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姜维平文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封闭过滤而惯于说谎的官媒,造就了薄熙来的幽灵,而薄的余党,包括依然在位的黄奇帆之流,和那些靠薄而暴富的“钱袋子”,都成了幽灵企图借尸还魂的载体,于是,怀念,吹捧薄熙来变为一种“文化产业”,不仅死党“黄骗子”继续行骗,而且遭受薄王“黑打”侥幸死里逃生的重庆民企老板,还得忍受谎言的欺骗和愚弄,与其同时,云集在网上的各种虚构“黄骗子”前程和功绩的文字连篇累牍,但刚落幕的“薄王事件”已经告诫人们,不要听他们讲什么,而是要看他们怎样做,这是鉴别他人的基本方法,那么,黄奇帆真的是经济学家,热情地扶植重庆民营企业吗?
   据重庆官媒7月13日报道,市长黄奇帆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时指出,要积极顺应时代潮流,主动融入全市发展战略,推动民营经济更好发展。在听取市工商联汇报和隆鑫控股、小康集团等10多家民企代表发言后,黄奇帆说,近年来,重庆认真贯彻落实中央要求和市委部署,全市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发展势头。作为在全市经济发展大局中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民营经济,一方面对全市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另一方面也受益于全市经济的良好发展,自身得到长足进步。但同时也要清醒地看到,我市民营经济发展还面临不少困难和问题,必须以问题为导向,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加以解决。
   发迹于江泽民时代,靠骗术跑江湖的黄奇帆,一开场就谎话连篇,他所说的“近年来”是否包括薄王在位的几年?显然是包括的,但他回避了“唱红打黑”的问题,曾几何时,黄奇帆如鱼得水般地参与了640个“黑社会”的包装,策划,虚构,制造了无数起冤假错案,不仅民企老板的财产被抢夺,私分,而且有的人掉了脑袋,像“亮点茶楼”的老板王家姊妹,一死一判,难道真的够枪毙和监禁的吗?像陈明亮,樊奇航等人,真的是应处极刑的罪犯吗?诸如此类的疑案多如牛毛,对重庆民企,以至中国民企都是沉重的打击,假如现在黄奇帆能说一句“对不起”,对会场的民企老板,也是一种奢侈的鼓舞。


   但是,黄奇帆的脑袋被薄熙来的幽灵占据,极左的意识渗透他的骨髓,“两面派”的骗术进入了他的血液,他已身不由己,他摆出一付经济学家的架势,就如何推动民营经济更好发展,发表了千篇一律的套话和空话,黄奇帆说,民营企业一定要深入理解、全面把握市委、市政府确定的重大发展战略,积极主动将企业发展融入全市发展大局。但他不知道2008年至2012年,薄熙来也代表政府,搞什么“5个重庆”,哪个民企老板敢不融入潮流,但融入了又怎样呢?政府采取包装“黑社会”的卑劣手法,一夜间把养肥的“猪”杀掉,抢夺民企至少2000亿,只有0,9亿划入财政账户,在流失的巨额资金里,黄奇帆及其党羽分享了多少,至今是一本糊涂账,不过,黄奇帆继承了薄熙来的“厚黑学”和高超骗术,继续用新编造的经济远景吸引民企,既要他们遗忘过去,又要他们迷失未来。
   他说,当前,重庆正全力推进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五大服务贸易专项,与之相关的产业将迎来迅速发展的良机,民营企业应全面融入这一发展战略,结合自身实际,找准契机介入这些行业,既能助推全市发展战略,也能帮助企业提档升级,实现超常规发展。黄奇帆的骗术在于虚假数字和华丽辞藻的堆积,薄熙来爱搞“5个重庆”,黄奇帆成倍增长,来个“10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实际上什么新东西也没有,不过是在红岩的旧地,把包括薄熙来在内搞得假大空的项目,小修小补,改头换面,再次忽悠而已,实在躲不过“薄骗子”的幽灵,索性也来个“5”吧,叫“5大服务贸易专项”,此前,叫“5大商务功能区”。其实,都离不开一个特点:牺牲环境和子孙后代以及廉价的劳动力,换取虚假的“鸡的屁”。
   黄奇帆心知肚明,“黑打”已使民企伤透了心,但他与“薄骗子”一样,明明贪腐成性却死不认账,还以为别人是“大傻子”,所以,他用一个黄灿灿的“烧饼”吸引民企,他说,同时,重庆正在利用“三个三合一”开放平台积极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推动内陆开放高地不断向高度、广度、深度拓展。重庆进一步扩大开放的过程,也为民营企业提供了众多商机和广阔发展空间。此外,民营企业应积极响应中央和市里的号召,通过搭建平台等方式大力发展众创空间,努力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全面融入全市招商引资大局,瞄准重点发展产业,成为招商引资的主力军。
   当然,民企要生存,老板想发财,重庆有项目可以赚钱,既使有再次遭受“黑打”的可能,也要冒风险,这是普通人“记吃不记打”的弱点,也正是黄奇帆骗术得以继续横行的原因,但也促使民企老板成了“双面人”,表面上顺从奉承,暗地里切齿痛恨,他们一边拼命赚钱,一边转移财产,一边歌功颂德,盛赞“黄骗子”是“经济大师”,一边告诉妻小亲友,远离小人,赶快移民吧,原来,薄熙来的幽灵不仅充盈阿黄的血管,也蚕食着中国老百姓的心灵:说得天花乱坠,幸福无比,过得猪狗不如,如履薄冰。而对官员来说,有权就有银子,有钱就有“吹鼓手”,黄奇帆正在利用手中的权力,编织透明的“皇帝新衣”,一会儿是“证监会主席”,一会儿是“18大报告起草班子成员”,一会儿要获“诺贝尔经济学奖”,一会儿成了重庆“鸡的屁”的“骚尖”。
   的确,阿黄给重庆六届封疆大吏当副手而不倒,被称“政坛不倒翁”,但实际上,他是“哈巴狗”,虽然丑陋,委琐,摇尾乞怜,但与吃人的“大老虎”不同,上级怕虎不怕狗,而且他可能一边巴结地方一把手,一边暗通款曲,见风使舵,随时成为“变色龙”,只需要一秒钟,现在,把他上述言行与近期重庆民企俊峰的遭遇加以比较,就知道了什么是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他拍着胸脯说,政府相关部门要为民营经济的发展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进一步简政放权,提高服务意识,建立便捷高效的沟通协调机制,及时发现民营企业存在的困难问题,积极主动为民营企业排忧解难。
   但是,声音未落,放在演讲高桌上的茶叶还未凉,就发生了重庆安泰和九发两家公司出动上百人围攻李俊企业的丑闻,先是“文攻”:把要求引渡李俊的横幅挂在俊峰置业的大门前,后是“武卫”,上百人占领企业,打砸抢活动持续近一个月,“文攻”时把李俊称为“黑心开发商”,与当年污蔑律师李庄一个口吻;“武卫”时,保卫的是薄熙来“二次文革”路线,虽然俊峰不差他们一分钱,与其员工没有聘佣合同,但他们却要向发展商讨要薪水,而孙政才所承诺的“依法治市”成了梦呓,当地公检法全部不作为或作为不到位,在黄奇帆暗中支持下,这两家公司竟然封路,堵门,抢吃抢喝,还在8月18日打伤了俊峰公司的一位保安员。难道这就是黄奇帆所讲的“排忧解难”吗?
    
   
   重庆消息人士称,俊峰与安泰和九发的纠纷,由来已久,一波三折,不能说政府没出面协调,而是关键问题没解决,建筑商是当年“黑打”时官员拉郎配的产物,而俊峰始终没有平反,暗中纠缠它的是薄熙来的幽灵,黄奇帆一直把它当后娘养的不孝之子,故此,这些合作的建筑商,供货商才敢欺人太甚,黄奇帆明里装得开明,支持民企,暗里鼓动他们闹死李俊,叫他人财两空,这才是他们矛盾不断的深层次原因。据悉,经公安局胡凌波支队长和建委黄鸿斌主任代表政府出面协调,前后大概协调了五六次,在俊峰和九发等没有决算的情况下,完全同意政府关于公司和九发的5条协调处理意见,并立即执行,但九发公司变本加厉提出超越合同底线的要求,不断地把他们外债的矛盾转嫁到该公司,不断唆使所谓“农民工”和供货商打、砸、抢,闹、封堵俊峰的工地、销售部、办公室,这充份说明,安泰和九发两家公司根本不想进入决算程序,仅想转移矛盾、混淆视听,导致最终协调意见没办法落实。
   
   笔者认为,透过几家民企的纠纷,可以看到重庆两条路线的博弈,驱逐云雾的表象,可以感受薄熙来的幽灵,像安泰和九发这样的行为已经违法,应当拘捕,判刑,但现场的铁的证据显示,8月12日至13日,当九发公司又开始闹事时,公安不但姑息养奸,而且,以总包单位有争议为由拉了警戒线,不允许总包方施工,造成正常业务中止,不用说“总包”不能动,连分包土石方的红岩路桥也不能施工,这家每年积极缴纳税费数千万,解决就业上千人的企业,侥幸没有死在薄王手里,却又陷入新的困境,伟大的经济学家黄奇帆哪去了?他没有积极有效地处理薄王时期的历史遗留问题,却又增加新的蹂躏民企的罪恶, 难道不是薄熙来的幽灵作怪,黄奇帆在“借刀杀人吗”?
   
   2015年8月20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维平博客8月21日首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