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宗教信仰问题以及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徐水良文集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宗教信仰问题以及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徐水良


   

2015-8-1日


   

   
   我们强烈谴责中共对基督教、法轮功等宗教和信仰组织的迫害。在这一点上,我们的立场坚定不移。
   
   但是,前几天我在国内网站批判王林等江湖骗子,上帖子说:
   
   随着科学的发达以及普适价值的传播,一神教、某主义准宗教【按指马列教】、以及其他宗教必然逐渐衰亡。其神棍党棍江湖骗子越来越不得人心。因此世界大势,尤其是目前世界的大势,就是一神教、某主义准宗教、和其他各种神棍,官方的或江湖的骗子们以及他们的信仰和迷信必然衰落的大趋势。中国的江湖骗子神棍神汉神婆“特异功能人体科学”伪科学骗子,没有统一强大的组织,纯粹依靠社会的愚昧及腐败立足,前途更加渺茫。
   
   西方神棍神职人员比中国多,而且有一千八九百年历史,有强大的组织。但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不断有教堂倒闭变卖。十多年前,我在纽约看他们经常上街宣传,那时有不少人与他们搭讪交谈。但后来人与他们搭讪的人越来越少。近五六年我几乎天天上街,很多日子看到他们站街,尤其是耶和华见证人教会和华人全能神教会,往往天天有人立宣传牌站街,却没有再见到一个人与他们搭讪。
   
   这二天,是周末,突然出来许多人站街,好像不是原来耶和华见证人或者华人全能神教会,像是其他教会的人,大概教会衰落和信徒流失,耐不住了,很多人上街,人人拿传单分发,但极少有人接他们的传单,更没有人与他们搭讪。
   
   ====
   
   现在倒是中共势力大举侵入美国。把中国大陆的红歌红舞带到美国,使得纽约各个华人社区公园和广场,到处是这些东西。参加的,绝大部分明显就是知青一代。薄熙来唱红时,纽约红歌红舞的疯狂劲头,与大陆一个样。有一次我到公园去玩,有老太太以为我也是与他们一起的,过来问我:“今天李克强的妈妈有没有来?”
   
   后来薄熙来垮台,这些东西一时销声匿迹。代之以少许太极拳、太极剑等等。这说明红歌红舞这些东西,背后的策划操纵者,是中共地下势力,否则,美国这个自由世界,不可能追随中共政坛风波。
   
   今年夏天,随着习近平的左倾,红歌红舞又在华人社区公园广场风靡,到处是知青一代或中共退休官僚等等跳红舞,唱红歌这些东西的身影。前几天我看到一个退休官僚模样的人,在一个人很少的公园旁边,提着录音机,把红歌放得震天价响。
   
   所有这些现象,给我们很多提醒和思考。
   
   徐水良
   
   2015-8-1日
   
   附《世界日报》今日报道:
   
   聖約瑟堂最後彌撒 華裔教友泣別
   記者高夢梓/專題報導
   August 1, 2015, 6:35 am 3615 次
   「教堂的門今天就關上了,但天國的門、信仰的門永遠敞開。」華埠聖約瑟教堂被天主教紐約總教區(Archdiocese of New York)責令於8月1日前合併至顯聖容天主教堂,於31日舉辦最後的彌撒,用主懷安息典禮紀念教堂的關閉。近百位出席教友在彌撒中幾次泣不成聲,淚別如家園般的聖約瑟。
   31日一早,位於門羅街與加薩林街交口的聖約瑟堂敞開大門,迎接來自由禱告的教友們,而隨著人數的增多,禱告聲中開始夾雜抽泣、呢喃,讓原本莊嚴的教堂更添一分悲涼。主神台上罕見地擺上了金屬製的「耶穌聖體」,左右則是在葬禮上才會出現的花籃,並掛有用中英文寫著「悼念聖約瑟堂主懷安息」的輓聯
   聖約瑟堂管理人員王旭東指出,最後的彌撒除了有神父講道,更比照平日為去世教友做禱告的儀式,進行主懷安息。「今天就像是90歲聖約瑟堂的葬禮,雖然很多教友都要工作,大部分甚至在外州,依然有近百人前來。」此外受聖約瑟教堂之託,向紐約總教區陳情請願的市議員陳倩雯也派代表方家駿出席彌撒。
   在等待神父期間,不少女教友邊禱告讀經,邊看著神台上的輓聯,淚水止不住地流,不過隨著神父的出現,所有人又將精力集中在彌撒中。來自中國的藺神父多年前就在聖約瑟堂擔任客座中文神父,並於2011年成為常駐副本堂神父。「今日是聖約瑟堂的最後彌撒,結束之後教堂大門就將關閉。」藺神父一開口,又引起不少教友抽泣,但他強調世間教堂門可以關閉,天國的門、信仰的門卻永不會關。
   在半個多小時的最後講道中,藺神父為教友、慕道友、甚至決定關閉聖約瑟堂的紐約總教區祈禱。他將聖約瑟堂比作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主耶穌,把這段日子形容為教友們人生中的風雨期。「但是風雨總會過去,被釘死的耶穌也終將復活,我們要心存感激,堅守信仰。」面對眾教友的不捨、心痛甚至悲憤,藺神父表示不希望聽到聖約瑟教友的抱怨,教導他們用愛心話祈求神的祝福與帶領。
   在讀經和唱詩歌之後,藺神父最後一次為教友分發聖餐,幾乎每位都是含淚領過,莊嚴地將聖餐放入口中,猶如自己生命般珍惜。當藺神父宣布彌撒結束,讓教友像往常一樣拉手禱告,擁抱祝福時,大家已經泣不成聲,相互抱頭痛哭。不僅女教友,很多有淚不輕彈的男教友也一邊收拾教堂內的物品,一邊頻頻拭淚。
   再多眼淚和遺憾都無法阻止教堂的關閉,最終眾教友慢慢走出大門,看著王旭東像往常一樣緩緩地關上門,卻都久久不願離去。大家邊三步兩回頭,邊繼續拭淚,仿佛要將教堂刻入心中。王旭東表示,依然未放棄要求紐約總教區重開聖約瑟的念頭,將繼續上書陳情,希望今日的分離並非訣別。
   
   
   「無數美好記憶 無可代替」
   記者高夢梓/紐約報導August 1, 2015, 6:25 am 1250 次
   我在這裡度過了20年,兒子都是在這受洗長大,舉辦婚禮的,不能想像沒有聖約瑟的日子會怎樣。」31日參加因合併至顯聖容教堂而關閉的華埠聖約瑟教堂最後彌撒的各族裔教友均表示,雖然天主教徒同屬一個家庭,但他們在聖約瑟教堂有無數美好回憶,聖約瑟的地位無法替代。
   30多年前在中國就受洗成為天主教徒的吳瑪利已在聖約瑟參加主日彌撒、禱告等活動20年,她表示這個教堂的寬容與人性化是令她最感動,也最有歸屬感的。據吳瑪利介紹聖約瑟是很多福州新移民、特別是在外州打工者在紐約的臨時家園。她表示和其他教會非常「守時」不同,為了讓早到的教友有地方休息、自由禱告,聖約瑟早7時就會開門。「很多從外州回來紐約的教友大巴到站早,都可以到教堂地下室小睡一會兒,大家把這裡當自己家一樣。」如果彌撒結束後,有教友希望多禱告一陣,或者外州教友在這裡等待巴士,神職人員也會為他們留著後門,放心地由教友關燈鎖門
   聖約瑟教堂管理人員王旭東則表示,不僅對本堂教友關懷備至,聖約瑟的神職人員、教友對其他教堂教友,甚至非天主教徒也十分友好。「我們副本堂藺神父曾在半夜2點衝到醫院,為一個素不相識的老人做臨終禱告。」王旭東介紹,即使是有些教堂瞧不起的無證移民,聖約瑟壇也非常歡迎。「這才是天主的精神,平等地愛每一個人。」
   眾多教友均表示,藺神父非常善於號召並組織各項活動,不僅將福音傳遍下東城,更讓教友們加深交流,只是此時那些美好回憶都成了他們不捨的理由。同樣在聖約瑟服侍20年的陳委表示,藺神父經常帶著教友挨家挨戶地敲門傳福音,每到節慶就探訪老人中心或醫院,讓教友們的生活變得豐富多彩,對教堂也更有歸屬感。
   31日的最後彌撒上還出現了一些小教徒。三年前來到聖約瑟的張女士就帶來不到兩歲的女兒。她表示自己和老公就是在聖約瑟結婚,女兒也在這裡出生、受洗,本來還期待看著她在此長大、結婚生子,哪想教堂就這樣關閉了。「聖約瑟很有家的感覺,我非常放心讓女兒在這成長,只是事與願違。」上周日幾個外州教友最後一次在聖約瑟參加完彌撒後相擁痛哭,覺得今後在紐約就沒有家了。
   不少白人和西語裔教友也出席了最後的彌撒。41年前在聖約瑟出生、受洗,並在此結婚生子的李維拉(Anna Mavrianos)擔任英文堂老師多年,她對教堂的關門表示非常不理解。「我們教堂運作得非常好,就此關閉太讓人心痛。」很多西語裔教友也陸續來到聖約瑟,將供奉在這裡的先人名牌帶走,合併後顯聖容教堂不提供西語服務。
   
   顯聖容堂敞開懷抱 迎聖約瑟教友
   記者高夢梓/紐約報導
   August 1, 2015, 6:20 am 1123 次
   「我們已經做好準備,迎接聖約瑟堂的教友,希望撫慰他們失去『家園』的傷痛。」為了讓各教堂更好運作,天主教紐約總教區(Archdiocese of New York)決定於8月1日將華埠聖約瑟堂、聖占士堂合併至顯聖容天主教堂。顯聖容本堂神父盧樂民(Raymond Nobiletti)的助理鄭鴻敏表示,非常高興迎接新教友,並有信心建立一個更大的華人教會。
   鄭鴻敏表示,合併教堂是無奈之舉,但也是明智選擇。近年來,紐約天主教徒人數銳減,但教堂數量卻沒改變,導致有些教堂僅有幾個教友卻依然需支付房租和神職人員工資,非常浪費資源。「我們很歡迎聖約瑟與聖占士合併過來,一起服務華裔教徒。」
   鄭鴻敏指出顯聖容的神父、修女等神職人員為合併做了不少工作,包括多次與兩教堂神職人員溝通,了解教友需要,嘗試增加彌撒次數以分數人群。「我非常理解有些聖約瑟教友的傷心與不捨,他們可能出生、結婚、生子、去世都是在聖約瑟堂度過,這次合併就像讓他們離開家園一樣。」鄭洪敏表示父母來自天津、她於香港長大,在顯聖容服務22年,早已沒有膚色、地域、國籍的概念,「天主教徒都是神的孩子,是一家人,我們的聖經、教義、禮儀都一樣,聖約瑟教友一定能在顯聖容找到家的感覺」。
   顯聖容本堂牧師盧樂民為義大利裔美國人,曾在香港做過十幾年神父,因此1991年剛到顯聖容就開始服務講粵語的華裔移民。此外隨著福建移民增多,盧樂民特意聘請會將普通話的牧師和鄭洪敏當助理。此外顯聖容還有一位執事、修女和幾名助理與秘書,合併後也保持不變。鄭鴻敏表示,「聖約瑟約有100多名教友,現在還處於傷心中,也許一開始不會有很多人過來,不過我相信會有幾十人願意加入顯聖容」。顯聖容現有1500多名華裔教友,其中福建移民占70%,每周約有500多人出席主日彌撒。
   鄭鴻敏表示顯聖容堂於2013年9月接到紐約總教區樞機主教杜蘭(Timothy Cardinal Dolan)的合併教堂通知,包括位於勿街的顯聖容,位於門羅街與加薩林街交口的聖約瑟、位於顯利街的聖德力(St. Teresa Church)以及幾年前因一場大火而與聖約瑟共享教堂的聖占士。經過一年多的研商,去年11月主教決定於2015年8月1日將聖約瑟堂、聖占士堂合併至顯聖容,保持聖德力不變。
   至於有人質疑為何是顯聖容兼併聖約瑟而非反之,鄭鴻敏表示顯聖容歷史悠久,而且是最早服務華裔的天主教堂,聲譽好且經驗多。「我們的管理比較成熟,財政也更穩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