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姜维平文集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来多伦多5年多,曾参加过许多次当地人举办的PATY,接触了不少人,有文艺界的名流,有企业界的精英,更多的是从中国移居过来的华人,但没有一次活动能令我像今天这样激动和兴奋,把它称为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比较恰当,因为这些大约60人的聚会,选址在一家小酒店里,气氛非常热烈,其中绝大部份为菲律宾人,它的主题是劳娜60大寿酒会,而众星捧月的人是劳娜和她的先生,其实,他们都是加拿大的普通人,前者是菲律宾女子,现在一家公司做文员,事业正红火,后者是加拿大本地人,在一家银行做高管,已经退休,他们是一对十分恩爱的夫妻,这次酒会,就是他们以祝寿名义招待大家的。


   
   早在2006年,我从中国的监狱刚获释时,有3年光阴被软禁在大连,时常与太太越洋通话,她多次描述过与这对夫妇相识的经过:她们是电脑学校里的同学,萍水相逢,一见如故,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其中有一个春节,太太是带着女儿是在他们家度过的,不仅享用了美味佳肴,而且还住了一夜,体会了他们家庭环境的温馨,太太常说,永远不要忘记劳娜和尼克,他们是公薪阶层的加拿大人,每月的收入不高,但都是基督徒,一点私心也没有,特别热心地帮助人,尤其是对那些陷入困境的弱者,他们更愿意慷慨解囊。比如,他们与我们母女无亲无故的,但分外关爱,胜似亲人,不仅精神上经常无微不至地关心,而且曾赠送价格不菲的家用电器等,以解生活的燃眉之急,令太太铭记在心。
   
   一边回顾过去的交情,我一边查看宴席桌上的物品,除了餐具,台布,和花瓶,还每个客人坐位前摆放着一个印制精美的纸牌,上面写着客人的名字,这令我想起往昔的永不复返的岁月,过去在国内做记者时,我参加过无数次的记者招待会,凡是规模较大,规格较高的活动,都是有这种安排的,但对普通的加拿大人举办的家宴来说,这是非常罕见的,不仅如此,他们还请来了小型乐队,和一个风趣幽默,很有组织能力的男性主持人,同时负责放映幻灯片的工作人员,也与主持人配合得非常默契,我仔细观察了聚会的来宾,几乎都是一色的菲律宾人,其中女子占绝大多数,有的人来自美国芝加哥,有的来自温哥华,他们为了一个朋友的生日远道而来,差旅费价格不菲,时间还要耽搁几天,可见,他们与劳娜和尼克一家人关系不一般。如此众多的人挤满了房间,人人脸上都带着迷人的笑容,每个人都给60岁的劳娜送来真诚的祝福,我想,日积月累,水月如梭,他们帮助过的人,多年来想必不少。
   
   我和尼克的同事艾文邻座,他是一个长得像许文强的中年人,有一双明亮而清澈的大眼睛,去年,我们请劳娜和尼克吃过一次晚饭,在央街和芬治交叉口的一条繁华的大道边,我清晰地记得整个交谈过程中,他没离开中国经济和政治的关系这一主题,并多次提到艾文,因为艾文是移居多伦多的香港人,他非常关心中国的变化和进步,而艾文与尼克又在银行合作了十几年,所以,谈论中国成了他们共同的业余兴趣,有时因为意见一时不统一而争论得脸红脖子粗,但很快又言归于好,因此,尼克只要见到我,就滔滔不绝地发表有关中国的宏论,也引用艾文的话,好像他们是汉学家,两人扮演针锋相对的A,B方,在研讨会上发言,如果他再喝一点酒,情绪分外激动,我不打断他,就讲个没完。这回,我是第一次把艾文和他复述故事中的人物兑上号,很想听听尼克转述的他的观点是否真切,正确,但可惜今夜艾文闷闷不乐,说话很少。
   
   我正感到有一点奇怪,主持人的嗓音提高八度,餐厅大门打开了,有意姗姗来迟的劳娜以一身白色婚纱闪亮登场,博得一片喝彩声和鼓掌声,难以想象,年过六十岁的菲律宾美女劳娜,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此时浓妆艳抹,光彩照人,她接过尼克送上的一束鲜花,和众多来宾忽致问候,一一拥抱,在一片掌声和赞叹声里,发表了致词辞,接着,放在前面的频幕上展示了几十张照片,它记载着劳娜走过的人生片段,有在母邦的少女时代的玉照,有与母亲,姊妹的合影,也有移居加拿大后的生活写真,更多的是与尼克相识后的故事记录,毫无疑问的是,离婚后带着一个小孩来到多伦多的她,曾体味了生活的艰辛和挫折,但更多地品尝了新天地的甘露,而与尼克的邂逅,则是她第二春的开始和新生活的起点,除了尼克,更多的加拿大人给予她战胜困难的信心,因此,他们像别人对待自已一样,无私地帮助他人,也就结交了无数的朋友,因为文化背景和语言的关系,他们比较多地周旋在菲律宾人的圈子里。这正是来宾中大都是菲律宾人的原因。
   
   在来宾一一讲话之后,祝寿的宴席开始了,与其同时,优美的音乐也响起,人们一边吃饭,一边向劳娜表示祝福,她今天笑得特别灿烂,显得分外年轻,好像是二十多岁的新娘,但尼克与我一样是秃顶,尽管西装革履的,但还是遮不住如秋的年龄,不过他们当众接吻,拥抱,谈笑风生的,就像多年前新婚一般,我注意到了心绪不佳的艾文,他吃得很少,只喝了一小瓶啤酒,而且,没与我交谈更多的有关中国的事,这与尼克以前描绘的不一样,他以忧郁痛苦,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劳娜和尼克,久久地不语,我禁不住问,艾文,你怎么啦,你不是与尼克是15年的同事加朋友的关系吗,每天几乎形影不离,今天是他们喜庆的日子,你为什么心情沉重,你没理由不开心呀?他凝视我半天,眼睛闪动着,想了想,咬咬嘴唇,似乎下了决心,还是讲出了真情,原来,和尼克一样,他深爱自己的太太,但是,相敬如宾的他的太太,却在一周前忽然过世了。我说,对不起呀,艾文,我难以想象你的家庭变故,我刚认识你,就叫你为难。而且,是在这样的一个场合。
   
   不过,艾文既大度又宽容,他说,不是你不对啊,尼克的朋友就是我的好朋友,大家互相关心,有事直言是对的,接着,他讲了太太的病情,她太专注于工作,忽略了身体健康,发现病情是没有预兆的,而倒下却是一瞬间的变故,以前,一切原先编织的梦想一下子粉碎了,只留下思念的痛苦和遗憾的残片。他说,太太是一家公司的高管,工作能力超群,长得非常美丽,他们感情很好,原本是要近期去旅游的,但忽然阴阳两割,永难再见,真的始料不及。艾文打开手机,一一展示他们的合影给我看,许多照片是美丽而迷人的,说他的太太像电影名星,一点也不夸张,但这一切的情节无法与眼前的祝寿场景对接,我想起一句话:每一天都是生命的最后一天,但并非每一人都知道珍惜,是啊,能活到60岁的人,叫“花甲之年”,已是万幸,因为营养的关系,现代人中,也许很多人容易活到这个年龄,但像劳娜和尼克这样知道把握和珍惜每一寸时光的夫妇不太多,因此,眼前的场景特别值得回味。
   
   我一边语重心长地安慰艾文,一边观尝人们的狂舞,由于主持人的非凡的组织能力,除了艾文之外,他把所有人进入角色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连一位年过古稀的老妇人,也跳起了的斯科,太太也进入了最佳的状态,随着音乐而翩翩起舞,只有在大学时代,我才看过她这么高兴过,她与能歌善舞的菲律宾女人们一起,度过了一个难忘的狂欢之夜。因为每个人都很投入,也就忘记了时间,当彩灯下的身影摇落青春的岁月,我忽然想起已逝的年代,我们忽略了许多感受,原本应当珍惜的东西,一旦失去了,它们就永远不再回来,比如,我们从来没有组织过如此规模的关于自己和家人的祝寿宴会,也许是因为工作太忙,也许是因为消费习惯使然,不论怎样,都是生活中难以弥补的缺憾。
   
   晚上9点左右,不顾朋友们的一再挽留,艾文还是提前离席了,他一一向人们道别,满眼的泪光,一脸的苍白,可能这种夫妻恩爱的场面与他与爱妻的生离死别,对比得反差太大,他必须早些逃离,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再一次安慰他,虽然,我知道最美的词句也难以解脱他心灵的痛苦,而朋友的生日聚会勾起如烟的往事,使他分外难过,他今夜的却无法与别人一起狂欢,因为他一时无法走出记忆的阴影,最好的办法可能是一个人独处,深思,所以,我才这样对他说,艾文,我们是初次见面,但有尼克与劳娜的这层关系,又是老朋友,我知道你处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刻,我理解你痛苦的心情,并愿意与你分担点什么,你想,既使现在我们都没有病,但人的寿命有限,总有离世的时候,人生只是一个暂短的过程,随时我们都会有这么一天,一切都成为过眼烟云,人们常讲,金山,银山,最后都是荒山,金杯,银杯,都是墓碑,只有亲人之间,朋友之间的情谊常在,因此,你不必过于缠绵,失落和痛苦,人的肉体是必须腐烂的,但人的灵魂是永恒的,你的太太正看着你呢。她不希望你这样难过,她希望你乐观地面向未来,我现在,正在读英文学校,有很多移民过来的美女,这样吧,改天我帮你介绍几个好朋友,怎么样?他笑了,没回答,表情淡淡的,他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欲言又止,但他最终还是转身离去,留下一个细长的身影,开门时,一阵风撩起他西服的下摆,而此刻,欢声笑语充盈着房间,菲律宾人的狂欢之夜,气氛正浓。
   
   2015年5月23日,友人劳娜60大寿于多伦多。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8/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