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徐水良文集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獄中舊文:批判“四個堅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超临界状态取决于偶然,用突发事件来解决
   
   
   人类社会也是这样,超临界不是普通规律的状态,往往取决于偶然因素。比如中国的6.4,当时中国的条件好的多了,比苏联的情况不知要好多少;苏联东欧表面上看也稳定的多,当时红场上只有几万人,而“89”天安门广场上几百万人,比苏联的规模不知大多少。中国的军队也不稳定的多,都在等赵紫阳下命令,但是赵紫阳没有这样做,错过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在苏联,叶利钦只是俄罗斯共和国的,而不是全苏联的领导,当时他没有很高的职位;而赵紫阳在中国是共产党的总书记,拥有最高领导权,一切情况都比苏联好,就是因为领导人态度不同、勇气不同,结果完全不同。
   
   赵紫阳不愿意犯罪,在这一点上我们尊重他,他当时没有犯罪,保住了良知、良心,可是他没有为中华民族立功。在某种意义上,赵紫阳没有担当起历史责任来,也是失职,有过。我说很多东西取决于偶然因素,如果苏联是赵紫阳,中国是叶利钦,那中国就胜了,苏联就败了。一个统帅不敢打仗,这个军队还能胜吗,不可能胜。所以很多情况取决于偶然因素,人类历史上的革命,很多是有组织的,也有很多是没有组织起来的,比如俄国二月革命,开始是居民抢粮,没有任何组织、没有任何政党来领导,结果二月革命成功了。东欧革命没有组织领导,除了波兰,许多国家的情况,是没有组织、没有领导的。所以这种革命根本不取决于有没有组织,有没有领导,它是超临界状态,取决于偶然,它用突发事件来解决。
   
   中共是一手暴力、一手欺骗,它既然没有给任何有组织的力量、任何有组织的结构存在的条件,那么,中国的无序、突变和不稳定状态,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在谈到目前年岁稍大些的人,尤其是在海内、海外都居住过的人,能够对中共有个正确认识,选择退出中共;而现在的年轻人,在中共的歪理中长大,在欺骗中长大,他们怎么能顺应这个潮流,认清中共谎言选择退出中共的问题时,徐水良先生认为,中共的腐败专制是透过社会的方方面面表露出来的,人们是能看到、听到和感受到的。年岁大的人通过比较能认清中共的本质,年轻人他们没有包袱,一旦认清中共的邪恶是会自动退出中共党团队的。徐水良先生说:问题是中共为了自己的私利,毁坏人类的文化、人类的道德,毁灭整个民族的道德,制造全民族的腐败,目的是使中国人不分是非,从而放任共产党统治。将来的道德重建是非常艰巨的。
   
   
   
          海外调子一定要比国内要高一点
   
             徐水良
   
            2011-1-4日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否则国内就更没有空间了。”这个说法很正确。
   
   组织温州集会这类事情,我的判断是时机尚未成熟。需要慎重。不要轻易搞。当然也不反对有的朋友去试试。不过,国内的事情,原则上由国内按照实际情况去搞。海外主要进行理论、思想和策略的研究和引导工作。
   
   但总的说来,要改变中国现状,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坚持反对付出代价,就是坚持保护现状保护暴政。我在国内的时候,电台上听到海外那些人反对革命,总是特别生气。在海外反对革命,毫无道理,完全是帮中共维护统治。海外人士,即使你想走改良道路,你也得在一定程度上鼓吹革命,以便向中共上层施加革命压力,迫使他们同意改良,并争取给国内人士有推动改良的更大的活动空间。国内呼吁革命有危险,就应该海外来呼吁,国内根据海外呼吁作秘密准备。国外不呼吁,所以我不得不在国内冒险呼吁革命,心里实在生气。这实际上是海外这批混蛋以冠冕堂皇的理由,说要帮助国内避免危险,但恰恰把危险推给国内人士。我在国内及刚到海外时,曾经对这批以避免危险等冠冕堂皇理由反对革命的家伙,进行过严厉抨击。
   
   说海外朋友呼吁革命,是不顾国内安外,完全是混蛋逻辑。海外很多朋友,也是从国内危险中走过来的,甚至从国内严重的死亡危险中走过来的。他们当然必须承担国内人士很危险的难以承担的呼吁革命的工作,避免由国内人士冒险出来呼吁。这是义不容辞。对此进行攻击的人,完全是颠倒黑白,对承担这种义不容辞义务进行道德攻击,就是保护中共,就是真正地把危险推给国内朋友。
   
   海外很多朋友都是被中共赶出来的。那些颠倒黑白攻击鼓吹革命是不顾国内安危的人士,要海外朋友回国内去呼吁革命,那么:
   
   第一、你们最好让中共收回不准海外朋友回国内的政策。进行攻击的,其中有的人,也经常回国,或许早有主子,那么请你们帮助向你们主子请求一下,给这些人士的回国权利。
   
   第二、如果你们要这些人士回国,是希望中共能够抓捕他们,以便彻底消灭呼吁革命的声音,你们最好也明讲,别用阴谋手段帮助中共抓捕他们想要抓捕的人。
   
   第三、各种条件许可,能够回国的革命者,当然会在时机合适的时候回国;不能回国的,没有条件回国的,或者工作需要必须留在海外的,他们作出种种决定的时候,不应该向颠倒黑白的可疑人士报告,以免他们告密。那些拼命攻击要别人公开自己回国意愿的人,实在免不了有用激将法等手段收集信息告密的嫌疑。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徐水良
   
             2011-1-18日
   
   
   一些人对我们批评刘派花瓶民运、和近来批评公民调查团的做法感到不解。
   
   其实,道理很简单:我们正面临革命的前夜。为了迎接革命,发起革命总攻前,必须扫清阻碍革命的外围。
   
   现在很多人尤其是花瓶民运,纪念辛亥革命,就是不提革命两个字,只提辛亥百年;更加不提辛亥革命前,革命派打败保皇改良派的大论战。
   
   其实,没有那场大论战,没有革命派战胜改良派的那场大论战,就没有辛亥革命。
   
   中国特有的、中共地下势力制造出来的“告别革命”派,包括刘派线人花瓶民运,许多年来,尤其是64以后,拼命混淆是非,拼命攻击革命,包括否定辛亥革命。说什么没有辛亥革命,中国搞改良,情况会更好。这完全是虚构和空想虚幻的、不存在的、或不可能存在历史。
   
   他们胡说革命只能产生专制,暴力只能产生暴政,这完全是彻头彻尾的伪造历史,颠倒是非。其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中共减轻革命压力,维持长久统治。
   
   世界上独立的大国,其自由民主制度,都是通过革命或者战争来实现的。美英法,通过暴力革命实现自由民主,德日意,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盟军打败法西斯轴心国,实现自由民主。苏联东欧,通过基本上是和平的,很少流血的天鹅绒革命和颜色革命,实现民主。印尼,菲律宾,伊拉克,阿富汗,和正在进行革命的突尼斯,也是通过革命或者战争来实现自由民主。
   
   由于中共地下势力的强大,制造了强大的“告别革命”派。这十多年近二十年来,革命民主派与“告别革命派”包括刘派线人花瓶民运,进行了长期的论战,这场论战,比辛亥革命前革命派与保皇派那场论战,更加激烈、更加艰难。这场论战的目的,正是为了准备革命。
   
   当然,当代中国的革命民主派,与过去的一些革命派不同,尤其是与共产革命不同,他们不反对改良,相反,他们主张革命和改良两条腿走路。他们认为,革命中包含改良,改良中包含革命。革命仅仅是为了扫除阻碍社会改良和进步的反动阻力,社会的变革,仍然需要由革命以后的社会改革和改良来实现。
   
   没有革命,没有革命压力,专制统治者都不会接受改良。独立的大国,不像很少几个受到国际和周边国家压力的国家和地区,例如台湾那样,不得不在压力下搞改良。因为独立大国受到的国际压力,不足以改变其国内政策。如果没有革命派的压力和辛亥革命,没有国际上一次又一次战争的压力,满清政府也不会自动搞改良、搞自由民主。没有革命,中共极权专制势力,更不会自动改良走向自由民主。
   
   所谓革命只能产生专制,暴力只能产生暴政,纯粹是中国特有的、中共地下势力制造出来的“告别革命派”的胡说八道和彻头彻尾的谎言。
   
   为了保证革命的到来和胜利,革命到来前,必须认真清理和扫除中共地下势力和告别革命派的包括刘派线人花瓶民运的阻力。否则,革命既不会到来,更不会胜利。要革命,就必须排除障碍,扫除阻力。
   
   最近这一次,钱云会案中,公民调查团所起到的灭火作用,就更是提醒我们:此事极端重要。共产党怎么都无法扑灭钱云会案引起的民众愤怒的大火,却被公民调查团轻易扑灭。这是因为:政府已经没有信誉,而他们却披着与中共对立的外衣,有很大欺骗性,能够混淆是非,搞乱真相,非常危险。
   
   革命机会往往很难得。很难得的革命机会,如果不事先清除阻碍革命的帮凶和障碍,一旦革命被他们阻挡破坏,你就得再等好多年。就像64,错过胜利机会,现在一等就是20多年。而且,有的好机会,例如89年,如果89民运的领导者非常清醒,尤其是赵紫阳如果能够像叶利钦那样,担负起历史责任,站出来领导革命,那么,89民运很可能变成一场不流血,或像苏联那样,流血很少,损失很小的革命。这个机会,千载难逢,却被89民运的领导层和赵紫阳,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口号下,轻易地放弃了。你放弃,那当然必然就是屠夫们的胜利,必然就是你的失败。结果,89民运不仅没有防止流血,取得胜利,相反付出了巨大的流血的代价,失败了。
   
   你一个失误,或者被外围阻力一个障碍,很好的革命机会就过去了;也许就永远没有这种很好的机会了。你得付出大得多的代价,才能等来另一次革命的机会。从64到现在,中国人已经在日常生活中受尽迫害,遭受巨大的抢劫和掠夺,付出了远远超过64屠杀许多倍的生命作代价,才走到今天。而且要再革命,可能也会付出更大的代价。因为64以后,中共通过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培养了一个既得利益抢劫掠夺的权贵集团,一个反对革命的强大的阻力集团。革命,就再也不可能像89民运时期那么简单,当时的革命阻力,要比现在小得多。
   
   对敌总攻前,必须先清除外围,清除帮凶和障碍。这是常识。
   
   现在正是总攻前,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清除障碍。否则,革命(总攻)就没有胜利的可能。
   
   总攻,在时间上是非常紧张的事情。而清除障碍的准备工作,时间上就比较宽裕,我们必须做得尽可能好些。
   
   有人嚷嚷着要打主要敌人,反对清除外围,反对浪费时间到清除帮凶障碍上面。完全是不懂常识。
   
   因此,革命到来前,清除外围障碍,非常重要。清除障碍的目的,就是让革命民主派和广大民众,不要相信和听从刘派线人花瓶民运,不要相信和听从伪民运人士和伪维权人士,不要相信和听从一切告别革命派,要努力识破中共地下势力和他们的所有阴谋,排除他们的一切阻力,去迎接革命的到来;一旦革命来临,就坚定不移地遵从“勇敢、勇敢、再勇敢”的革命信条,去排除阻力,去赢得革命的胜利。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