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謝田文集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今年5月底6月初,再次去台湾访问参观。算起来,这是第四次与台湾结缘、第三次访问宝岛了。25年前,1989年北京天安门六四屠杀事件之后,作为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曾经有一次获得“访台奖助金”,有前往宝岛访问的机会,可惜,阴差阳错,最终没能成行。

   十年前的2005年,第一次真正去了台湾。呆在那儿的两个星期中,遇到过一次台风,记得台风的名字是塔力姆(Talim,台译:泰利),遇到一次不大不小的清晨地震,在高雄逛了夜市,住在台北的Gloria Prince、一家日式风格的旅馆。第一次访问台湾的总体印象,是藉由亲身体验,改变了对台湾的许多错误观念和猜测,清洗了许多由红朝灌输的、对宝岛的不正确的认识。为宝岛台湾感到骄傲,觉得台湾太值得海内外华人去珍惜,是第一次访问的最大收获。

   两年前的2013年,因为《赤龙的钱囊》一书的出版,第二次访问台湾,这次呆了10天。再度访问时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跟邀请方博大出版社联系的时候,特别要求找个靠近夜市的地方住,想多接近一下台湾的地气,多感受台湾的地铁捷运、机车和地摊。要求如愿以偿,住在士林夜市正对面的官邸旅馆。从旅馆房间的窗户,可以直接看到下面的夜市,从晚间的夜市可以一直看到早上的早市,社会民情尽收眼底。

   第二次访问的最大收获,是有机会更深入的了解社会,在大学演讲、媒体采访、官方拜会之余,更有机会坐机车,还有每天坐地铁,在川流不息的台北人流中换车、转站、进出不同的交通枢纽。不管是在台北的新国家图书馆演讲,体验台湾公立的政治大学和私立的世新大学,观察社会的多元和多样性;还是接受央广的采访,或每天晚上流连士林的夜市。最大的体会是,如果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大陆的民众,都能在自由民主的华人社会生活一段时间,对全球华人未来进行政治选择,可能会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第二次访台的台南之行和在成功大学的演讲和访问,更见识了台湾社会的另一面,一个更加传统、民风更加古朴的世界。

   今年5月底6月初的第三次访问台湾,更有一番新的感受。接待的朋友们已经不把我当作客人了,给了一张捷运卡,自己去储值;告诉国光号在哪里上车,自己从台湾飞往马来西亚再回台湾,再从机场回旅馆。独来独往、天马行空的感觉,也是非常的好。这次与同行的夏业良教授住在一个叫大名商务会馆的旅馆,就在台北车站的对面,新光三越的旁边。不管是逛夜市、搭地铁、搭高铁南下高雄,都非常的方便。

   三访台湾的最大收获,是回家的感觉越来越强,真有些乐不思蜀了,甚至几次想问问在台湾怎么购买房地产,外国人在台湾怎么生活、工作、居住。在旅馆的一个电视频道上,看到一个蓬蓬头、卷头发的大脑袋美国佬在教画画,这家伙就这么一面画,一面用英语讲,告诉台湾人怎么画油画、风景画。看来这家伙在台湾混的不错,过的很滋润,电视台居然给他这么多的电视时间,如果他人在美国,这恐怕都是不大可能的。

   还有一次在离台大不远处的一个巷子里,碰见一位从美国去台湾留学的白人学生,她流利的用国语跟店家招呼、买东西,跟台北人一样两手抓着东西在吃和喝,然后非常麻利、非常熟悉的走街串巷,让我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个的老外们能够在台湾活的这么滋润,台湾生活的舒适、随意、可人,就可想而知了。

   大名商务会馆对面的台北车站,是一个庞大、厚重的建筑,每次看到这栋巨大的建筑,都会联想起美国宾州费城的30街车站(30th Street Station),和纽约的中央大火车站(Grand Central)。这次花了很多时间,在台北车站路过、逗留、吃饭,得以仔细观察车站建筑内部的使用率和公共设施。当然,它已经不是一个火车站了,它把台北的地铁捷运、长途火车和贯通台湾南北的高铁,都整合集中在一个建筑里,是真正的现代化交通枢纽。

   那天走过台北车站,在站外面看到两个大大的地摊,跟朋友说过去看看。去那里一看,长长的帐篷之下,地面上铺开几张大大的席子,一张席子上堆了一大堆、上百个亮晶晶的不锈钢饭盒,大部分是很新的,少部分有些旧,但都干干净净。另外一张席子上,堆着上百只雨伞,不是通常卖雨伞那种整整齐齐、统一花色或图案的雨伞,而是五颜六色、花花绿绿、各种样式、各种图案、各种制作的雨伞大杂烩!

   问过朋友才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卖旧货,这些不锈钢饭盒、大小雨伞有一个共同的来源,那就是他们都来源于台铁!原来,它们都是台铁的火车上的遗物。我问到,台铁没有失物招领的窗口和服务吗?这些失主难道都不会去拿他们遗忘的饭盒、雨伞吗?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饭盒和雨伞呢留下来了呢?主人耸耸肩,说台湾就是这样的,就剩下了这么多,多到堆积如山了,没人要了,就拿到这里卖了。这真是很有意思的。

   台铁的盒饭便当,似乎已经成了台湾文化的一个图标和象征(icon),与台湾人交谈,每每听到便当、台铁的便当等字眼儿。以至于那天我和夏教授结束高雄的中山大学演讲之后,主办人说晚上坐高铁回台北,晚饭就在高铁上吃便当时,我忙不迭的说好好好,正好要品尝一下驰名的台铁便当。6月初的那天,从高雄回台北的高铁上,演讲结束、饥肠辘辘之时,我们终于吃到了久闻大名的台铁便当。当然喽,略有遗憾,便当不是盛在不锈钢的盒子里。

   

   

   

   本文转自442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See more at: http://www.epochtimes.com/gb/15/8/25/n4511863.htm#sthash.MLGTHrG8.dpuf

(2015/08/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