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探究女人灵魂]
非智专栏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困惑--第二十三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探究女人灵魂

   
   
   
   
   非智


   
   
   
    在哲学领域里,人们最喜欢谈的是对事物的认知,哲学家终其一生,多探究的是对天对地对万事万物的探究,但最深奥的哲学家则是对人类灵魂的探究,可惜,在这个领域的探究,至今没有结果,如果说有结果,那就是进入宗教的灵魂之说。
   
    据说毛泽东当年同西藏的达赖喇嘛有段对话,毛泽东说,宗教是毒药,是毒害人的灵魂,但宗教也有贡献,那么多男男女女做和尚,为人类少生养做了好事。其实,当时的毛泽东为中国人太多而粮食不够吃而发愁,如果多饿死少生育,其实还是做了功德的事。这也是为什么,毛泽东第一次会见美国总统尼克松时说,中国没有什么东西,就是女人多,而且还说要给美国送去一千万中国女人,要基辛格组织个委员会研究这个问题。不管毛泽东所说是过过嘴瘾,还是真心实意,总之,中国女人多,人口多,则是个事实。
   
    女人多,最为复杂,而且女人的灵魂更是触摸不定,毛泽东管住全国当时七亿人口,而且基本上掌控七亿个灵魂,就是管不住江青这个婆娘,更不要说,要在江青这婆娘的“灵魂深处闹革命”。
   
    每当谈到对自家婆娘管控不住,而且还要受到欺压,宁哥就不免叹息几声,阿勇就会用毛泽东的故事来开导宁哥,“正常的很,再伟大的人都要败在女人之手。”阿勇这样说,又举出历史上那些英雄难过美人关的故事。宁哥对阿勇所说,一点没有兴趣,强忍着不耐烦,拍了拍阿勇肩膀说“得了,不要再讲你的历史,快点去找个女人来管管你吧。” 如果周围有明志在,他准定会哈哈大笑,也跟着要阿勇赶快找个女人。
   
    阿勇不是没有女人,曾有过家庭,出来澳洲后,那女的就跟他分手,所以阿勇几年来在西澳一直就是单身。不是他不想找个女人过日子,而是女人怕同他过日子。阿勇是属于那种探究人类灵魂的人,尤其对女人的灵魂,更是执着探究。我们觉得很单纯的事,在阿勇看来,却极为复杂,都有更深层的意思。比如,有女人对他有点兴趣,他就会探究为什么会对他有兴趣,兴趣在什么地方?阿勇不算富有,但几年來打拼,也聚了点家业,至少有栋房子,一辆奔驰500,还有些股票,他总怀疑那些靠近他的女人是要他的财富,兴趣的不是他,而是他的那栋占地一千二百多平方米的房子。
   
    阿勇缺乏自信,这是他的致命之点,虽然个头也有1米72,但就是不长肉,又总是驼着背,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对什么都随随便便,只有谈到女人就来精神,可是,到真正同女人接触,又畏畏缩缩,没一点勇气。所以对阿勇说赶快找个女人,实际上是对他开最大玩笑。阿勇也知道,常常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当然,这要看谁同他这样说,上一回辈分小地位低的小春也想这样对阿勇开玩笑,就差一点遭到阿勇的暴打。
   
    宁哥长得英俊,身材发达,但头脑并不简单,还是做生意搞女人的好手,自己拥有一个商场,生意不错,为人豪爽,出手也阔绰,阿勇一直对他十分敬佩,虽然阿勇在岁数上比宁哥大几个月,但还是恭敬地叫宁哥,而不称他为小弟。
   
    宁哥最大苦恼就是有个强悍的婆娘,一个从云南来的山寨姑娘,模样窈窕,样子清秀,可是性格却极为倔强,伶牙利嘴,常常把不善言辞的 宁哥说得完全没有底气,只能一阵叹息,溜出来找阿勇诉苦。宁哥也知道阿勇帮不了什么忙,只是他只要找个人吐口气就行。找阿勇吐气的结果,就是听阿勇对女人灵魂的探讨那套废话,有时,干脆,宁哥也就自己憋闷去。
   
    晓英可是个有心的女人,她已离异,又没有孩子,到澳洲嫁给一个上了岁数的洋人,几年后,身份拿到,她就离开那男人。现在,她想找个男人一起过日子,当然,是要那种有钱又帅的男人,开始他盯上阿勇,因为阿勇常常说只有他是有资格有证书的待婚男人。晓英同阿勇接近,是属于正常的两个未婚男女的往来,但交往没多久,晓英就受不了阿勇那种对女人灵魂的探究,她急忙逃出灵魂的困境,但不久,却看上了来找阿勇吐气的宁哥。
   
    虽然不善言辞,但宁哥善于行动,这才是最重要的。在自己婆娘的逼压下不快乐的宁哥,终于找到一个愿意听他吐苦水的女人,这个女人比他年轻许多,漂亮又善解人意,宁哥无需吐多少苦水,她都已明白,更明白的是,有几分醉意的宁哥直接跳进她的车,要她开车兜风的意思。她没有回绝,开着车就直接兜到自己住的地方。她还单身,租了个二房的公寓,那晚上,宁哥是在她的公寓里大吐苦水,也获得极大安慰。
   
   
   
    这事阿勇不久就知道,而且悄悄说给明志听。明志果然明智,要阿勇就此打住,不要再往外传,一旦宁哥老婆知道,那还不闹翻天。阿勇一脸正色地说:“你是第一个我说给你听的,是兄弟我才告诉你。我会不知道传出去的后果?我对女人太了解了。”
   
    其实,整个华人社区都知道晓英和宁哥的事,只有宁哥的婆娘还被瞒着,那个自视过高的女人,是绝对不会相信在她面前唯唯诺诺的宁哥敢到外面找女人。
   
    女人永远认为自己有着令男人屈服的魅力,尤其是那些心里强势的女人,她们不相信爱情,却相信对男人的掌控。实际上,在心里上越是对男人的掌控,越是离不开这个男人,精神上就越依赖这个男人,只是因为一切似乎在自己的掌控下,故此表现出不在意的神情,一旦发现实际掌控不了,这女人必然陷于惊慌之中。宁哥的婆娘最后是知道了宁哥同晓英的关系,那种无法忍受的愤怒,使得她差一点没拿着刀杀了晓英或开着车将晓英撞死。
   
    坚决不离婚,这是宁哥婆娘的态度,那种山寨姑娘的倔强坚毅不屈服,是一般海边人所无法理解的。宁哥心荡如水,也拿不定主意离婚,又剪不断同晓英的关系,夹在二个女人中间,日子过得并不快乐。“活该,自讨苦吃,女人能轻易信任吗?”对女人灵魂研究极透的阿勇对明志说,明志是同情宁哥的,他知道宁哥也是不得已,而且他认为真正关心宁哥的是晓英。“宁哥的女人是那种自己得不到,宁可砸碎也不给她人的女人。”明志这样评价宁哥的婆娘。
   
    晓英也在苦恼之中,她知道介入宁哥家里是不理智的,但通过同宁哥的接触,她真心喜欢宁哥,也想为总是生活不快乐的宁哥分担点苦恼,晓英是善解人意的,而且宁哥也真心对她付出,不仅为她买了辆宝马车,还垫资为她贷款买了一个三房靠商场的公寓,当然,这些都是悄悄在宁哥婆娘不知道的情况下做成的。
   
    明志更喜欢同晓英往来,他觉得宁哥的婆娘过于强势,没女人味,而晓英则女人味十足,常常在新买的公寓请阿勇和明志吃饭喝酒,当然,那是宁哥在场的时候。
   
    为什么要卷入同宁哥的关系,为的什么?这是晓英常常问自己的问题,又不能结婚,就永远做个情人角色?她把这问题也同阿勇聊过,对于女人灵魂感兴趣的阿勇则很认真地告诉晓英:“你在追求你所不知的东西,你以为那是种幸福,其实不是,你对宁哥不过有着更多的同情,你是以一种同情之心来同宁哥交往,你以为你的同情可以挽救他,可以给他带来快乐。是的,当他在你这儿时,他也许是快乐的,但当他回到他那个家,他就有负罪之感,他会陷入更痛苦中,他一直会这样痛苦地生活,除非他能从你们二个女人中逃脱掉,不然,我告诉你,宁哥是不会幸福的。”
   
    “我不相信你说的。我知道我会给宁哥幸福的,我会的。” 晓英呐呐对自己说,但实际上,她自己也是很茫然的。
   
   
   
    上个月在晓英公寓聚会时,阿勇在喝了几杯酒后,借着有点醉意,大声地当着晓英、宁哥、明志的面说了以下的话。当时他举着酒杯,一副认真严肃的样子,对着众人说:
    “听着,我必须告诉你们,特别是在坐的女人们。‘女人到底要什么?’这是心理学家佛洛伊德临死前问的话。
   
    我说, 应该问你们女人,女人到底追求的是什么?怎样才能满足你们的灵魂?爱情,幸福和快乐?
   
    不,你们追求的是占有和控制。你们觉得最大的成功在于拥有,拥有物质生活,拥有爱情生活,拥有快乐和幸福,拥有整个的世界,你们是这个地球上占有欲最强的生物。
   
    这是我对你们女人灵魂探究得出的结论,你说对不对?晓英。”
   
    当时雪儿和宵芬也在场,听了阿勇的话后,她们先是吃了一惊,接着似乎悟出什么,忙着点头说阿勇说得有点道理。只有宁哥还搞不清阿勇到底在胡扯些什么,闷闷地坐在一边,喝他自己的酒。
   
   2015年7月30日
(2015/08/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