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徐水良文集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


   

(笔者呼唤、发起和推进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徐水良


   

2015-8-8日编缉


   
   目录: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再谈革命和暴力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跟帖四个
   对国家恐怖主义和其他恐怖主义不能单纯坚持和平非暴力
   再论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说法没有根据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修订稿)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短文三则
   
                徐水良
   
               2009-6月21日
   
   目录:
   1、花瓶民运无可救药地衰落,民主民权运动轰轰烈烈地展开
   2、贬低民众是中共贬低压制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的需要
   3、究竟什么才是64镇压的根由?
   
   
     1、花瓶民运无可救药地衰落,民主民权运动轰轰烈烈地展开
   
             徐水良
   
            2009-6-21日
   
   
   在花瓶民运无可救药地衰落的同时,民主民权运动如火如荼地展开。
   
   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简称民权运动)已经成为铺天盖地、轰轰烈烈的全民运动,这预示着花瓶民运即将进入历史,它将慢慢地、但却无可避免面地走向寿终正寝。
   
   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沦陷区,花瓶民运早已无可救药,热心民主的人们救了二十年,却是愈救愈衰败。
   
   时至今日,谁也无法让狭义民运圈和花瓶民运起死回生。
   
   中国民主的希望在民权运动。国内已经铺天盖地,风起云涌,轰轰烈烈的全民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才真正代表了中国民主事业、民主运动和中国的未来。
   
   召开民运代表大会,统一民运,希望狭义民运圈和花瓶救民运起死回生之类的幻想,或者是不了解民运情况、民运全局的那些人的愿望良好的幻想;或者是花瓶民运和中共地下势力企图挽救花瓶民运的梦话和呓语。
   
   
   
     2、贬低民众是中共贬低压制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的需要
   
              徐水良
   
             2009-06-21
   
   
   贬低民众及其作用,是中共贬低压制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的需要。
   
   这些年,中共面临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简称民权运动)全民抗暴、全民起义的压力,祭出反民粹主义旗号,提倡精英主义,企图压制这个民权运动,攻击、压制和贬低民众反抗的意义。
   
   攻击杨佳等抗暴英雄,说他们是原始暴力纳粹法西斯之类,就是典型表现。
   
   有的人甚至说:“人民不过是一堆肉。该哄的时候哄,该辗的时候辗。”(这是赛昆原话)。彻底蔑视民众,为中共权贵及其血腥镇压张目,为这种镇压提供法西斯歪道理,提供邪恶的理论基础。
   
   这种思想,有中国“精英”、伪精英的长期传统作基础。
   
   把声势浩大规模空前的八九民运,说成中共党内宫廷权斗的陪衬,也是这类伪“精英主义”,以及反对所谓的“民粹主义”,贬低民众作用的传统之一。
   
   当然,赵紫阳智囊团拼命捧赵、无限夸大赵的作用,把八九民运说成赵,以及赵和中共宫廷权斗的陪衬,实际上是为了夸大他们自己。
   
   但另外有的可疑分子故意歪曲历史,把89民运说成党内权斗,则是别有目的。
   
   但这两种人都蔑视民众。
   
   而蔑视民众,抹煞民众的作用,正是当前中共在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四面楚歌的紧迫压力下,压制和贬低民众反抗运动的迫切需要。
   
   今年花瓶民运着重纪念颂扬89民运不反共,再次捧抬和贩卖赵紫阳不反抗不反共的低档货物,起的也是这类作用。
   
   那么起劲地捧抬贩卖赵紫阳那些不反抗不反共低档货物,有多大意义?
   
   当然,赵智囊团仅仅是客观上对这种需要起了帮忙作用。可疑分子则是主观上就是要起这种作用。
   
   实际上,89民运一开始的矛头指向,首先就是反赵紫阳,其次是反邓小平。赵紫阳不过是见风转舵,不赞成武力镇压而已。他从来没有转到民运反对派立场,站到89民运一边一起抗争。实际上他至死都是忠于共产党的忠诚的共产党员,始终是不反党不反抗的共产党员。赵紫阳对89民运的作用非常有限。他的影响在64以后,在上面精英主义思想的影响下,才得到夸大。
   
   而且,倒赵,拿掉赵紫阳,邓小平一句话就可以了,如果不是与民众的主要矛盾,这个宫廷斗争有必要调动几十万军队,并且用吃奶的力气镇压吗?可见,把89民运说成赵紫阳和宫廷权斗的陪衬,是多么地荒唐。
   
   
   
         3、究竟什么才是64镇压的根由?
   
               徐水良
   
              2009-6-20
   
   
   苏晓康先生的文章《“倒赵”才是“六四”镇压的根由》,把一个伟大运动的被镇压,说成宫廷权斗的结果,成为宫廷权斗的陪衬,也太夸张,太夸大权贵,太蔑视民众了吧?
   
   89民运,那是民众和权贵尖锐矛盾的结果;权贵们内部斗争,只是这个矛盾的反映。
   
   这是赵紫阳智囊团和这一派体制内官员贵族化民运的习惯思维:颠倒原因和结果,夸大权贵,蔑视民众;夸大宫廷内斗,贬低社会矛盾和八九民运的真正意义。在他们眼里,社会只是权贵们占有的争夺摆布对象。不是社会矛盾造成权贵内部矛盾和宫廷斗争,而是宫廷斗争产生社会矛盾。社会只是为权贵生存,为权贵服务。人类历史,似乎只是权贵们的宫廷斗争史。
   
   河殇派老是喜欢制造一些与黄色文明蓝色文明相类似的无稽之谈,很特别。
   
   
   附:
   
   苏晓康:“倒赵”才是“六四”镇压的根由”(略)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就魏京生的采访报道再谈民主远近问题)
   
               徐水良
   
               2009-6-22
   
   
   读了魏京生基金会发表的《德国〈星期五〉杂志每周主题发表对魏京生的采访:“与20年前相比,中国距离民主更近了”》一文。我觉得有必要再谈谈这个问题。
   
   因为,中共改革走入歧路、民主政治改革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的观点,是首先由我提出来、并且反复论述的。
   
   
   
   一、比喻
   
   
   这里,我先用比喻、隐喻的方法,来描述这个问题。
   
   从专制走向民主,往往要走遥远的路。但是,经过长期准备,建立民主制度、实现民主的关键一步,却往往是一个巨大的跳跃或飞跃。这一步非常重要。跳过去,民主就实现了;跳不过去,就失败,专制制度取得胜利,民主进程有可能经历巨大的倒退。
   
   二十年前,我们进入这关键的一步,开始跳跃。结果,东欧、苏联,甚至蒙古那样落后的国家,都跳过去了。而最早起跳的我们,却失败了:起跳以后,在离民主半步之遥的起跳半途上,被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共法西斯权贵专制集团,动用几十万大军,血腥屠杀阻挡,被他们反攻回来了。结果,这一个倒退,一退就是二十年。
   
   跳跃的失败,倒退的产生,当然首先要怪邓小平权贵集团的凶残和野蛮,但同时也要怪我们自己,没有做好必要的准备,自己起跳的决心和力度都很不足。
   
   二十年来,中国人民和中国的民主力量,继续抗争,努力挡住中共的反扑,并且努力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把它推回到接近新的跳跃或飞跃的起点。尤其是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简称民权运动)的兴起和展开、以及它成为中国民主事业的主力,中国民主的进程,已经呈现势不可挡的趋势。
   
   虽然花瓶民运无可救药地衰落,但是,全民性的民主民权运动,却轰轰烈烈、如火如荼地兴起和展开。
   
   这个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从早些年的孙志刚事件,黄静事件等等开始,及到近来的512、周老虎、瓮安、杨佳、躲猫猫、侵犯幼女的深圳海事局林书记屁民事件、官员嫖幼女、宝马车撞人、邓玉娇、石首事件、接连不断、绵绵不绝的反抗低价强制拆迁和暴力拆迁,等等等等,一系列事件,中国的民主民权运动,逐步发展壮大,遍及全国,铺天盖地。这个民权运动,将决定未来中国的命运。
   
   今后,在民权运动面前,中共只有两条路:或者容忍,那么,民权运动将一步一步推着中共向前走;或者中共无法容忍,展开镇压,那将激起民变,导致中共的快速灭亡。
   
   在中共面前,除了这两条路,已经没有其它道路。
   
   我们未来民主的准备工作和起跳力度,已经远远超过二十年前的水平。
   
   从这种意义上,中国民主的进程,离民主越来越近了。
   
   但是,即使如此,我们现在仍然没有达到二十年前已经到达的起跳阶段。因此,从这个角度说,我们离民主的距离,可能还有起跳前的几步,加上不久以后起跳的一步,比二十年前的起跳以后的半步距离,仍然要更远一点,“与20年前相比,中国距离民主更近了”的说法,并不完全正确。
   
   因此,从进步因素有利因素看,从潜在的力量和必然性看,我们离民主更近了;但是从现实的民主进程看,我们并没有更近,仍然是一样远,甚至还要更远一些。
   
   
   二、不同因素
   
   
   下面,我们从理论上讨论这个问题。
   
   先接着从上面第一部分后面已经谈到的不同因素、不同力量的角度,从理论上讨论这个问题。
   
   中国大陆改革走入歧路,在自由主义帮凶鼓吹和支持下实行大抢劫大掠夺的邓式改革,人为制造了一个反对民主化、反对政治改革的既得利益的特权官僚和太子党权贵集团,为政治改革制造了巨大的阻力。特权官僚们允许政治改革的意愿越来越小,反对政治改革的意愿却越来越大。就官方体制内而言,民主化政治改革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
   
   这些观点,首先由我提出来,并且在《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中国改革再反省》《再谈“左派”和“右派”》《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等等许许多多文章中进行了反复的论述。
   
   对魏京生提问的那个记者和上面提及的这篇报道的标题,显然是针对这些观点提出来的。但是,问题的提法和标题,都很不科学。并且明显违背了魏京生先生的回答,即“与过去差不多遥远”的本意。有误导之嫌。魏京生先生显然在记者不科学的抽象提问之下,有点不知所措,讲了几句从进步因素谈论问题的话,结果被利用,被错误报道。
   
   实际上,这个问题是一个具体问题。应该具体地提出问题。因为从不同的具体角度观察,就会呈现完全不同的巨大差别。对中共走入歧途的改革而言,人为制造反对民主化政治改革、搞大抢劫大掠夺的权贵阻力集团,阻力越来越大,对民主,无疑是一种大倒退,因此是一种把中国推向与民主化政治改革越来越远的力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