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徐水良文集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


   

(笔者呼唤、发起和推进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徐水良


   

2015-8-8日编缉


   
   目录: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再谈革命和暴力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跟帖四个
   对国家恐怖主义和其他恐怖主义不能单纯坚持和平非暴力
   再论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说法没有根据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修订稿)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短文三则
   
                徐水良
   
               2009-6月21日
   
   目录:
   1、花瓶民运无可救药地衰落,民主民权运动轰轰烈烈地展开
   2、贬低民众是中共贬低压制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的需要
   3、究竟什么才是64镇压的根由?
   
   
     1、花瓶民运无可救药地衰落,民主民权运动轰轰烈烈地展开
   
             徐水良
   
            2009-6-21日
   
   
   在花瓶民运无可救药地衰落的同时,民主民权运动如火如荼地展开。
   
   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简称民权运动)已经成为铺天盖地、轰轰烈烈的全民运动,这预示着花瓶民运即将进入历史,它将慢慢地、但却无可避免面地走向寿终正寝。
   
   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沦陷区,花瓶民运早已无可救药,热心民主的人们救了二十年,却是愈救愈衰败。
   
   时至今日,谁也无法让狭义民运圈和花瓶民运起死回生。
   
   中国民主的希望在民权运动。国内已经铺天盖地,风起云涌,轰轰烈烈的全民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才真正代表了中国民主事业、民主运动和中国的未来。
   
   召开民运代表大会,统一民运,希望狭义民运圈和花瓶救民运起死回生之类的幻想,或者是不了解民运情况、民运全局的那些人的愿望良好的幻想;或者是花瓶民运和中共地下势力企图挽救花瓶民运的梦话和呓语。
   
   
   
     2、贬低民众是中共贬低压制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的需要
   
              徐水良
   
             2009-06-21
   
   
   贬低民众及其作用,是中共贬低压制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的需要。
   
   这些年,中共面临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简称民权运动)全民抗暴、全民起义的压力,祭出反民粹主义旗号,提倡精英主义,企图压制这个民权运动,攻击、压制和贬低民众反抗的意义。
   
   攻击杨佳等抗暴英雄,说他们是原始暴力纳粹法西斯之类,就是典型表现。
   
   有的人甚至说:“人民不过是一堆肉。该哄的时候哄,该辗的时候辗。”(这是赛昆原话)。彻底蔑视民众,为中共权贵及其血腥镇压张目,为这种镇压提供法西斯歪道理,提供邪恶的理论基础。
   
   这种思想,有中国“精英”、伪精英的长期传统作基础。
   
   把声势浩大规模空前的八九民运,说成中共党内宫廷权斗的陪衬,也是这类伪“精英主义”,以及反对所谓的“民粹主义”,贬低民众作用的传统之一。
   
   当然,赵紫阳智囊团拼命捧赵、无限夸大赵的作用,把八九民运说成赵,以及赵和中共宫廷权斗的陪衬,实际上是为了夸大他们自己。
   
   但另外有的可疑分子故意歪曲历史,把89民运说成党内权斗,则是别有目的。
   
   但这两种人都蔑视民众。
   
   而蔑视民众,抹煞民众的作用,正是当前中共在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四面楚歌的紧迫压力下,压制和贬低民众反抗运动的迫切需要。
   
   今年花瓶民运着重纪念颂扬89民运不反共,再次捧抬和贩卖赵紫阳不反抗不反共的低档货物,起的也是这类作用。
   
   那么起劲地捧抬贩卖赵紫阳那些不反抗不反共低档货物,有多大意义?
   
   当然,赵智囊团仅仅是客观上对这种需要起了帮忙作用。可疑分子则是主观上就是要起这种作用。
   
   实际上,89民运一开始的矛头指向,首先就是反赵紫阳,其次是反邓小平。赵紫阳不过是见风转舵,不赞成武力镇压而已。他从来没有转到民运反对派立场,站到89民运一边一起抗争。实际上他至死都是忠于共产党的忠诚的共产党员,始终是不反党不反抗的共产党员。赵紫阳对89民运的作用非常有限。他的影响在64以后,在上面精英主义思想的影响下,才得到夸大。
   
   而且,倒赵,拿掉赵紫阳,邓小平一句话就可以了,如果不是与民众的主要矛盾,这个宫廷斗争有必要调动几十万军队,并且用吃奶的力气镇压吗?可见,把89民运说成赵紫阳和宫廷权斗的陪衬,是多么地荒唐。
   
   
   
         3、究竟什么才是64镇压的根由?
   
               徐水良
   
              2009-6-20
   
   
   苏晓康先生的文章《“倒赵”才是“六四”镇压的根由》,把一个伟大运动的被镇压,说成宫廷权斗的结果,成为宫廷权斗的陪衬,也太夸张,太夸大权贵,太蔑视民众了吧?
   
   89民运,那是民众和权贵尖锐矛盾的结果;权贵们内部斗争,只是这个矛盾的反映。
   
   这是赵紫阳智囊团和这一派体制内官员贵族化民运的习惯思维:颠倒原因和结果,夸大权贵,蔑视民众;夸大宫廷内斗,贬低社会矛盾和八九民运的真正意义。在他们眼里,社会只是权贵们占有的争夺摆布对象。不是社会矛盾造成权贵内部矛盾和宫廷斗争,而是宫廷斗争产生社会矛盾。社会只是为权贵生存,为权贵服务。人类历史,似乎只是权贵们的宫廷斗争史。
   
   河殇派老是喜欢制造一些与黄色文明蓝色文明相类似的无稽之谈,很特别。
   
   
   附:
   
   苏晓康:“倒赵”才是“六四”镇压的根由”(略)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就魏京生的采访报道再谈民主远近问题)
   
               徐水良
   
               2009-6-22
   
   
   读了魏京生基金会发表的《德国〈星期五〉杂志每周主题发表对魏京生的采访:“与20年前相比,中国距离民主更近了”》一文。我觉得有必要再谈谈这个问题。
   
   因为,中共改革走入歧路、民主政治改革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的观点,是首先由我提出来、并且反复论述的。
   
   
   
   一、比喻
   
   
   这里,我先用比喻、隐喻的方法,来描述这个问题。
   
   从专制走向民主,往往要走遥远的路。但是,经过长期准备,建立民主制度、实现民主的关键一步,却往往是一个巨大的跳跃或飞跃。这一步非常重要。跳过去,民主就实现了;跳不过去,就失败,专制制度取得胜利,民主进程有可能经历巨大的倒退。
   
   二十年前,我们进入这关键的一步,开始跳跃。结果,东欧、苏联,甚至蒙古那样落后的国家,都跳过去了。而最早起跳的我们,却失败了:起跳以后,在离民主半步之遥的起跳半途上,被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共法西斯权贵专制集团,动用几十万大军,血腥屠杀阻挡,被他们反攻回来了。结果,这一个倒退,一退就是二十年。
   
   跳跃的失败,倒退的产生,当然首先要怪邓小平权贵集团的凶残和野蛮,但同时也要怪我们自己,没有做好必要的准备,自己起跳的决心和力度都很不足。
   
   二十年来,中国人民和中国的民主力量,继续抗争,努力挡住中共的反扑,并且努力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把它推回到接近新的跳跃或飞跃的起点。尤其是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简称民权运动)的兴起和展开、以及它成为中国民主事业的主力,中国民主的进程,已经呈现势不可挡的趋势。
   
   虽然花瓶民运无可救药地衰落,但是,全民性的民主民权运动,却轰轰烈烈、如火如荼地兴起和展开。
   
   这个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从早些年的孙志刚事件,黄静事件等等开始,及到近来的512、周老虎、瓮安、杨佳、躲猫猫、侵犯幼女的深圳海事局林书记屁民事件、官员嫖幼女、宝马车撞人、邓玉娇、石首事件、接连不断、绵绵不绝的反抗低价强制拆迁和暴力拆迁,等等等等,一系列事件,中国的民主民权运动,逐步发展壮大,遍及全国,铺天盖地。这个民权运动,将决定未来中国的命运。
   
   今后,在民权运动面前,中共只有两条路:或者容忍,那么,民权运动将一步一步推着中共向前走;或者中共无法容忍,展开镇压,那将激起民变,导致中共的快速灭亡。
   
   在中共面前,除了这两条路,已经没有其它道路。
   
   我们未来民主的准备工作和起跳力度,已经远远超过二十年前的水平。
   
   从这种意义上,中国民主的进程,离民主越来越近了。
   
   但是,即使如此,我们现在仍然没有达到二十年前已经到达的起跳阶段。因此,从这个角度说,我们离民主的距离,可能还有起跳前的几步,加上不久以后起跳的一步,比二十年前的起跳以后的半步距离,仍然要更远一点,“与20年前相比,中国距离民主更近了”的说法,并不完全正确。
   
   因此,从进步因素有利因素看,从潜在的力量和必然性看,我们离民主更近了;但是从现实的民主进程看,我们并没有更近,仍然是一样远,甚至还要更远一些。
   
   
   二、不同因素
   
   
   下面,我们从理论上讨论这个问题。
   
   先接着从上面第一部分后面已经谈到的不同因素、不同力量的角度,从理论上讨论这个问题。
   
   中国大陆改革走入歧路,在自由主义帮凶鼓吹和支持下实行大抢劫大掠夺的邓式改革,人为制造了一个反对民主化、反对政治改革的既得利益的特权官僚和太子党权贵集团,为政治改革制造了巨大的阻力。特权官僚们允许政治改革的意愿越来越小,反对政治改革的意愿却越来越大。就官方体制内而言,民主化政治改革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
   
   这些观点,首先由我提出来,并且在《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中国改革再反省》《再谈“左派”和“右派”》《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等等许许多多文章中进行了反复的论述。
   
   对魏京生提问的那个记者和上面提及的这篇报道的标题,显然是针对这些观点提出来的。但是,问题的提法和标题,都很不科学。并且明显违背了魏京生先生的回答,即“与过去差不多遥远”的本意。有误导之嫌。魏京生先生显然在记者不科学的抽象提问之下,有点不知所措,讲了几句从进步因素谈论问题的话,结果被利用,被错误报道。
   
   实际上,这个问题是一个具体问题。应该具体地提出问题。因为从不同的具体角度观察,就会呈现完全不同的巨大差别。对中共走入歧途的改革而言,人为制造反对民主化政治改革、搞大抢劫大掠夺的权贵阻力集团,阻力越来越大,对民主,无疑是一种大倒退,因此是一种把中国推向与民主化政治改革越来越远的力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