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徐水良文集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真民主人士摆大量历史事实包括许多研究论述文章,讲事实讲道理。
   
   神棍、特线讲不出事实和道理,辩不过别人,只能用一贯的污言秽语进行谩骂。他们不断谩骂别人人渣,但谁是人渣,一目了然。
   

   这只是再一次证明,神棍、特线和中共,都信奉他们自己“信我的捧上天进天堂,不信我的贬地下进地狱”,容不得不同意见,极端专 制,不讲事实、不讲道理的那一套教义。
   
   徐水良
   
   2015-8-4
   
   
   一般圣徒都是一次封圣。对托马斯.莫尔两次封圣,就是特别强调基督教对现代共产主义的贡献。
   
   徐水良
   
   2015-08-02 21:13 GMT-04:00 Shuiliang Xu :
   马列教的极权专制和共产主义都来自一神教。这一点,正规的一神教最高领导人也不回 避,并且把它看作光荣。罗马教廷破例对现代共产主义创始人 基督教士托马斯.莫尔(即封圣以后的“圣托马斯”,《乌托邦》即《乌有之乡》的作者。毛左的网站“乌有之乡”名称,就来自他的这本书名。)两次封圣,就是表明了这一点。实际上,只有渗透一神教的共产党特线,才认为侮辱了他们共产主义和共产党,才特别积极地否认这一点,极力掩盖这些事实真相。拼命诬蔑和谩骂说出真相的 人。
   
   徐水良
   
   
   ====
   
   基督教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的鼻祖
   
   这里有人说:“天主教和基督教都是反对共产主义的。”“任何提出乌托邦思想的人,都是反上帝敌基督的,不管他身份是天主教徒还是新教徒。因为《圣 经》的巴别塔明明告诫人们,不可建造人间天堂。乌托邦、共产主义、极端民族主义都是基督信仰的敌人。”
   
   这是完全不了解基督教历史和教义。
   
   其实,耶稣时代的基督教,以及后来二三百年的基督教,往往是实行共产主义的一些秘密组织,所以被犹太教上层当作歪门邪道,也即现 在说的邪教。然后对基督教进行迫害,杀死耶稣。基督教圣经相关内容被后来的人们删除不少。但迄今仍然保留了不少共产主义的教义,例如:
   
   基督教共產主義的起源可追朔至聖經新約使徒行傳中第二章42、44和45節:
   
   “42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擘餅、祈禱。44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45並且賣了田產、家業,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
   
   ——新標點和合本
   
   使徒行傳第四章32-37節亦題及同樣的主題:
   
   “32那許多信的人都是一心一意的,沒有一人說他的東西有一樣是自己,都是大家公用。33使徒大有能力,見證主耶穌復活,眾人也都蒙大恩。34內中也沒有一個缺乏的,因為人人將田產房屋都賣了,把所賣的價銀拿來,35放在使徒腳前,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36有一個利未人,生在賽普勒斯,名叫約瑟,使徒稱他為巴拿巴(巴拿巴翻出來就是勸慰子)。37他有田地也賣了,把價銀拿來,放在使徒腳前。”
   
   正象有的文章说的:“马列本质是全面模仿、由里到外全面山寨基督教”。“其思想理论很多抄袭于基督教圣经,除了用无神论替代了神之外,几乎全盘照抄了基督教的整个框架体系。恩格斯曾认为,早期基督教就是进行共运的组织,近代共运就是早期基督教的复活”。共产主义学说直接来源是乌托邦理论,早期基督教“凡物公用”的原始共产主义原则,如按需分配:“信的人都在一处,凡物公用”。“并且卖了田产家业,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那许多信的人,都是一心一意的,没有一人说,他的东西有一样是自己的,都是大家公用”。“内中也没有一个缺乏的,因为人人将田产房屋都卖了,把所卖的价银拿来,放在使徒脚前。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又如各尽所能:“也未尝白吃人的饭。倒是辛苦劳碌,昼夜作工,免得叫你们一人受累”。“我们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曾吩咐你们说,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吃饭”。“我这两只手,常供给我和同人的需用,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
   
   下面我附上维基百科、网友以及马恩自己的几篇相关文章,供大家参考。它们一致论证或者承认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徐水良
   
   2015-8-3日
   
   ====
   
   基督教共產主義[編輯]
   基督教
   
   閱 論 編
   基督教共產主義是一種宗教共產主義,是一種理論、政治思想,它基於這麼一種理念:基於耶穌基督的教導,基督徒贊成共產主義是理想的社會系統。這種主義的創建時間有爭議,不過許多基督教共產主義者聲言,聖經里的證據顯示,包括十二門徒在內的首批基督徒在耶穌去世及復活後的數年建立了小型的共產主義社會。同樣地,基督教共產主義的許多鼓吹者認為,共產主義由耶穌教導,為十二門徒所實踐。在這點上,他們與其他基督徒有高度的爭論。
   基督教共產主義可視為基督教社會主義的一種極端形式。同時,基於歷史上有許多許多基督教共產主義者成立獨立於國家體系之外的社群的事實,該主義可與基督教無政府主義建立聯繫。對於馬克思主義的許多不同部分,基督教共產主義者可能同意其中的一些,不同意其中的另一些。他們顯然不會同意絕大多數馬克思主義者的無神論觀點。此外,他們有時不同意馬克思主義者(尤其是列寧主義者)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社會的組成形式的架構。不過他們同意諸如剩餘價值理論等馬主義的經濟方面的部分理論、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進化理論。
   大體上說,基督教共產主義是一種獨立發展起來的基督教共產主義,絕大多數基督教共產主義接受馬克思共產主義者的結論,而不接受其前提基礎。
   目錄 [隱藏]
   1 歷史
   1.1 早期
   1.1.1 聖經經文
   1.2 當代
   2 基督教共產主義者
   2.1 中國
   3 參考文獻
   4 參見
   歷史[編輯]
   大體上說,作為政治運動的共產主義史可分為兩個時期:早期的(馬克思之前的)和當代的(馬克思時代及之後)。在早期,共產主義可能在日常的基督教裏扮演過重要角色,而基督教肯定在共產主義理論的發展裏扮演過重要角色。然而,在當代的共產主義運動中,基督教共產主義並不是主流的觀點,許多信仰基督教的共產主義者試圖成為世俗的共產主義機構的成員——當代的許多(可能是絕大多數)共產主義者都是無神論者。
   早期[編輯]
   基督教共產主義的起源可追朔至聖經新約使徒行傳中第二章42、44和45節:
   “42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擘餅、祈禱。44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45並且賣了田產、家業,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
   ——新標點和合本
   使徒行傳第四章32-37節亦題及同樣的主題:
   “32那許多信的人都是一心一意的,沒有一人說他的東西有一樣是自己,都是大家公用。33使徒大有能力,見證主耶穌復活,眾人也都蒙大恩。34內中也沒有一個缺乏的,因為人人將田產房屋都賣了,把所賣的價銀拿來,35放在使徒腳前,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36有一個利未人,生在賽普勒斯,名叫約瑟,使徒稱他為巴拿巴(巴拿巴翻出來就是勸慰子)。37他有田地也賣了,把價銀拿來,放在使徒腳前。”
   ——新標點和合本
   聖經經文[編輯]
   基督教共產主義者用聖經來引證初代基督徒是活於共產社會的。除此之外,他們也引述其他聖經經文,來支持他們「共產主義是最道德的社會體制」和「共產主義是人類最能依著神的旨意生活」的觀點。而當中最常引用的經文,都是從講述耶穌生平和使命的三本對觀福音書中取出。
   當代[編輯]
   
   基督教共產主義並沒有被廣為接受的標誌。不過鑒於錘子與鐮刀已成為共產主義國際性的標誌,基督教共產主義者也嘗試創造能表達自己觀點的變種,這裡就是其中的一種
   基督教共產主義者[編輯]
   中國[編輯]
   李儲文,國際禮拜堂的紅色牧師。
   傅連暲,文革時期人物,文化大革命,傅連暲受到了林彪的迫害,毛澤東做了批示:對傅連暲「應予保護」。
   傅鐵山,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委員,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席,曾有雜誌指傅鐵山「愛國愛黨比愛天主更深」。
   
   
   早期共產主義運動[編輯]
   主條目:空想社會主義
   早期的共產主義包括原始共產主義和空想共產主義。根據馬克思理論,人類的原始社會也是共產主義社會。因為原始社會中,財產是共有的,每一人都為一個平等的貢獻者,為共同利益工作,並分享所有東西。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中,繼承人類學家摩爾根的發現,系統地論述了人類歷史早期的情況、私有制的起源和原始共產主義的消亡。
   事實上,在十九世紀前,歐洲已經開始有構建平等社會的思想的萌生。也有不少描述理想社會的文學作品(太陽城、柏拉圖的《理想國》、托馬斯·莫爾的《烏托邦》等)。但由於這段時期的共產主義思想比較純粹是對理想國度的追求而缺乏充分的科學性、且缺乏唯物主義元素,因此亦被稱為空想社會主義[1](或稱烏托邦主義)。與空想社會主義相對的則是科學共產主義,後者發生在近代。基督教亦是共產主義思想的源頭之一。
   早期基督教(未被古羅馬的君士坦丁大帝定為國教的基督教)被認為是一個進行共產主義運動的組織。「2:44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4:32那許多信的人、都是一心一意的、沒有一人說、他的東西有一樣是自己的、都是大家公用。」「4:34因為人人將田產房屋都賣掉了,把所賣的價銀拿來,放在使徒腳前: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使徒行傳)。
   哈耶克的老師,自由主義學者米瑟斯(1881——1973):「從過去千百年來不斷更新力量的基督教千禧年說,只需再邁出一步,便有了哲學千禧年說,即18世紀對基督教的理想主義解釋;然後經由聖西門,黑格爾和魏特林,便有了馬克思和列寧。」[2]
   "他們(早期基督徒)採用了下列方式來實現私有制和共產主義的集合,即讓每一小我都保存自己的財產,特別是保存自己在生產原料方面的財產,而僅僅要求在享用與使用方面--特別是在對生活原料的享用與使用方面--實行共產主義。""任何一個基督徒都可以使用自己的兄弟們的財富;擁有財產的基督徒不得拒絕自己的貧苦兄弟提出的利用和使用這些財產的要求。""全部的原始基督教整體都有一個合夥特徵,那就是竭力取消家庭生活。因此,在這些整體中有一條規定,即每天合夥用餐。"[3]
   中世紀天主教教會曾企圖建立「公社」來避免戰爭。16世紀,英國作家托馬斯·摩爾寫有《烏托邦》一書,描述了一個沒有私有財產的理想國度。英國內戰時期,耕地人(Diggers)成立了一些共產主義農業公社。對私有財產的批評,持續到了18世紀啟蒙時期,例如讓-雅克·盧梭,他作為一個加爾文份子,深受天主教教會詹森教派(Jansenism)運動之影響。法國大革命時期羅伯斯庇爾的恐怖統治,也受到了共產主義者的稱許。18世紀震教徒實驗了一種稱之為宗教共產主義的共產主義公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