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匣子说话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黑匣子主义认为,无赖子毛五魔头毛五世习近平的所谓“国家安全法”,其实,与他的所谓“依法治国”、所谓“反对腐败”、所谓“伟大复兴中国梦”……一样,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伪命题,一个谎言,一个笑话,或曰一个悖论;而且是一个天大的伪命题,一个天大的谎言,一个天大的笑话,或曰一个天大的悖论;而且也更凸显无赖子毛五魔头毛五世习近平垂死挣扎苟延残喘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反动性。
    却原来,毛共匪帮伪政权——或曰毛共魔党红色政权——根本就不是“国家”,不仅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就连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也都不是的,只不过是一个“一枪杆子插到底”和“一党棍子插到底”紧密结合,“枪杆子”与“党棍子”浑然一体,“枪天下”与“党天下”合二而一的集军、党、教(共产魔教)、政、社、经、财、公、检、法、警、特、文、教、卫、学、农、工、青、妇、少、幼……于一体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魔权专制机器,一个人类社会史上亘古未有的、旷世未闻的、荒谬绝伦的、无远弗届的、无微不至的、无孔不入的、无与伦比的和无以复加的战争机器、杀人机器或曰绞肉机,而且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最庞大最野蛮最疯狂也最邪魔最恐怖最血腥的战争机器、杀人机器或曰绞肉机。
   数十年来,毛共匪帮即毛共魔党正是凭借着此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最庞大最野蛮最疯狂也最邪魔最恐怖最血腥的战争机器、杀人机器或曰绞肉机,蛊惑煽动野心勃勃且愚不可及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者流,组织实施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的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与种族灭绝罪)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诸如所谓“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土地改革运动”、“思想改造运动”、“抗美援朝战争”、“镇反肃反运动”、“三反五反运动”、“生产资料私有制全方位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反击资产阶级右派运动”、“三面红旗运动”、“抗美援越战争”、“总路线运动”、“人民公社化运动”、“大跃进运动”、“大炼钢铁运动”、“社会主义思想教育运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运动”……直接间接地导致近两亿无罪之人衔冤抱恨死于非命,其中至少八千万人被虐杀致死,十数亿大陆中国人则蒙受一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乃成其为鼎鱼幕燕,至今都无法解脱,且告状无门,甚至连冤之“头”债之“主”都找不着,根本不知道究竟应该向“誰”控诉,以至于大陆中国,或曰红色中国,人们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物权及尊严等基本人生价值与社会价值不可悖逆之“天性”丧失殆尽,人类普世价值即民主自由主义之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不可抗拒之“天理”荡然无存,终而整个儿地成了一个偌大的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而现如今,无赖子毛五魔头毛五世习近平,为了贯彻其所谓“四个全面”,为了毛共匪帮伪政权或曰毛共魔党红色政权垂死挣扎苟延残喘“两个一百年”以实现其所谓“伟大复兴中国梦”,竟然觉得此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最庞大最野蛮最疯狂也最邪魔最恐怖最血腥的战争机器、杀人机器或曰绞肉机本身并不怎么安全了,而且也远远不够用了,所以才汲汲于为其打造一个盾牌、涂上一层油彩罢了!
   (请点击参阅:
   《究竟何谓“民主”?》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1/hxz/6_1.shtml
   《究竟何谓“法律”?》http://blog.boxun.com/hero/201412/hxz/3_1.shtml
   《究竟何谓“革命”?》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2/hxz/1_1.shtml
    《究竟何谓“腐败”?》http://blog.boxun.com/hero/201、、.
   《究竟何谓“国家”?》http://blog.boxun.com/hero/201、、. )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通往國安暴政之路

   
   

   
   杨光

   
    將國安事務無限擴大化
   
      七月一日通過並於當日公佈施行的新《國家安全法》是一部惡法。與已經修訂為《反間諜法》的九三版舊《國安法》相比,新《國安法》除了調轉槍口、一致對內之外,還有另外兩個突出特點:一是自高自大,悠悠萬事,國安為大,大過人權,高過憲法;二是管得太寬,普天之下,率土之濱,海底極地,無遠弗屆。
   
      這部新《國安法》一改九三版舊《國安法》以國家安全部為執法主體的架構,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條款均籠統以「國家」為主語,而且還居高臨下向全國人大、國務院、中央軍委,包括港澳特區在內的各地方政府,包括港澳台同胞在內的「全國人民」設定其各自應盡的國家安全責任與義務,全然不顧此類義務與憲法第三十五條、與港澳特區基本法存在著明顯的衝突。事實上,這部法律已經對公民言論、結社、集會權利和港澳特區自治權、各級地方政府依法享有的自主管理權構成了嚴重而緊迫的威脅。如果《國安法》制定出詳細罰則,中國的政治氣氛和人權狀況必將雪上加霜。
   
      《國家安全法》給執政當局的授權毫無節制、毫無制衡,不僅大大超過了國家權力謹慎使用的必要界限,也明顯超過了通常情況下行政執法的實際需要。該法為貫徹習近平倡導的「總體國家安全觀」,刻意將國安事務無限擴大化,其第十五條至第三十三條將政權安全、公民人身財產安全、邊防安全、經濟金融安全、資源能源安全、糧食安全、文化安全、網絡和信息安全、民族安全、宗教安全、社會安全、反恐安全、生態環境安全、核安全、太空海底極地安全、海外安全等等五花八門、缺乏內在同質性的安全議題強行拼湊在一起,實質上是為了渲染國家主義情緒、人為樹立國安假想敵,從而製造有利於中央集權和永久專政的政治氛圍。
   
      把各種安全問題總體解決
   
      其實,《國安法》所羅列的這些個安全問題,與該法沒有提到但民眾更加關注的交通安全、食品安全、城管安全、強拆安全、信訪安全、異議安全等「中國特色」安全問題一樣,大多數都不屬於國家層面的問題而是社會、經濟、文化等其他層面的問題,有些是區域性、全球性問題,將其全部定性為國安範疇、「核心利益」,顯然不合理。當然,習當局也絕不可能簡單地「依法」訴諸國家暴力將上列各項安全問題通盤解決,而應該分門別類訴諸建設性的政治改革、制度創新、市場調節、公民社會和國際合作來加以逐步緩解和化解。只有極權主義政權的愚蠢獨裁者才會想到用一條法令或一場運動而把五花八門的安全問題「總體解決」。
   
      本來,在和平年代、常態時期,任何一個擁有常備軍、警察、司法機關和情報機關的國家,其國家安全事務已經由上述機關相互協調、分別承擔,而不必再設立專職的國安機構,即使設立,通常也只是補缺、拾遺的閒差,未必重要到非專門立法、專門授權不可的地步。即使在戰亂年代、非常時期,國家安全受到了緊急威脅,在大多數憲政國家,也只是立一部波及面、影響面較小的法律,盡量保障絕大多數國民的自由和權利不受國安機構干擾,使其日常生活無需與《國安法》產生交集。美國歷史上也曾有一七九八年《反煽動法》、一九一七年《反間諜法》、一九五○年《國內治安法》(其第一章為《控制顛覆活動法》)、一九五四年《控制共產黨人活動法》、二○○一年《愛國者法》,這些法律均是「臨危授命」性質,是因為爆發了戰爭、冷戰、恐怖襲擊等非常事態而被迫對國安事務作出臨時性立法響應,而非出於什麼「總體國家安全觀」,且這些法律大都有「落日條款」,一旦有效期屆滿或非常事態結束而國會拒絕延期,法律即告自行終止。
   
      國安是幌子,黨安才是要害
   
      一個愛好和平、講信修睦的國家是不必要拿「國家安全」當緊箍咒來念的。今天的中國誠然有不少的內憂外患,但並沒有到國破家亡的地步,迄今為止習近平當局也還沒有宣佈「和平與發展是當今世界兩大主題」的總體判斷已經過時,亦未明確放棄「和平崛起」的「大國方略」,這就意味著中國的國安大局並未發生根本性變化。所以,即使存在著「三股勢力」──指民族分裂勢力、暴力恐怖勢力、宗教極端勢力──等「非傳統安全因素」的現實威脅,也完全沒有必要上綱上線、借題發揮,拿著雞毛當令箭,用一部槍口對內的所謂《國安法》向全國人民包括港澳台同胞尋釁滋事,除非當局真的是別有用心。《國安法》兩度提及「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將這種政治用語直接寫成法律條款,在鄧江胡時代極其罕見,這體現了習近平仿效毛澤東「理直氣壯堅持共產黨領導」的蠻橫思路。大概這才是這部惡法的立法動機之所在:國安是個幌子,黨安才是要害。
   
      新《國安法》出台之後,港台輿論、西方國家政府、聯合國迅速表達了質疑和批評。面對如潮惡評,中共當局毫無自省之意,一如既往以「別有用心」、「雙重標準」、「干涉內政」、「說三道四」等陳詞濫調來回擊。中國政府駐聯合國日內瓦代表吳海龍在反駁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尊重人權和公眾參與是確保法治和國家安全的關鍵」時針鋒相對宣稱,「沒有國家安全就沒有人權」,這是「主權高於人權」的國安新版本。如此本末倒置,表明中共當局不僅對「人是目的不是手段,國家是手段不是目的」的康德哲學缺乏理解,甚至也早就忘記了「國家是工具」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根本觀點。馬克思主義認為,為了人的徹底解放,國家是可以人為「砸碎」的,也是必然會終極「消亡」的。請注意,馬克思是普世主義者,他對國家的憎惡並非針對資本主義,也包括「中國特色」在內的一切國家。當然,馬克思主義的國家理論並不正確,但在國家與人的關係即國家基於人的需要而形成、為人的權利和利益而服務這一點上,則是基本正確的。歸根到底,中國既然號稱共和國而非帝國或黨國,那麼國家的安全就應該以公民的權利、自由和安全為依歸,而不應該反過來將國家安全凌駕於人權和公民權之上。
   
      法網密密,人權恢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