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鸭绿江畔小隐记]
江棋生文集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审薄声中读文件
·悲悼张显扬先生溘然长逝
·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略评一桩掐架公案
·我所乐持的一种生活态度
·公民的风骨
·从王瑛敲打冯仑说起
·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
·小议寻衅滋事
·正在书写历史的中国辩护人
·也说萧功秦
·点赞公民化君子
·中秋祭显扬
·有一种演变不可阻遏
·依宪执政,还是违宪执政?
·从浦志强案说开去
·价值保护主义:色厉而内荏
·权力趋于任性,绝对权力绝对任性
·写在六四26周年前夕
·追忆贾秀文
·我看8·31决定与6·18否决
·赌场资本主义,还是围场社会主义?
·鸭绿江畔小隐记
·中原访友纪行
·悲悼蒋培坤老师
·台海两岸政治博弈之我见
·惜叹福山掉链子
·羊年岁末有感而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鸭绿江畔小隐记


   
   江棋生
   
   

   
    上个月早些时候,有朋友告诉我们,近来出现了一种很适合老年人的旅游度假项目:择地安养。与跟着旅游团行色匆匆走马观花大为不同,它的创意是:择一方净土,诗意地栖居,放下心思放松心情放开心胸,慢慢调理30来天,便会有意想不到的养生和养心收获。这个道理打动了我们。此外,它的费用也让人很有喜感,体验价为每人每月1280元,下榻三星级酒店,吃住全包。很快,我们就作出了尝试的决定。
    7月26日下午,我和章虹出离酷暑难忍、重度雾霾的北京。第二天早上,就到了一处空气清新、凉风习习的所在。再经一小时车程,便抵达一个堪称世外桃源的地方。安顿下来后,我信步走向酒店后院。在少量先期怒放、大部含苞欲放的荷花池旁,我放眼远眺,但见天蓝云白,山长水阔;环视周遭,则是桃树满丘,挂果累累。酒店服务员说:春天里,山包上和桃花岛上,是一片粉嫩嫣红的花的海洋;《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这支歌,唱的就是俺们这个地方。
    我们入住的酒店,傍山而临江。我这位小隐于此的栖者,每天白昼,都会在江岸行走,在江边读书;有时,则跃入江中,驭波独泳。夜宿酒店,则几乎天天都是:雨送凉,月侵床,江畔不知身是客。一个月来,我与大河朝夕相伴,其天生丽质,让人叹为观止:一江碧水,百里烟波;无妆无抹,万种风情。如果,这条秀美浪漫的大河不叫鸭绿江,杜甫《江亭》诗中的“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就会是我的心境。如果,这条令人陶醉的大河不叫鸭绿江,老子《道德经》中的“见素抱朴”、“恬淡为上”,就会是我的心态。但是,这条大河就叫鸭绿江。
    在鸭绿江畔,隐者之心难于平静。
    说来事有凑巧,我们到达丹东的日子,恰好是7月27号,朝鲜战争停战62周年纪念日。下火车不久,我们就踏上了已成景区的丹东鸭绿江断桥,它属朝鲜境内的部分,在战争中被美国空军炸毁。我注意到,断桥上关于朝鲜战争的图片资料说明词中,有一句话带有客观性: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曾经忽悠世人多年的“美帝通过南朝鲜李承晚傀儡集团发动侵略朝鲜的战争”这一弥天大谎,不好意思再说了——这一点值得肯定。但是,所有的说明词都继续刻意不提以下重要的事实真相,那就是:1、发动那场战争的玩火者,是得到斯大林支持的金日成。2、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是按照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师出有名地帮助韩国抗击金日成军队的。3、朝鲜战争的结束,实现了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提出的目标,即“击退武装进攻并恢复这一地区的国际和平与安全”。62年过去了,早已不能一手遮天的官方,还要把扭曲真相、罔顾历史的营生干下去,这使我心生鄙视,脸浮轻蔑。
    几天之后,我们又上了另一座鸭绿江断桥——地处宽甸县的河口断桥,这是彭德怀、毛岸英当年过江的地方。大桥被美军严格按照军令炸掉的部分,同样是隶属朝鲜的那一端。而桥上糊满的,则是和丹东断桥上如出一辙的图片资料和说明词,自欺欺人,亵渎历史。其实,现在世界上,除了朝鲜和中国之外,大家对朝鲜战争早已达成共识:正义的联合国军制止了朝鲜侵略者的进攻,确保了朝鲜半岛及东亚的和平。
    关于朝鲜战争,朝鲜和中国这两个“唇齿相依”的社会主义国家,的确很能抱团取暖、坚持共有的特色看法,例如所谓“美帝国主义侵略者被彻底打败”,“朝中(中朝)取得了伟大的胜利”,等等。尽管,这哥俩比谁都清楚,1953年7月27日被迫在停战协议书上签字的金日成,吞下的是他在玩火时连做梦都未想到的苦果。当时的金日成无奈接受的,是联合国军按其实际控制线划定的南北停战线;与战前的南北分界线——三八线相比,朝鲜的版图缩水将近3000平方公里,相应地,韩国的版图扩张了近3000平方公里。
    关于朝鲜战争,拥有“鲜血凝成的友谊”的朝方和中方,又有很不一致的地方。最关键的不一致在于:谁是抗击“美帝国主义侵略者”的中流砥柱?朝方的说法毫不含糊:那就是朝鲜劳动党和人民军。朝方在教科书、纪念馆及战争纪念日活动中,不怕雷死人地无限夸大金日成和人民军的作用,而将毛泽东和所谓“志愿军”刻意边缘化。事实,当然不是如此。不过,关于这一条,中方却没脸数落朝鲜的金家王朝。金家三代这么做,可以说是向堪称师傅的中共学的。
    谁是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中共一直违背事实厚着脸皮说是自己。最新的雷人例证是,电影《开罗宣言》的海报,居然抹去蒋介石,植入毛泽东。说实话,尽管现在的国民党让人难于看好,但血写的历史事实证明,它确是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边说“历史是人类最好的老师”,边拿历史如此开涮和戏弄,是无耻与弱智的双重叠加。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这种对历史大不敬的蒋冠毛带,除了自取其辱,还能得到什么?
    在江畔安养的日子里,当地的旅行社上门来推销他们的朝鲜游项目。然而,无论是一日游、二日游还是四日游,除了均属严加掌控不接地气的包装游外,都有一个不可或缺、让人恶心的安排,就是“瞻仰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金日成主席与金正日将军铜像并献花”。姑且不论我是一个被当局无理阻止出境的人;即便能去,我也不想去,实在是太倒胃口了。
    也许可算是一种弥补,我们下榻的酒店提供鸭绿江游付费观光服务,酒店自有的游船可抵近朝鲜江岸缓缓开行,以便我们接近零距离地观察朝鲜。7月31日下午,我们备好手机和相机,欣然登船作鸭绿江处女游。没想到的是,游船在碧波荡漾的江中趋近彼岸时,第一个清晰可见的,乃是金日成父亲的墓碑。随着游船溯流而上,我们见到了朝鲜军队的简陋营房和他们颇显寒酸的边防巡逻艇。朝方士兵显然早已习惯了中国游客的照相和视频拍摄,他们露出笑脸,并礼节性地与游客们互相挥手致意。总的印象是,朝方一侧同样山青水绿,也有孩童在江边嬉水打闹,但地瘦,屋破,距江边很近的朝鲜清城郡女子监狱,也显得十分破旧。路上见不到汽车,多是自行车、牛车,偶尔有摩托车驶过。游船从河口断桥下贴近朝方一端穿行时,桥上的朝鲜岗亭及在桥上跑步训练的朝鲜士兵,可以说近在咫尺。继而见到的,是朝鲜清城郡的一处开发区,中国人在那里投资建立了工厂,高高的烟囱直冒废气,与周边的绿色大环境很是不搭。游船折返时,在靠近中国一侧航行,与朝鲜江岸的距离,从几十米变成了数百米,颇具新鲜感的抵近观光也就提前结束了。
    鸭绿江游回来后,我们意犹未尽。几天后的一个傍晚,我和章虹去桃花岛上的桃园深处,造访了一对边民夫妇。我们先和他们聊了当地很有名气的富硒燕红桃,接着直奔心中的主题,问他们:朝鲜军队如何防止朝鲜平民偷渡过来呢?为什么我们在游船上看不到黑洞洞的枪口呢?他们告诉我们:高丽(他们习惯于称高丽,不称朝鲜)守军的任务,说白了就是一条,防止民众脱北。他们的岗哨很隐秘,昼夜蹲守提防。我们又好奇地问:你们能过江上岸吗?他们说:能,我们划自己的船过去,和他们的军官私下做生意。在夜幕下的鸭绿江岸,他们把高丽土特产、矿产拿给我们,我们运回来卖掉后,再过江去结算,给他们人民币,还有中国的香烟、啤酒和细粮。他们也做毒品生意,但我们家不做。一年下来,一个高丽排长,就能挣老多钱呢!他们还告诉说,在高丽那边,搞先军政治。老百姓见了当兵的,要点头哈腰;当兵的见了军官,要点头哈腰。一级压一级很厉害,腐败不比中国差。
    后来,酒店附近的边民也给我们讲了类似的高丽故事;还对我们说,除了被生存困境逼迫而冒险偷渡过来的脱北者,也有通过正常渠道来丹东打工的高丽人。在东港,就有很多高丽打工者,月工资约1200元人民币。丹东的大饭店和一些餐厅中,则有不少来打工的高丽女大学生。
    8月中旬,我们去丹东观摩一个关于引力随温度变化的物理学实验。由于小住在丹东市区的鸭绿江畔,便有机会和来自朝鲜平壤的女大学生聊了天。她们实不相瞒地告诉我们,她们在丹东的打工生涯为期三年。三年中不能回国探亲;不能往朝鲜打任何电话;一年只能给家里写一封信;一个月只能离开酒店外出一次,且必须三人以上同行。不知是逆来顺受惯了,还是出于谨慎自保,这些能歌善舞的朝鲜姑娘,对上述官方限令没有流露出半点不如意,还以清纯可掬的笑容表示她们的“幸福指数”并不低。聊到后来,我们终于忍不住,开始将她们军了。我们手指鸭绿江对岸,问:“朝鲜那边怎么黑乎乎的,没什么灯光啊?”她们嫣然一笑,从容答道:“我们是绿色环保,节约能源。”我们一边大笑,一边故意追问:“是吗?”她们淡定再答:“是啊!”接着,我们陡然加码,再问:“你们见过金正恩吗?”也就刹那之间,她们的脸色立马很不好看,说:“我们不喜欢你们这样说!你们要说金日成领袖、金正日将军、金正恩同志!”她们的反应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她们出生和成长于一个高度封闭的极权社会,现在的她们,逼真地折射出文革时期的我们:在那样的年代,我们中可有几人会不称“毛主席”,而对毛泽东直呼其名?
    小隐于曼妙多姿的鸭绿江畔,听不到金正恩同志处决副总理崔英键的枪声,也听不到南北停战线上又在响起的炮声,但是,我对金氏三代坚持的朝鲜特色社会主义,自是有了更为明晰和具象的认知。
    小隐于秀山碧水的鸭绿江畔,我对社会主义的把握和透视,也更为动烛和到位了。在人类近代和当代史上,社会主义这个东西曾经在世界范围内红火过一阵子;现在,不管其还有这种或那种特色,我看是气数将尽了。我有几位朋友,与我的看法有些不一样。他们执着地认为,社会主义还有戏,社会主义的存续看北欧,社会主义的希望在北欧。在本文的结尾,我想顺便再对他们吹吹风:北欧有个人独裁、单一公有制吗?有一党专政、公有制为主体吗?没有那些劳什子,它们哪有资格被称为社会主义或科学社会主义?我认为,北欧诸国有宪政,但没有宪政社会主义。北欧诸国有民主,但不是民主社会主义。在以私有制为主体和多党民主的基础上,北欧诸国很有特色地搞高税收、高福利,它们的社会制度不是别的,只是一种改良版资本主义——福利资本主义而已。
    2015年8月25日 于
   丹东鸭绿江畔
   (自由亚洲电台8月28日播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