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观察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浪漫
·韩尚笑:名词解释(启蒙系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羽谈飞:转型中国:务必抛弃两极变革幻想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胡平:为什么“人人生而平等” ——对不证自明的真理的一种证明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生活与生命 (七十)/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解惑:为什么澳洲是置业的首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布鲁克斯:美国的反政治文化毒瘤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一)》组图 (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二)》组图 (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三)》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四)》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五)》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清明是哀伤还是欢庆?(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陈丹青:中国人素质差是反复革命的深刻报应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六)》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的实质是拒斥人类文明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七)》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幼儿教育 — 赢在起跑线还是输在生命线?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八)》组图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文革的教训倒底在哪里?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同胞们,大家好!
   
   我们终于快熬到头了。天快亮了。再有个把钟头,就结束了。请先别掌声响起,更不要起立。我懂得大家的好意,谢谢。
   
   因为今天是纪念抗战胜利,所以话题必然既要反抗日本侵略,又要反抗中共压迫。既要击退外族的屠杀,又要声讨中共的屠城。我们不能前门赶走虎豹,后门引进豺狼!


   
   我们在前面已弄清了,日本侵略者是过去时的动作。这一动作,就是侵略,毋庸置疑,不能忘记!但是,不能忘记并不等于必须时时记忆。而时时记忆,想必另有目的,这也是我们在纪念抗战中,
   
   需要提醒注意的。这种提醒,长期以来,不是足够,而是根本没有。
   中共不停地,把日本过去的侵略,渲染成今天的所谓军国主义。把道歉的缺失,当做复活的武器。
   
   这一切谎言,把今天大陆人民对中共的不满,转换成了对昔日日本侵略的仇恨。在不停地佯装的正气凛然中,掩盖了中共对迫害致死数以千万计中国人民的残暴。
   
   我想问的是,在日本的沉默里,难道大家听不到中国大地冤魂遍野的哀鸣吗?
   
   奇怪的是,中国领土完整是神圣的。可比领土更起作用的,中国人灵魂的完整而不被侵犯,难道就不重要?不神圣吗?
   
   没有灵魂,领土何用?何神?何圣?
   
   这个问题,有人想过吗?有人问过吗?有人想问过吗?
   
   在我们谴责中共欺骗的同时,我们实际上疏忽了一个可悲的事实:如果人民不需要骗子,骗子会有市场吗?连上床都骗,中共还有什么不能骗的呢?
   
   公共舆论的一片死静,比死更可怕。可怕就可怕在它的不可预知性。不可预知性增加了可怕的变异性。可怕的变异性接近于可怕的无限性。
   
   中国人,在某种意义上,仍处于认识的原始萌动期(注意,此处不是卖萌,没萌可卖,也没那么可爱)。这一启蒙,路漫漫。它不仅仅反映在对日本侵略者和中国共产党两者本质的认识上,也表现在生活与生命的哲理上。
   
   我不得不说出我本不想说出的那十分熟悉又陌生的中国人印象:
   
   活时忘乎所以,面对死亡时哭天喊地失态的不知所以。
   
   生与死两者之间的落差,大大超出了正常的心理承载。一个不能面对生命自然规律的民族,不算成熟。
   
   纪念抗战胜利,本来是喜庆。我却很难高兴。其实这有悖我愉悦的天性。只因近日的大陆新闻说,躲在延安不抗战,伺机大打内战的中共,设宴与当地村民彻夜狂欢,庆祝抗战胜利!
   
   我在想,不抗战的高兴,会不会有什么不幸?
   
   我刚收到“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大会”的通知:“鉴于此稿之标题连“胜利“两字都没有,可见基础,文化知识之低。经研究,原稿退回,不赘。”
   
   对不起,折腾了大半夜,我只好权做 “观察”。
   
   唯一欣慰的是,这并不是我的 THE LAST CLASS (最后的一课)。
   
   可我最后的问题是:
   
   在我们大家为历史的抗战胜利而欢笑时,
   也可以同时为今天中共的统治而哭泣吗?
   
   
   
   

此文于2015年08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