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也说偶像]
徐水良文集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说偶像

   


   
   徐水良

   
   


   
   2015-8-8日

   
   最近很多朋友谈偶像,谈“偶像的崩塌”,“告别偶像”等等。所以本人凑热闹,也来谈几句。
   
   现代偶像绝大部分是媒体或权力创造出来的。没有媒体或权力支撑,就不大可能、至少很难产生偶像。
   
   17年前,我刚到海外时,就曾经说过:中国民运的最大悲哀之一,就是民运的领袖和偶像,往往不是民运自己产生的,而是由中共和海外媒体选择,强加给民运的。
   
   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包括他们在镇压打压民主运动时,往往选择弱点多,比较容易抹黑的人当样板,结果,这些人,尤其是上了媒体被批判的人,往往被外界认为就是反对派或民运代表人物,于是海外媒体就大力宣传,最后,即使他们有的实际上是无关紧要、不起多大作用的人物,也往往变成最著名的、名声远远压倒其他真正起大作用人的代表、领袖和偶像。
   
   一开始,中共和海外媒体还是无意间为反对派制造了代表、领袖和偶像。但中共后来发现此种情况大大有利于中共,大大不利于反对派,于是,中共就开始有意利用此种情况,系统地为反对派制造名人、代表、领袖和偶像。
   
   中共的主要做法,就是中共表面打压,抓抓放放,背后策动特线民运签名上书、营救呼吁,大造舆论。然后,海外包括外国政府和媒体,就信以为真,也跟着营救呼吁。
   
   正象我在海外十多年来的文章中许多许多次指出的:
   
   中共通过抓抓放放,政府国内辱骂打压和海外特务民运吹捧等方式互相配合,共同制造"知名民运人士",种种手段,已经运用娴熟,得心应手。他们甚至推出他们自己的领导人来领导民运。但因为是假的,要推出过硬的知名人士,并不容易,并且直接由他们的人来领导,容易暴露,因此,他们往往退而求其次,推举民运中的流氓或者某种程度受他们控制要挟的软骨头及有劣迹把柄的人作傀垒。
   
   中共在全力打压和抓捕真反对派真异议人士的同时,也对他们的线人抓抓放放,有的人抓抓放放十几次以上,迫使海内外异议人士听从他们指挥,不得不为这些线人呼吁造势,从而把那些原来默默无闻的线人,很快一步一步打造成国际知名的“著名异议人士”。同时迫使海内外民运离开自己的主要工作目标,变成吵吵闹闹的“呼吁民运”。而且,还使得你真正的异议人士毫无办法。人被抓了,是政治原因被抓的,不管是什么人,在道义上,你总得营救呀,总得为他呼吁呀!尽管签名呼吁的作用不大,但签名呼吁的工作总得做呀。你不参加,你就在道义上居于劣势,就可能受到他们道义上的指责。即使你明知道他们是线人,甚至美国政府因清楚他们的身分而拒绝再度入境的人,你也不得不为他们呼吁造势。当然,异议人士使用类似高瞻之类的模式,也没有错。但毕竟是被中共牵着鼻子走,为他们青睐的人造势。(高瞻被FBI调查,就回国,就被中共抓起来,其中的奥秘,我想稍有头脑的朋友都能够理解。但是,人们只能营救呼吁。当然中共弄巧成拙,不得不放高瞻回美国,结果立刻被FBI逮捕判刑。然而除了吴弘达那样直接了解内情的人以外,包括本刊在内,仍然只能表示:说高瞻当间谍,证据不足。因为我们没有证据。)
   
   ——以上摘自《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中共历来惯于采用的办法,就是通过这种抓抓放放的办法,为他们的特务线人塗金造势,或者特务线人暴露了,或者有暴露危险,就通过抓捕,制造其不是线人的假象,给与救助以防止其暴露,使他们获得道德优势,使揭发者丧失道德优势。——摘自《高瞻模式》
   
   那些在监狱中“竹筒倒豆子”,表现很差的人,极少有人不变成中共线人。但这样的人,由于他们有中共许可,可以肆无忌惮的发言,表现得很“勇敢”,同时又有地下势力配合,大力吹捧,中共官方则从反面配合,或制造事件,或抓抓放放,搞雷声大雨点小的“迫害”,大力哄抬,因此往往被捧成政治反对派的“明星人物”、“领袖人物”、“领军人物”。——摘自《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最后,“中国的反对派,地下教会等等的知名人物和领袖,大多数是中共情报机构有意制造出来的。”——摘自《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
   
   即使反对派知名人物和偶像是真的,不是中共特线。中共也可以通过政治高压,监狱,剥夺谋生手段极端残酷的策略等等来压服他们,使他们大多数人改变立场,甚至变成中共的线人。能够完全顶住中共压力的反对派,人数比例相当小,可以说非常小。
   
   中共用监狱等高压手段压服反对派的手段,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剥夺谋生手段这一点,很多人不大注意,其实也是非常厉害的。越是坚定对抗中共的反对派人士,中共在这方面的打压就越厉害。
   
   大参考李洪宽先生甚至说:“民运人士穷光蛋例外,稍有点身价的中国人都不能摆脱共产党手里的狗绳。”
   
   本人的回答:既然你选择搞民运,就要准备贫穷受迫害,准备当穷光蛋甚至丢掉生命。不能承受贫穷被迫害,就会当叛徒甚至当线人,那你就别选择搞民运。
   
   因此,看看民运人士的经济状况,看他是不是非常贫穷,也就大致可以当作他是否坚决顶住中共的压力,拒绝当特线的一个旁证。
   
   上面说过,能够完全顶住中共压力的反对派,人数比例很小。
   
   对付人数比例很小的人,尤其是中共认为对中共威胁最大的人,中共就派出大量特线搞围攻,漫天造谣污蔑,血口喷人打混战,反咬一口,把他们说成特线。也像李洪宽等和一些朋友说的,中共的策略,是“用十个特务造谣围攻一个真民运,搞得你忙于应付,精神崩溃。”
   
   记得我刚到美国不久,开始揭露正义党特务问题,有的被朋友就说,你别揭露他们,否则,中共情报机构就会捏造编造材料,反说你是特务。我回答说:我知道这个事情非常非常艰难,最后必然被抹黑得非常非常厉害。但这事总得有人做,为了民主事业,只能无所畏惧。
   
   后来,果然,正义党抛出漏洞百出的“虹桥机场”,那谣言明摆着是上海国保(政保)以正义党名义制造,由正义党贴出。当时这些朋友就说,你看,说来就来,果然象我们预先估计的,造谣反咬你一口了,估计今后还会再来更厉害的。
   
   这个谣言早就被驳得体无完肤,王有才出来后,也澄清那是他同学要带我进机场,被中共情报机构撕掉胸牌把我们拦住搜査的事实和经过。可是,中共线人特务就是用谣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劲头,不断重复由正义党张贴的上海国保的这个谣言及诬陷材料。
   
   所以,即使剩下的极少真民运人士,中共特务也必定铺天盖地围攻,公开地或私下里漫天造谣诬蔑,向你头上漫天泼污水。而中共控制了绝大部分中文媒体,他们必然全力封杀你,使你发不出声音,使你失去影响力。
   
   要断定某人是不是真民运,尤其是某人是不是对中共有威胁,只要看看他受中共特线的围攻造谣污蔑抹黑,就能大致作出一定的判断。
   
   因此,这剩下的极少数真民运真反对派,没有被中共地下势力控制的媒体和花瓶特线们造谣污蔑抹黑,变成大坏蛋,就已经很不错了。当然更不可能得到他们的炒作,成为偶像。
   
   读者如果理解了上述道理,也就不会对目前的许多炒作起来的领袖偶像存在什么希望,因此也就不会有崩坍以后的失望。
   

此文于2015年08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