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儿媳赵力平口述 朱德因病去世的内幕]
独往独来
·资中筠在习大大与民主党座谈会上:启蒙吧,否则就烂掉了
·万润南:胡锦涛的上司落选总书记内幕
·资中筠 中国为什么日益野蛮化?
·夜问天:自封的“先进”性政党是反人类的犯罪集团
·刘亚洲上将:整人是最卑鄙的人性
·春生:他们是国耻
·中共三巨头死缠同一美女 邓颖超服毒自杀
·董狐:習近平7.1‘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講話, 像是在給中共和他自己立‘
·润涛阎:中美必有一战?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美國蘭德公司:中國現狀分析報告(值得好好看)
·刘亚洲:一亿人脑袋围着一个人转,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好文
·张洞生:中共把马列毛主义吹嘘为「宇宙真理」是愚不可及,末日来临
·陶涵:蒋经国传
·朱忠康:惊世真相 “九二共识”的来龙去脉和前世今生
·陆社交媒体大面积传未经证实的邓小平遗嘱
·隐瞒前中共党员身分入美籍 华裔男子法庭认罪
·毛岸英五个真实细节 赴朝镀金三个月回国
·葉擎天:進口核廢料使習近平遺臭千萬年
·王朔:中國社會的“四大魔咒”
·董狐 :北戴河会议似成习近平的‘华容道’,脱身后抱头鼠窜回到北京
·俞可平:中共政治面临六大问题 统治危机已现
·中国人令世界厌恶原因
·北大博士揭秘基层政治:官员玩女人算个屁
·董狐:习帝反腐:狠拍苍蝇,轻打老虎,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
·周有光闲谈过往
·刘亚洲:中日海军差距超甲午海战 四小时全歼东海舰队非戏言
·董狐: 包子的‘爛陷’又露出來了
·新浪博客|程阳生:日本鬼子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
·张洞生:任何不符合人性的需要和发展的社会经济制度是会被更适合者淘汰的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六点美国印象让我心酸
·董狐:庆丰帝为什么宁要‘鸿忠’,不要‘兴国’?
·那些大师已然远去:百年前中国知识分子的骨气!
·王康:被毛泽东、周恩来掩盖的一件重大历史事件--卖国
·向忠发的供词曝中共十大鲜为人知内幕
·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溪谷闲人的博客:软实力?中国的十大“世界第一”
·董狐: 六中全会,包子帝的“困兽之斗”
·毛对特务头子周恩来又用又怕 防到死
·遒真言实: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战争
·吴敬琏再发声:国家养只会“造词”的专家有什么用?
·大撒币习将投500亿美元孟加拉,北京狂砸700亿美元 普京成为中国奴仆
·鄭 平:請民運人士關注高智晟的吶喊,讀《二○一七,起來中國》
·【禁书】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1.1.4
·中共制造英雄过世 邓小平亲口证实欺世盗名
·周恩来去世谢静宜兴奋得敲锣打鼓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
·有人揭露习近平篡改六中全会公报!(全文转贴)
·张洞生:新黑洞理论
·春秋戈:中国正部级高官赴美国看病 惹医生白眼
·PBSNPR博客:冒死揭露太行发动机是一坨特大狗屎的绝密
·万毅忠:《一个解放军的1989》: 为六四留下恐怖的历史记录
·刘文忠谈同监难友指挥家陆洪恩之死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南希博客:戏谑文:习近平《纪念卡斯特罗》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曾伯炎:长征,难以再伟化的破产神话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要求中央首长不要陪舞 南京女演员被杀内幕
· 聂树斌处死日期做假:执行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毛远新被捕后吐真言 痛批文革祸国殃民
·毛三次请求杀蒋介石未遂 西安事变竟然是斯大林在操控
· 张琏瑰::朝鲜核问题的严重性
· 王岐山被正式赋闲,习王的打虎权被正式剥夺
·艾叶:毛泽东身患怪病,暴露他强烈的帝王欲权力欲望(节选)
·《毛泽东谈大跃进大规模死亡:死一半人尸体做肥料》
·董狐:看看围绕雷阳案的一些政治斗争闹剧,包子可能是最大输家
·一份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震惊的苏联总统密档!
·乐山水;川普对华清算,北京退到哪一步?
·急速客:从反蒋英雄到毛的叭儿狗
·曾伯炎;1957罹难右派众生相——写在反右60周年
·曹长青:检讨我对川普评论的误差
·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 日特务机关成中共据点 ——中共联
·历史的错位(1~10)
·董狐:习近平大谈‘发展’,他 ‘大发展’了什么?
·齐大圣;从“毛病不除,恶习难改”到“今年何夕,除夕除习”
·将来可进入正史的粟裕秘闻
·美国式贪污:副总统和州长因贪婪而落马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赵紫阳揭内幕:那些元老为何仇恨我 把我家抹黑成官倒
·朱振和;习近平的精彩表演
·【读史】1959年河南信阳事件真相:读完都是泪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 朽木难撑社稷—评习近平为人处世
· 端传媒
·林 木; 方励之学长点滴及其他
·吴江;重温胡适的10句名言
·钱学森胆战心惊渡过文革前后20年
· 韦君宜;思痛录
·金复新;今朝扶共反乐天,明天难保不恐韩
·铁流:比夹边沟还恐怖!
·我所知道的王岐山
· 董狐 ;支持郭文贵继续爆料
·贾行家:我说我们东北,失落的人、绝望的人太多了
·彭小明;追究毛泽东女儿李讷的刑事罪行:血债法偿,冤债理偿!
· 告诉你世界科技实力的真实状况
·董狐;习近平大搞反韩反萨德闹剧‘一错再错’,终成最大输家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儿媳赵力平口述 朱德因病去世的内幕

儿媳赵力平口述 朱德因病去世的内幕
   文章来源: 中新网 于 2015-08-16 09:04:55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14643 次)
   1976年6月21日,朱德按时来到人民大会堂会见澳大利亚联邦总理。时间到了,但外宾还没到,外交部也没来消息,最后才被告知,会见时间推迟,但之前竟没人通知。他独自在冷气开放的大会堂呆近1个小时。回到家中不久,便感到身体不适……当时中共中央专门为朱德成立医疗组,但康克清说:“医疗组工作人员的态度和神情,都使我感到她对朱老总缺少真诚的关心。”谁也没有料到,朱德会因为这次接见外宾的“意外”引起感冒而去世。本文摘自2012年第7期《同舟共进》,文章系朱德儿媳赵力平口述、周海滨整理,原题为《忆爹爹朱德及康妈妈》。
   

   2011年11月20日,北京玉泉路国防大学对面某公寓,一位年过八旬的老人出现在自己的住所外。她就是朱琦的夫人、朱德的儿媳妇赵力平女士。在寓所楼下,赵力平见到朱德生前身边工作人员袁存建,两位老人高兴得拥抱起来。赵力平虽然身材偏瘦,但精神矍铄,说话娓娓道来,对于唏嘘往事非常释然,“想得很开”。此时她正忙于筹备12月1日举行的朱德诞辰125周年纪念活动。
   
   以下为赵力平女士对往事的忆述——
   
   朱琦的生母和养母
   
   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的前夫人尼姆·威尔斯1937年在延安第一次见到爹爹,她说:“我当时对他的印象是这样的:他是中国少有的人物,一个人道主义者,他是那样的一个军人,认为战争并不是一种功业,而是结束苦难的一种手段,这在中国更属少见。他无疑地是一个宽宏大量的多情的人。”
   
   的确,爹爹是一位军人,但很重情义。
   
   爹爹的原配夫人是肖菊芳,他们在昆明认识。肖妈妈的爸爸原来在昆明搞了个货栈,而肖妈妈是个师范生。爹爹从上海到昆明讲武堂考试,步行就得70多天,那个时候爹爹没钱,在路上生病休克了,肖家救了他,爹爹就在肖家养病养伤。肖家父母后来觉得爹爹勤劳朴实,就把还在师范学校上学的女儿肖菊芳介绍给了爹爹,两人就这么在一起了。他们结婚后生了一个男孩,就是我的丈夫朱琦,但生产之后肖妈妈得了病,数月后病故。朱琦出生时,爹爹发现他右耳际有一根细细的“拴马柱”,于是取名“保柱”。保柱还小,爹爹带着不方便,朋友就介绍四川泸州人陈玉珍与他结婚。陈玉珍是进步学生,婚后一直带着朱琦。朱琦由陈妈妈带到十六七岁,直到1937年在泸州被国民党部队抓了壮丁。康妈妈比爹爹小20多岁,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康妈妈曾讲过她在抗大学习时和爹爹一起打篮球的故事。爹爹的篮球打得很漂亮,常到女生队里打篮球赛。本来爹爹和康妈妈是分在两个队里。开赛后,双方争夺激烈,康妈妈看到球传到了爹爹手中,就大喊一声:“老总,把球传给我!”爹爹看也不看,就把球扔给了康妈妈,让对方得了分。
   
   与爹爹一队的队员很不满意,埋怨起来:“总司令,你怎么把球传给了康克清?她不是和我们一边的。”“啊,我忘了,上了她的当,下回注意!”爹爹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
   
   可下一次,只要球在他手里,康妈妈再大喊一声“把球传给我!”他又把球飞速传了过来。大家都哈哈大笑。
   
   康妈妈晚年在回忆录中写道:“我们相互间的爱情是在结婚以后逐渐发展起来的。”“几十年后回顾,可算是俗话说的‘美满姻缘’了。”
   
   贺龙终于完成“特殊任务”
   
   朱琦被抓壮丁后没有暴露身份,不然早就被杀了。后来,在周恩来的努力下,组织找到了朱琦,1937年底将他送到西安八路军办事处。1938年到了延安,开始在中央党校学习。中央党校培养出来的都是国家干部,但爹爹把他送到前方去了。有人说爹爹:“你就这么一个儿子,还送到前方去吗?”“我的儿子不当兵谁当兵啊,到前方打日本鬼子去吧!”朱琦打仗当中腿脚负伤,甲等残废,于是被分配到抗大七分校的校部,当队列科的科长。
   
   康妈妈找到抗大七分校校长彭绍辉,让他给朱琦找个对象。那时候找对象还得经过组织批准、调查,得查三代,后来调查完找到了我。
   
   1944年,抗大七分校女生大队教导员顾玉玲通知我到大队部来一下。当时我也不知道朱琦是谁,队部里有几个人坐着,有个男同志。他走了以后,校部说没事让我回去。第二天,顾玉玲问我:“小赵你看那人怎么样?”说想给我介绍总司令的儿子。我当时一直没同意,因为觉得家庭差距太大。几个月以后,组织上把我们调到一起工作了。
   
   甘泗淇将军的夫人李真将军找到我,劝我同意这门婚事。后来贺龙天天动员讲话,他是晋绥军区司令员,这是交给他的任务。
   
   贺龙说:“我们要进张家口了,你们结婚吧,不结婚不方便,结吧。”我说:“日本鬼子打败了,全国解放了再说吧。”他说:“不行,先结吧,多大了?”我说:“二十。”
   
   “20岁还不结啊,人家小姑娘16岁就生孩子了,考虑得怎么样?”然后,他就拍着桌子,说“结吧!结吧!”
   
   我说:“官太大!”
   
   他说:“官太大?共产党的官也不会打人,也不害人。”
   
   后来,我们文书科的一个女科长刘香(音)对我说:“赶紧结吧,不结天天跟你谈话,你也烦,领导没完成任务也交不了差。”在延安的时候女生太少了。
   
   贺龙说:“我是司令员,我说了算,我签字,说结婚你们就算结婚了。”他拍着桌子说:“怎么还没同意,还等什么?今天不同意也得同意,朱琦哪不比你好?马上结婚!”说完就写了一张条子:“批准朱琦同志与赵力平同志结婚。”他边写边说:“这是你同意的,可别说我逼你的,我没逼你。”条子写好后交给了政治部,算是我和朱琦的结婚证书。
   
   1946年3月23日,我们在丰镇结婚。司令部的人都来参加了,摆了五六桌,差不多三十多个人。贺龙主持的婚礼,他叼着烟斗眯缝着眼睛说:“我的任务完成了。”
   
   朱德定调:儿子不当官,从工人做起
   
   经过了晋绥、晋察冀,我们到达河北与刘少奇、爹爹朱德领导的中央工委聚合。但还没来得及同爹爹和康妈妈见上一面,我就和朱琦加入了由邓颖超当团长、黄华当副团长的土改工作团,赴河北阜平县搞土改。
   
   那时候跟百姓同吃同住,我和邓颖超住在老百姓家里。我们两口子,黄华两口子,邓颖超的秘书,周恩来的秘书,七八个人。大约1948年8月份土改工作快结束了,邓颖超说,咱们工作快结束了,你们也回去看看总司令吧。
   
   第一次见他们,爹爹非常高兴。西柏坡首长住得也挺简单,都是窄窄的小窗户那种房子。见面时,爹爹穿着一件褪了色的旧军装,待人和蔼,慈祥的脸上总泛着笑容,言谈举止间一点架子也没有。我心里一下踏实了,拘束感也消除了。康妈妈忙着招呼我们坐下,刚坐定,爹爹便问:“土改工作结束后,你们有什么打算?”
   
   我说:“还没想好呢。”
   
   爹爹说:“现在整个抗日战争胜利了,国家需要建设,部队好多同志需要转下来。”
   
   我说:“没意见,到哪都可以。正好银行招生,我到银行去吧。”
   
   后来我考上了,去了石家庄人民银行(后被调到天津市中心妇产医院做院长)。朱琦想去铁路。总司令说,那好,你去铁路吧,到铁路不能当官,从工人学起,就给他定调了。
   
   不久,铁道部需要人,朱琦去了石家庄铁路局当工人。因为爹爹说要从头学,已经是团级干部的朱琦于是先当练习生,学习技术,后来又当火车司炉。朱琦腿有残疾,三年后他由司炉当副司机,又由副司机转为司机,学会了开火车。后来,朱琦调往天津铁路局,虽然担负了一定的领导工作,但他还是常常作为司机驾驶机车。有一天,他回家说,“我见到爹爹了。”我很奇怪,问:“在哪里?”朱琦说:“在我开的火车上。”
   
   上世纪50年代初,中央在北戴河建立避暑区。每逢夏季,中央高层领导人常到那里工作和避暑。在北京与北戴河的往返中,火车常常会在朱琦工作的天津铁路局换车头,而乘车的领导人有时也会在天津下车停留。一次,朱琦从北戴河开车回到天津,他还未离开机车,就接到通知:“朱琦同志,首长请你立即到车厢里去一趟。”因为乘车首长的身份是保密的,朱琦也不知这位首长是何人,来不及收拾,就匆匆赶到会客室。因为那时开的是蒸汽机车,烧的是煤,朱琦手上、脸上和身上都是黑的,雪白的沙发套都被他坐黑了。这时会客室的门开了,爹爹走了进来。朱琦这才知道,他今天拉的首长原来是爹爹。爹爹看见全身黑糊糊的朱琦,心里也明白了。他说:“呵,没想到,今天坐上你开的车了。”
   
   朱琦早逝,朱德十天后才知道
   
   朱琦在“文革”中也受到了很大的牵连。因为爹爹还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又有周总理等不时地保护,当时造反派不敢对爹爹太放肆。他们整不着爹爹,就拿朱琦撒气,批斗、抄家是家常便饭。
   
   1969年6月,朱琦被送到山西榆次“五七干校”学习。当年年底,他从山西回来后,又被下放到天津附近一个叫汉沟的小车站改造,在那儿当仓库保管员,一直干到1972年,才给重新安排了工作。恢复工作后,由于劳累,也由于“文革”这几年的折磨,朱琦患了心脏病。1974年6月10日,朱琦突然去世,没有留下一句话。孩子们都不在家,他们都当兵去了。怕爹爹经受不住这个噩耗,只对他说“朱琦突然犯病了,在医院抢救”。爹爹很担心,整整一个星期睡不好觉,总是问情况怎么样,还需要什么药,得到的答复也总是“还在抢救”。
   
   6月20日,朱琦去世后的第10天,我们回北京去见爹爹。康妈妈才告诉他:“抢救无效,朱琦走了,追悼会都办好了,孩子们想回来看看。”那天,爹爹显得很虚弱,他看着我,喉结动了几下,好像要说什么,但一时没有说出声。这时,坐在我旁边的康妈妈,轻轻地拍了拍我,示意别再哭了。爹爹说:“你们开始不告诉我,这不对,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这么年轻就走了,很可惜。他上过中央党校,受过高等教育,走得这么早,太可惜了。”
   
   爹爹曾说:“假如我不在了,我没有任何财产,房子是国家的,还有这个桌子,全部交给国家,你们要不上。但是我有一部分书是自己买的,还有一部分是国家发的,你们可以看,可以拿去学习。我的会客室有一个主席像,这个你们可以拿走。”事实也是这样,康妈妈病逝以后不到24天,中央管理局就把家具全拿走了。朱琦病故后,当时铁道部政治部主任对康妈妈说:“你看朱琦病逝了,可是力平一个人在天津,把她调到你们身边,对你们本身也是个照顾,对力平也是个安慰。”当时我也在场,康妈妈没说话,爹爹说:“力平在天津工作这么多年了,有群众基础,工作也不错,调到北京的新单位也不好参加工作,还是在天津好吧。”一句话否定了。(离休之后的1996年,我才调到北京。)秘书抱不平说,总司令太正统了,从来不为孩子说句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