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观察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梁晓声:我不能忍受宣称 “不如回到那个时代”的人
·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七)/ 韩尚笑
·美国和人权组织谴责中国打压女权活动人士(转自BBC)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八)/ 韩尚笑
·木然:大学里的反智主义
·韩尚笑:为什么亲共一家反共大家?(原载博讯)
·夏明:国外瞎忙,不如回家补网(BBC)
·韩尚笑:习近平访美构建了大国关系吗 (博讯)
·未来互联网上的人权 ——在互联网自由技术展示会上的演讲(摘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 韩尚笑
·《争鸣》时评:习近平的下坡路 ——从阅兵和访美说起
·韩尚笑:习近平吃肉的遗传
·韩尚笑:TPP的进步意义
·余杰:殷海光为何能看穿共产党的假面 ——殷海光《中国共产党之观察》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一)/ 韩尚笑
·韩尚笑:运用判断,认识中共(启蒙系列)(博讯)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二)/ 韩尚笑
·杨鹏:TPP价值贸易与徘徊的中国
·任协华:习近平主义的终结
·尹胜:我眼中的杨恒均先生
·纽约时报:不会唱赞歌?中国媒体替你唱!
·中国打预防针:请不要跟习主席谈人权
·韩尚笑:猪与猪肉的故事(启蒙系列)(原载博讯,略有改动)
·韩尚笑: 常在河边不湿鞋? ——评习、王反腐之末路
·韩尚笑:点评“中国应向英国借鉴进化论"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三)/ 韩尚笑
·韩尚笑:点评“中国光棍危机”
·魏京生:在美国国会接受美国工商业委员会颁发"经济自由奖"时的演讲
·韩尚笑:习近平访英,只黄不金的时代?
·习近平的屈辱……英议会演讲中无人鼓掌
·生活与生命 (六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五)/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只会做醋!
·胡 平:异议运动与民主运动
·为何美派军舰入南海?传奥习会晚宴奥巴马被彻底激怒
·韩尚笑:崇古与中共(启蒙系列)
·韩尚笑:吃虧是福新解
·韩尚笑:南海,是伟光正还是见光死?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陈破空)
·韩尚笑:知识与求知(启蒙系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作者:韩尚笑

   (一)

   震惊世界的天津大爆炸刚过,一切又如往常一样,恢复了平静。平静的好像啥儿都没发生。然而,究竟有多少冤魂未定,有多少真相被掩盖,有多少有害的化学物质仍弥漫在水里空中,已没人提起,也不再重要。

   如今不少的中国人,精神压抑久了,突然一夜暴富,钞票多的有些措手不及。可以理解,从未富过的人,难免富起来不仅有点儿不认人,也有点儿忘乎所以。富而不贵,为富不仁。

   有酸葡萄的人,终于读懂了一个道理:吃葡萄千万别吐葡萄皮儿!

   (二)

   大家都很任性,任性的只剩下了共同的健忘,健忘自然就记不起了时间。没了时间,又怎能停下来思考,思考生命的意义?天方夜谭?!哪儿来的时间?都忙着赚钱,有钱才任性。生命呢?也任性地随便走?

   北京大阅兵,如同太阳要升起一样,沿着既定的轨道,在紧锣密鼓的操练中。伴着这严肃而喜性的节奏,中国人廉价的生命,不知不觉,由远及近,由近向远,逐渐没了喘息的脚步声。

   (三)

   是啊,多好的人民,多健忘的民族。历来的温良恭俭让,只捐赠了自己的权力,只奉献了只活一次的权力。一切照旧,又一天过去。大家都很忙,忙活的哪有心思去操别人的事情。

   死去的,不可能操心。活着的,没必要操心。一切交给政府,你办事,我们大家都放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尊重别人的隐私,当然也包括没有留下任何遗嘱而匆匆逝去的生命。古人早就有言在先: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四)

   这,就是我告别的故土,曾引以为豪的故乡。曾经的熟悉,如今的陌生,陌生得似乎从未到过。

   刹那间,我竟不知如何是好。到底该说再见,还是先该问好?手足无措,满脸迷茫?亦或,给它机会,䒯芄孑立,形影相吊?Leave it alone? I don't even know.

   (五)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句大实话,对于中共和大多数的中国人,不会有太大的疑问。相反,狡黠的政府,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露出了一脸坏笑。月光下,泛着微蓝的光。

   然而,对于为数不多的中国人,一定会有不小的争议。讨论的焦点,不在山里,而在海外。这些没钱沒势的良知良心,在操绝大多数人不愿操的心,只为自己那一颗滚烫的心。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句大实话,是我们想代表人民,还是我们想当然?如果代表人民?人民有授权吗?没有?那只是一厢情愿。做善事真的就不用问为什么吗?有人这样认为吗?

   (六)

   我好像忽然悟出了什么:难怪中共政权,历来有侍无恐,原来它有备而来,坚称有群众基础,也就是说有邪恶滋生的土壤?难怪你为同胞们的权益鼓与呼,竟有一些人,大叫乱呼?哀哉,呜呼!

   中国人恨汉奸,有相当的历史。殊不知,我那尚待启蒙的同胞们,所恨的汉奸,其实是好人陈佩思朱时茂他们因生活所逼,为演出而装的。真正的汉奸,是被捧为神灵的人,毛泽东!

   (七)

   毛泽东曾说:“主动出击日军是帮了蒋介石。当时是共产党、国民党和日本人三国鼎立,我们就是要让国民党和日本人斗个你死我活,而我们从中发展壮大。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爱蒋介石的国了、、、、、、”

   上当受骗了吧?一个毕福剑,撕裂了半个中国?而他,毕竟是党员,也仅是调侃。而我们,仅凭良知,是认真的启蒙。是要唤醒沉睡的中国大地和中华民族!

   启蒙,不在呕歌“谁是最可爱的人?”,而在质疑:谁在毁我长江长城?谁又在灭我中华民族?

   (八)

   中国不需要汉奸暴君毛泽东,中国需要美国政治家、思想家,黑人奴隶制的废除者林肯!

   林肯曾说:“最高明的骗子,可能在某个时刻欺骗所有人,也可能在所有时刻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在所有时刻欺骗所有的人。

   我主要关心的,不是你是不是失败了,而是你对失败是不是甘心。”

   大阅兵,历来是,专制的拿手好戏。是黔驴技穷的展示,是回光返照的显示。

   (九)

   毛泽东,不仅不是神,更不是人,而是中国大地上曾经的恶魔!它的灵魂仍在游荡,只不过,近年来好像又附上了习近平?

   北京大阅兵,在天津大爆炸之后。撇下一片化学物质于不顾,撇下成百上千的生命于既倒,又大规模地在天安门广场,展示屠城的军人和坦克了?

   大家是否还能记得,毛泽东那红色的恶梦?

   (十)

   北京大阅兵,在紧锣密鼓的操练中。中国人廉价的生命,不知不觉地,听不到了喘息的脚步声。

   “我主要关心的,不是你是不是失败了,而是你对失败是不是甘心。” 还记得这声音吗?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接近尾声?

(2015/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