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小平头夜话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费记民阵
·驳斥盛雪声明的谎言
·造谣抹黑可以休矣——回应"所谓的朋友"邹海霞们的栽赃诬陷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致盛雪的公开信
·张小刚,谢谢你大张旗鼓地转贴我的旧作!
·张丹红、秦刚、盛雪、费良勇、潘永忠、统战部、费记民阵和统会(多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上)(3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下)(5图)
·遇罗锦:谁在破坏德国议会听证(费良勇等表演之台前幕后)
·立此存照:放冷箭的"黑函门" 事件——费良勇给澳洲议员的一封信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剥下张小刚的伪装!
·房勇:八九老民阵房勇致张小刚的公开信
·房勇:驳张小刚的无耻谰言
·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
·ZT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费良勇、邹海霞性丑闻的深度分析(多图)
·ZT共特海運領袖費良勇喜添貴子
·“全球纪念六四 25 周年网络大会”会议纪要(盛雪批斗会纪实)
·盛雪在海外的支持者都是些什么人?
·ZT:民主中国阵线过渡工作委员会第7号公告
·解码弹劾盛雪的第七号公告(上)
张贱无敌
·张健别来此咋咋呼呼装逼了。
·张健的“布袋门”
·ZT: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王龙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张健骗术还原
·王龙蒙:起底巴黎狂人神骗张健
·张健泼皮牛二的嘴脸
·张健的谎言兼论盛雪之婊子牌坊(多图)
·盛雪的棋局乱象横生——恶狗张健的《血统论》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陈卫珍:最无耻的假基督教牧师-----张健(邮组通信三则)
·刘刚:一篇关于自称的“纠察队总指挥”张健的旧文
江湖神棍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 "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图:盛记加拿大民阵主力阵容(后排左一者即是山西假难民王老五余小智)
   前排從左至右:樂群、盛雪、韓文光、韓廣生(中共贪官,前沈阳司法局党组书记)
   后排從左至右:余曉智(山西假难民)、應宏善、李心佛(又名:边大卫,光头者)、梁詠春(红衣肥头大耳挺胸叠肚者)、羅樂(化名,盛雪御前马仔)、逸君(又名:贺军,上海“小赤佬”盛雪男宠)。


   
   最近两年,在盛雪的身边,出现了两位奇怪的人物。不管是在盛雪家里的聚会,还是在六四纪念会,甚至是到中领馆示威抗议,这两人从不拉下。这两人,一老一小,老的是年已八旬的老太太,白发苍苍,走路颤颤巍巍,小的是一位年近五旬的汉子,他们是一对母子。这汉子名叫余小智,他妈姑且就叫余老太吧。
   这两人也不多言语,整一个就是重在参与。有好事者打听下来,才明白个中原委。原来这余小智山西太原人,四十七八岁还打着光棍单身王老五,在多伦多没个正式职业,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也没积极找个对象成家。这可急坏了远在太原的母亲。于是,余老太受家族的委托,特地以探亲的名义来到多伦多,看看这个儿子,目的在于帮助这儿子找个老婆。可是转眼半年过去了,延期了探亲的日期,帮儿子找对象的事儿还没个着落,咋办呀?
   
   听说在教会里可以认识的人多,说不定还能遇上一个单身的女人。于是这母子俩就去了教会,成了虔诚的基督徒。果不其然,在教会里真认识了一些新朋友。这朋友里就有认识盛雪的。于是,经过热心人的引见,余氏母子就成了盛雪的圈中人士。
   
   余小智听说盛雪法力无边,手眼通天,为了让自己的母亲留下来,于是决定花钱请盛雪帮忙帮他妈申请政治庇护,这就成就了余老太八旬难民的名号,成了盛记民阵奇花异草丛中的一朵奇葩。话说余老太也不是一个目不识丁,昧于世事的愚妇,老人家退休前还是太原的一个中学物理教师呢,因受人撺掇,晚节不保,到了这把年纪,还干出了欺骗加拿大政府这样荒唐的事情,真是丢人现眼,可怜可悲!
   
   余小智参加盛雪的聚会,说话不多,也说不出一个字丑寅卯来,可是母子俩作为盛雪鼓弄的那些所谓民运活动的活动展板,还是有一些作用的,他们成了盛雪在自由亚洲电台、德国之声干民运“锡红报道盛雪”骗人把戏的背景。可是我们千万不要小瞧了余小智,话虽不多,可是却掷地有声。当盛雪说陈毅然是特务,他也跟着说陈毅然是特务。还振振有词的说,陈毅然攻击民阵主席,她就是特务!奴才是怎么炼成的,余小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由于余小智立场坚定,爱憎分明,陷于丑闻缠身,危机四伏的盛雪火线提拔余小智,立刻委任余小智为民阵加拿大理事,在山寨里“威虎厅”排行老九,成了胡彪的干活。于是,盛记多伦多的坚强团队全部都当官了,没一个是群众,真够坚强的!
   
   可能是加拿大的移民官从来没有遇见过八旬老人申请难民这样的案例,以余老太八旬高龄申请难民可以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了,给习包子的“中国梦”添堵;也可能这案件本身过于荒唐,难以自圆其说;更可能是母子俩实在太穷,没啥油水,盛雪也没用心办事。总之,加拿大移民当局驳回了余老太的政庇的申请。可是,余老太还不罢休,继续上诉,所以还能滞留在加拿大。
   
   余小智母子俩对民主毫无认识,这可以理解,人家参加“民运”不就是为了身份嘛。可是自称是虔诚的基督徒,对基督教的教规也不甚了然,闹出了笑话。去年盛雪的母亲去世了,家里设了灵堂,余小智母子俩前来吊唁,在臧老太的灵位前点上香烛,纳头便拜。有明白者就指出,基督徒是不点香烛不行跪拜礼的。余老太义正词严地声辩,臧老太住院期间,盛雪又请牧师祈祷,又请藏僧念佛,我下跪有何不可?!呵呵,为了做奴才,哪管什么教规。真是笑死人不偿命!
   
   当年多伦多有一位高人,在出席了盛雪举办的活动之后就说,这哪是什么追求民主啊,这就是盛雪的政治把戏——政治塔台,经济唱戏!盛雪把政治作为生意来经营了,盛雪无职无业,整个就是职业经办难民“革命家”。多伦多的民运组织就是盛雪家的生意。实在是高论,一语中的!
   
   贫道写出这些文字,相信所有真正为中国民主化,真正希望中国好起来的人一定会感到悲哀。盛雪一伙人所谓的民主不过是打着民主旗号达到自己的私利,亵渎民主理想。盛雪这个政治骗子能弄出今天的动静,跟许多人助纣为虐分不开的,包括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丁楚(原名房志遠,一九八二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國際政治專業。八六年赴美國留學,曾出任《中國之春》雜誌主編,后《大梦谁先觉》地回国“归队述职”)、阮铭、陈奎德、杨建利、顾明、潘永忠、黄河边(高冰尘)、张晓刚等等入幕之宾,老少咸宜,红黑通吃。当然也包括那个跟盛雪反目的刘邵夫。当年那么肉麻的吹捧盛雪,还当盛雪著作的“枪手”,让盛雪欺世盗名,扬名立万。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如今幡然醒悟,为时不晚。说明跟盛雪沆瀣一气没有好下场。
(2015/08/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