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苏明张健评论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2015-08-14

   

   近日网上有一则报导,令本人很是高兴。报导说,今年7月23日,“广州三君子案”在广州中级法院开庭时,辩护律师葛小喜先生要求法官先说明自己是否共产党员。如果是的话,请法官回避这个案子。据说法官不断地敲锤子打断律师的发言,反对回避的要求。

   被人们称道的广州三君子袁新亭、唐荆林、王清营,因为印刷、传播外国学者所写的《从独裁到民主》等著作,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该案在6月19日开庭时,律师也曾提出了同样的要求。律师的理由是:国家政权是共党在执掌着,党员担任法官,会影响案件的公正审理。这个理由是既合理,又合法,完全成立。权力不得干预司法,权力置于宪法之下,这才叫做依法治国。

   六十多年来,共党肆意地折腾、整治国人民众,死人亿万。虽然美其名曰政治运动,但却没有一个运动是有法律依据的。运动过后,共党又给没有被整死的人平反,依旧没有法律依据。对于运动所造成的大面积的损失,更不去追究发起运动者的法律责任。运动过后,暂时恢复了平静,共党把这认为是对国民施恩。其实,共党又在酝酿着下一个整人的运动。

   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其实就是前三十年的反党罪,反社会主义罪和反毛思想罪。凡是被扣上这个罪名的人,统统被称为三反分子。于是枪毙的、入狱的、戴帽监督劳动的,总共死了多少人,至今也没有个大概的统计数字。但是家属、子女、亲朋所受到的歧视和影响,可以长达几十年之久。

   然而,共党依然伟光正。可是这个伟光正却又无法律的依据。挨整的、被整死的、受牵连的,却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那条法。只是隐约明白了共党是触碰不得的,否则就家破人亡。可是这个明白,却又在法律条文中找不到。

   政权是个不确定的东西。以帝王专制的家天下为例,政权是有世系血统代代相传。帝王去做他的帝王,百姓去做自己的百姓。百姓不想去触碰帝王,帝王也不要折腾激怒百姓。否则百姓揭竿而起,替天行道,于是政权崩溃了,改朝换代了,政权易主了。所以说,政权是可以颠覆的。

   在各国、各民族的历史中,颠覆政权的事频频发生过多少次了,理由无非是铲除暴政和人民追求自由与公正。当了八十三天皇帝的袁世凯,也没有敢去想他的政权可以万年牢,仅仅希望王位可以传十代。但他错就错在人民刚刚推翻帝制,他又恢复帝制,当然是得不到民心。

   两百四、五十年前,美国是全世界唯一的民主国家,民选出的总统至今有四十四位。也就是说,美国的国家政权被颠覆了四十四次了,可美国仍然是世界第一强国。现在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国家实现了民主。这就是说,这些国家的政权每四、五年就要被颠覆一次。全民大选去颠覆政权,是国家宪法中规定的。

   共党在宪法中并没有明文规定,不得颠覆共党政权,只是含含糊糊地说,要坚持共党的领导。我们可以把这一条理解为是共党要坚持它的领导地位。即便共党打算要全体国民去坚持共党的领导地位的话,这里还存在着一个责任和义务的问题。也就是说,国民有没有要去帮助共党坚持领导的义务。如果说有的话,它的依据是什么?如果国民没有这个义务,那么国民们就没有去帮共党坚持领导的责任了。

   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他所要尽责的是对家庭、社会、公众和国家。他完全没有必要对政党、对执政党,也就是对政权负责。相反,一旦他发现政权的权力危害到了家庭、社会、公众和国家的利益时,他有责任和义务站出来批评政权,反对政权,乃至号召民众起来推翻政权。

   况且,广州三君子印刷和传播的是《从独裁到民主》这部书,于是就遭到了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起诉。这就是在告诉我们,共党的政治是独裁政治,而不是民主政治。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十六亿中国人的中国,凭什么让一小撮共党去自以为是地搞独裁呢?难道十六亿中国人都是白痴、傻瓜?唯有共党这个烂透了的腐败政权聪明?共党起诉,共党判罪,法又在哪里?民权又在哪里?

   七十多年前美国总统罗斯福说,政府的性质应该是民有、民治、民享。所以民主的制度一定要施行司法、立法、行政三权分制,相互制衡。孙中山先生在相互制衡的三权之外,又加上了考试、监察两权,形成了五权分制、相互制衡的五权宪法,目的就是保护民权不会受到公权力的侵害。这也是美国前总统布什先生说的,“权力必须关在笼子里去”的原因。

   社会在发展,在进步,偏偏有人看不到这个主流。几年前有人攻击民主制度,大喊希特勒是民主选举上台的,最终希特勒成为了世界三大魔头之一。其实,在二战结束后,西德国会就立即修改宪法,并且在第七、第八项的条款后边加上了“此一条款永远不准修改”,和“此一条款即使国会一致通过,也不准修改”等警句。1946年的《中华民国宪法》中,也在第三、四项修款后面加上了“永矢咸尊”的警句。这些做法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野心家利用民主,钻宪法的漏洞和空子。也正是因为德国和台湾实行的是民主政权,才会用宪法来保证民主的制度。

   再去比较另外两个出魔头的国家。前苏联的赫鲁晓夫上台,一点不客气地批判魔头斯大林,并实行经济改革。中国大陆的共党又批又骂,又要“打倒修正主义”地闹了二十年。后来中国大陆的共党也搞经济改革了。这不但不是修正主义,反而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是,至今在共党团伙里,没有一个人敢去批判毛泽东这个魔头。

   每当全世界的电视新闻中传播共党政治局的一伙人排队向毛的干尸致敬的镜头时,有正义感、良知感的中国人,难道不觉得耻辱吗?或许有一天,东风压倒西风。但是,政权的一帮衣冠禽兽去拜魔头,难道它们代表了民意?

   毛的二十七年,整死了亿万民众;一场三年半的大饥荒,饿死了五、六千万民众。这些人死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死了的人的法律权力又在哪里?十六亿中国人允许毛的僵尸放在那里三十多年又是因为什么?

   辩护律师要求有党票的法官回避政治迫害的案件,是有充足的理由的,这个理由是完全符合普世价值的。尤其在习近平拼命打压维权人士的现在,这位律师的做法,就是在启蒙民众的法律意识和权利意识。除去那些甘愿做党奴的人,律师的这一要求,必将唤醒最广大的中国民众,去清算共党政权的一切罪恶。

   近一个星期,人民币羞羞答答地小幅贬值了几次。据报道说,立时就有近几万亿美元的资金外逃。7月份大陆股市两次大跌,致使做空的人足足地大捞了两把,马上造成了美元枯竭,被换走的美元很快流入去了外国。共党赃官在国内敲诈勒索、贪污抢劫,所得到的巨额赃款,又被卷逃了。这是根据的什么法?大喊依法治国的习近平,也解释不了他依的是什么法。高喊反腐打老虎的习,更是无法去制止卷款外逃。

   凡是有反思能力的中国人,不妨回忆一下二十五年前的民生物价,再来比较一下现实的物价,于是就不难得出,人民币贬值至少在三十倍到一百倍之间。从2007年底开始,中国大陆的金融、经济就已经崩溃了。可是这七、八年间,人民币死盯美元,汇率不变。为什么在大崩溃的今年,尤其又在8月份突然宣布人民币贬值,就是因为习在9月份要去美国。

   人民币币值的问题,始终是国际社会抨击共党的众多的焦点问题之一,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必将面对习近平提出这一问题。习近平为了使自己不受到太难堪的目的,所以才不痛不痒地微弱贬值。难道这就是习近平的法?那么这个法就是祸国殃民的法。

   《北京日报》报道了美国波士顿顾问公司日前发表的题为<全球制造业的经济大挪移>的文章,其中提到“若以全球出口总额排名前25位的经济体作比较,并以美国的制造成本为基准基数100,中国大陆的制造成本指数是96。也就是说,同样一件产品,在美国的成本是1美元,大陆则要96美分。”

   这份报告有提到大陆成本之高的三大原因:“薪酬大幅提高。时薪从2004年的4.35美元,升到2014年的12.47美元。另外,从2004年到2014年,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攀升35%。第三是能源成本上涨:2004年用电成本每千瓦小时7美元,2014年则是11美元;元燃气从2004年的每单位5.8美元,涨到2014年的13.7美元。”报告最后还提到:“大陆的纺纱成本比美国高出30%,导致大陆纱厂前往美国设厂。”

   物价暴涨,依的是什么法?外资撤离,致使大批的中国工人无业。习近平的法有没有保障失业无业人员生活的条款?显然,习近平的法其实是无法。

   习近平在中纪委十八届二次会议上说:“有的党员干部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有的还专门挑那些党已明确规定的政治原则来说事,口无遮拦,毫无顾忌,以显示自己所谓的能耐,受到敌对势力的追捧。对此,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准乱说乱动,不准揭露共党的丑陋,这是习的法。

   今年1月,也是在中纪委会议上,习说:“纪律是成文的规矩;一些未明文列入纪律的规矩,是不成文的纪律。纪律是刚性的规矩;一些未明文列入的规矩是自我约束的纪律。”

   得到正、性、德培育的人,自然有自律。反之,做为它律的法律,就要起作用了。纪律、规矩,是对有教养的人而言的。对于贪婪得无人性的共匪们,是要以暴力和法律去惩治的。对外喊依法,在内部却不敢提法了。显然,共党的法是专治国人民众的。共党们是高高地在法律之上的。

   《新华社》8月11日报道,习近平在人大会堂对中央表彰的百位县委书记说:“县委书记要做政治明白人。”这句话是含糊其辞的。究竟是要这些县委书记认清当前政治形势,加速推翻共党政权?还是要他们支持习近平搞个人独裁,誓死保党?如果是这样的话,保党挺习的力量也太微弱了。

   全国两千九百多个县,两千九百多个县委书记。以1:30的比率,胜的希望几乎等于零。况且,什么是政治?孙中山先生说过:“管理众人之事,即为政治。”民怨沸腾,民愤激昂,百业俱废,污染遍布。人性泯灭,道德沦丧;冤民遍野,农工商三大行业破产;读书人出卖人格、灵魂换饭吃。唯有共党们在十年内卷逃的全民资产近四万亿美元。这就是共党的政治,也是习近平所依的法。

   说到底,中国国民当今最需要的,就是政治制度的变革:需要一部体现人权至上精神的自然法,和一个管理众人之事的民选政府。

(2015/08/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