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观察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陈破空)
·韩尚笑:知识与求知(启蒙系列)
·杨建利:两个坦克人
·生活与生命 (六十六)/ 韩尚笑
·韩尚笑:对何频点评中国的点评
·殷海光: 我为什么反共?
·韩尚笑:习马会是死马V瞎马?
·歪脖子树: 评《苏联逃亡记》
·韩尚笑:习马会,披着羊皮的狼和羊
·谢志浩:杨小凯与刘道玉
·喝啤酒好还是喝红酒好?
·韩尚笑:中共改革,癌症的转移
·人老了还有这些想不到的好处
·网路疯传∶巴黎枪击案 你该听听这个女人怎麽说
·韩尚笑:如果,国共不交叉感染
·严家祺: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韩尚笑:心痛的纪念 — 读于浩成“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自述”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一个危险的方法论——与张博树先生商榷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海外民主团体纪念胡耀邦赞其人性超党性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高瑜泄密:看一个老人如何打败一个国家/羽谈飞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七)/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读曹劲柏的“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民主化”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王德邦:中国反腐势必成强弩之末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汤桂仁:星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美军侦察机部署南海 新加坡中国针锋相对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浦志强: 在日本东京大学的演讲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贺卫方:浦志强被定罪,法律界的良知和勇气在哪里?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曹长青:毛泽东为什么会变成魔鬼?
·生活与生命 (六十八)/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萧天权:希特勒和毛泽东比较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学英语的误区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张炜:2016年中国的三大难题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陈破空: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余英时:评价毛泽东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特辑带练习)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跳楼的小女孩V卖火柴的小女孩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久前,我曾看过有人转发腾讯的一个小视频:“别光说中国不好,知道老外有多么羡慕你吗?" 顿觉有跑调的陌生。

   我在海外定居已超过四分之一世纪,从无优越之感,也无低下之伤悲。不过,近几年偶尔见到一些中国游客,乱哄哄一大堆,疯狂购物,大声讲中文,旁若无人,倒是格外引人注目。波动一池湖水,但见野鴻惊飞。

   如果仅仅将公众诧异不解的眼神,视为羡慕,倒是一种闲情,多了小心伤情。

   中共在国际上的位置,与其在国内的宣传,一直有差距。却从未见过缩小这一差距的努力。自中共执政起,苏联文学,使不少文人趋之若鹜,狂热至极。政治上的着迷,也导致了精神上的萎靡。我想不出一个成熟的国家,会如此崇拜俄罗斯文学和俄文。没有泊来的共产国际,怎么可能俄国文学一枝独秀。同理,没有中共外交部占主导地位的俄文,也不可能眼下外交满目苍夷,一名不文。

   中共的外交,从未有过像样的外交。不仅外交部没人才,也是政治和体制的双重压力的畸型反映。对内持续高压,对外隔空喊话。时常发飙,自己给自己填堵,硬编出了西方围堵中国,成了常态,没了新字。

   我在想,一个成熟而自信的国家和民族,会把被岐视、问诘的话总放在口头吗?尽管铿锵有力,可尴尬之况,已潜移默化。我想小声问一下,不知可不可以?中国的外交部,是在外交,还是在踉踉跄跄,不停地跌交?

   回想一下,在以英语为主要交流工具的世界,中共的外交,从祸国殃民的毛泽东起,一直在逆历史和时代的潮流。专拣末流不入流,先是俄语,后是日语,永远踩不到点儿。

   现任的外交部长王毅,更是整天不知所云。长得挺正义,一讲话不是偏就是歪。不像弱智,很像故意?缺乏幽黙,可以理解。但也鲜见沉默?不懂英语不打紧,可沉黙是金,也是中文的ABC,对吗?

   中国,什么时候开始变不好意思为好意思,竟公开声称自己是南海的受害者?既然没有十面埋伏,为什么会四面楚歌?怎么,南中国海发生了群起而攻中国的事件?有这种大国崛起的吗?有这种大国风范的吗?

   用只懂日语的王毅主导以英语为主的外交部,不仅是用人的问题,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世界不用日语思维,而日本又常常自说自话,只崇拜英语。王毅是不是有些人才浪费了呢?

   如此一来,奇观出现了:英语世界很难搞懂中方的意思,以为是表达岀了问题。与日本交往中,日本又以本族的日语居高临下,客气而又礼貌地把中方的日语,错当成了留日学生理解上出了问题。

   更亮丽的风景是,世界一有事,中共代表,可算盼来了大显身手的机会。跟打了鸡血似的,凡是正义的事业,反对!请看清,CHINA, 是大写的!凡是惩罚邪恶,反对!就这么简单,也这么任性,跟有钱一样。不为别的,只为让世界知道,中共反对的存在。

   习近平是否重组外交部,做大手术,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只读只懂俄罗斯,恐怕难以奏效,世界毕竟不是俄罗斯。好像要多读多懂主流的英美文学,尤其是批评现实生活和黑色幽默的代表作品,哪怕浅尝辄止也行。这不仅是视野的拓宽,也是民主知识的源头: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美丽!

   无论是中国的政治还是外交,越来越多地需要一大批视野开阔,幽默又风趣的英语专家和学者。不是又红又专,为政治服务,而是只专不红,为中华民族的自由福址服务。

   外交,毕竟不是煽情,也不是对媒体“图样图森破”那样的娇情。世界不懂“靑洪帮”,中国只有钞票说话。

   成熟的外交,不在强露,而在強而不露。

   一个国家的外交,是一个国家精神面貌的反映。对外的关系和交往,不能建立在国内矛盾的不断转移上。贪官忽悠少女可以,长此以往,矛盾转移没成,财产转移百分之百,全成!

   世界,并不是中国人自己眼里的世界:有钱就任性。实际上,以撒钱开路,是毛泽东勒紧中国老百姓的裤带,支持世界革命屡试屡爽的再版。到头来,只有盗版,也只能是,竹蓝打水,空一场。

   一个国家的外交,与一个人一样。人在做,天在看,世界在看。如果在国内随便任性惯了,到了外面,习以为常,不讲礼貌,不守规矩,大声喧哗,只会让世界另眼看待。

   一个国家的崛起,并不只在经济的发展,尤其不在以毁“容” 毁“己”为己任的“硬道理”发展,而在可持续性“温柔的”发展。

   钱并不总能帮助达到人为的目的。若能,今天世界早就一片红了。毛泽东时代,撒钱坑爹的事少干了吗?生命若能用钱买,病入膏肓的富翁会有临终前的遗憾吗?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我不知道,但很想知道。

(2015/08/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