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探究女人灵魂]
非智专栏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探究女人灵魂

   
   
   
   
   非智


   
   
   
    在哲学领域里,人们最喜欢谈的是对事物的认知,哲学家终其一生,多探究的是对天对地对万事万物的探究,但最深奥的哲学家则是对人类灵魂的探究,可惜,在这个领域的探究,至今没有结果,如果说有结果,那就是进入宗教的灵魂之说。
   
    据说毛泽东当年同西藏的达赖喇嘛有段对话,毛泽东说,宗教是毒药,是毒害人的灵魂,但宗教也有贡献,那么多男男女女做和尚,为人类少生养做了好事。其实,当时的毛泽东为中国人太多而粮食不够吃而发愁,如果多饿死少生育,其实还是做了功德的事。这也是为什么,毛泽东第一次会见美国总统尼克松时说,中国没有什么东西,就是女人多,而且还说要给美国送去一千万中国女人,要基辛格组织个委员会研究这个问题。不管毛泽东所说是过过嘴瘾,还是真心实意,总之,中国女人多,人口多,则是个事实。
   
    女人多,最为复杂,而且女人的灵魂更是触摸不定,毛泽东管住全国当时七亿人口,而且基本上掌控七亿个灵魂,就是管不住江青这个婆娘,更不要说,要在江青这婆娘的“灵魂深处闹革命”。
   
    每当谈到对自家婆娘管控不住,而且还要受到欺压,宁哥就不免叹息几声,阿勇就会用毛泽东的故事来开导宁哥,“正常的很,再伟大的人都要败在女人之手。”阿勇这样说,又举出历史上那些英雄难过美人关的故事。宁哥对阿勇所说,一点没有兴趣,强忍着不耐烦,拍了拍阿勇肩膀说“得了,不要再讲你的历史,快点去找个女人来管管你吧。” 如果周围有明志在,他准定会哈哈大笑,也跟着要阿勇赶快找个女人。
   
    阿勇不是没有女人,曾有过家庭,出来澳洲后,那女的就跟他分手,所以阿勇几年来在西澳一直就是单身。不是他不想找个女人过日子,而是女人怕同他过日子。阿勇是属于那种探究人类灵魂的人,尤其对女人的灵魂,更是执着探究。我们觉得很单纯的事,在阿勇看来,却极为复杂,都有更深层的意思。比如,有女人对他有点兴趣,他就会探究为什么会对他有兴趣,兴趣在什么地方?阿勇不算富有,但几年來打拼,也聚了点家业,至少有栋房子,一辆奔驰500,还有些股票,他总怀疑那些靠近他的女人是要他的财富,兴趣的不是他,而是他的那栋占地一千二百多平方米的房子。
   
    阿勇缺乏自信,这是他的致命之点,虽然个头也有1米72,但就是不长肉,又总是驼着背,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对什么都随随便便,只有谈到女人就来精神,可是,到真正同女人接触,又畏畏缩缩,没一点勇气。所以对阿勇说赶快找个女人,实际上是对他开最大玩笑。阿勇也知道,常常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当然,这要看谁同他这样说,上一回辈分小地位低的小春也想这样对阿勇开玩笑,就差一点遭到阿勇的暴打。
   
    宁哥长得英俊,身材发达,但头脑并不简单,还是做生意搞女人的好手,自己拥有一个商场,生意不错,为人豪爽,出手也阔绰,阿勇一直对他十分敬佩,虽然阿勇在岁数上比宁哥大几个月,但还是恭敬地叫宁哥,而不称他为小弟。
   
    宁哥最大苦恼就是有个强悍的婆娘,一个从云南来的山寨姑娘,模样窈窕,样子清秀,可是性格却极为倔强,伶牙利嘴,常常把不善言辞的 宁哥说得完全没有底气,只能一阵叹息,溜出来找阿勇诉苦。宁哥也知道阿勇帮不了什么忙,只是他只要找个人吐口气就行。找阿勇吐气的结果,就是听阿勇对女人灵魂的探讨那套废话,有时,干脆,宁哥也就自己憋闷去。
   
    晓英可是个有心的女人,她已离异,又没有孩子,到澳洲嫁给一个上了岁数的洋人,几年后,身份拿到,她就离开那男人。现在,她想找个男人一起过日子,当然,是要那种有钱又帅的男人,开始他盯上阿勇,因为阿勇常常说只有他是有资格有证书的待婚男人。晓英同阿勇接近,是属于正常的两个未婚男女的往来,但交往没多久,晓英就受不了阿勇那种对女人灵魂的探究,她急忙逃出灵魂的困境,但不久,却看上了来找阿勇吐气的宁哥。
   
    虽然不善言辞,但宁哥善于行动,这才是最重要的。在自己婆娘的逼压下不快乐的宁哥,终于找到一个愿意听他吐苦水的女人,这个女人比他年轻许多,漂亮又善解人意,宁哥无需吐多少苦水,她都已明白,更明白的是,有几分醉意的宁哥直接跳进她的车,要她开车兜风的意思。她没有回绝,开着车就直接兜到自己住的地方。她还单身,租了个二房的公寓,那晚上,宁哥是在她的公寓里大吐苦水,也获得极大安慰。
   
   
   
    这事阿勇不久就知道,而且悄悄说给明志听。明志果然明智,要阿勇就此打住,不要再往外传,一旦宁哥老婆知道,那还不闹翻天。阿勇一脸正色地说:“你是第一个我说给你听的,是兄弟我才告诉你。我会不知道传出去的后果?我对女人太了解了。”
   
    其实,整个华人社区都知道晓英和宁哥的事,只有宁哥的婆娘还被瞒着,那个自视过高的女人,是绝对不会相信在她面前唯唯诺诺的宁哥敢到外面找女人。
   
    女人永远认为自己有着令男人屈服的魅力,尤其是那些心里强势的女人,她们不相信爱情,却相信对男人的掌控。实际上,在心里上越是对男人的掌控,越是离不开这个男人,精神上就越依赖这个男人,只是因为一切似乎在自己的掌控下,故此表现出不在意的神情,一旦发现实际掌控不了,这女人必然陷于惊慌之中。宁哥的婆娘最后是知道了宁哥同晓英的关系,那种无法忍受的愤怒,使得她差一点没拿着刀杀了晓英或开着车将晓英撞死。
   
    坚决不离婚,这是宁哥婆娘的态度,那种山寨姑娘的倔强坚毅不屈服,是一般海边人所无法理解的。宁哥心荡如水,也拿不定主意离婚,又剪不断同晓英的关系,夹在二个女人中间,日子过得并不快乐。“活该,自讨苦吃,女人能轻易信任吗?”对女人灵魂研究极透的阿勇对明志说,明志是同情宁哥的,他知道宁哥也是不得已,而且他认为真正关心宁哥的是晓英。“宁哥的女人是那种自己得不到,宁可砸碎也不给她人的女人。”明志这样评价宁哥的婆娘。
   
    晓英也在苦恼之中,她知道介入宁哥家里是不理智的,但通过同宁哥的接触,她真心喜欢宁哥,也想为总是生活不快乐的宁哥分担点苦恼,晓英是善解人意的,而且宁哥也真心对她付出,不仅为她买了辆宝马车,还垫资为她贷款买了一个三房靠商场的公寓,当然,这些都是悄悄在宁哥婆娘不知道的情况下做成的。
   
    明志更喜欢同晓英往来,他觉得宁哥的婆娘过于强势,没女人味,而晓英则女人味十足,常常在新买的公寓请阿勇和明志吃饭喝酒,当然,那是宁哥在场的时候。
   
    为什么要卷入同宁哥的关系,为的什么?这是晓英常常问自己的问题,又不能结婚,就永远做个情人角色?她把这问题也同阿勇聊过,对于女人灵魂感兴趣的阿勇则很认真地告诉晓英:“你在追求你所不知的东西,你以为那是种幸福,其实不是,你对宁哥不过有着更多的同情,你是以一种同情之心来同宁哥交往,你以为你的同情可以挽救他,可以给他带来快乐。是的,当他在你这儿时,他也许是快乐的,但当他回到他那个家,他就有负罪之感,他会陷入更痛苦中,他一直会这样痛苦地生活,除非他能从你们二个女人中逃脱掉,不然,我告诉你,宁哥是不会幸福的。”
   
    “我不相信你说的。我知道我会给宁哥幸福的,我会的。” 晓英呐呐对自己说,但实际上,她自己也是很茫然的。
   
   
   
    上个月在晓英公寓聚会时,阿勇在喝了几杯酒后,借着有点醉意,大声地当着晓英、宁哥、明志的面说了以下的话。当时他举着酒杯,一副认真严肃的样子,对着众人说:
    “听着,我必须告诉你们,特别是在坐的女人们。‘女人到底要什么?’这是心理学家佛洛伊德临死前问的话。
   
    我说, 应该问你们女人,女人到底追求的是什么?怎样才能满足你们的灵魂?爱情,幸福和快乐?
   
    不,你们追求的是占有和控制。你们觉得最大的成功在于拥有,拥有物质生活,拥有爱情生活,拥有快乐和幸福,拥有整个的世界,你们是这个地球上占有欲最强的生物。
   
    这是我对你们女人灵魂探究得出的结论,你说对不对?晓英。”
   
    当时雪儿和宵芬也在场,听了阿勇的话后,她们先是吃了一惊,接着似乎悟出什么,忙着点头说阿勇说得有点道理。只有宁哥还搞不清阿勇到底在胡扯些什么,闷闷地坐在一边,喝他自己的酒。
   
   2015年7月30日
(2015/08/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