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中共是法西斯,习近平是希特勒/余杰]
雷声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凯珞:香港从不缺机会,只是机会从不属于我们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张鹤慈:有关失独,计生,独生子女政策的讨论
·毛贼诞121周年:最大的国贼!
·学习犹太人,追杀文革刽子手
·蒋公并没喊毛贼万岁
·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飘扬双橡园
·从东北衰落看京津冀一体化/童大焕
·江青两小时法庭陈词曝光
·我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 大陆人从小生活在谎言欺骗之中
·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政治局要杀江青,陈云坚决反对有何内幕?
·叶匡政:大陆何时能了解一个真实的蒋介石
·陈永苗:80后90后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
·郑义:希拉里如何“惹火了所有中国人”
·列宁一战当德奸,已编入教材
·特供奶牛竟然吃进口美国草?
·何清涟:北京为解决财政危机找到方案
·6岁哥哥新年许愿:希望回到没有妹妹的时候
·蒋中正: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
·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5事表明 普京帮奥巴马对中国下狠手
·史无前例的大汉奸毛泽东/高鹏飞
·邓小平对江泽民的秘密交待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天灵盖上一枪,村村见血土改
·雷锋骗子现原形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徐友渔
·鲜为人知,周恩来在“一打三反”中的凶狠手段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为地主正名/应克复
·从普世文明看一党专政的反文明行径/向宪诤
·中共打赢内战之真相解密
·何清涟:反节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造成中国劳动力危机
·从来佞幸覆乾坤(下)——拥毛派所思所为/茆家升
·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胡星斗
·日本小姐性病,怪罪中国游客
·五十年代政治运动揭示残忍史实
·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惊天变局:中国衰落,世界繁荣
·袁贵仁接旨,赐歪脖子大树一棵
·民主政治:民国国会非橡皮图章
·饿死4千万,大跃进毛版中国梦
·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建议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中央看望老同志,郭伯雄露面
·潘汉年的传说
·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新发现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毛泽东为夺权力压朱彭编造平型关大捷
·看看这个,杀手是谁应没有疑问了
·华尔街日报:共产党即将崩暌的五大理由
·刘东:毛泽东家族的血腥基因
·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王书瑶
·中国减少森林开采计划
·陈希同妻:丈夫与我妹偷情 我永不原谅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08年中国投资不是4万亿,是30万
·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纽约时报
·愚人节谣言:薄案法官自杀
·刘少奇冤案平反时,胡耀邦纪登奎交锋
·蒋中正的战略眼光:抗战期间的一项伟大决策
·梁慕娴:中共已进入崩溃期?
·12岁女孩因父母生二胎跳楼自杀
·印度式乘法口诀 秒杀中国乘法口诀
·张玉凤曝料毛泽东钦点接班人是毛远新
·中国特色的养老金难题
·胡锦涛亲笔题词“高风亮节”被黄山博物馆收藏
·纪登奎夫人曝中共高层恩怨
·蒋中正抗战深谋远虑忍辱负重
·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高耀洁
·通奸门最新消息,财新被调查私生子名字爆光
·高瑜案:习近平禁止人们知道他的禁令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张春桥人性一面:向邓拓报信
·共军又一英雄事迹被揭造假
·李瑞环怒斥范曾“毫无人格毫无国格"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胡锦涛吴官正参加清华校庆
·民族主义愤青反计生是既无远虑也无近忧的高级愚昧
·国民政府时期怎样考驾照?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1)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2)
·反贪是借口 实为政治斗争/南方都市报
·四名毛泽东特型演员离奇死亡 太诡异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是法西斯,习近平是希特勒/余杰

余杰:中共是法西斯,习近平是希特勒
   
   
    当你们为某件事感到愤怒时,也要像我曾被纳粹激怒时一样,要变成一个强悍的战士,献身投入历史的洪流。而这股巨大的历史洪流也会因为我们的加入,往正义与自由的方向更为迈进。
   

    ————史蒂芬.黑塞尔(Stephane Hessel)
   
   
   
    二零一五年,中共政权大张旗鼓地“纪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其中最盛大的活动是具有浓郁的法西斯特色的大型阅兵式,全球不禁为之侧目。澳大利亚《雪梨晨锋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俄罗斯,中国,所谓的伊斯兰国政权都是法西斯」的社论,国际版编辑彼得·海切尔(Peter Hartcher)将中共列为法西斯政权并猛烈抨击:中国是一个正在成形的法西斯帝国,它有什么资格“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呢?这篇社论引发了中国外交部的强烈抗议——以后,该报记者若申请中国签证,恐怕会遇到故意的刁难。
   
   
   
    何谓法西斯?这篇社论明确指出,法西斯有三大决定性特征,首先是专制,其次是权力高度集中,第三是国家高于个人。作者指出了这三个政权的本质:俄国的普亭妄言「西方打算拔掉俄国熊的爪子和牙齿」,并试图恢复「俄罗斯的伟大」;中国企图克服西方帝国主义带给他们的“百年耻辱”,一直对孩子们进行爱国主义洗脑,让孩子「勿忘国耻」;ISIS则宣布要恢复哈利法,恢复伊斯兰教的伟大。以灌输仇恨、鼓动民粹、诉诸暴力而论,三者何其相似!文章最后得出结论:「虽然在政体表面上三家各有不同,但实际上它们都是法西斯主义实体,它们放弃民主自由,追求暴力,对外扩张不愿受道德与法律的约束。」
   
   
   
    从“次法西斯”到法西斯的飞跃
   
   
   
    彼得·海切尔并非发现中共政权法西斯化的第一人。早在二零零四年,中国独立学者余世存就发表了一篇题为《次法西斯时代的国家、社会和个人》的长文,梳理了当代中国的政治生态和精神现象。
   
   
   
    毛时代之后,中国一步步地演变成一个“四不像”的国家。在某些方面,它相当资本主义;在某些方面,它又极端社会主义。有时,它慷慨资助那些意识形态上与自己近似的“小兄弟”,比如奉行共产主义原教旨主义的北韩和古巴;有时,它又疯狂的煽动民间的民族主义思潮,声称要向近代以来欺压过中国的西方列强展开复仇计划。它一边宣称要弘扬毛泽东思想,一边又抬出孔夫子和佛教来装点门面、收拾人心,可谓“左右逢源、古为今用”,急迫之下甚至顾不上这些观念、思想和宗教之间难以弥合的矛盾与裂隙。因此,如何「定义中国」,对于中国知识分子和研究中国问题的外国学者而言,成为一个莫大的难题。
   
   
   
    余世存认为,在全球范围内,只有大陆中国,在内政的基本观念、外交的基本原则上跟自由民主世界格格不入。这个文明古国在数千年间充当过东方世界的发动机,如今它倔强地保持另类、个色,它不合群。那么,人们该怎么谈论它,怎么称呼它,怎么指望它呢?余世存对中国的定义和概括是:「这个时代同极右专制的法西斯主义类似,而在精神气魄、社会动员能力、对外输出等方面不如远甚,称之为次法西斯时代也许最为精准。」
   
   
   
    十多年之后,中国的经济实力已“坐二望一”,可以支撑习近平的帝国梦了。习近平「朕即天下」的自恋和自信,来自于其太子党的身分,以及红卫兵时代「不怕血」、“不怕死”的青春记忆。邓小平的遗训“韬光养晦”被抛弃,习近平发誓要“有所作为”和“大有作为”。如是,余世存所提出的、适应技术官僚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的「次法西斯主义」的概念,在习近平掌权之后就要将「次」字删去了——正在成形中的习近平主义,就是崇尚铁与血、货真价实的法西斯主义。
   
   
   
    习近平大大提升了中国的“仇恨教育”的烈度。如同希特勒对内将犹太人、基督徒、社会民主党人当作内奸和叛徒,习近平对内也将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非政府组织、各类宗教信仰者和各少数民族当作不稳定因素和危险分子。如同希特勒将西方民主国家和苏俄当作势不两立的外敌,习近平将美国、日本当作是“必有一战”的敌人(党国的宣传机器特别将民主体制成熟而稳固的日本妖魔化为“军国主义复活”的国家)。经过长期的洗脑教育,许多中国人一提起美国和日本,就牙齿发痒,恨不得“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一说起新疆、西藏、香港和台湾,就梦想着大军远征,秋风扫落叶般地将“叛逆之地”夷为平地。中国已经拥有了法西斯主义的群众基础,就等着习近平的应运而生了。
   
   
   
    习近平秉持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被很多港台学者命名为“天朝主义”。台湾学者曾昭明如此梳理天朝主义论述的历史脉络:“汉帝国透过「经学」(儒教释经学)建构起来的天命神学,是「帝国认同」的原型、典范与核心;乃至更为细致的天朝主义论述,还会考虑宋代「理学」对儒教天命神学的佛学式「改造」——但众所周知,这种「理学」式的帝国儒教神学,是更为严明「华夏—夷狄」的哲学人类学区别的。 ”当然,除了中国固有的帝国传统文化,习近平还从纳粹、苏俄乃至今天的普京那里“偷学”到不少“独裁术”,使之变成一锅“东北乱炖”。
   
   
   
    习近平的“天朝主义”初露端倪,有不少御用学者为之镀金抹粉。比如,最具代表性的是中国天朝主义「左派」学者汪晖的“理论概括”:习近平的一带一路策略「是一条超越冷战格局、克服新自由主义的未来之路,一条突破近代以来形成的霸权体系及其新形式的解放之路,一条以深厚的历史文明及其近代历程为背景的、综合当代各种先进经验的继承创新之路。」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的声音,过了八十年之后,在遥远的中国的回音壁中起死回生。
   
   
   
    西方的对华绥靖主义政策,何时梦醒?
   
   
   
    习近平与希特勒一样,都是会念魔咒的巫师——和平、民主、法治、自由,是这两个独裁者常常挂在嘴边的名词,人们一不小心就被催眠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纳粹德国口头声称寻求和平、暗地里却扩军备战,西方民主国家信以为真,采取绥靖政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灾祸一发而不可收拾。如今,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领袖、学者和媒体,也对习近平的法西斯主义和扩张政策缺乏警惕,敞开大门,引为上宾。习近平笑容可掬地告诉西方国家,一起发财吧,中国的人权问题与你们无关,假装没看见就好了。一些陷入经济衰退的西方国家,与中共称兄道弟,被关押在狱中的刘晓波成了“隐形人”。习近平宣布成立中国拥有一票否决权的亚投行,除了美国和日本之外,欧亚各大国均奋不顾身地加入,幻想点石成金,殊不知这是一处深不见底的“烂泥潭”。对此,彼得·海切尔发出明确警告:「西方的领导人们不应该再玩文字游戏了。······我们的世界面临着法西斯主义的复苏,而陷入经济泥潭的欧洲和困于政治内斗的美国,都还没有意识到它们要面对的危险、愤怒的敌人是谁。」承平日久的西方诸国,对这一沉痛而尖锐的呼吁充耳不闻。
   
   
   
    西方绥靖政策中最有代表性的一种观点,是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教授、曾在布什政府担任负责东亚和太平洋地区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的柯庆生(Thomas J. Christensen)提出的“必须尊重中国”的理论。美国在外交上如何处理中国问题呢?柯庆生认为,美国必须找到一种策略,让美国能「接受甚至鼓励中国在国际政治上的崛起、以及享有更大的名声,但要影响中国的选择,使其更愿意放弃横行霸道的行为······策略的成功,一方面需要实力和强硬的一种不寻常的组合,另一方面需要有让中国安心、能倾听中国声音的意愿。」这种观点,用中国古话来说,不正是“与虎谋皮”吗?
   
   
   
    曾因报道天安门事件而荣获年度英国最佳国际新闻记者的梅兆赞(JONATHAN MIRSKY),同是也是一位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他在一篇书评中直言不讳地批判柯庆生的观点: “我与许多后来被关押的中国异见人士见过面,多次目睹中国在西藏的行为,眼看着中国军队在天安门广场开枪打死和平的示威者,这些经历让我很难赞成柯庆生的观点。”梅兆赞也写过关于我的报道,他深知中国的真相绝非柯庆生从少数中国御用学者那里了解到的皮毛。
   
   
   
    习近平政权对内镇压上的残暴酷烈和对外扩张上的凶猛蛮横,可谓“两手抓,两手硬”。比如,对内打压媒体、学界、NGO和人权律师的同时,刻意挑动搁置多年的南海争端,使南海成为比当年的巴尔干半岛还要危险的、一触即发的火药桶。北京曾经承诺过,就南海争端与周边国家协商谈判,不会作出任何挑衅举动。话音刚落,习近平就下令在南海诸岛施工作业、围海造地,毫不理会美、日以及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印尼、台湾的反对与抗议,一副我行我素、一意孤行的派头。
   
   
   
    习近平的履历与性格,宛如希特勒的翻版
   
   
   
    习近平最崇拜的人物,是毛泽东,更是希特勒。多年担任精神病科医生,又曾出任英国外相的大卫·欧文,在《权力与疾病》一书中,针对身居高位的掌权者提出了“狂妄症候群”这一概念。他列出十四个评判“狂妄症候群”的指标:
   
   
   
    一、自恋的倾向,把世界当作在其中施展权力与寻求荣耀的场域。
   
    二、天性喜欢采取行动,以提升他们的形象。
   
    三、对于自己的形象与外表有超乎比例的关心。
   
    四、习惯以救世主的口吻谈到自己的所作所为。
   
    五、把自己跟国家等同起来,认为这两者的形貌与利益是完全一致的。
   
    六、倾向用第三人称来称呼自己,或者使用旧日国王的口气说话。
   
    七、对自己的判断有过度的信心,对他人的建议或批评有过度的蔑视。
   
    八、对自己所能达成的事情具有夸张的自信心,接近一种无所不能的感觉。
   
    九、相信自己真正要面对的不是人民,而是历史或上帝。
   
    十、相信在历史上他们将会得到胜利。
   
    十一、不知休息、轻率鲁莽以及容易冲动。
   
    十二、失去与现实的联系,常常伴随着日渐恶化的孤立状态。
   
    十三、倾向于因为他们的“宏观视野”,坚信他们行动的道德正确性。
   
    十四、毫无能力执行政策,可以称之为狂妄的无能。
   
   
   
    大卫·欧文指出,若符合以上症状中的三项,就建议当事人“请及早下台”。以这十四条标凖衡量,希特勒和习近平符合的,至少超过十条。由此可见,习近平和希特勒都是狂妄症候的重度患者。病源来自于他们的家庭教育、少年及青年时代的经历和思考世界的方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