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刘逸明文集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零八宪章》与网络盗窃攻击者
·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高考舞弊是治不好的牛皮癣
·许宗衡堪称当代方鸿渐
·人肉搜索让《焦点访谈》原形毕露
·难道连金庸也堕落了?
·最年轻市长的论文是抄来的?
·抄袭论文的周森锋应该辞职
·严晓玲案不应由福州当地警方盖棺论定
·为上海黑心楼盘的倒掉喝彩
·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远离另类的《葵花宝典》
·买了倒楼的炒房业主不值得同情
·强装“绿坝”是在践踏公民权利
·严晓玲案显示福州警方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杭州法院的“辟谣”难证清白
·胡斌飙车案怎能不让人质疑
·胡斌替身张礼礤扇了谁的耳光?
·《新闻联播》变脸不仅仅是不让领导露脸
·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摇出经适房“十四连号”是奇迹更是耻辱
·飙车案续发,人间天堂已成死亡天堂
·我们为什么不能仇富?
·周市长的“论文门”,树欲静而风不止
·马斌,裸就裸了,怎么能不认账?
·心怀不轨却又见义勇为,他到底是嫖客还是侠客?
·中国媒体是世界上最能创造奇迹的媒体
·和人妖合影的官员自己更像“人妖”
·大嘴宋祖德,你准备好了吗?
·还有多少彩民在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更期待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泳装美女“钓”的是老板,更是色狼
·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阎崇年和于丹不妨大胆地将刘水告上法庭
·是谁给了煤老板雇凶杀人的勇气?
·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穿透视装“钓情郎”比穿泳装“钓老板”更无聊
·罚学生裸站羞辱的是整个教师群体
·裸女站在吃饭民工中间是色情对艺术的玷污
·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荆州溺亡事件,有谴责更应该有反思
·陈琳,你的柔情我们永远怀念
·上海已经成为中国的“首恶之区”
·敬告有些媒体,请别再把我当标本
·少林方丈释永信的“悔过书”情真意切
·禁止“非正常上访”,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2009年的第一场雪
·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荒唐的罪名,无耻的审判
·感恩节
·中宣部是阻拦中国社会进步的拦路虎
·新闻封锁是导致瘟疫迅速蔓延的罪魁祸首
·《蜗居》照出了部分中国女人的丑恶嘴脸
·“宋思明”为何不愿蜗居而甘当房奴?
·中国的年轻一代应当勇敢地践行《零八宪章》
·“中星九号”升级凸显广电总局的霸道与癫狂
·应当解散中国的各级地震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秋高气爽,正是游山玩水的好时节。朋友说,他的家乡浠水风光无限,于是,我们约定了时间,准备同游。几天过后,我们终于踏上了出游的旅程。
   
   一大早,小车便穿过鄂黄长江大桥,再从古城黄州风驰电掣地向浠水方向进发。浠水之名,其实早在我读中学的时候就已经知晓,因为这里是中国近代著名诗人、学者闻一多的故乡。沿途,我不停地向窗外眺望,看到了鳞次栉比的房屋,但是,和现代大都市不同的是,看不到几个人穿梭其间。
   
   在资源普遍向大城市集中的情况下,很多地方其实都难以避免出现地广人稀的命运,黄冈这片人文荟萃之地更是如此。即使是跟隔江相望的鄂州比,也显得冷清很多。不过,无法否认的是,黄冈虽然在经济上不如湖北其它地市,但是,自古至今从这里走出去的社会名流却数不胜数。


   
   我问朋友,浠水有什么好的景点,他马上告诉我有三角山。听到这个山名,我顿感孤陋寡闻。以前,我只知道黄冈有大别山,在雨过天晴的时候,我在老家的乡间都可以清晰地看到大别山的尖峰。三角山,咋听起来感觉很现代,像是新开发的景点,可是,查阅一下相关资料才明白,三角山的角不是几何中的角,而是麟角的角,此山有三座山峰,像是三只角直插云天,故而得名。
   
   从知名度上讲,鄂州的西山应该更高一些,但是,因为有一些重污染的工厂环绕,所以,如今的西山已经远不如苏门兄弟笔下的西山那般景色宜人了。而三角山则不同,虽然知名度并不算高,但是,其雄奇险峻却非一般的名山可比。
   
   经过两个小时的一路狂奔,终于来到了三角山的脚下,我们乘坐的小车沿着蜿蜒的山路挺进,大约十分钟左右,车子行到了半山腰,也是车子所能到达的极限,要继续登高望远,必须徒步或是坐缆车。
   
   或许是因为离城区太远的缘故,三角山的地理位置其实有些偏僻。我们去的时候,游客并不多。其中,碰到了一队学生。他们在山腰停留了一会儿过后,便结队登山。当时已近中午,据朋友讲,要徒步登到峰顶,可能需要两三个小时时间。因此,我们选择了坐缆车上山。
   
   这个山以前是没有缆车的,直到去年才有,负责经营缆车的人都是清一色的北方口音。朋友买好了票,我们一行四人便上了缆车。缆车缓缓地上行,我们透过车窗,四望周遭的风景。在缆车上行到一定高度的时候,我看到了云遮雾绕的绵延山脉。
   
   看一座山有没有灵气,就是要看它上面有没有雾气,湖北的山,有这种景象的其实并不多。浠水的山多,基本上都是不乏灵气。第一次登上三角山,就让人感觉与众不同,这样的山就像一位美丽的姑娘养在深闺无人识。倘若撇开历史,西山的景致绝对无法跟三角山相提并论。
   
   山清水秀往往意味着人杰地灵,也难怪浠水能孕育不计其数的仁人志士,其中,首推闻一多。闻一多作为土生土长的浠水名士,想必在他生前,也一定攀登过三角山。在闻一多之前,历代的文人墨客也都对三角山情有独钟。李白、杜甫、苏轼、欧阳修、杨六郎、陆羽、李时珍、吴承恩、陈沆、郑板桥等历代名人都到过此山,或吟诗作赋,或摩崖刻字,留下了绚丽多彩的人文遗产。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大凡景色宜人的山,总少不了迁客骚人的登临和吟咏,而山之巅则更能吸引名士的脚步。三角山的主峰峰顶,是历代文人的向往之处,就连北宋文豪欧阳修,也对三角山的风景赞不绝口,并在登顶时于磐石之上欣然刻下“呼吸通天”四字,如今仍然依稀可见。倘若没有吴承恩登顶三角山的思如泉涌,《西游记》很可能不会横空出世并名传千古。而郑板桥之所以能胸有成竹,也跟他对三角山上竹子的细致观赏不无关系。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杜甫的这两句诗虽然写的是东岳泰山,可是,当你站在三角山的峰顶时,同样能深切体会到诗中的意境和杜甫当时的心情。时已入秋,在山下,仍然有几分热意,可是,到了山腰和山顶,你就能明显感觉到秋的凉爽。难怪古人会发出“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的感叹。不知道冬天的峰顶会不会寒气逼人,倘若是这样,那“高处不胜寒”就不是传说了。
   
   下山之前,我们在迎客松下一一拍照留念,那棵迎客松树冠硕大,树皮上布满了沧桑,可是,招展的树枝之上,依然生长着恒河沙数般的青葱树叶。黄山的迎客松闻名天下,三角山这棵迎客松如果是长在悬崖峭壁之上,其影响力肯定不会比黄山的迎客松逊色。
   
   下山时,我们其实都依依不舍,望着远去的峰顶,我心中便想,此次一别,不知道何日可以再故地重游。因为时间关系,虽然没有玩遍山上的景点,但是,看一看山上和周遭的风景,已经足矣荡涤灵魂与延展胸怀,深感不虚此行。
   
   三角山素有黄州府“笔架山”之称,黄州以东坡赤壁而广为人知,而三角山虽然在国内外知名度并不高,但是,凭其独特的景致和丰富的人文资源,完全可以跻身中国名山之列。明代诗人谢神童曾诗吟三角山,诗是这样的:“一尖一尖复一尖,白云深处老龙眠。晓来雨过森如戟,插破东南半壁天”。三角山之雄奇,由此可见一斑。
   
   2015年8月29日
(2015/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