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观察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正常还是不正常?(启蒙系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余佳家:《“奥运精神”的崭新定义》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春申建康:由澳大利亚反歧视法 S18 c 条款修改争议引发的思考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春申建康:悲哉许家屯
·余佳家:《澳洲统计局瘫痪了!》
·【韩尚笑点评】
·春申建康:评水木然“南海危机背后的金融博弈”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天津大爆炸一周年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余佳家:《澳洲统计局瘫痪了2》
·【韩尚笑点评】
·佚名:一趟不知奔向何处的列车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贱命非命:换个姿势看连云港事件/羽谈飞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向全球华人紧急呼吁签名友持!!!
·春申建康:澳洲华人,你离不开政治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澳洲价值守护 阻止悉尼颂毛活动(转载)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Embrace Australian Values - Stop Maoist Concert in Sydney
·《抵制红潮免祸害华人——致澳洲华人同胞的公开信》
·【韩尚笑呼吁】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呼吁】
·韩尚笑:《我的直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被毛粉追到天涯海角之后 ——阻止颂毛登陆
·韩尚笑呼吁
·颂毛演出拷问着海外华人良知! ——强烈谴责中共将毛尸阴魂抬进澳洲
·跟我学英语
·雨中的思考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一个没有傻逼的国家
·跟我学英语
·感悟 /韩尚笑
·跟我学英语
·孙宝强:澳洲之耻 文明之殇
·韩尚笑:选择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赞】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秦晋:澳洲音乐会答记者问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无题 /韩尚笑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呼吁:将海外反毛抗毛引入新阶段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一个能玩坏先进文明的族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同胞们,大家好!
   
   我们终于快熬到头了。天快亮了。再有个把钟头,就结束了。请先别掌声响起,更不要起立。我懂得大家的好意,谢谢。
   
   因为今天是纪念抗战胜利,所以话题必然既要反抗日本侵略,又要反抗中共压迫。既要击退外族的屠杀,又要声讨中共的屠城。我们不能前门赶走虎豹,后门引进豺狼!


   
   我们在前面已弄清了,日本侵略者是过去时的动作。这一动作,就是侵略,毋庸置疑,不能忘记!但是,不能忘记并不等于必须时时记忆。而时时记忆,想必另有目的,这也是我们在纪念抗战中,
   
   需要提醒注意的。这种提醒,长期以来,不是足够,而是根本没有。
   中共不停地,把日本过去的侵略,渲染成今天的所谓军国主义。把道歉的缺失,当做复活的武器。
   
   这一切谎言,把今天大陆人民对中共的不满,转换成了对昔日日本侵略的仇恨。在不停地佯装的正气凛然中,掩盖了中共对迫害致死数以千万计中国人民的残暴。
   
   我想问的是,在日本的沉默里,难道大家听不到中国大地冤魂遍野的哀鸣吗?
   
   奇怪的是,中国领土完整是神圣的。可比领土更起作用的,中国人灵魂的完整而不被侵犯,难道就不重要?不神圣吗?
   
   没有灵魂,领土何用?何神?何圣?
   
   这个问题,有人想过吗?有人问过吗?有人想问过吗?
   
   在我们谴责中共欺骗的同时,我们实际上疏忽了一个可悲的事实:如果人民不需要骗子,骗子会有市场吗?连上床都骗,中共还有什么不能骗的呢?
   
   公共舆论的一片死静,比死更可怕。可怕就可怕在它的不可预知性。不可预知性增加了可怕的变异性。可怕的变异性接近于可怕的无限性。
   
   中国人,在某种意义上,仍处于认识的原始萌动期(注意,此处不是卖萌,没萌可卖,也没那么可爱)。这一启蒙,路漫漫。它不仅仅反映在对日本侵略者和中国共产党两者本质的认识上,也表现在生活与生命的哲理上。
   
   我不得不说出我本不想说出的那十分熟悉又陌生的中国人印象:
   
   活时忘乎所以,面对死亡时哭天喊地失态的不知所以。
   
   生与死两者之间的落差,大大超出了正常的心理承载。一个不能面对生命自然规律的民族,不算成熟。
   
   纪念抗战胜利,本来是喜庆。我却很难高兴。其实这有悖我愉悦的天性。只因近日的大陆新闻说,躲在延安不抗战,伺机大打内战的中共,设宴与当地村民彻夜狂欢,庆祝抗战胜利!
   
   我在想,不抗战的高兴,会不会有什么不幸?
   
   我刚收到“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大会”的通知:“鉴于此稿之标题连“胜利“两字都没有,可见基础,文化知识之低。经研究,原稿退回,不赘。”
   
   对不起,折腾了大半夜,我只好权做 “观察”。
   
   唯一欣慰的是,这并不是我的 THE LAST CLASS (最后的一课)。
   
   可我最后的问题是:
   
   在我们大家为历史的抗战胜利而欢笑时,
   也可以同时为今天中共的统治而哭泣吗?
   
   
   
   

此文于2015年08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