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2007-01-24

   

   做为一个有着几千年专制历史的背景而习惯于下跪、磕头的中国人实在是不幸。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权、自由与民主逐渐成为了普世的价值观,由四十年代的22个民主国家,增加到九十年代初的58个。十六年后的今天,民主国家的数字达到了122个,几乎占到了191个国家和地区的三分之二。这就是社会发展的趋势,是由每一个人所追求的价值观所决定的。

   所谓的普世的价值观,就是被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人民所认同、所选择的。人们希望生活在宁静、和谐、繁荣、和发展中,并做一个有尊严的人,不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迫害,尤其是来自政府的迫害。所以人们选择的政府必须符合民有、民治和民享的三原则。这与一个独裁政权下的政府,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

   二战后的中国,刚从日寇铁蹄下挣脱出来的中国人,就立即被卷入了共党发动的长达三年半的残酷的内战。中华民国政府这个被世界公认的东方第一个民主政府战败,退守台湾,共党在大陆建立了自己的政权。中国人民在这个新政权下,得到了什么呢?仅仅是比以往历朝历代都更为巩固的奴隶地位。刚刚不磕头、不下跪三十八年的国人们,又跪下了。

   共党霸占公权力五十余年,强制着至少三代国人喝狼奶,终身被洗着脑。共党的政策条文朝三暮四,运动、斗争、打倒不断,使原来还有些无所适从的同胞们,逐步退化到了今天的下意识地替共党吹喇叭、抬轿子,说共党的话,维护共党一党专制的私利。这是我们国人的悲哀,更是我们国家的大不幸。

   圣诞新年期间,本人参加了几个友人的聚会。几位爱唱京剧的朋友为了助兴,纷纷唱了几段京戏。使我遗憾的是,他们所唱的不是《红灯记》,就是《沙家浜》,再不然就是《智取威虎山》,一下子把我拉回到那残酷的十年大浩劫中去。难道京剧是共党发明的?在这三出戏以前,中国就没有京剧?

   现在四、五十岁的中国人,大多不爱唱,也不会唱。一些爱唱的人,张开嘴巴,也是无意识地哼出文革浩劫时期的东西。什么<在北京的金山上>,<草原人民心向毛主席>,哈达献给毛主席>,或者是维吾尔族人骑着驴要去北京见毛主席等等洗脑的咒语。

   一年多前,共党又把李谷一派了出来,在多伦多搞了场<同唱一首歌>的演出,居然在华人社区引起了一场震动,据说有一万多人去看演出。人们又被共党利用了:看演出的人都被要求签字支持几家共党喉舌的电视台落地加拿大。老谋深算的共党深知自己的洗脑术和愚民政策的成功,所以摆布着国人就如同耍猴戏的人在耍弄着一群猴子一样地得心应手。

   在共党无端刮起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妖风里,被吹昏了头脑的同胞们,为什么不去想一想,为什么十四多亿中国人非要唱同一首歌?每个人在自己的心灵里都有着一首自己的美好的歌的话,那么我们就有十四多亿首美好的歌。那么,为什么非要同唱一首歌?这首先是谁家的歌?是谁批准的这首非要让十四多亿人同唱的歌?这个人是什么人?是否有人性?有没有做人的道义感?是否能起到社会良知的作用?这背后的目的是什么?有什么阴谋?

   请千万不要误解我,以为我小题大做,或者是鸡蛋里面挑骨头。不是的。我也是喝共党的狼奶长大的,所以下意识地马上想起毛伟大的一句话:“共产党员凡事都要问一个为什么。”马恩列斯毛的主义和思想,被写进了共党的宪法。所以无论是拥共的还是反共的,都应对共党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问个为什么。这本不过分。

   人与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有理性和可以思想,更何况我们已有三代人被共党洗脑、愚化摆布着。再不警觉起来,难道还要让共党去愚化摆布我们的第四代国人?传统的中国春节将近了,中国被世界赞颂为中华上国,礼仪之邦,务农知礼之民。让我们看看现在的中国,在共党马列洋教的破坏下,人性泯灭,道德沦丧,自私、虚荣、浮华、不实。即便是这样,不少人对我说,中国的国际地位提高了。

   天啊!一个道德之外的庞大群体,能在国际上获得什么地位呢?无非是贪污腐败第一大国和假冒伪劣第一大国的两顶帽子而已。这对于绝大多数人性尚存、道德尚在的中国人来说,是耻辱,是丢人的事。

   共党破坏教育,把本来是属于福利的义务教育事业产业化了,一下子使上不起学的失学儿童超过两亿。现在,中国文盲几近三亿,教育投资排在世界的104位上。投资严重不足,国内教育系统千疮百孔,又急功近利,可共党却在世界上五十几个国家投入了巨额资金,创办了130多所孔子学院。提出的理由是,要满足外国人和海外华人学中文和了解中华文化。

   听起来冠冕堂皇,无可非议。但仔细想想,这事做得自相矛盾,逻辑不通。近十年了,共党把经济吹嘘成迅猛发展,举世触目,而实质上是为了求取共党政权的合法性。共党绝口不提内外债款,财政赤字,和空虚的国库。为了求得国际上的影响地位且国力增强,不惜打肿脸充胖子,做这种本末倒置的勾当。为什么不把在海外建孔子学院的资金,用在国内教育事业上?为什么说中国话的中国人上不起学,失学,成了文盲,却反而投资让说外国话的外国人去学中文,了解中华文化呢?

   既然共党突然尊孔了,为什么不在国内取消大、中、小学的马列课程,而代之以国学课,反而在海外大办孔子学院呢?难道本身就是中国土特产的孔子,和起源、发展起来的中华文化,也必须按照共党的出口转内销的所谓经济模式走个过场吗?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中华文化、儒家的学说,根本就是与共党的马列洋教背道而驰的。

   共党是反对中华文化的。自它当政开始,就系统地破坏和毁灭文化,共党更恨孔子。一场规模巨大的批孔运动,成千上万的人因此而被抄家、游斗、劳改、送命。孔府和全国各地的孔庙,是共党下令破坏的。孔林也是共党下令毁掉的。那场十年的大洗劫,破坏的正是中华文化和道德传统。

   胡锦涛尊孔了,我是不信的。我能分析到的是,共党感觉到自己的日子不长了。这么多如此卖力地假造出来的经济发展去求得共党政权合法性的美梦破产了,巨大的债务掩饰不住了,一枝独秀骗不了人了。于是胡锦涛把大圣先师孔子的牌位抬了出来。作为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去苟延共党日薄西山的命运。

   胡锦涛上台时间不短了,可至今也没看到他干了什么事。话是没少说,而且说出的话都重要,仍要全国人民学习、理解、贯彻、执行走老套子。一会儿是保鲜,一会儿向朝鲜古巴学习,一会儿又是什么八荣八耻,一会儿又是和谐。现在又尊孔了。正如民众的顺口溜说的那样:共产党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

   胡锦涛是1989年春因在拉萨残酷屠杀西藏人民而得赏识入选为太子的。继位之后,仍不改先王之道,继续镇压民运人士、宗教人士。近来,对于民间维权人士也列入了镇压范围,进一步限制言论,打压记者。如果说这样的人尊孔,对不起,打死我,我也不会信的。

   马列洋教要求信徒们是共产党人无祖国。从毛泽东到胡锦涛,都不会承认自己是炎黄子孙的。黄帝轩辕氏曾说:“吾畏天,爱地,亲民,废无命,立有命,执虚信。我爱民而民不亡。吾爱地而地不荒。吾苟能亲亲而兴贤,吾不遗亦至矣。”

   这段话就是中华文化的起源。五千年了,中国人就是遵循着畏天、爱地、亲民的三原则,发展起自己的文化的。共党当政五十几年,可死在共党手里的百姓数以亿计。这就是共党不会珍惜中国文化,不会尊孔的铁证。共党大办孔子学院,实际上是在玩火自焚。

   胡锦涛提出的“和谐”二字,是出于儒家经典。孔子倡导仁和义,又提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要人们克己赴礼。墨子主张非攻,要人们和平相处。孟子又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孔子强调修心养性,积德守善,至于终极。并要人们敬畏天地,并说人天就是人意,人意要符合天心。所以中国人常说“天理良心”,天理就是人理,人性和天性一致。

   当昏君暴君祸国殃民时,儒家就会说,天怒人怨,或人神共愤。如果当政者仍一意孤行,那就是上不体天心,下不体民心,就会发生人心背向的问题。那么,任何人都可以口诛笔伐,更可以替天行道,推翻无道暴君,拥立有道明君。道家提出天人合一,和天、地、人三才的理念,并且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自然法道。”的哲学理论。这个道就是自然规律,也是法则。佛家与道家的观点很接近。

   释迦牟尼说:“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这个“我”不是指释迦牟尼本人,而是指人是天上地下,唯人独尊。这合了道家“天地人”三才的说法。这是对人的价值的承认,也是对天赋人权的认可。道家更明确主张政治上无为而治,生活上朴素求真,精神上追求自由。佛家带有更多的积极进取精神和民主理念。

   儒释道三家形成了中华文化的三大主体、三大支柱,所讲述的也都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孔子更是主张敬天、祭祖、孝敬父母。而共党信奉的马列洋教,既不敬畏天地,又不祭祖先,更不讲孝道。马列主义信奉人类始祖是猴子,所以共产党人都是以猴子作为他们的祖宗来拜的。

   恩格斯的一句“劳动使猴变成了人”,成了至理名言。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共党为纪念这句名言发表一百周年,举办了各类的讨论会。当时在社科院和一些大学的知识分子们不甘心去拜共党认定的猴子为祖先,于是我们联名写了一篇文章,去批驳这个名言。在当时还没有DNA的时候,我们无法用归纳法去批判,只好用演绎法。我们提出猴子和人是两个不同的物种,劳动只是一种媒介。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无论通过什么样的媒介,可以使一个物种转变为另一个物种的先例。猴子就是猴子,人就是人。哪怕通过打针吃药的方法,猴子也变不成人。

   这篇文章立时激怒以猴子为祖宗的共党。在后来的评判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中,我们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惩罚和麻烦。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共党为了维护它们信奉的马列洋教,是多么地霸道。硬是不让中华民族去纪奉我们的始祖,逼着全体国人改以猴子为祖先。

   近来有消息说,共党有投资上亿元的巨款,准备重拍电视剧《西游记》。估计这是胡锦涛为了苟延共党政权而想出的又一个办法,企图借着孙猴子的金箍棒,去横扫一切可以使共党政权随时倒塌的各种危机和因素。果然,共党向它们的猴祖宗求救了。但没有文化而又反文化的共党,却忽略这部传世名著的精华,那就是孙悟空说的一句话:“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在四百多年前的明朝,作者就已经借着猴子的嘴,表达自己的民主意识: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不是一家之天下,一个人之天下,更不是今天共党的天下。中国人有权对共党表达不满和反对,甚至大闹天宫。这也符合毛泽东说的:“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说一句话,造反有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