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北京大阅兵的大谎言]
藏人主张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大阅兵的大谎言

   曹长青:北京大阅兵的大谎言
   
   
   
   9月3日中共又要大阅兵,不仅媒体渲染造势,还广邀各国首脑,但世界七大工业国(美英法德加意日),也是全球七大民主国家的元首,全部拒绝参加。因为世人很清楚,北京大阅兵,名为纪念反法西斯胜利,实为营造中共是领导抗战的“中流砥柱”的假象,同时通过阅兵炫耀军力,煽动民族主义,强化党天下。


   北京大阅兵的大谎言

   共产党明目张胆地否定历史真相和“各自表述”
   
   
   但大量史料证实,中共根本不是中流砥柱,只是支流,而且很多时候还是破坏抗战的逆流:
   
   
   
   第一,领导权。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中华民国一直是国民党执政,蒋介石是国家元首,中共从没有获得领导权,从常识和逻辑的角度,“抗战”也不可能是共产党领导的。
   
   第二,受降仪式。盟军在美国密苏里战舰上接受日本投降的仪式上,是国民政府的徐永昌上将代表中国出席,战舰上并没有任何中共“中流砥柱”。如果中共领导了抗战,那日本投降仪式上怎么“领导者”不出席?
   
   
   
   第三,主战场。整个抗战期间国军都在担负主战场,中共只是在敌后打游击。据史学家统计,八年抗战期间,国军伤亡341万;共军伤亡61万。从牺牲的人数大小也可以看出谁承担主要的战场,谁是中流砥柱。
   
   
   
   第四,军队规模。西安事变后,红军同意编入国民政府军,编号第八路军和新四军,全部约两万人。而当时国军有30多万,是共军的15倍。一个两万人的分支怎么就是“中流砥柱”?
   
   
   
   第五,阵亡将军。八年抗战中,国军将领(师级以上)阵亡 206人,少将以上将军阵亡115 人 (其中上将8 人,中将42人,少将65 人 )。而共产党仅有左权将军一人。即使按这个数字,国共两党在抗战中的将军阵亡比例也是100 :1。怎么可能是“1”承担了主战场?
   
   
   
   第六,歼敌将领。即使中国官方史料也记载,有126 名日军将领在和国民党军队作战中阵亡;另有3名是死于跟八路军的作战。国共两党军队击毙的日军将领比例也超过40 : 1。
   
   
   
   第七,歼敌数量。八年抗战中,国民党军队在正面战场组织了 22次大规模战役,1117 次重要战斗,38 万多次小规模战斗,消灭日军累计 58万人(日方统计42万)。而共产党吹嘘的“平型关大捷歼敌一万多”完全是虚夸,甚至编造。事实是,此战日军伤亡261人(死167,伤94),损失运输车140 多辆。(近年中共已悄悄改成歼敌一千多)
   
   
   
   第八,消极抗战。毛泽东曾严厉批评发动“百团大战”(共击毙日军306人)的彭德怀将军,认为这违背了中共“七分自我发展,二分妥协,一分抗日”的内部指示(1937 年8 月中共洛川会议秘密决定)。而王震领导的共产党军队在延安南泥湾的“大生产”,竟是种鸦片,从事贩毒。
   
   
   
   通过这些数字对比,人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谁是抗日战争的主体力量。如果共产党是中流砥柱,它怎么可能伤亡人数少、阵亡将领少、消灭日军数量少、击毙日本将领人数少 ,组织的战役少?
   
   
   
   共产党不仅不是中流砥柱,随后还残害“中流砥柱”。206名国民党将领为了抵抗日本侵略者而付出生命的代价,而很多幸存的、同样勇敢抵抗外敌的国军将领,却被共产党作为“战犯”长期关押、摧残。仅抚顺战犯管理所,就关押过杜聿明、黄维、王耀武、廖耀湘等为抗战立下过汗马功劳的354名将领。而且他们的待遇都不如当时那些被关押的日本战犯。
   
   
   
   中共曾关押过 1062名日本战犯,其中1017 名在1956年就被宣判免于起诉、送回日本;另外 45名也没有一个被判死刑,而且1964 年全部被释放回国。而那些国民党将军,则被长期关押、劳动改造,很多最后被改造得成“政治植物人”,见人就歌颂共产党。
   
   
   
   曾勇敢抗日、反共的杜聿明将军,最后被改造成政治痴呆。例如1960 年周恩来在北京宴请英国二战名将蒙哥马利元帅,要杜作陪。当时蒙元帅问杜,你们国民党“百万大军哪里去了?”杜指指旁边的中共将领陈毅说:“都送给他了”。蒙哥马利又问:“一个也不剩?”杜聿明停顿一下回答说:“就剩我一个。”周恩来在旁插话:“你也进入了社会主义。”面对杜的回答,对共产邪恶缺乏了解、蒙在鼓里的蒙大元帅则说,从杜聿明身上看到了新中国的力量,他由衷佩服。
   
   
   
   由于杜聿明“回答得体”,不久就当上中共政协委员。当年那个曾领导千军万马抵抗日寇的杜大将军,通过在独裁者面前唯唯诺诺、逢迎奉承,最后成为那个专制机器的一部份。
   
   
   
   对抗日战争的历史事实,中共并非不清楚。但北京政权却故意扭曲历史,争抢抗日战争“领导权”的光荣,把自己装饰成中国军民惨烈抗日的化身,利用中国人抗日的民族情怀,把“中国”偷换成“中共”,使人认同北京政权。这次北京大阅兵就是再次展示,中共的谎言像它的阅兵式那样庞大,是靠暴力支撑的。
   
   
   
   2015年8月28日
   
   
   
   ——原载“曹长青网站”
   
   
(2015/08/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