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姜维平文集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封闭过滤而惯于说谎的官媒,造就了薄熙来的幽灵,而薄的余党,包括依然在位的黄奇帆之流,和那些靠薄而暴富的“钱袋子”,都成了幽灵企图借尸还魂的载体,于是,怀念,吹捧薄熙来变为一种“文化产业”,不仅死党“黄骗子”继续行骗,而且遭受薄王“黑打”侥幸死里逃生的重庆民企老板,还得忍受谎言的欺骗和愚弄,与其同时,云集在网上的各种虚构“黄骗子”前程和功绩的文字连篇累牍,但刚落幕的“薄王事件”已经告诫人们,不要听他们讲什么,而是要看他们怎样做,这是鉴别他人的基本方法,那么,黄奇帆真的是经济学家,热情地扶植重庆民营企业吗?
   据重庆官媒7月13日报道,市长黄奇帆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时指出,要积极顺应时代潮流,主动融入全市发展战略,推动民营经济更好发展。在听取市工商联汇报和隆鑫控股、小康集团等10多家民企代表发言后,黄奇帆说,近年来,重庆认真贯彻落实中央要求和市委部署,全市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发展势头。作为在全市经济发展大局中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民营经济,一方面对全市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另一方面也受益于全市经济的良好发展,自身得到长足进步。但同时也要清醒地看到,我市民营经济发展还面临不少困难和问题,必须以问题为导向,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加以解决。
   发迹于江泽民时代,靠骗术跑江湖的黄奇帆,一开场就谎话连篇,他所说的“近年来”是否包括薄王在位的几年?显然是包括的,但他回避了“唱红打黑”的问题,曾几何时,黄奇帆如鱼得水般地参与了640个“黑社会”的包装,策划,虚构,制造了无数起冤假错案,不仅民企老板的财产被抢夺,私分,而且有的人掉了脑袋,像“亮点茶楼”的老板王家姊妹,一死一判,难道真的够枪毙和监禁的吗?像陈明亮,樊奇航等人,真的是应处极刑的罪犯吗?诸如此类的疑案多如牛毛,对重庆民企,以至中国民企都是沉重的打击,假如现在黄奇帆能说一句“对不起”,对会场的民企老板,也是一种奢侈的鼓舞。


   但是,黄奇帆的脑袋被薄熙来的幽灵占据,极左的意识渗透他的骨髓,“两面派”的骗术进入了他的血液,他已身不由己,他摆出一付经济学家的架势,就如何推动民营经济更好发展,发表了千篇一律的套话和空话,黄奇帆说,民营企业一定要深入理解、全面把握市委、市政府确定的重大发展战略,积极主动将企业发展融入全市发展大局。但他不知道2008年至2012年,薄熙来也代表政府,搞什么“5个重庆”,哪个民企老板敢不融入潮流,但融入了又怎样呢?政府采取包装“黑社会”的卑劣手法,一夜间把养肥的“猪”杀掉,抢夺民企至少2000亿,只有0,9亿划入财政账户,在流失的巨额资金里,黄奇帆及其党羽分享了多少,至今是一本糊涂账,不过,黄奇帆继承了薄熙来的“厚黑学”和高超骗术,继续用新编造的经济远景吸引民企,既要他们遗忘过去,又要他们迷失未来。
   他说,当前,重庆正全力推进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五大服务贸易专项,与之相关的产业将迎来迅速发展的良机,民营企业应全面融入这一发展战略,结合自身实际,找准契机介入这些行业,既能助推全市发展战略,也能帮助企业提档升级,实现超常规发展。黄奇帆的骗术在于虚假数字和华丽辞藻的堆积,薄熙来爱搞“5个重庆”,黄奇帆成倍增长,来个“10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实际上什么新东西也没有,不过是在红岩的旧地,把包括薄熙来在内搞得假大空的项目,小修小补,改头换面,再次忽悠而已,实在躲不过“薄骗子”的幽灵,索性也来个“5”吧,叫“5大服务贸易专项”,此前,叫“5大商务功能区”。其实,都离不开一个特点:牺牲环境和子孙后代以及廉价的劳动力,换取虚假的“鸡的屁”。
   黄奇帆心知肚明,“黑打”已使民企伤透了心,但他与“薄骗子”一样,明明贪腐成性却死不认账,还以为别人是“大傻子”,所以,他用一个黄灿灿的“烧饼”吸引民企,他说,同时,重庆正在利用“三个三合一”开放平台积极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推动内陆开放高地不断向高度、广度、深度拓展。重庆进一步扩大开放的过程,也为民营企业提供了众多商机和广阔发展空间。此外,民营企业应积极响应中央和市里的号召,通过搭建平台等方式大力发展众创空间,努力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全面融入全市招商引资大局,瞄准重点发展产业,成为招商引资的主力军。
   当然,民企要生存,老板想发财,重庆有项目可以赚钱,既使有再次遭受“黑打”的可能,也要冒风险,这是普通人“记吃不记打”的弱点,也正是黄奇帆骗术得以继续横行的原因,但也促使民企老板成了“双面人”,表面上顺从奉承,暗地里切齿痛恨,他们一边拼命赚钱,一边转移财产,一边歌功颂德,盛赞“黄骗子”是“经济大师”,一边告诉妻小亲友,远离小人,赶快移民吧,原来,薄熙来的幽灵不仅充盈阿黄的血管,也蚕食着中国老百姓的心灵:说得天花乱坠,幸福无比,过得猪狗不如,如履薄冰。而对官员来说,有权就有银子,有钱就有“吹鼓手”,黄奇帆正在利用手中的权力,编织透明的“皇帝新衣”,一会儿是“证监会主席”,一会儿是“18大报告起草班子成员”,一会儿要获“诺贝尔经济学奖”,一会儿成了重庆“鸡的屁”的“骚尖”。
   的确,阿黄给重庆六届封疆大吏当副手而不倒,被称“政坛不倒翁”,但实际上,他是“哈巴狗”,虽然丑陋,委琐,摇尾乞怜,但与吃人的“大老虎”不同,上级怕虎不怕狗,而且他可能一边巴结地方一把手,一边暗通款曲,见风使舵,随时成为“变色龙”,只需要一秒钟,现在,把他上述言行与近期重庆民企俊峰的遭遇加以比较,就知道了什么是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他拍着胸脯说,政府相关部门要为民营经济的发展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进一步简政放权,提高服务意识,建立便捷高效的沟通协调机制,及时发现民营企业存在的困难问题,积极主动为民营企业排忧解难。
   但是,声音未落,放在演讲高桌上的茶叶还未凉,就发生了重庆安泰和九发两家公司出动上百人围攻李俊企业的丑闻,先是“文攻”:把要求引渡李俊的横幅挂在俊峰置业的大门前,后是“武卫”,上百人占领企业,打砸抢活动持续近一个月,“文攻”时把李俊称为“黑心开发商”,与当年污蔑律师李庄一个口吻;“武卫”时,保卫的是薄熙来“二次文革”路线,虽然俊峰不差他们一分钱,与其员工没有聘佣合同,但他们却要向发展商讨要薪水,而孙政才所承诺的“依法治市”成了梦呓,当地公检法全部不作为或作为不到位,在黄奇帆暗中支持下,这两家公司竟然封路,堵门,抢吃抢喝,还在8月18日打伤了俊峰公司的一位保安员。难道这就是黄奇帆所讲的“排忧解难”吗?
    
   
   重庆消息人士称,俊峰与安泰和九发的纠纷,由来已久,一波三折,不能说政府没出面协调,而是关键问题没解决,建筑商是当年“黑打”时官员拉郎配的产物,而俊峰始终没有平反,暗中纠缠它的是薄熙来的幽灵,黄奇帆一直把它当后娘养的不孝之子,故此,这些合作的建筑商,供货商才敢欺人太甚,黄奇帆明里装得开明,支持民企,暗里鼓动他们闹死李俊,叫他人财两空,这才是他们矛盾不断的深层次原因。据悉,经公安局胡凌波支队长和建委黄鸿斌主任代表政府出面协调,前后大概协调了五六次,在俊峰和九发等没有决算的情况下,完全同意政府关于公司和九发的5条协调处理意见,并立即执行,但九发公司变本加厉提出超越合同底线的要求,不断地把他们外债的矛盾转嫁到该公司,不断唆使所谓“农民工”和供货商打、砸、抢,闹、封堵俊峰的工地、销售部、办公室,这充份说明,安泰和九发两家公司根本不想进入决算程序,仅想转移矛盾、混淆视听,导致最终协调意见没办法落实。
   
   笔者认为,透过几家民企的纠纷,可以看到重庆两条路线的博弈,驱逐云雾的表象,可以感受薄熙来的幽灵,像安泰和九发这样的行为已经违法,应当拘捕,判刑,但现场的铁的证据显示,8月12日至13日,当九发公司又开始闹事时,公安不但姑息养奸,而且,以总包单位有争议为由拉了警戒线,不允许总包方施工,造成正常业务中止,不用说“总包”不能动,连分包土石方的红岩路桥也不能施工,这家每年积极缴纳税费数千万,解决就业上千人的企业,侥幸没有死在薄王手里,却又陷入新的困境,伟大的经济学家黄奇帆哪去了?他没有积极有效地处理薄王时期的历史遗留问题,却又增加新的蹂躏民企的罪恶, 难道不是薄熙来的幽灵作怪,黄奇帆在“借刀杀人吗”?
   
   2015年8月20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维平博客8月21日首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