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徐水良文集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 名声最臭的痞子骗子特线都与盛雪站到一起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徐水良

   

   

   
   2015-8-23日

   
   刘刚是一贯公开地把造谣撒谎当作主要作战手段,一贯造谣、撒谎、作假,而且被新泽西法院裁定精神异常,失去行为能力而必须由监护人监护的法定精神病人。除了因为家暴案他为了自保,不得不对特线阵营反戈一击,揭发不少纽约等地特线阵营真实情况,不得不讲了不少真话,引起大家重视以外,一般情况下,大家也不把他和他的造谣撒谎当回事。但他往往不断造谣,有时实在也太烦人,所以我们有时也偶尔反击一下,揭揭他的笑料驳驳他的谣言,权当互联网上的娱乐。
   
   中共极其卑鄙,吸收利用鲍戈、刘刚、陈泱潮等一批精神异常的病人,伪装民运搞破坏,包括漫天造谣;这同时也是民运的悲哀,没有力量来对付这类事请,只能听任他们破坏、造谣、污蔑,混淆是非,败坏真民运的名声。
   
   下面汇编了近来少数几个相关帖子:
   

   
   再驳撒谎刘——刘刚撒谎抵赖

   回复:刘刚:说说我的敌营十八年,兼答老帮菜徐水良、魏京生、吴宏达 2015-08-22
   
   作者:徐水良:你全是漫天撒谎抵赖。只说一点,你说你与民运及特线没来往,说“在过去的19年里,我自绝于海外民运,不同任何民运人士来往。”“在过去的19年里,我从未参加过任何海外的民运团体。”“在过去的19年里,我很少参加民运组织的活动”。那你家那些女特务怎么到你哪里来的?你家特务人来人往,成为一个特务据点,是怎么回事?你那墙倒众人推,不是与民运搞的?你与高寒搞的永久性赵紫阳治丧委员会是怎么回事?你们搞临时过渡政府又是怎么回事?是在真空中搞的?真空中搞的,怎么会有那么多民运人士参与?怎么搞出个东海一枭大总统?大总统没事,你又怎么通过你的努力,配合江苏公安把杨天水送进监狱判处长期徒刑?你怎么又和王军涛等合伙恶搞破坏茉莉花革命,然后为争名夺利争夺控制权闹的不可开交?你对民运的积极破坏,绝对为某势力立了大功!
   
   中共特务的婚姻往往由组织安排,中共竟然能配给你两个女特务当老婆,也说明你对中共功劳大大的有。
   
   你说你“我从未参加过什么六四纪念活动。”不说我就曾经多次看到你你参加六四纪念会、赵紫阳悼念回和其他民运组织的大量会议和活动,朋友们也一再看到你参加民运活动,你竟然一口抵赖,抵赖得掉吗?
   
   这里只说在过去19年里,你始终混在纽约特务圈,始终积极破坏中国民运,你竟然还有脸说“在过去的19年里,我自绝于海外民运,不同任何民运人士来往”?说“在过去的19年里,我从未参加过任何民运组织",“在过去的19年里,我很少参加民运组织的活动”,原来那治丧委员会,临时过渡政府,还有茉莉花革命团伙,还有墙倒众人推,还有你搞的其他团伙或组织,都不属于民运?
   
   你说你“我可以说我是自绝于海外民运组织,自绝于海外民运大佬,自绝于海外民运活动。”那你写的墙倒众人推等许多回忆文章,一再说道你与魏京生、王军涛等等一起及来往,都是假的?你那些说过与许多民运大佬来往的文章,都是假的?与你打得火热、后来被你揭发是特务的赵岩、叶宁等等许多许多人,难道不是以民运认识面目出现的?
   
   你说你“过去的19年里,我没有拿过民运组织的一分钱,没收过一分赞助”,我只问你,你那墙倒众人推等等活动经费,是哪里来的?
   
   自己一直在做的事情,竟然矢口否认,漫天撒谎造谣,撒谎不打草稿,有谁能相信你?
   
   过去为了表功争名夺利,说了你自己大量民运功劳,现在为了摆脱特线干系,竟然反过来矢口否认这一切,这世界上竟然有你这样顾头不顾尾的弱智撒谎者吗?
   
   至于你的其他信口造谣,我就不说了。反正你现在已经与家暴案反戈一击时不同,那时你被迫讲点真话,大家对你脱离特务圈,反戈一击讲真话揭露真相还抱有一定希望。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是永远造谣撒谎的撒谎造谣大王。你已经没有信用,没有几个人会相信你,用不了一一驳斥你信口开河的造谣。
   
   不管有多少特务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来配合你,不管你顶着法定精神病的帽子,老徐咱就不信你这个邪,不相信你靠造谣撒谎就能战无不胜,就能打败任何正派人士。
   
   ====
   
   曾节明:刚看了材料,刘刚在“八九”期间是策略家
   
   知名不具:按说习江内斗,为什么一干“民主人士”纷纷配合共特喧喘部长只骂习不骂江呢,飞版主?
   
   徐水良:你们刘刚与曾部长原来属政法系。刘因家暴案反戈一击,献媚习中央系,现在与曾部长对立。
   
   ====
   
   回复刘刚:给徐水良补习初中升级课:老而不尊,是为贼! 2015-08-21
   
   徐水良:你长期参与特线活动,你与你认定的魏京生论战,对方早有揭发。本人也有揭发,楼下又在在回答知名不具的帖子时,说了一点。这里把它转过来:
   
   回复知名不具:你就像谣言放大谎言共振的三极管,把邪恶角落的嘟囔荟萃成不负一分责任的诽谤之词。 2015-08-22
   
   作者:徐水良:刘刚长期混在纽约特务圈,连两个老婆都是中共配给的特务。一辈子造谣撒谎,把造谣当主要作战手段。何来诽谤之说?你竟然与这样的人搞到一起,人以群分,大概与他一个类型。
   
   他这一辈子,大概只有家暴案中共特务机构保护专职女特务,要刘坐牢,他才被迫反戈一击,为了保护自己,情急之下,才被迫讲真话揭发他长期加入参与活动的纽约中共特线组织,以保护自己。其它时间,一贯讲假话。
   
   你竟然拼命掩盖连刘刚都承认的长期参与纽约特务活动的众所周知,连刘刚自己也不否认的铁的事实。你应该看过刘刚认定的魏京生他们在共舞台与刘刚的辩论,他们指出刘刚是多年参与特务阵营时,刘刚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你还要为他掩盖,什么道理?
   
   他明明知道那些人都是特务,却长期加入和参与他们的特务活动,连两个老婆都由中共情报机构配给女特务担任,不是特线又是什么?
   
   他参与特务圈,在特务圈里混了十几年以上,家暴案以前,他揭发过什么吗?什么都没有揭发!如果不是中共情报机构过分袒护自己的女特务,处理刘刚家暴案一定要刘刚坐牢有失策,迫使他不得不反戈一击保护自己,如果不是这样,那他到现在也不会揭发,不会被迫不得不反戈一击。
   
   而且,他对政法系特务阵营反戈一击,也不是真心弃暗投明,与特务机构划清界线。而是很快转向,赤裸裸地向习中央系献媚,企图改换门庭,或者说归队回到习中央系阵营。你大概正是这一点上与他共鸣?而共舞台网友,也正是在这一点上,说你是五毛。我无法判断你究竟是那方面的人,但如果你不是对方阵营的五毛,那你对你这种作为,难道不应该反省?
   
   由于大家公认、你刘刚自己也一贯自吹你自己把造谣撒谎当作最重要的作战手段,你极端无耻,又是法定精神病人,所以,在下不想对你这样的垃圾,多花时间和精力来回击而已。不要以为别人怕你,我老徐也会怕你!别人怕你,咱老徐可从来没有怕过你。多少年对你反驳揭发从不犹豫。
   
   ====
   
   回复曾节明谩骂:
   
   你曾家军得到指令,要和同一战壕里战友和解,共同攻击敌对势力了?你楼下竟然把一贯撒谎刘谎话当依据,大赞撒谎刘的策略,用献媚来和解,外加用造谣撒谎刘的谎话吹捧自己过去同一战壕里的战友撒谎刘!
   
   ====
   
   回复:刘刚:文盲、科盲、哲盲,说说王希哲,徐水良,张三一言 2015-08-21
   
   徐水良:你连8百顿硝胺是炸药类爆炸物都不知道,就发神经去找21顿TNT从何而来?还好意思污蔑别人科盲?
   
   还是看看下面你自己的神经病发作、加极端白痴、加极端科盲的笑话吧:
   
   //作者:刘刚:惊天秘密:天津大爆炸的21吨TNT从何而来?
   
   美国太空武器“神棍”能以每秒11公里的速度撞击地球。靠这种动能冲击地球,就相当于21吨TNT的爆炸效果。因此又称为“动能太空武器”。这就是天津大爆炸“21吨TNT炸药”的真正来历!
   
   早在天津大爆炸的第二天,我就发文指出天津大爆炸很有可能是美国五角大楼针对中国的斩首行动,以此来报复中国军队对美国的频繁黑客攻击。
   
   现在,已经有美国媒体发表类似看法。英雄所见略同啊。但他们的分析还是比我晚了半拍。
   
   见链接:
   
   天津大爆炸的技术分析和逻辑推理:美国五角大楼针对中国军方黑客的报复行动。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8/blog-post_19.html
   
   “神棒”是指美国的太空武器“God Rods”,是只有6米长30厘米直径的棍形太空导弹。这种武器最初是一些疯人的科学幻想,其名称取自古代神话中的一个神使用的一个神棍。后来的科幻电影就大量出现这种想象的武器。我认为翻译成“神棍”更好。现如今,网上有很多狂人制作有关“神棍”的视频。Scott Manley就制作了大量这种视频并上传到网上,他的这些视频点击数都奇高。下面的这个视频点击数已经高达1,613,778。//
   
   -----
   
   上面是你刘刚企图用造谣办法,把天津爆炸归罪美国、为中共解脱罪责的最白痴的科盲证据,竟然好意思贴出来?好意思骂别人科盲?别的证据,就不值得花时间去写去找了。
   
   附8月21日一贴:
   
   作者:徐水良:起火-喷水-首次爆炸-二次爆炸-继续燃烧爆炸。8百顿硝胺等炸药类物质,应该在第二次爆炸和后续燃烧爆炸中炸毁烧毁。其他可燃的、会挥发的,也应该烧掉进入大气了,留下氰化钠等不爆炸不燃烧不挥发的,以及燃烧产生的许多次生毒物,留在原地或被爆炸、喷水等送到远处或地下。
   
   光是八百顿硝胺,就远超过21顿或24顿黄色炸药了,刘刚之类的说法,纯属胡话。
   
   ====
   
   

   
   附过去几个评论帖:

   
   

   
   (一)

   
   刘刚:这次股市卖空,完全就是总参在幕后操作
   
   作者:哀怨人:卖空是正常的市场行为。崩盘前媒体唱衰、警示的理据是关键。
   
   阴谋论实际上正中习李当局的下怀……实际上也就是他们自己在鼓噪,圆圆功、海外中文媒体几乎可说是奉命行事
   
   互联网时代人们洞悉真相的愿望、时间…不同于以往了
   
   不要忽视了中国人在事关切身利益时的「精明」、「果断」……
   
   作者:徐水良:刘是被迫反戈政法系,现在要转投习系,自然要向习系献媚。只是不知算归队,还是算改换门庭。
   
   这阴谋论和近来其他许多东西,都是向习系献媚表忠心帮大忙。
   

   
   (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