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中国夜莺岛是如何送给越南的?]
雷声
·“1964年苏联同意归还两万平方公里领土,结果?
·祸国殃民毛贼东
·习马会获江胡首肯 曾在五中通报数百人
·去美国化 中国处处都和美国对着干
·巴黎恐袭事件将引爆第五波民主浪潮/手气
·新“筹安会”羞羞答答登台
·潘晴:南海局势升温 环球网:大国权力转移在即 中国要准备战争
·周带鱼花司马式五毛杨三材被打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高瑜一夜被折磨成了“二永康”
·中华民国总统将巡视南沙太平岛
·荣毅仁入党,习仲勋是介绍人
·中美制造业的真实成本
·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乌克兰取缔共产党
·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
·张玉凤孟锦云评毛贼:怪兽
·周恩来,李福景,李金藻
·被中共绑架的李波卖什么书?
·反美却奔美?“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八宝山:领导用日本炉
·苏共:中共可运走斯大林遗体
·毛贼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
·蒋公曾孙蒋万安当选立委
·"林彪周恩来反党集团"的由来
·中共与日军共谋对抗国军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陈独秀:苏俄是法西斯制国家
·毛贼东的汉奸卖国语录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韩战中共几万人被俘,王成80卖鞋垫
·阿尔巴尼亚8千刀甩卖中援飞机
·美前司法副部長:中國司法制度既不獨立又腐敗 如何期待反腐成功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共和国脊梁”出走加拿大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文化大革命的最大谎言——“四大自由”
·蒙古国真相,让亿万中国人瞠目结舌
·大饥荒时高干子女的奢侈海滩生活
·钱学森被迫回国真相
·产能过剩领衔:中国经济的“五座大山”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网帖揭毛贼东真面目
·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自述
·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中国特色的精神分裂
·看看这篇体制内来稿,就可以看出中美谁会吃掉谁/安居华
·宋任穷揭周恩来在大饥荒中的所作所为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谷歌推全球免费网,封网将被推倒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王珉忘记祖父“后代不得从政”遗训
·中共特别党员揭秘:张学良也是?
·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中共或挑战现有世界五大秩序/邱震海
·林达谈对”四类分子“的迫害
·国父孙中山高度赞扬原仇敌载沣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看看,拿了无数中援的金三胖竟如此说
·老照片
·著名人权活动家吴宏达去世
·著名的人权卫士吴宏达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伊拉克为什么也歧视中国人?
·公安厅长忆公安三光:刘少奇自食其果
·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反思文革准备好了么?
·戴旭万言书“做好南海打仗准备”
·毛泽东掌权后最狼狈一刻 人生最后一次乘机
·纪念文革中的英烈们
·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
·红卫兵比赛杀人,红二代宋彬彬落泪道歉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美阴茎移植者有望重获性功能
·北京领导首与香港民主派议员交流
·台湾新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全文
·新总统蔡英文对南向政策调整
·人口普查得出三年饿死人数字
·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戚本禹忆毛贼东时代高层腐败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他就是爱穿青天白日旗装
·蔡英文总统洪秀柱主席64感言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新闻系学生64中弹被解放军补刺刀
·世纪大审判:服从命令即谋杀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在美国上六四课,中国学生心态各异
·一个民族的悲哀6
·周恩来“同志”
·戚本禹回忆录:红卫兵(联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夜莺岛是如何送给越南的?

   今日聚焦:夜莺岛是如何送给越南的?
   
   现在一提钓鱼岛,大家都血脉偾张,齐呼“钓鱼岛是中国的”。其实,在2008年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中国大陆人登上过钓鱼岛,甚至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没听说过。二战后美国托管钓鱼岛的近二十年间,无论是大陆还是台湾,都没有人关注过钓鱼岛。倒是在北部湾中心位置有个比钓鱼岛还大的夜莺岛,自古以来确确实实是属于中国的。因为,与没有淡水、连蚊虫都不能生存的钓鱼岛相比,夜莺岛不仅有淡水,而且有中国人的村庄。但是,在1957年,夜莺岛却被秘密送给了越南,现名“白龙尾岛”。这一中国固有领土被白白送与外国的重要事件,在当时以及后世,却从来没有引起爱国者们的关注。
   
   


   
   夜莺岛航拍图
   
   夜莺岛坐落于北部湾的中心位置(北纬20°1′,东经107°42′),又称浮水州岛。历史上,广东、海南的渔民,长期把夜莺岛作为鲍鱼生产基地,一百多年前就有中国人在岛上定居。李德潮《白龙尾正名》一文记载:“1955年解放时,(岛上)有居民64户,249人(男127人,女122人)。居民全部是中国汉族人,讲澹州(海南澹县)话。岛上有庙宇一座,奉祀天妃娘娘和伏波将军(马援)。”岛上有两个村庄,大村名“浮水洲村”,小村名“公司村”。1955年,夜莺岛在行政上隶属广东省海南行政区儋县,设立区级行政单位——儋县人民政府浮水洲办事处。
   
   现在的中国地图上,北部湾中心的那个小岛标注为“白龙尾岛”。那么,中国的夜莺岛是怎么悄没声息地就变成越南的白龙尾岛呢?
   
   
   
   夜莺岛航拍图
   
   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科研部1992年出版的《我国与邻国边界和海洋权益争议问题资料选编》记载:“北部湾划界涉及一个重要因素,即在海域中央的一个岛屿,原属于我国,称为浮水洲或夜莺岛,1957年我移交给越南,越改称为白龙尾岛。”
   
   本来是无可质疑的中国领土,为什么要送给越南?
   
   原来,越南的领导人胡志明本来是想“借”岛一用的,不料中国气度不凡:借什么借,干脆送你得了!真可谓“量中华之国土,结与国之欢心”。《叩醒中国海》(曹保健著,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 )一书记载:“越共中央委员会主席胡志明来到中国,通过周总理向毛请求,让我们把位于北部湾海域的夜莺岛,‘借’给越南‘用’一下,建一个前沿雷达站,用以监视美帝飞机的行踪。那时的中国,有点像慷慨汉子,几乎没费什么周折,胡志明的请求就得到了应允。”
   
   
   
   夜莺岛卫星地图
   
   马白山将军是原海南军分区副司令,当时作为中方代表,前往夜莺岛与越南代表履行了“移交”手续。马白山说:“1957年3月,上级指派我为代表,把浮水洲岛移交给越南,越南来的代表,也是一个军分区的副司令。当时有文件,说委任马白山作为移交浮水洲岛的全权代表,同去的还有当时的海南区党委的一位副书记。……移交时,部队撤,老百姓不动。有的老百姓不高兴,说我们是中国人,为什么要变成越南人?其他设施,如商店等都移交。移交前,我去过这个岛,岛上渔民主要是捕捞近海的鲍鱼。他们捕来的鱼,卖给大陆,也贩运到越南去卖。……移交仪式在岛上举行,文件都准备好,履行签字手续就成。移交的一切准备工作都是上面安排的,移交仪式:开茶会,桌上摆水果、点心,都是越方带来的,晚上还设宴请客,越南还派了一个文工团演出。文工团员不少是在越的华侨。……移交给越南,主要是当时两国关系好,我们与胡志明是‘同志加兄弟’的友谊,反正是兄弟嘛,该岛又稍近越南一点,就通过一个仪式移交给它。” (《海角寻古今》,马大正著,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如今,马白山对当时执行的这个决定感到很痛心,在接受采访时“不止一次沉重地说,看来我是做错了一件事”。
   
   
   
   夜莺岛一角
   
   别以为当时只是送掉了一个小岛,由于夜莺岛位于北部湾海域中心,越南既而以“白龙尾岛”是越南领土为由,“对北部湾大面积海域和大陆架,提出主权要求,抓扣我渔民,破坏我数十万渔民的生计。”(李德潮《白龙尾正名》)
   
   
   
   之所以毫不吝惜地把夜莺岛送给越南,是由于毛当时正与赫鲁晓夫争当世界共产革命的领袖,而胡志明领导的北越又是共产国际中的一员,革命战友要点东西,怎么好意思不给呢?
   
   不仅夜莺岛,送给朝鲜的中国领土也有不少,有人统计说有数千平方公里。1950年代之前,中朝边境都是以鸭绿江、图们江为界,但整个水面都是中国的,长白山天池也是中国的。为了巩固与朝鲜的“友谊”,50年代后,中朝边境以江中间为界,并将江中的岛屿全都白送给了朝鲜。金日成得陇望蜀,又派人到中国,说长白山天池是金太阳“革命事业的发源地”,希望中国能把天池的一角划给朝鲜,以便于朝鲜在那里搞个革命教育纪念基地。毛再次表现出他的伟大气度,大手一挥:什么一角?干脆一家一半嘛!于是就把天池的一半划给了朝鲜。这一划不要紧,连长白山的三座山峰也跟着一道送了出去,包括著名的白头峰。朝方接收后的第二天,便把白头峰改名“将军峰”。
   
   
   
   美丽的长白山天池
   
   爱国愤青们动辄骂人“卖国贼”,殊不知“卖国贼”这三个字是不能随便骂普通人的,“卖国”是需要资格、需要权力的。草民们连自己住的房子的土地产权,都不是自己的,只有七十年的使用权,有什么条件去“卖国”?
   
   来源:独立评论
(2015/08/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