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孙丰文集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1、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因人类共一个本性又共同存在于一个环境中,决定了理性在整体上的共同性。但个人却只处在这同一个环境里的一个具体、狭窄的条件中,因而人的理性在存在方式上就是个别的、相差异的。整体上的同一性与存在方式上的差异性决定了理性的实现上必是团团伙伙的,不可能是统一的。这团团伙伙不过表示人的意识是同者相聚而异者相斥。团团伙伙是达到同者相聚而异者相斥的组织形式罢了。
   
   2、山是山。水是水。人是人。党是党。


   
   此乃四个简单判断,判断表示:宾词概念必属于主词概念,事物的自身必定=自身。
   
   山只能是山,水只能是水。但人除了是人,还要做人。党呢?党是完全由人做出来的。山与水只是物理事实,只有客观性,完全服从他律。可人既是客观事实又是能主观的事实,既必须服从他律又能自律。但归根结蒂人的自律也不能超越出他律。而党是完全的主观产物,只是一种联系,不是实在。党是虚妄。
   
   3、山有山性。水有水性。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这座山有这座山之性,那座山有那座山之性,但这座山与那座山都是山之性。这条水有这条水之性,那条水有那条水之性,但这条水与那条水却都是水之性。
   
   此人有此人之性,彼人有彼人之性,但全人类成员却共一个本性。人的本性是什么呢?曰:是天命的,实存的,不移不疑的。
   
   此党有此党之性,彼党有彼党之性,凡党就有政党之共同的本性。
   政党的共同的本性是什么?曰:只有名没有实,只是主观的选择的,可以避免的。
   
   4、山的性是稳固,水的性是流往低处,山与水都只有物理性。
   
   人既是物理事实,又有生命性,还有理性。党呢?党只是人的理性应用所收获的一个成果——
   
   党只是一个理呀!因而党只是人的理性的一个产品,人是党的根源与前提。人与党孰先孰后,孰本孰末?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一种叫做党的存在物。所以说"党的领导"就是那些需要用党的名义来骗人欺人的人造出来用来压迫他人的口实,是虎皮。
   
   5、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人的根本性是什么?曰:是客观或自然世界的事实,其存在的真实性与确实性不容丝毫的置疑。
   党的根本性又是什么?曰:党不是客观或自然的事实,党只是人主观结的盟,结盟并不能改变人的天然性质。党只是个名义。那用党的名义来实施领导的其实仍是原来的自然人,其德其才都不因用了党的名义而发生任何的改变与提升。
   
   在出任共产党的总书记之前的习近平是自然人,生命里流淌着的是习仲勋与齐心两位老人的血,当了总书记的习近平还是原来的那个自然人,生命里流淌着的还是习仲勋与齐心两位老人的血,他以前不称为党,此后怎么就处处都是党的领导了呢?这里找不出任何数学的、物理学的、法理上的令人信服的证明的支持。在物理世界里有一个叫习近平的人,却根本不存在什么共产党,共产党那全部解释都不过是大兵对秀才,靠的全是枪。
   
   那做了共党主席的毛泽东与没做主席的毛泽东都还是韶山冲的那个毛泽东,无论在物理、生物、个性上,都是那同一个人。怎么就能说那用了党的名义而说的话就神圣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了呢?其实那把握政权的仍然是人而不是党。世上本无党,而且永远不会有党,党只是强人为行恶所借的名义罢了。
(2015/08/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