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小平头夜话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图:盛记加拿大民阵主力阵容(后排左一者即是山西假难民王老五余小智)
   前排從左至右:樂群、盛雪、韓文光、韓廣生(中共贪官,前沈阳司法局党组书记)
   后排從左至右:余曉智(山西假难民)、應宏善、李心佛(又名:边大卫,光头者)、梁詠春(红衣肥头大耳挺胸叠肚者)、羅樂(化名,盛雪御前马仔)、逸君(又名:贺军,上海“小赤佬”盛雪男宠)。


   
   最近两年,在盛雪的身边,出现了两位奇怪的人物。不管是在盛雪家里的聚会,还是在六四纪念会,甚至是到中领馆示威抗议,这两人从不拉下。这两人,一老一小,老的是年已八旬的老太太,白发苍苍,走路颤颤巍巍,小的是一位年近五旬的汉子,他们是一对母子。这汉子名叫余小智,他妈姑且就叫余老太吧。
   这两人也不多言语,整一个就是重在参与。有好事者打听下来,才明白个中原委。原来这余小智山西太原人,四十七八岁还打着光棍单身王老五,在多伦多没个正式职业,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也没积极找个对象成家。这可急坏了远在太原的母亲。于是,余老太受家族的委托,特地以探亲的名义来到多伦多,看看这个儿子,目的在于帮助这儿子找个老婆。可是转眼半年过去了,延期了探亲的日期,帮儿子找对象的事儿还没个着落,咋办呀?
   
   听说在教会里可以认识的人多,说不定还能遇上一个单身的女人。于是这母子俩就去了教会,成了虔诚的基督徒。果不其然,在教会里真认识了一些新朋友。这朋友里就有认识盛雪的。于是,经过热心人的引见,余氏母子就成了盛雪的圈中人士。
   
   余小智听说盛雪法力无边,手眼通天,为了让自己的母亲留下来,于是决定花钱请盛雪帮忙帮他妈申请政治庇护,这就成就了余老太八旬难民的名号,成了盛记民阵奇花异草丛中的一朵奇葩。话说余老太也不是一个目不识丁,昧于世事的愚妇,老人家退休前还是太原的一个中学物理教师呢,因受人撺掇,晚节不保,到了这把年纪,还干出了欺骗加拿大政府这样荒唐的事情,真是丢人现眼,可怜可悲!
   
   余小智参加盛雪的聚会,说话不多,也说不出一个字丑寅卯来,可是母子俩作为盛雪鼓弄的那些所谓民运活动的活动展板,还是有一些作用的,他们成了盛雪在自由亚洲电台、德国之声干民运“锡红报道盛雪”骗人把戏的背景。可是我们千万不要小瞧了余小智,话虽不多,可是却掷地有声。当盛雪说陈毅然是特务,他也跟着说陈毅然是特务。还振振有词的说,陈毅然攻击民阵主席,她就是特务!奴才是怎么炼成的,余小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由于余小智立场坚定,爱憎分明,陷于丑闻缠身,危机四伏的盛雪火线提拔余小智,立刻委任余小智为民阵加拿大理事,在山寨里“威虎厅”排行老九,成了胡彪的干活。于是,盛记多伦多的坚强团队全部都当官了,没一个是群众,真够坚强的!
   
   可能是加拿大的移民官从来没有遇见过八旬老人申请难民这样的案例,以余老太八旬高龄申请难民可以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了,给习包子的“中国梦”添堵;也可能这案件本身过于荒唐,难以自圆其说;更可能是母子俩实在太穷,没啥油水,盛雪也没用心办事。总之,加拿大移民当局驳回了余老太的政庇的申请。可是,余老太还不罢休,继续上诉,所以还能滞留在加拿大。
   
   余小智母子俩对民主毫无认识,这可以理解,人家参加“民运”不就是为了身份嘛。可是自称是虔诚的基督徒,对基督教的教规也不甚了然,闹出了笑话。去年盛雪的母亲去世了,家里设了灵堂,余小智母子俩前来吊唁,在臧老太的灵位前点上香烛,纳头便拜。有明白者就指出,基督徒是不点香烛不行跪拜礼的。余老太义正词严地声辩,臧老太住院期间,盛雪又请牧师祈祷,又请藏僧念佛,我下跪有何不可?!呵呵,为了做奴才,哪管什么教规。真是笑死人不偿命!
   
   当年多伦多有一位高人,在出席了盛雪举办的活动之后就说,这哪是什么追求民主啊,这就是盛雪的政治把戏——政治塔台,经济唱戏!盛雪把政治作为生意来经营了,盛雪无职无业,整个就是职业经办难民“革命家”。多伦多的民运组织就是盛雪家的生意。实在是高论,一语中的!
   
   贫道写出这些文字,相信所有真正为中国民主化,真正希望中国好起来的人一定会感到悲哀。盛雪一伙人所谓的民主不过是打着民主旗号达到自己的私利,亵渎民主理想。盛雪这个政治骗子能弄出今天的动静,跟许多人助纣为虐分不开的,包括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丁楚(原名房志遠,一九八二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國際政治專業。八六年赴美國留學,曾出任《中國之春》雜誌主編,后《大梦谁先觉》地回国“归队述职”)、阮铭、陈奎德、杨建利、顾明、潘永忠、黄河边(高冰尘)、张晓刚等等入幕之宾,老少咸宜,红黑通吃。当然也包括那个跟盛雪反目的刘邵夫。当年那么肉麻的吹捧盛雪,还当盛雪著作的“枪手”,让盛雪欺世盗名,扬名立万。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如今幡然醒悟,为时不晚。说明跟盛雪沆瀣一气没有好下场。
(2015/08/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