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艾未未被整服了!]
匣子说话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黑匣子主义认为,艾未未真的是被整服了。想当年,如彭德怀那样的最后不也被整得服服帖帖的嘛,何况艾未未呢?那么,这就是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不服不行啊!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评艾未未的“谨慎”

   

   
   徐琳

   艾未未在其护照被当局扣押四年后,于今年年中拿回了护照,并顺利出境到了第一站德国。这事本身就很蹊跷。之前我发了一个帖子,说当局可能是故意放他出去,然后不准他再回来。这种可能性是有的,李承鹏不是也被赶走了吗?但其实我内心并不认为这是最大的可能性。最大的可能性是什么?我等会再说。
   艾未未到了德国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竟然一反常态地变得“谨慎”了,这就更令人感到蹊跷了。
   艾未未在接受采访时说的那些话,几乎都是在替当局辩护,这与他一贯的立场、作风很不相符。但这确实是他说的,是在充分自由、没有危险的情况下说的,不是被上央视。他说偷漏税事件不是冲他去的,是冲他工作的公司去的,而他并不是那家公司的负责人。卧槽,你当时怎么不说清楚啊,害得大家在短短的时间里凑那么多钱帮你还税(我都凑了一小份呢),八百多万啊,那笔钱要是用在维权、民运活动中能干很多事了。这会儿你竟然说不关你的事了,好像不领情似的,你让大家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啊?就算真的不关你的事,你不说也就得了呗,反正事情都过去了,大家也没说要你还。
   这事倒也算了,对艾未未说的其他的话咱也不想说什么了,可是最后他说的那句话我得说说。他说:“不仅仅是批评,还要提供解决方案。如果我没有解决方案,为什么要去谈论问题呢?”
   这话就是胡说八道了。批评一定要有解决方案吗?批评就是批评,谁都有权批评政府,但不是谁都有能力提出解决方案的。农村老大爷对村委会、镇政府乃至中央的做法不满,他当然没有能力提出解决方案,难道他就因此而不能批评吗?批评的目的是促使当政者反省,让大家来思考,如果当政者反省了、大家思考了,就可能想出建设性方案;如果不批评,那么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人去反省、思考,永远都不会有解决方案。
   你艾未未不想批评政府了,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不用找什么借口。可你讲出这么个歪理出来忽悠人们这就不对了,这性质就不同了。你得了好处卖点乖这可以理解,但你忽悠、误导大家那就成了魔鬼的帮凶了。你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你是一个公众人物,你的话是会对社会产生很大影响的。如果你不想再做公众人物,那么你就干脆不要接受采访、不要谈这些公共话题,即便要谈,也不应该这样说。
   艾未未原本那么充满智慧的人,竟然犯这种低级错误说出这么没水平的话出来。包括他前面说的关于偷漏税的事,他一会儿说不是针对他本人,一会儿又说是为了破坏他的名誉,完全是自相矛盾。看来真的是应了那句名言:人一旦与魔鬼合作就会变得很愚蠢。
   自从艾未未向专制政权宣战后,他一直是我非常敬佩的人,2013年11月我去北京的时候我还特地去他在草场地的工作室拜访了他。尽管我们只是初次见面,尽管只是简单地聊了一会,但我感受得到他的真诚、友好,我觉得那是同道之间的真挚情感。
   为什么他如今变成这样?从对他的性格体系的分析上来看,他不应该会这样的,即便是他有所屈服妥协,也不至于沦落到成为魔鬼的帮凶。我想,他的这一变化或许是印证了我之前分析的那种最大的可能性,那就是:他得到了习近平将会走宪政民主道路的可靠信息。其实不光是他,包括王功权等等一些人的变化,都指向这种可能性。王功权也是我很敬佩的人,我相信他也是不会屈服、妥协的。包括他的所谓私奔,当时我就认为他并不是真的私奔,是干别的重要事情去了,只不过以此来掩护罢了,结果最近有人证实了我的猜想。
   如果艾未未真的是因为得悉了习近平要走宪政民主道路的真实意图而说那番话的,那么我仍然很敬佩他,尽管他的话有不当之处,毕竟他不擅长跟魔鬼配合。
   其实我很早就觉得习近平有走宪政民主道路的可能性,并且随着时局的发展,觉得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2014年我写了两篇文章分析其可能性,有意思的是,那些声称习近平绝不会走宪政民主道路的人竟然没有直接反驳我。
   有人说:既然习近平会走宪政民主道路,那我们该怎么配合呢?
   我说:配合?怎么配合?你以为你是艾未未啊?得到了秘传圣意?既然没有,那么凭着你自己的观察,你又怎么知道官方的哪一个动作是习近平的本意?如今体制内各种势力暗流涌动,万一你配合错了怎么办?
   再说,只要他还是专制君王,就必然还会有专制的行为,采用专制的手段,他就仍然是个魔鬼,而与魔鬼是很难配合的,因为那是一些不正常的做法。那些做法你是没法配合得好的,也是没道理可说的。你去配合,要么反而把事情搞砸了,要么就出丑了。艾未未的发言不当就证明了这一点。还有那个杨恒均,一直在积极地配合统治者,结果是丑态百出。
   杨恒均最近又写了一篇文章《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杨恒均这两年的文章我都不看内容的,一看标题就知道是什么货色。你看这标题,完全还是专制意识在作怪,总以为统治者可以左右一切,连敌人都要按照统治者的意志去制造,这太可笑了。既然统治者可以把敌人制造成统治者想要的样子,那还不如把敌人制造成完全听从统治者意志的奴才,那多省事啊。其实人民并不想与统治者为敌,是统治者处处与人民为敌,剥削人民、残害人民、压制人民。如果统治者自己做好了,那么人民自然好打交道。交道打不好,根子是在统治者身上,不是在人民身上。这点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还给习总当高参帮他搞宪政,你这不是给你们习总添乱吗?这一波大肆抓捕、传讯律师该不会是你小子出的馊主意吧?嫌那些死磕律师不好打交道是吧?你们嘴上喊着依法治国,实际上却根本不按法律办事,连律师的合法权利都剥夺、侵犯,你说这交道怎么打?不死磕就只能等死了。
   中国的专制统治者都是很傲慢的,不把民众放在眼里,不屑于与民众合作,哪怕是在推行宪政这件事上。想当初,慈禧太后也准备推行宪政,但却迷信依赖那些幕僚、精英,没有向公众发出足够的确切的信息,不让民众参与,以至于民众没给她慢慢推行宪政的机会,一举推翻了清王朝。这不怪那些革命者,要怪只能怪慈禧太后的傲慢、不尊重民众。
   只要当政者真正摆开要推行宪政的阵势,把问题和意向摊开来,给予民众足够的言论和活动空间,集全社会的智慧共同探讨,解决方案就肯定会有的。民众的智慧是无穷的。靠一帮幕僚、精英闭门造车是拿不出什么好方案的。尤其是像杨恒均这样的精英,还不是只能徒增笑料耳。推行宪政这么光明正大的事,搞得这么偷偷摸摸的干嘛?
   习近平把推行民政的阵势摆好了,民众自然就会采取自己的行动。这不叫配合,这叫博弈。杨恒均不是说习近平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吗?下棋的双方的对弈能叫配合吗?
   博弈是要讲规则、讲诚信的。你口头上说依法治国,却成天毫无道理地抓这个抓那个,还有个屁的规则、诚信啊?社会进步需要有序的公民运动来打基础、推动,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还是用那套专制做法把人们都变成猪一样的思维和行为方式,社会能进步吗?靠那杨恒均带着一堆不准说话的羊群就能成事了?羊跟猪还不是差不多。搞愚民政策其害无穷。你看,咱们那么智慧勇敢的可爱的艾胖子也给弄得话都说不圆了。
   让大家活动活动能出多大事呢?再这么打压下去,人民实在憋不住了,那就只能揭竿而起了,到时候把你们推翻了,那就没有交道可打啰。
   做事最忌讳的就是不三不四、模棱两可。靠通过杨恒均、艾未未这些人来传达这种难以确定的信息,其效果往往是适得其反,为什么呢?老百姓看你上面的意思好像是要政改了,可看下面的现实还是恶吏横行、惨不忍睹,于是就会认为上面照样是忽悠、更大的忽悠,于是造反的情绪更大;那些贪官们倒是很清楚上面的意图,于是趁着还有时间、空间,更加大贪特贪,转移资产,甚至兴风作浪搞破坏,这一波股市动荡就是很好的例证。
   有人说,既然习近平要搞宪政民主,咱们又不能跟他配合,继续搞维权、公民运动又受到打压,那咱们怎么办?干等着?
   那当然不行。第一,现在只能认为习近平很有可能会走宪政民主道路,但也不能说是百分之百,万一他走了一半又突然转向、掉头呢?共产党可是一贯善于忽悠的。第二,万一到时候突然杀出另一股力量趁机夺取了政权又搞专制呢?所以,不管怎么打压,咱们还是要搞启蒙、维权、公民运动,壮大自己的力量,不论形势怎么变化,庞大的公民力量都是社会进步的基础。
   当然,这需要勇士,也需要智慧。
   
   
    【附件二】

   
   

   
   偶像死了:環球時報開始誇艾未未

   
   

   
   作者: 東方(美國之音)

   
   (美國之音記者東方)中國知名藝術家艾未未近日在德國接受《南德意志報》專訪時,對中國政府逮捕騷擾維權律師發表看法,從而引發軒然大波。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發表評論文章,對艾未未的“沒有罵(中國)政府”表示支持。
   
   環球時報贊揚
   
   《環球時報》文章稱,長時間以來艾未未一直是一個標簽化了的人物。中國異見人士和西方輿論都願意看到艾充當反體制的旗手,不希望他展示內心的矛盾和糾結。西方一些力量也因此才力捧他,給他送上種種“自由世界”的榮譽。
   
   艾未未在中國公共知識分子以及海內外持不同政見者中享有很高榮譽,被尊稱為“艾神”,諧音“艾嬸”。他對四川汶川地震受害者的支持,對中國政府毫不留情的批判,和中國極左五毛黨勢力進行尖銳的鬥爭,使他成為《環球時報》所謂的“標簽”和“旗手”。
   
   若干年前,記者曾經到艾未未家中采訪有關中國政府扣押他護照並不准他參加海外藝術展覽的新聞。艾未未住所的各種監視設施,給記者留下很深的印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