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因警察盘查跟踪受洗圣礼被迫取消]
徐永海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一前言与摘要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鞍山教案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3——萧山教案
·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4——两山后教案
2007年12月写的文章
·*******2007年12月写的文章
·李金芳一个在苦难中挣扎的民运女人
·苦修禁欲是魔鬼的道理——介绍李克牧师的《“以人为本”的思考》
·因信称义并因义而活
2008年写的文章
2008年1月写的文章
·*******2008年写的文章
·*******2008年1月写的文章
·贾建英:请帮助一个无助的母亲
·Please Give Assistance to a Helpless Mother
·民运的女人贾建英大姐——一个为狱内丈夫狱外儿子揪心的女人
·因上访维权被劳动教养的王玲
2008年2月写的文章
·********2008年2月写的文章
·剥夺政治权利已结束我将要到浙江去申诉
·申诉书(草稿)
·应当彻底开放宗教信仰自由——致全国人大十一届一次会议的公开信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两会期间我被加码监管
·旧稿我一会儿要被警察抓走——给各位朋友与弟兄姊妹的一封信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坐牢九年的查建国将于本月28日出狱
·旧稿:这几天又要被软禁
·旧稿:今日查建国出狱我们被软禁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旧稿:今晚警察院门外站岗来禁止我外出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坐牢4年的叶国柱将于7月26日出狱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在奥运会开幕日来自家庭教会的声音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布什奥运去教堂,我被软禁在家中
2008年9月
·*****2008年9月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回忆1995年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
·附:王丹:《关于筹措互助基金的倡议》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一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二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三月份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四月份收支报告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战胜经济危机不能没有耶稣——中国基督徒给各国领导人的进言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致政治释放犯康玉春与其他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倡议中国民间开展双纪念达尔文活动
·2008北京民运朋友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一个信仰犯要诉讼申诉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维权老人双淑英昨日出狱,她的老伴华再臣今日去世
·附:侯杰: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北京民运人士基督徒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
·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附:李天光:信仰在牺牲与背叛中接受考验
·怀念杨子立
·附:杨子立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附:“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警察盘查跟踪受洗圣礼被迫取消

   
   
   因警察盘查跟踪受洗圣礼被迫取消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8月7日
   
   
   一、今天,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计划要进行受洗圣礼
   
   今天,我们教会计划到北京市昌平区南口,给陈大山、林春芬等弟兄姊妹受洗,结果在去受洗的路上,受到警察的盘查、跟踪。受洗是主内弟兄姊妹一生中的大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不得不取消今天的受洗圣礼。
   
   在北京家庭教会的历史中,既往,每年8月份的第二个礼拜天,袁相忱老牧师都在北京永定河(位于门头沟的野溪)中给主内肢体们受洗。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杨靖、钱玉民、高玉祥、韩罡曾在2001年由袁相忱老牧师在永定河里受洗。
   
   自2012年,我和胡石根弟兄“羡慕圣工”按立为长老后,我们也在每年的8月份到北京永定河(位于门头沟的野溪)给弟兄姊妹受洗,先后有王玲、何德普、野景春、叶国强、叶国柱、张晓平、何斌等在河里受洗(大水洗、浸礼)。当然更多的弟兄姊妹是在平时聚会中点水洗,如李金芳、张文和、宁惠荣、王素娥、徐彩虹等等等等。
   
   在近一月前的7月10日,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的胡石根长老失踪,至今我们没有胡石根长老的消息。虽然胡石根长老失联了,但是我们仍然坚持聚会学习《圣经》。在8月份我们依旧计划按照惯例,要到河里去进行受洗圣礼。
   
   7月底我先到了门头沟的野溪,发现河水(永定河的河水)很不干净,还竟是水草。杨秋雨说,他们家在南口有套房子,儿子在那里居住,在南口的山里面有一个很小的水库,上游水浅的地方,很干净,可是进行洗礼。
   
   今天,8月7日星期五,是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聚会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暂停了《圣经》学习,来进行这受洗圣礼。上午9点多钟,我们8名弟兄姊妹先来到杨秋雨、王玉琴他们夫妻俩在南口的家中。11点左右我们向山里进发,我们沿着水库南路向着“响潭水库”走去。
   
   照片
   
   1、在路上的合影
   因警察盘查跟踪受洗圣礼被迫取消

   岳爱玲、林春芬、陈大山、徐永海、杨秋雨、程玉兰、应金仙
   
   
   2、在有“响潭水库”的字前合影
   因警察盘查跟踪受洗圣礼被迫取消

   陈大山、林春芬、徐永海、岳爱玲、程玉兰、应金仙、杨秋雨
   
   
   3、在一标牌前的合影
   因警察盘查跟踪受洗圣礼被迫取消

   杨秋雨、岳爱玲、林春芬、程玉兰、徐永海、陈大山、应金仙
   
   
   二、因警察盘查、跟踪,我们不得不取消今天的受洗圣礼活动
   
   路途还很远,我们走了只有五分之一路程,开始爬山,离水库大坝还很远,离水库更远,因天气太热,我们在一个三叉路口的路边坐下来休息。一会儿过来三辆轿车,他们停在三叉路口上。这时从车上下来10来个人,有穿警服的,有穿便衣的。他们过来,说盘查我们的身份。
   
   一个穿便衣的过来主动说:“你是徐永海吧,我看过你的文章,咱们到边上去谈一谈”。我可不敢和他单独到边上去,我们的胡石根长老一直失踪着。又过来一个穿警服的,他的警号是0504469,他出示了警官证,他的姓名是邵宝山(最后一个字也可能是仓),我没有清楚。他主动说,他是昌平分局的,来盘查我们,来查我们的身份。
   
   由于我不和那个穿便衣的人,单独到边上去,去单独去单谈,这个人说话中出现了不文明的词汇。为此,我说:“我要打110去投诉你们”,他们说:“你打吧”。我打了110,电话中110内总说“请我排队等候”,过了不短的时间,还自动挂断了。为此我也不打110了,太让人生气了,还让不让人投诉。
   
   他们盘查完了,我们继续向山上走,他们是开着车慢慢跟着,看来今天,他们是特意跟着我们来的,我们看了一下他们的车号:一辆是“京J35555”,因为有4个5,特别好记,所以记下来了,其他两辆我们也没有特意去记。
   
   我感到是非常的奇怪,我们仅仅要在一个非常、非常偏僻的地方,进行受洗圣礼。这里太偏僻了,我们走了一路上走了半个小时,也没有看见一个行人,只是看见过路的几辆车,最多也就5辆(不算警察的车)。我们仅仅是8个人,比我们平时聚会学《圣经》时候的人还少。因为太远,又有山路不好走,年老体弱的不能来。
   
   在我家,在北京市的市区里,我们平时聚会学习《圣经》,这许多年来,警察也仅仅是打扰过有数的几次。我们进行过很多次的洗礼,警察从来没有打扰过。在永定河(如门头沟的野溪),我们也曾进行过多次受洗圣礼,警察也从来没有打扰过。
   
   而今天,我们却受到了警察的盘查、跟踪,让我很不理解。受洗是弟兄姊妹一生中的一件大事,是一件让人快乐喜庆的事情,而警察却来盘查、跟踪,为此,我们不得不取消了今天的受洗圣礼。
   
   三、我们接受耶稣基督,仅仅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
   
   宇宙大爆炸理论(空间膨胀理论)说,整个宇宙是从一个“点”中诞生的;并且目前已经确切地知道,宇宙时间(年龄、历史)是137.5亿年。谁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是真的存在上帝。如果,以科学的名义,认为基督信仰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实在是没有道理。
   
   我们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来拿去心中的恨——恨人的心(只恨撒旦)。爱给人带来的多是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容易使人具有健康的心身。如果,以医学的名义,认为“基督徒说信主后身体健康了”就是违反医学,那才是对医学(尤其是心身医学)的无知。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我们基督徒只是来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来拿去心中的恨——恨人的心(只恨撒旦),当人人都来具有耶稣这样的心时,带给社会的只能是和谐、和平。如果,认为基督教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来给予打压,如现在强拆十字架(已经强拆了4位数),如仅仅因为我们要去受洗,就来盘查、跟踪。那真是对基督信仰的无知和偏见。
   
   在此,我们为今天来盘查、跟踪我们的警察和便衣人员祈祷,求主怜悯他们,使他们早日也来认识耶稣。
   
   在此,我们为那些强拆十字架的人员祈祷,求主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强拆十字架,那到地狱里,要受多么大的惩罚呀,想想我就为他们感到害怕)。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5/08/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