式,同样也可以用于对付中国共产党;
    其三,当时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已定于五月十五日访华,柴玲等人自以为是机会,以为抓住这个机会闹事,就可以迫使中共当局收回“四二六”社论;
   
    除了以上三点,还有一个鲜为人注意的弔诡原因,就是中共特情部门的诱导。
    柴玲在书中提到:“四二七”大游行前夕,一个声称和邓小平家有关系的神秘男人找到她,说:“邓小平和老一代领导很喜欢年轻人,但是他们现在有困难,他们希望学生们能多给大家留一点时间,不要把运动深化,免得给大家带来危害。(《一心一意向自由》第十四章第121页)”
    但是当柴玲于“五一”期间找到这个人时候,这个神秘的人却态度大变,警告她说:政府随时随地都会镇压。这个人找了两个穿黑色西装的男子,用一辆汽车送柴玲回北大,在车中,黑西装男子告诉柴玲:他看了游行示威录像,知道柴玲就是领袖,其中一个对柴玲说:
   
    “如果你们真要行动的话,那就干脆彻底一点。”面对柴玲的困惑,他解进一步解释说释说:
    “四月十九号晚上在长安街上,我们看到一个学生在一块白布上坐着,那块布上写着“绝食抗议”,但是当警察来的时候,那个学生跳了起来,像兔子一样逃跑了。如果你们的抗议就是那样可笑的玩意的话,没有人把你当真的。”(《一心一意向自由》第十五章第127页)
   
    很显然,那个声称与邓小平家有关系的人,是中共中央办公厅的一个官员;而两个穿黑西装的人,是国安部特工。中办的官员或许是赵紫阳的人,他竭力试图化解学运;而两个国安特工却极力怂恿学运扩大化,他们是在执行顽固派的秘密指令。
   
    为什么说以赵紫阳为首的中南海政改派更希望平息学运,而以李鹏为前台代表的顽固派,则巴不得学运闹大?
    因为当时赵紫阳已成为邓小平的接班人,已经占据有利地位是政改派,没有学运,则政改派全面顺利接班,而闹起来,只会授顽固派把柄和机遇,对自己接班形成阻碍、、.而被赵紫阳压在身后的李鹏,没有学潮就没有机会,只有学生大闹起来,才有机会从赵紫阳手里夺得主导权。
    所以中南海政改派希望学运尽快平息,而以陈云、李鹏的顽固派,则巴不得学运大闹起来不可收拾,好把赵紫阳闹下台。
   
    看起来十分奇异:希望学运尽早收场的赵紫阳才是学生的盟友,而巴望学生大闹的李鹏,则是学生的死敌。
   
    可惜的是,柴玲完全看不到这一点,她在书困惑不解中说:“从敌人那儿来的建议?到底谁是和我们一帮的,谁又是我们的反对派呢?”
    因为这种困惑不解,出于避免自己被秋后算账考虑的强烈动机,柴玲自然选择了李鹏所希望的轨道——发起绝食扩大学运,这是一条与赵紫阳政改派过不去的道路,也是一条与胜利背道而驰的道路。
   
    学生本身没有力量推翻中共的专制,要瓦解共产党的专制,就必须借力打力。在当年赵紫阳政改派当朝,民运在体制内之友实力颇壮的情况下,一个对学运影响最深的领袖,对谁是敌、谁是友,完全是一团浆糊,这样糊涂的学运,怎么可能不失败呢?
   
   
    那么今天体制内谁是民运的敌友呢?严格地说,今天的中共体制内只有民运之敌,而没有民运之友。二十六年过去了,中南海已经发生了剧变:政改派早已全军覆没,今天中南海各寡头、各派系之间只有程度的区别,而没有专制/宪政的性质区别。
    专制还是开明,言论自由是试金石,由对言论自由的态度来鉴别。打压言论自由比江泽民、胡锦涛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习近平,无疑是民运的死敌,没有任何指望;
    朝鲜金正成大学培养出来的“张北韩”张德江,是比习近平更加凶残冷酷党棍杀人犯,当然是民运的死敌,没有任何指望;
    张高丽、俞正声之流或许没有习近平、张德江那样独裁、狠恶,但是他们都是超级贪腐分子、权贵资本家巨头,为维护既得利益,他们必然也是民运死敌;
    已经倒台的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都是崇拜“红二代”专政派,他们当然不是民运的朋友;
    李克强或许比习近平开明一些,但他同样维护共产党的专制,他也不是民运的朋友;
    、、. 、、.
   
    当年的赵紫阳,是真心支持多党制的宪政民主派,而今天的中南海,即使开明如曾庆红、刘亚洲辈,也不接受宪政民主:曾庆红崇尚新加坡模式;刘亚洲追求党内民主;他们可能对民运相对优容,但也不是民运的朋友;而且他们因为“红二代”的血统,其捍卫红色政权的意志,绝对比胡锦涛之流更坚定;恰如开明的满清肃清王善耆,捍卫清廷的决心强过一般的满洲贵族顽固派一样,曾庆红等人,是绝不容许“改旗易帜”的。
   
    由于“邓南巡”之后,中共已彻底权贵官僚资本主义化,因此中南海之外,广大的中共官僚公务员集团,早已丧失1989年时的理想色彩,这些自私龌龊的庸碌之辈,为了维护既得利益,正常情况下也不可能是民运的朋友。
   
    但是,今天的体制内,有着一种1989年时不同的状况,那就是专政派阵营的分裂和激烈的内斗,在内斗中失势、告急的体制内派系势力,客观上有可能成为民运的同盟军:
    中共不是铁板一块,中共的文宣系统虽然竭力鼓吹“稳定”,但“稳定”其实只对当权的派系有利,对内斗中失势、告急的派系实际上没什么好处,因此,他们非但没有“维稳”兴趣,甚至巴望闹出事情来,以扭转受到习近平打压的不利局面。
    比如,现在身陷囹圄的薄熙来、令计划、周永康会支持习近平的“维稳”么?恐怕恰恰相反,他们巴不得北京今晚就爆发“八九”式的“动乱”,令习近平全面失控,自己才有可能咸鱼翻身,而习中央的稳定,只意味着他们的复出无望。
   
    当年被赶下野的袁世凯,会希望大清稳定吗?当然不会,袁世凯巴不得孙文同盟会闹得越大越好,闹得载沣无法收拾,他才有复出的机会。事实上如果没有武昌起义,袁世凯只能在河南项城乡下了此残生了。
   
    由此可知,现在中南海内视民运为死敌,憋足了劲打压而后快的,是习近平、王岐山和那几个常委;而巴不得民运在国内闹起来、闹到习近平一伙无法控制局面的,必是薄熙来、令计划、周永康等人,尽管这类人若上了台,专政可能比习近平更强硬。
    有许多异议人士正是抓住这一点,支持习近平打压薄熙来,这表面上看有理,实际上是倒错和大谬:
   
    因为现行民运的死敌是习近平等人,而不是薄熙来等人;当权派习近平的抓权维稳打击政敌,是有利于中共政权生存的,而薄熙来之流为了夺权,成为打破一潭死水、撬动专制铁板的强有力力量,客观上是不利于中共政权安全的,所以,支持中共习中央“粉碎”薄令周徐“新四人帮”,等于是认帮助死敌消灭客观盟友,等同于帮中共政权维稳。
   
    至于这些异议人士强调的:薄熙来上了台后,比习近平更专制!首先这只是一种假设,因为薄熙来没上台;再则薄熙来政变的结果,也并不一定是薄熙来、周永康上台,完全有可能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造成意想不到的惊喜结果,因为薄周的政变,冲破了中南海专制的铁桶、搅活了一潭死水,也就打开了衍生多种变局之门。
    须知:苏共的灭亡,正肇始于顽固派对戈尔巴乔夫的“819”政变,而让叶利钦当了黄雀。如果“819”政变,叶利钦并没有机会夺取军权。
   
   
   
   曾节明 写于民国104年八月二十五日于初秋纽约上州
(2015/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